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八百九十二章 混沌濒死
    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吕书生一愣,他怎么也没想到两个不过渡劫中期的修士,居然敢如此猖狂的直接向着他这么一个大成期强者动手。

    一愣之下,吕书生已经失去了先机,但是吕书生却不怎么惧怕,抬手间一个修士常见的灵气护罩便将他全身罩住,他要硬抗秦放和南流月的攻击。

    在平常时候,吕书生这一手也不算太过托大,毕竟他是大成期修士中的佼佼者,灵气护盾虽然简单,但是应付很多低级修士的攻击已经足够了,而面对两个渡劫中期的修士,虽然有些勉强,但是只要挡住一时,吕书生就有办法反击,而那反击绝对不是两个渡劫中期的修士可以抵挡的。

    只是吕书生没想到的是,这次他确实托大了,眼前这两个渡劫中期的修士,根本不是用普通的规则衡量的,不但攻击速度奇快无比,而且威力之大,也远超吕书生所想。

    秦放放的雷蝠和南流月的风刃,只是和灵气护罩碰撞了几下,吕书生的灵气护罩就轰然碎裂,根本来不及让其作出反击,而更可怕的是,无论是秦放的雷蝠还是南流月的风刃,都明显带着天地之威,犹如天劫降临一般,一股脑的砸在了发蒙的吕书生身上。直接激荡的吕书生爆发出一阵哀嚎。

    好在吕书生也不是常人,在坠龙大陆生活这么久,危机处理能力自然不容小视,端在的痛叫后,一面纸伞忽然出现,将秦放和南流月接下来的攻击全部挡下。

    只是这短暂的时间内,吕书生已经被轰击的衣服破碎,肉身见血,全然没有刚刚捕杀魔兽混沌时的潇洒。

    “你们找死~!”撑开纸伞的吕书生,咬牙切齿的喊道。

    然而吕书生再次小看了秦放和南流月的对敌经验,纸伞飞出的瞬间,秦放和南流月就瞬间转换了攻击手法,秦放把手一挥,一道带着血筋的青黄木棍忽然传出,直接向着纸伞戳去,这木棍得自刑老鬼,看似钝拙,其实锋利无比,最为适合穿破防御。

    而另一边南流月则是突然在空中凝结出一团巨大无比的血吸草,灵力翻涌之下,血吸草迅速结果,继而果实炸开,漫天红色毒雾随机散开,然而这不是关键,关键是红雾中忽然显现出一根血色长矛,猛然向着吕书生射去,速度又快又急。

    这血矛正是在那密室中捡到的冷铁之物,只是得到的时间尚短,炼化的不够充分,只能凭借血吸草的特性暂时将其温养,但是简单操控并不是问题。

    “绞杀棍~!血煞矛~!”看到突然出现的两件法器,吕书生吃了一惊,吕书生对于坠龙大陆有数的修士,特别是强者手中的法器都做过详细的调查,他很清楚,这两件法器的主人,也很清楚这两件法器的威力,都是强攻破防行的利器,这么两家法器全力攻击之下,他那把纸伞,还真的很难抵挡。

    不过现在抽身而动,显然也不够时间了,只能凭借手中的纸伞,先挡上一挡了,亢亢~!两声轻响,秦放那布满血脉的棍子和南流月爆出的血色长矛,纷纷被弹了回去。

    但是吕书生手中的那油纸伞,也并不好过,伞面上灵气晃动,尤其是被绞杀棍、血煞矛攻击到的位置,灵气无法聚集,显然已经受到了不小的伤害,相信如果再来一次攻击,这油纸伞恐怕会有极大的损伤。

    不过好在已经挡下了秦放和南流月的一波攻击,吕书生总算有个喘息的机会,崩飞绞杀棍和血煞矛之后,吕书生猛然抽身后退,在这么一个灵气充足的地方争斗,而不是在灵气枯竭的坠龙大陆上,最好的办法还是拉开距离。

    只是吕书生刚刚起意,身上忽然一疼,随机全身变出现了难以控制的疼痛感。

    “不好中毒了~!”这是吕书生的第一感觉,慌乱之下,吕书生也顾不得许多,仰头吞下一颗丹药。

    “你们不是渡劫~!”这是吕书生吞下丹药后向秦放和南流月说出的第一句话。

    但是迎接这句的却不是秦放和南流月的回答,而是无休止的攻击,绞杀棍和血煞矛,已经重新调转过头,再次刺来,而且不仅如此,地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冒出无数藤蔓,开始四面八方的向着吕书生围剿而去。

    另一边秦放猛然弹出无数雷珠,个个调转角度的向着吕书生射去。

    可以说,仅仅是一瞬间,吕书生前后左右,各个刁钻角度,全都被风的死死的,而且每一个封锁都威力不俗。

    到此,吕书生可以说是一步错步步错,已经被秦放和南流月的攻击全方位包裹起来,只有被动挨打的份了。

    但吕书生可是老二成精的人物,一朝发现不妥,随及将油纸伞的作用全面激发,瞬间形成一团保护,将他自己包裹起来,而且护罩刚刚形成,吕书生便马不停蹄的再次取出一本蓝色波光闪动的书简,从中抽出一个,猛然捏碎。

    轰,一声巨响,一团蓝光忽然将吕书生罩住,瞬间移出百里,只留下油纸伞支撑的护罩还在吸引秦放和南流月的攻击。

    当秦放和南流月察觉,转头去再看向吕书生遁走的方位的时候,蓝光在起,吕书生再次跳跃极远的距离,继而蓝光不断,几个起落后,吕书生就此消失不见。

    如此一番动作,看的秦放和南流月面面相觑,虽然秦放和南流月真实战力不弱,可以与大成抗衡,但是气息上还是分身中期,没有任何虚假,仅仅和吕书生交手几个回合,此人就立刻遁走,根本不符合一个实力强横大成的作风。

    即使南流月那血吸草结出的果实,确实有毒,但是也不至于直接吓退一个实力强横的大成。

    “这家伙这么小心?只是短暂处于下风,便急速遁走?难道吕书生这小子这么胆小怕事吗?不可能吧,这样怎么算计霸皇雷戈?”看着消失不见的吕书生,秦放愕然道。

    “不是胆小怕事,恐怕是小心谨慎,我们两个敢于直接攻击他,就让吕书生心中生疑了,而接连不断的攻击更是让他连连吃瘪,此人心中自然难以置信,而最关键的是你我手中的法器,吕书生一口叫破这两件法器的名字,相比一定也知道这两件法器的原主人,你的那件也就罢了,我的这件可是冷铁的,能抢来冷铁的法器,岂会是两个无名小卒?没准就是扮猪吃老虎的狠人,面对这样的情况,换做是你秦大少爷,会不会选择遁走?”南流月反问道。

    “这个。。。还真有可能选择逃走,毕竟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活着,场子早晚能找回来。”秦放想了想后点头道。

    “这就是了,只要确认了霸皇雷戈和冷铁,甚至是广法仙尊都死了,又清除了身上的毒素吕书生,应该还会回来的,毕竟和我们比起来,确定这些才是吕书生的真正目标,现在和我们缠斗,时间上容易耽误事,万一错过了绞杀三大修士的机会,让三大修士中的任何一人活下来,这计划就翻盘了,吕书生这一辈子的谋划就完蛋了,这可是得不偿失的事情。”南流月说道。

    “不错,只要确认三大修士全面陨落,那么吕书生就有充足的时间了,毕竟只要成了坠龙大陆的首领,灭掉我们两个,就是只是时间的问题了。”秦放同意说道。

    “而且我想,吕书生会尽快赶回来的,毕竟这里还有这么一个让人眼红的东西。”南流月指了指被吕书生困在鸟笼中的上品超级魔兽混沌,说道。

    “面对这种两难选择,还能当机立断,吕书生心智之坚,也是可怕。”秦放点头道,毕竟不是谁都能在面对魔兽混沌这种诱惑的时候,还能保持冷静,执行原本的计划。

    “这魔兽快死了?”南流月忽然皱眉道。

    “嗯?吕书生有这么厉害,居然能毫发无伤的杀掉一个上品超级魔兽?”听到南流月的话秦放一愣,随机看向魔兽混沌。

    这一看果然发现不妥之处,魔兽混沌的腹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割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血液似乎都已经流光了一样,已经还是干涸,而混沌的元神也开始逐渐涣散,本来漂浮的身躯,居然开始慢慢下坠,似乎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一样。

    “不是吕书生的手段,这伤口已经有些干涸,显然时间已经不短,而这周围的环境都破坏的不多,显然吕书生和此**手的时间不长,所以吧混沌打的濒死的人应该不是吕书生。”南流月摇摇头道。

    “好厉害的手段,上品超级魔兽这么强大的自愈能力都无法稳住伤势,这伤口绝对是致命的,而且看上去很显然只是是被一击打出的,什么人能有这个能力,能够一击就将上品超级魔兽打死,这混沌之前和大成期相比,只强不弱吧?这样的存在太可怕了。”秦放认真看了几遍魔兽混沌的伤口后说道。

    “确实,不过我想你我都已经知道了谁会有这个能力。”南流月忽然说道。

    “你的意思是?”秦放皱眉道。

    “和你想的一样,那神界之人的残魂~!”南流月点头说道,语气极为肯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