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八百四十七章 偷技不凡
    “不错,我的不动金砖足以,这群小细胳膊细腿绝对挡不住。”秦放自信的说道。

    “好,那本少爷就负责去偷,是在没想到都到了陆地神仙一般的情况,还有机会去偷东西。”南流月哈哈一笑道。

    “嘻嘻,老本行怎么能忘,小时候没少练习这个,我是绝对相信月少不会失手的,哪怕对方是个渡劫期高手。”秦放笑道。

    “试试吧,不过手段需要换换,毕竟你我都是渡劫期高手了,怎么都要有点创新。”南流月无奈的说道。

    “这你随意了,嗯,机会来了~!”秦放忽然说道。

    因为外面的那透明护罩开始剧烈的晃动,显然撑不住了,而伏虫和其他三人也开始一同向着那透明水晶墙疯狂进攻。

    秦放和南流月对望一样,前者猛然冲出,把手一挥,透明护照之上猛然闪现出一块金砖,金砖越来越大,忽然向下砸来,犹如又快巨大的金山猛然压下一般。

    无论是突然出现的秦放还是白十三,都让正在全力施展道法的四人齐齐一愣,尤其是冥害和屠凉风,秦放的装扮没有专门掩饰,所以在两人心中,尤其是在毫不知情的屠凉风心中,秦放应该只是冥害的一个豆兵傀儡而已,突然展现出灵智极高本就反常了,更何况秦放还出手压迫那水晶护罩,一副想要抢夺那血珠的样子。

    伏老大和黑毒自然是不认识秦放的,所以两人下意识的就出手,伏老大作为修为最高的,自然出手对付不动金砖,毕竟这一下如果打实了,不要说摇摇欲坠的护罩,就是血珠恐怕也会被毁。

    而黑毒和伏老大显然心意相通,直接挥出一道黑水,向秦放包裹而去。

    就这么一瞬间四人都做出了不同的反应,两个抵抗,两个愣神,而就在一刹那的功夫,地面上猛然传出无数犹如细丝的一线藤,这些一线藤除了纤细坚韧外,竟然忽然犹如绿色的海洋一样直接从地面拔地而起无数一线藤,瞬间将周围全部淹没。

    这一手在秦放出手之后,由于秦放忽然出现将众人的眼前,有出手将所有人的注意全部吸引过去,所以南流月再次出手的时候,虽然所有人也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南流月的无数一线藤,但是在做出反应总是慢了一拍。

    而就在这满上不到一个刹那的时间,足够南流月做出很多动作了,比如用一线藤,将系在屠凉风腰间的兽灵袋用一线藤勾走。

    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修士特意去偷对方的灵兽,毕竟灵兽都是被对方用灵兽环束缚的,只要灵兽环的母环还在本人手中,就算兽灵袋被拿走,也丝毫没有,毕竟只要主人愿意,被灵兽环束缚的灵兽随时都会被找回,甚至如果舍得的话吗,完全可以直接毁掉灵兽的元神,直接将灵兽扼杀,这也正是灵兽被收服后不能或者不敢反抗的根源,毕竟性命完全被人操控,像秦放对待避水金晶兽鳞洪那样平等相处的主人,在修真界是几乎没有的。

    所以即使屠凉风知道南流月盗取了他的兽灵袋,也不会再过在意,毕竟灵兽和法器还不同,根本夺不走。

    只是屠凉风根本不会察觉,因为就在一根一线藤将其兽灵袋悄悄带走的时候,另一根一线藤就在其躲避的瞬间将另外一只一模一样的兽灵袋,直接穿回到了屠凉风身上,即使强大如屠凉风,也只可能感觉身上数个地方被一线藤击中,却没有察觉灵兽袋被掉包。

    而另一边,伏老大已经一记火焰巨拳直接向不动金砖轰去,伏老大对于自己的火焰极为自信,一般的法器,在其火焰之下,恐怕就算不会立即焚毁,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毕竟伏虫的火焰非常之强,是完全的炙热之火,

    只是出乎伏虫意料的是,就在巨大火拳就要触碰到不动金砖的时候,不动金砖忽然以肉眼难见的速度缩小,迅速飞到秦放身边,直接将黑毒的黑水一砖打散。

    而更让福成没想到的是,不动金砖似乎是被黑毒的黑水冲击到了,竟然被打回一般,直接装在秦放身上,一同想后飞去。

    “不对劲~!拦住他~!”伏虫高叫一声,身形迅速向着秦放追杀而去。

    只是已经晚了,秦放忽然在其眼前消失不见,不要说不动金砖了,就是一点影像都没有留下。

    而伏老大的脚下,原本的透明护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线藤撑开了一个小口,而那一滴血珠也随之消失不见。

    如此场景,顿时让伏老大怒不可遏,毕竟到手的鸭子,居然就在眼皮底下被人盗走,这份怒火自然无法遏制。

    愤怒的伏虫猛然发出一声咆哮,而后一记火拳直接向着地面砸去,瞬间无数一线藤在这灼热的火焰之下化作焦炭,继而化作白灰,纷纷飘落。

    “怎么回事?那突然出来的是谁?是不是你们的人~!”伏老大猛然回头向着屠凉风冷声问道。

    而屠凉雨则是眉头一皱,缓缓的向冥害看去。

    此时的冥害心中不断暗自咒骂秦放和南流月,但是口中却只能推卸道:“别看我,我也不知道,不错,刚才拿到身形原本是我的豆兵傀儡,但是刚才那感觉却却不是我豆兵了,仿佛被什么东西附身了一样~!”

    “你的豆兵傀儡被附身了~!?”伏老大显然不信,一副恶狠狠的表情看着冥害说道。

    “不错,此事和我绝无干洗,否则何必等到现在你来问我,刚才出手偷袭你们或者直接遁走不是更好?。”冥害点头道。

    冥害的解释虽然有些苍白,但是说的也算是事实,毕竟冥害刚才也是做出全力抵抗的姿态,而且也确实没有必要出手偷袭,因为这低血珠,除了对于九虫有用外,对于其他人根本没有用,否则以冷铁对于血脉的追求,绝不会放过这么神尸血珠这样的东西,冷铁能为此只身引开野牛群落,足够说明一切。

    不过伏老大显然余怒未消,仍旧恶狠狠盯着冥害眼睛,似乎想从其眼中看出什么,只是冥害老二成精,怎么会被一只虫子看出破绽。

    到是一旁的黑毒忽然在伏老大耳边说了两个字,让伏老大眼中红光一闪,陷入了沉思。

    “怎么,黑毒道友有所发现?”屠凉风适机的问道。

    虽然冥害不是冷铁心腹,但是现在在坠龙洞中,冷铁一方剩下的人除了冷铁自己,只有她屠凉风和冥害了,处于保存实力,屠凉风也会为冥害开脱,毕竟苏日安他对于冥害也有所怀疑,但是却不会在这个时候自乱阵脚。

    “这个不用屠道友操心了,不过这位冥害道友以后施展撒豆成兵的时候,最好注意下对象~!”黑毒冰冷的说道。

    “这么说阁下真的知道是谁下手了?”屠凉风冷笑道。

    “这个不用你管~!”黑毒毫不客气的回答道。

    “你~!”屠凉风怒道。

    “凉风大人,请息怒,我想黑毒道友已经告诉我们来人是谁了。”冥害拦着暴怒的屠凉风说道。

    “嗯?你知道?”屠凉风一冷道。

    “勉强猜测的到吧。”冥害点点头。

    “说,到底是谁~!”屠凉风追问道。

    “伏大人,既然这滴血是那神尸留下的骨精血,只对你们九人有效,那么就很明显了,来人恐怕是你们的人之一,至于形象你们不认识,很简单,此人要么借尸还魂一样,占据了我那豆兵的肉身,要么有什么手段可以直接操控我的豆兵,将我的豆兵据为己有,在伏大人的手下中,何人有这样的本领,何人的嫌疑就最大,不知道我说的对吗?伏大人。”冥害直接说道,将自己顺势摘了出去。

    毕竟即使知道是秦放和南流月所为,冥害也不能自曝其短,连自己也一起坑害了。

    “不知道是否有这么一位?”屠凉风向伏老大问道。

    “呵呵,这小子的脑子到是挺好用,不错,我兄弟中确实有一个擅长此道,不过具体是谁,就恕我不能奉告了。”伏老大冷笑一声,不冷不热的说道。

    “此人敢抢你的神尸骨精血,伏老大还要费心为他隐瞒?你这老大果然讲信义~!”屠凉风不紧不慢的说道。

    “屠凉风,虽然有冷铁为你撑腰,我劝你还是不要试图激怒本座,聪明反被聪明误,不错我是猜出来人,不过我不想告诉你,怎么样?激将法对我没用的,下次你在试图激怒我,我没准会趁着冷铁不在直接将你杀了~!”伏老大冷笑着说道。

    话语中的寒意直接听的屠凉风头皮发麻,但是明明对于双方都有利的消息,伏老大却偏偏护着那偷袭之人,让屠凉风摸不着头脑。

    “算了,你不想说就不用说了,等冷铁大人回来,我们继续前进~!”屠凉风毕竟是经历过无数磨砺的女人,悄然一句话直接向自己的尴尬带过。

    “哼~!算你识相~!”黑毒不阴不阳的补了一句道。

    而屠凉风只当没听到,看向远方轰鸣传来之地,等待轰鸣之声消失,好继续前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