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八百二十章 抽离
    “这个在下也不清楚,不过就算是巨物恐怕也已经死去,这里残留的东西都是那巨物的遗骸,否则如此大巨物,血蛊魔兽不可能这么弱,也不会因为这一点血气就为之疯狂,最后引出杀死。”南流月想了想后说道。

    “也是,幸好也遇到乐流道友,不然我想我一定会困死在刚才的洞窟中,就算硬冲出来,应该也会危险重重。”冥害向南流月叹息着说道。

    “呵呵,我们本就是同一战线,自然应该通力合作,如果没有道友的血肉诱饵,计算我知道,也是无法冲过此地的。”南流月笑着摇头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继续沿着这条路前行?”冥害问道。

    “这里我从未来过,之前也未有过多的探究,不知道冥害道友是否清楚此地的情况?又或者有什么听闻?”南流月向冥害问道。

    “老实说,我曾经认真研究过坠龙墓,但是除了一层在这坠龙墓上有些许消息流传以外,不轮任何动情报,都收集不到,而且还差点因为这些被人暗中盯上,听闻曾经有人在霸皇雷戈眼皮底子下成功进入过,但是却不知道是谁,更没有太多消息。”冥害无奈的摇头道。

    “难道这么多年,坠龙的修士都对这里无动于衷?这怎么可能?”听到这个,南流月微微摇头道。

    “这怎么不可能,多年前,在霸皇雷戈称霸之前或许有,但是现在,除了冷铁和广法仙尊对这里还有有着不小的兴趣,其他人都不敢或者说都不远惦记这里了,因为这里除了死气和魔气外,剩下的就是处处要人老命的绝地,连大成期都可能随时殒命的地方,怎么还有有人惦记?而冷铁和广法仙尊这两个的一些小兴趣,已经被这坠龙洞的霸皇雷戈给慢慢抹去了。”冥害叹息道。

    “那就糟糕了,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一头雾水进入此地?很可能遇到危机?”南流月叹道。

    南流月表面叹息,心中却暗道:如果真是这样,在和秦放会和后,定要选择回去,回到一层躲避,毕竟没有目的的在这里乱走,还不如回到一层躲避划算,毕竟他们的目标白山娘不在这里。

    “那没办法,刚才那种情况只能一搏,否则,冷铁很肯能翻脸,而且别忘了,虽然被阵法挡住,但是还有一个更要命的霸皇雷戈在,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只有两条路,一条是伺机回到一层,趁机放霸皇雷戈下来,追杀冷铁,但是此举很有可能被盛怒的雷戈击杀,而另一条,就是想办法尽快进入三层,然后引动三层的危机,将冷铁挡住,或者赶回去。冷铁那阵盘虽然很好,但是恐怕挡不住霸皇雷戈多少时间,只要我们能成功阻挡冷铁,那么两人拼个你死我活定然已成定局。”冥害说道,显然还是将挑拨霸皇雷戈和冷铁的争斗放在前面。

    “为奇偶明白了,我们还是先找到出口再说吧,毕竟这里虽然看似安了,但是未必没有其他新的危机出现。”南流月说道。

    南流月说话间,他和冥害进来的洞口突然再次魔气涌动。

    “小心~!”

    “有人~!”

    南流月和冥害同时喊道,然而下一刻,出乎南流月和冥害医疗之外的是,那洞穴之中竟然伸出一个枯死一般的人脸,面色深灰,看着就极不正常,不近如此,这个人秦放和冥害还认识,正是之前死在南流月面前的那个屠凉风护卫。

    “王鵚?”看到此人的样子,冥害警惕之心一松,显然认出了此人。

    “不对~!这不对劲,刚才此人已经死在了那洞窟之中,怎么可能还活着~?!”南流月皱眉道,他可是看到此人被刚才洞内的黑色毒汁化掉的。

    果然仿佛嬴政南流月的猜想一样,那王鵚的那张脸看到冥害和南流月的时候,开始疯狂的扭曲起来,似乎在用尽身力气,想将身体扯出身后的洞穴。

    只是那洞穴让冥害和南流月一同进出都没有问题,那王鵚怎么可能会卡在其中?

    但是下一刻,冥害和南流月就看到了一副不可思议的景象。

    在那头颅的拼命撕扯似乎除了效果,洞口中竟然真的开始慢慢涌入一团团深灰色的肉,而且随着肉越涌越多,速度也越来越快。

    这些不用南流月提醒,冥害也知道眼前这个所谓的王鵚根本不是活人,不禁身形快速向后退去。

    “我们走,不管这东西是什么,来意绝对不善~!”冥害迅速扔出一团东西,头也不回的向远方的通道飞去。

    而南流月也只能随之而动,迅捷无比的同样向着通道飞去。

    而起身后,则是想起了凄厉的哀嚎之声,但是这哀嚎之声并不像是受伤之人发出,反倒是好像这诡异声音原本就属于那诡异的东西。

    而且就在南流月和冥害遁走之后,大约一刻钟的时候,身后突然爆发无可匹敌的死气,开始迅捷无比的向着冥害和南流月追去。

    南流月和冥害也感知到了身后的巨大变化,相视一眼后,便不再多说,同时提速,以最快的速度,向通道另一头飞去。

    毕竟不管身后什么情况,与如此汹涌澎湃的死气对上,都绝不是好事情。

    而南流月和冥害遁走逃跑的时候,秦放也陷入了困境之中。

    “怎么回事?第三次了吧?老鳞?!”秦放皱眉说道。

    “不错,这地上有你做的记号,我们确实来过这里三次了。”鳞洪的声音响起道。

    “这里没有灵力波动,没有气味诱惑,也没有魔力涌动,怎能将你我这样的强者神识扭曲?”秦放有些恼怒的说道。

    秦放和避水金晶兽鳞洪已经困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从离开那虫子之后,秦放走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后,就发觉了不妥,似乎整条通道变的犹如封闭一般,无论秦放怎么行走,都在一段距离中打转。

    “那就说明这里有一种我们不知道的力量或者说我们没想到的力量在困惑着你我。”避水金晶兽鳞洪说道。

    “应该不可能,你我的灵识之下,很少有实物能遁形,而在我的金睛火眼之下,什么幻象和幻术都是虚幻,绝对会被我一眼看透~!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会被迷惑?”秦放不可思议的说道。

    “一定还有你我没有想到的地方,现在走也走不了,还是静静的想象更好。”避水金晶兽鳞洪建议道。

    “嗯,这里扭曲之力太过强啊,否则我施展土遁之术,出去还不简单?!”秦放微怒道。

    “土遁之术很强,但是很多地方都不能用的,比如现在的地方,又或者金属之气太盛的地方,都不可能施展,还有一些道法或者阵法设置的防御又或者是特殊的材质,都无法通过,将来我们要去的死幽雷域,和可能也是这种地方,所以虽然你的土遁之术极强,但是也要十分小心。”避水金晶兽鳞洪说道。

    “我明白,你放心,哎,标记啊标记,早知道你无用,我何必做。。。咦~!”秦放蹲下看着自己做的标记叹息道。

    只是话到一半,秦放忽然发觉有些不对,这印记虽然和自己刻画的一样,甚至细微之处都一样,但是却没有秦放独特的灵力印记。

    秦放的用来刻画印记时为了胜利,用雷火刃刻上去的,这印记上虽然看似整齐,但是应该显现出一丝烧灼的痕迹,而秦放现在看的印记上则是完的利刃之力,根本毫无火气,这种细微的差别一般修士根本看不出,如果不是秦放为了寻找幻术或者差别用上了金睛火眼,他自己也无法察觉这些不同之处。

    “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避水金晶兽鳞洪疑惑道。

    “哈哈哈哈,当然不妥,这根本不是我刻画的印记,而是有人模仿了我的手笔,故意让我们以为还在原来的洞窟中。”看清一切的秦放哈哈笑道。

    “嗯?当真?本王怎么看不出不同?”避水金晶兽鳞洪迟疑道。

    “不能说,说了恐怕有会又被学去,你我谈话太过肆无忌惮,忽视了这里可能存在的危险,被这宵小有机可乘,想必此人有手段能看到你我或者听到你我说话。”秦放摇头道。

    只是摇头过程中,雷火刃突然猛然出窍,巨大的锋刃直接在洞壁上划了一圈,极深的一圈。

    这一下,果然看到了不妥,锋刃出流出一股墨绿色的液体,而且随着这墨绿色液体的流出,洞壁内似乎有东西在快速抽离。

    “哼~!不错所料,果然有鬼~!看你往哪里走~!”秦放冷笑一声,顺着抽离声音的去处猛然追去。

    此物既然想办法困死秦放,一定是因为自身的实力不足,又或者有什么事情无法真正抽开身来对付秦放,想要依靠这些困住秦放。

    面对这样的潜在危险,虽好的方法当然是斩草除根,所以在发现这东西之后,秦放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沿着洞壁内抽离的声音,快速追了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