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八百四十八章 无心插柳
    冷铁的实力之强,确实毋庸置疑,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后,远处的轰鸣之声消失不见,而冷铁的气息则在快速向屠凉风等四人所在的位置快速赶来。

    不过冷铁显然不知道屠凉风这边发生了变故,来到这里发现透明护罩被毁,还以为伏老大已经取得血珠,不由的恭喜道:“呵呵,看来血珠已得,恭喜伏道友~!”

    只是话音未落,屠凉风便飞到冷铁身边,在其耳边将整个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傀儡豆兵出**夺了血珠?!怎么回事?冥害~!”冷铁眉头一皱的说道。

    “大人,豆兵与我分开,我便失去了与其的联系感知,突然出现时,也没有任何征兆,仿佛被人控制了一般,不过刚才伏大人似乎找到了什么关键。”冥害连忙向冷铁硕大,话语间似乎不经意的将事情指向了伏老大自己。

    “伏道友,是这样吗?”冷铁向伏老大问道。

    “暂时还不清楚,不过有一个人值得怀疑,但是我并不想说。”伏老大面色不改的说道,不过也适当的透露了部分消息,毕竟冷铁不是屠凉风和冥害,其实力还是需要保持一定的相互尊重,毕竟双方还是合作期间。

    “你怀疑的人,能被你怀疑而又不远多说,呵呵,那就是九虫之一了,不过不知道是回、白、鬲、蜣中的一个了。”冷铁微微笑了一笑后说道。

    九虫中肺虫、胃虫被冷铁自己所杀,赤虫被南流月和冥害所杀,至于肉虫黑毒,就在现场,再出去伏老大自己,自然就只可能是回、白、鬲、蜣四虫中的一个。

    “罢了,既然敢在我手中抢夺,也就没把握放在眼里,告诉你也无妨,我们几人中,有一个算是特别的存在,鬲,嗯,现在叫知鬼髭,此人虽然也是我兄弟之一,但是却不在我的管辖之内,他恰好有这个能力,将冥害的豆兵傀儡据为己有。”伏老大微微思考后回答道。

    鬲虫的能力伏老大自然极为了解,如果进入到坠龙洞三层的修士中,还有人能真的控制了脱离主人的豆兵傀儡的话,恐怕就只有鬲虫了。

    “知鬼髭?伏老大,既然他先下手在前,也不能怪你了,如果遇到杀了就是~!”冷铁说道。

    “没有这么简单,鬲的心思是我们几人中最为缜密的,他既然决定动手,就不会留给我还手的机会,从出手的那一刻,他就应该已经想好了所有退路和可能发生的事情,既然他会出手,就不会给我们抓大他的机会,不过鬲选在在这里出手,未必是坏事,如果他在这里动手,那么久代表者他很可能不会再去三层。”伏老大摇头说道。

    “呵呵,一个渡劫后期,去了三层又如何?”屠凉风不屑的说道。

    “别人我不清楚,不过如果是你,呵呵。。”伏老大冷笑道,显然对于屠凉风极不看好。

    不过如果南流月和秦放听到这话,必定十分赞同伏老大的话,因为白十三尚且不是知鬼髭的对手,一直生活在坠龙大陆,元神从未强化修行的屠凉风显然更加不可能是知鬼髭的对手了。

    不过秦放和南流月显然听不到冷铁、屠凉风以及伏老大的对话了。

    此时的秦放和南流月已经遁走了不知道多少距离了,两人未免被发现,是顺着河道遁走的,也就是地下暗河河道走向哪里,秦放和南流月就走向哪里,全然放弃了最快到达三层入口的目标。

    “秦少,差不多了吧,我们已经全力奔走了近一个时辰,这个距离,就算是冷铁发现了,也很难追上来吧。”南流月示意秦放停下后说道。

    “嗯,差不多了,我们上去吧,这里并不适合查看,毕竟虽然看似河道,但是其实还是深在地下,就算我们真的救到了白山娘,她也不适合出现在这里。”秦放点头道。

    “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南流月说道。

    两人一番商议,迅速遁出地面,周围的环境还是一如既往死魔气环绕,根本没有任何改变,这种死魔气之下,除了少数如秦放和南流月这样肉身强大到一定程度的修士外,其他的都要无时无刻释放出护体的灵力,否则一定会被死魔气慢慢侵腐,身躯受损。

    “简单布置个阵法吧,将死魔气隔离开来,白山娘肉身修为不高,恐怕抵挡不住这阴气和魔气的混合物。”秦放说道。

    “不用这麻烦,用这个吧。”南流月轻轻摇头,抬手拿出玲珑小巧的宝塔,正是仙器钟鼓塔。

    南流月将钟鼓塔一抛,钟鼓塔顿时化作一座巨大宝塔落下,只是在南流月的可以控制下,钟鼓塔落地之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走吧进去吧。”南流月说道。

    “嗯。”秦放答应一声,便和南流月一起进入到了钟鼓塔内。

    钟鼓塔可是仙器,自然可以隔绝死魔气,在这里放出白山娘,自然不会担心死魔气对于白山娘有危害。

    “快点放出来看看,白山娘是否在里面。”秦放催促道,来到坠龙大陆,更是进入到了这危机重重的坠龙墓,为的就是救出白十三的母亲白山娘,现在眼看成功就在眼前,即使以秦放的心性也不免有些激动。

    南流月自然也是极为希望兽灵袋里面装的即使白山娘,否则他和秦放就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不但没有找到白山娘,还把他们两人自己以及白十三都搭了进去,不过南流月还是准备将一切后路做好在查看兽灵袋。

    “这兽灵袋是屠凉风的,上面有她的元神印记,虽然以我们的元神修为强行抹去屠凉风的印记不算难,但是也是需要一点时间的,这个时间就算不长,屠凉风相比也能感知的到,所以我们现在有两道难关,第一就是破开兽灵袋上的元神印记,当然这并不算困难,真正困难或者说危险的是第二点,灵兽环,想要就出白山娘必须快速的破开兽灵环,否则就算里面真有白山娘,一旦被屠凉风察觉,我们很可能得到的只是一具尸体。”南流月将关键地方说出来道。

    “这个我想过了,第一层简单由你我谁来破除都可以,关键的第二条才是重点,我有两个建议,第一个,你来,你手中还有一把困灵刀,这玩意可是能禁锢元神的东西,虽然等级不高,但是对于元神有很强的镇压之力,如果用刺刀强行镇压白山娘的元神,或许就能阻挡来自屠凉风的杀机,但是能否有效还在两可之间,毕竟我们没有试过。第二则是用法器鬼复生,我强行用法器鬼复生护住白山娘,一旦杀机来到,鬼复生可以替她一死,不过这样做同样有不小的危机,白山娘肉身不行这你我是知道的,但是其元神修为究竟如何,你我可就不知道了,万一白山娘的灵魂修为不够,承受不住鬼复生的后遗症,恐怕也会就此死去。”秦放将自己心中所想全部说出道。

    “这两个方法都不够稳妥啊,一个不好都可能造成不可预料的危机,如果真有白山娘,且因为我们的原因而使得白山娘香消玉殒,白十三那边可真的不好交代。”南流月皱眉道。

    “这是我能想道的最好的方法了,其他我真的想不到,而且现在不是时候,我们如果不快点动手,万一被屠凉风发现问题所在,白山娘更加危险。”秦放无奈的说道。

    毕竟现在屠凉风还没有发现兽灵袋被掉包,万一发现了,那白山娘随时可能被远方的屠凉风抹杀。

    “我有个办法,不过真的要花点时间。”南流月想了想后说道。

    “什么办法?”秦放一愣道,因为他不记得南流月还有这种手段。

    “我从冥害那里得到了两样东西,一样是一件法器,摄魂球,是玄冥府炼制豆兵时用来捕捉存储元神用的法器,另外还有一道阵法,大黑天冥王域,一种隔绝五识的阵法,这种阵法既然能隔绝修士的一切感知,相比对于外界的灵识感知也能隔绝。如果这两样东西配合使用,比你的方法应该好上不少。”南流月解释道。

    “你说的方法我不清楚,不过听上去应该可以,时间上的耗费是以为要布置大黑天冥王域吗?”秦放问道。

    “不错,大黑天冥王域以豆兵为基础炼制,豆兵我已经有了,但是炼制大黑天冥王域却需要一些时间。”南流月点头道。

    “你估计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准备?”秦放反问一句道。

    “刚才我顺手将那血珠取了,所以我想如果这血珠对于他们有不小的用处的话,应该会拖上一些时间。”南流月把手一挥,一个盒子便拿在手中,盒子打开,一个血红色的珠子躺在里面,正是刚才他们看到的血珠。

    “好小子~!偷技不减反增,不但偷掉了目标,居然还顺手牵羊得到了这个东西,厉害啊~!”秦放由衷的赞叹道。

    南流月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做到换去屠凉风的兽灵袋本来就极为困难了,更何况还要在众目睽睽之下盗取血珠,简直是难上加难,不过这临时的举动确实可以为两人争取不少时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