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八百七十六章 怨念
    “看来你也察觉到了。”南流月说道。

    “不错,我刚才也看到了屠凉雨,看到了屠凉雨身上的黑气。”秦放点头道。

    “还以为,你会被那红色的烟尘吸引,忽视那黑气呢。”南流月说道。

    “差点忽视吧,但是冷铁转头的瞬间,我最有又向着屠凉风看了一眼,才发觉其中的不妥。”秦放说道。

    “嗯?有什么重大发现?”南流月一冷道。

    “本来也不算,但是现在应该算了,结合冷铁发现我们的事情,我可以肯定,屠凉风身上的那些黑气是冷铁的手段,而且虽然看到的时间很短,但是我敢断言,那些黑气是从屠凉风身体内钻出的~!”秦放直接说道。

    “从体内发出的吗?”南流月一惊道。

    “嗯,那些黑气虽然已经缠绕在了屠凉风身上,但是我隐隐约约看到还有一些难以察觉的细小黑雾还在源源不断的额从屠凉风的五官外渗出。”秦放点头道。

    “冷铁下手,广法仙尊折磨?”南流月并没有继续秦放的话题,而是转而长出一口气道。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事实上确实是这样,这冷铁确实足够心狠手辣,自己心爱的女人,竟然直接推出去,送给对手折磨虐杀。”秦放有些恼怒的说道。

    “杀父弑母,灭族囚兄,冷铁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南流月神情一冷道。

    “这倒也是,看来以后面对此人一定要小心。”秦放说道。

    “现在怎么办?怎么处理白山娘,白山娘体内很可能也有那黑气,所以才会触动冷铁察觉到我们。”南流月说道。

    “是一定有,连屠凉风那种枕边人都不放过,冷铁怎么会放过白山娘,所以想办法除去那黑气才是关键。”秦放说道。

    “这个有点困难,我们已经详细检查过白山娘了,上次没法发觉,这次恐怕也不行,至少短时间上来说不行。”南流月摇头道。

    “确实,看来大成期的高手一个也不能小看,我们自问已经做的极好,还是无法察觉问题所在,很容易就在阴沟翻船,好在白山娘已经被你收入服兽法珠,否则才是真的麻烦,不过现在发现也算是好事,察觉到了不对,才有应对办法,至少我们知道在一定范围内,冷铁能发觉我们,但是离开一定距离就不行了,所以万一被冷铁盯上最好就是拉开一定距离,让他无法知道我们所处的真正位置。”秦放无奈的点头道。

    秦放现在虽然可以和大成期高手对峙,但是战力毕竟不能代表所有,不是真的大成,很多手段秦放自然也比不上真正的大成,更不要说动用仙力的手段,秦放和更加无法和真正的大成期修士相提并论了,所以万一只有大成期高手才能做大的事情,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就无法真的解开了,这就是等阶的绝对差距。

    “不过还好不算太严重,这件事情可以占时放下,离开之后在详细想办法,现在的关键是广法仙尊,他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和方法说服了冷铁牺牲屠凉雨,而他对屠凉雨又做了什么?搞清楚这些就能分清上面的形势了,也就知道我们到底怎么才能找到最好的时机遁走。”南流月说道。

    “嗯?是这个吗?难道不是应该注意下冥害那家伙被杀了吗?”秦放一冷道,显然秦放对于冥害的死更加注意。

    “那个没必要,冥害没死,那个尸体只是替身。”南流月摇头道。

    “替身?豆兵?!”秦放一愣道。

    “嗯,我看到了伤口上一丝纹理,虽然看似被快速切开而烧焦的创面,其实有一丝木纹,青黄木的木纹。”南流月说道。

    “原来如此,我就说这么阴险的家伙怎么会这么简单就被杀了。”秦放恍然道。

    “所以广法仙尊和冷铁两人现在的动作才应该是你我关心的地方。”南流月话锋一转道。

    “难道不更应该关心冥害吗?我总觉得这家伙的威胁性更大,他使用金蝉脱壳之法,一定会搞事情。”秦放说道。

    “那也是后话,但是不是现在讨论的事情,说实话,冥害确实有威胁,但是他目标不是我们,而是这坠龙大陆上的顶级修士,能不动声色的干掉雷戈、冷铁还有广法仙尊才是他关心的事情,所以我们暂时不用考虑他。”南流月想了想后说道。

    “希望你是对的,不过上面的情况对我们同样不利,冷铁并没有和广法仙尊打起来,如果他们和雷戈也不相互争斗的话,三个顶级大成一同在我们头顶的危险,还是非常大的。”秦放说道。

    “这个情况应该不会出现,雷戈本就是主人,而冷铁和广法仙尊是贼,连个贼想和主人平分主人的东西,这怎么可能?”南流月回答道。

    “为什么没有可能,这么久了雷戈没有触动那红色筋膜护罩,未必是无法破开,而是无法对付里面的东西,这样解释不也很合理吗?”秦放追问道。

    “很合理,但是更有可能是,里面的东西还有其他用处,但是时机不对,或者那里面的宝物还没到现世的时候,火候不足,所以即使是主人的雷戈也不会乱动,而且如果不到时机被冷铁和广法仙尊两人破花了雷戈的好事,那一场大战,在所难免。”南流月轻轻摇头道。

    “看来除了等下去,没有别的办法了?”秦放皱眉道。

    “占时没有,这里的实战土遁本就极度危险,而且必定会有灵力波动,上面那两人不会察觉不到的,如果被察觉,想走就难了,最好的时机是破开那红色筋膜护罩的一瞬间,两人出**夺的时候,才是最好的时机。”南流月说道。

    “那岂不是还要上去看着他们动手才行?”秦放一愣道。

    “不用,既然已经知道上面是什么人了,只要听到争斗之声后遁走就行了,不用直接露面,当然露面也不是不行,也要听到两人的争斗后,再去选择窥探。”南流月数道。

    “这么看来现在只能等了?”秦放无奈的说道。

    “等也未必是坏事,这里没有灵气,上面的冷铁和广法仙尊都不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吸收灵石补充的,所以他们一直在消耗,时间越久对我们越有利。”南流月晒道。

    “希望如此吧。”秦放叹息一声。

    秦放和南流月两人沟通的时候,广法仙尊的手段已经到了最后,不断发出哀嚎的屠凉风终于闭上了嘴巴,就此死去,但是屠凉风死掉的时候,其实只剩下一颗头颅而已。

    而随着屠凉风的死去,其头颅轰然炸裂,化作血雾融入到广法仙尊的那两道血雾之中,但是现在这两道血雾和刚才已经全然不同,只要靠近就能感觉到一阵阵身体发麻,这种麻不是因为攻击,而是因为恐惧,这两道红色的烟尘竟然能让人感觉到极度的恐惧。

    “这就是你说的怨念之根?我感觉到极强的怨念残留,这东西能破掉这护罩?通样感觉到身体发寒的冷铁皱眉道。

    冷铁已经知道了广法仙尊手段炼化出了什么,两道怨念,极强的怨念,这怨念之强绝无仅有,就算收集上万人的怨气也未必能凝练出一丝,而广法仙尊只凭借屠凉风一人就炼化出如此强烈的怨念,足可见其道法涉猎之广,不亏广法二字。

    “当然可以,你看着吧,急~!”广法仙尊轻笑一声,把手向着红色的筋膜护罩一指。

    两道怨气忽然彼此交缠,急速旋转,犹如一道强大的红色雷霆,猛然向着红色寂寞护罩射去,刺啦~!一声焦糊之声,怨念直接撞上了筋膜护罩。

    随即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在被怨气射中之后,筋膜护罩上的焦糊之声越来越大,刺啦刺啦之声不绝于耳,而筋膜护罩竟然开始出现大片的焦糊之色,而这些焦糊之色虽然没有快速毁掉红色筋膜护罩,但是显然比之前的所有手段都有效的多,而且从那焦糊之色扩大的速度看,广法仙尊口中的两个时辰破开这红色筋膜护罩,未必不可能。

    “原来怨念才是破开这护罩最好的办法。”冷铁沉吟道。

    “呵呵,刚才我就传音给你了,这护罩和整个山洞荣威一体,魔气不绝之下,根本就是刀剑难伤,这里的魔气怎们会简单耗尽?那就是普通方法根本无法撼动这红色护罩,只有另选他法,我的怨念之法,另辟蹊径,以独特手法炼制,最擅长就是腐蚀破掉这中柔性十足的护罩。”广法仙尊说道。

    只是如果秦放听到必然嗤之以鼻,什么腐蚀之法,分明就是怨念之力和灵识有几分相似,根本上还是灵识破罩之法,这广法仙尊如不过不是歪打正着,就是别有居心。

    “更何况还可以借机灭掉我的手下,削弱我的势力,对吗?”冷铁冷笑道。

    “冷兄这句话就不对了,这里面的东西不小,你我各得一半,也足够用了吧?难道你舍不得一个姬妾?!”广法仙尊笑道。

    “哼~!”冷铁冷哼一声,不在说话,而是转而全身关注看着那红色筋膜护罩的变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