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九百零二章 得图不易
    “什么?居然是空灵贝~!想不到佘脂和丰痕这两个家伙居然真的得到了空灵贝~!太好了~!”听到南流月的话,秦放惊喜道,因为得到空灵贝代表者可不是一份意外的惊喜,而是两份。

    其一,有了空灵贝到手,就算沈天寿的道侣龙神子出手无法救回自我封闭的囡囡和七彩,也可以依靠空灵贝将其换回了。

    其二在佘脂和丰痕之所以来来坠龙大陆为猎取空灵贝,为的是去去救元神受伤的谷落花,如果空灵贝失落,那么谷落花也就危险了,就算谷天元在手眼通天,也会非常棘手,弄不好,谷落花就会一命呜呼,这对对于被谷落花暗害,囚困百年的秦放和南流月老说,简直再好不过了。

    “确实很好,这空灵贝真是意外的惊喜。”南流月点头道。

    “不错,确实如此,本来我还想出去后再去一趟跳河渊,现在看来一切都省了,还能害一害,坑害我们的谷落花,此行真是完美啊。”秦放笑道。

    “确实,没有了这空灵贝,谷落花那不安好心的小子,短期内是恢复无望了。”南流月点头道。

    “嗯,这些老子心情好多了,就在在这里在多困些时日也不是问题了。”秦放欣然道。

    “那我们索性在这里潜修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再出去不晚,反正白十三也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南流月说道。

    “好,就这么定了。”秦放点头道。

    暂时达成一致,后秦放和南流月便快速的将剩余的东西分了一遍,法器方面,秦放只是拿了那海岛巨斧,剩下的阔剑和巨锤全部都留给了南流月,这样再加上南流月之前拿到的血煞矛,短期内争斗用的法器,也足够了。

    至于白玉骨和血珠,这些东西很可能和肉身强化有关,但是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却暂时摸不透用法,也只能各取一半,准备等待时机拿来使用。

    昨晚这些,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那抱住广法仙尊头颅的包布。

    “只剩下和东西了,打开看看?”秦放说道。

    “拿到这个的时候我总觉道心惊肉跳,别忘了广法仙尊好像没有元婴现世,所以打开包布取出头颅这件事情未必会这么简单,还是小心点,我先设置个阵法,万一广法仙尊本还有什么手段,或者留下什么杀手,你我也好有个防备。”南流月说道。

    “嗯,那就这样安排吧,广法仙尊虽然受伤极重,但是能在腾化宗钟离道宣手里逃走,死的这么轻易,确实说不过去。”秦放点头道。

    两人决定之后,还有南流月出手,布置了一个压制对手的防御阵法,将包住广法仙尊头颅的包裹放了进去,相信只要不是太大的力度,阵外的秦放和南流月是绝对安全的。

    “开始吧~!”秦放说了一声,手上天雷灵力开始聚集,做好万一有变,直接出手的准备。

    而南流月则是把手一抖,将那包布迅速斗开。

    咕噜噜,一阵响动,地面上依然多了一颗不断滚动的头颅,正是广法仙尊的脑袋,只是果然如南流月所料,意外发现,这广法仙尊的头颅被切开的地方,竟然没有一丝鲜血流出,而且更诡异的是,秦放和南流月都感觉到了这头颅上的灵气波动,波动间,灵力外泄,可以说是非常强大,只是却感觉不到一丝丝的生气,竟然真的死了。

    “没啥问题,虽然有些奇怪,但是应该是真的死了吧?”秦放皱眉道。

    “不知道,我也感觉不到生气,难道真是我想多了,广法仙尊在强大也是修士,被杀了也许真的就是被杀了。”南流月皱眉说道,他本来对生机极为敏感,但是南流月也没有感觉到任何一点点生机,所以也无法解释之前的危机感觉。

    “那探查看看吧,广法仙尊这家伙既然已经死了,剩下的只是找出越空影行图而已。”秦放说道。

    “好吧,你探查,我在一旁策应吧,不知道为什么,我始终无法放心。”南流月皱眉说道,显然对之前那瞬间的感觉还是心有余悸。

    “也好,万一出问题,我的小命就好月少你来救了。”秦放笑道,南流月对于生机极为敏感,如果有意外,南流月比他秦放更容易感知到,自然也就多了一份安全。

    两人准备完毕,秦放把手一挥,一道灵力将广法仙尊的头颅托起,而后,秦放强大的神识,开始扫视广法仙尊的整个头颅。

    几个呼吸的功夫后,广法仙尊的头颅么有任何变化,而秦放似乎也无法探知道越空影行图一般,眉头开始逐渐皱起,元神也不禁更加专注,穿透之力瞬间增大,秦放要凭借自己强大的元神,硬探广法仙尊的脑海。

    然而下一刻,南流月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一道极为细小金光忽然一闪,直刺秦放的眉心。

    而南流月似乎就在等待这个时机一般,果断的出手,一连数块龟甲檀猛然出现在秦放脸前,挡在金光之前,只是滋滋滋的一阵声响过后,金光竟然没有任何停顿,仍旧向着秦放眉心刺去。

    从金光放出道南流月施法之间的时间非常之快,用刹那间形容也不为过,专心元神探出的秦放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看的一遍的南流月头上冷汗直冒。

    好在下一刻一声清脆的,犹如细微金属撞击之声,射向秦放眉心的那一道金光竟然被直接弹开,而秦放的头颅则是微微后仰,似乎被那一道极为细小的震荡开来。

    看来龟甲檀还是成功的削去了那细小金光的大部分威力,剩下的力道,根本不足以破开秦放的肉身,强大的坠龙大陆六层的肉体修为。

    这一点刺痛,也让秦放从元神深入中醒来,根本不用南流月再次提醒,秦放右眼金光大盛,瞬间洞悉了那一缕细小金光的本质。

    那金光居然是一根极为细小的卷轴,卷轴上有一丝根本无法察觉的黑气。

    “哼~!”秦放一声冷哼,瞬间无数天雷炸起,细小的金光瞬间被淹没到了天雷之中,继而一声凄厉的哀嚎猛然想起,如同微弱炸雷一般想在秦放和南流月耳边同时响起。

    而后那道金光忽然暗淡,而本来极为细小的卷轴则是恰恰相反,忽然胀大,瞬间变大道一道普通卷轴的大小,大约有一尺的长度,正是秦放和南流月曾经见过的越空影行图卷起来的样子。

    不过南流月的注意显然不在越空影行图上,而是看向秦放眉心之处,那里隐隐露出一滴血滴。

    “怎么样秦少,你没事吧?!”看到这个场景,南流月一惊道,显然刚才没想到秦放受伤了,虽然伤口不大,但是那可是眉心,位置极为重要。

    “好险,还好你出手够快,而小爷我的肉身也幸好足够强大,否则真是不堪设想~!”秦放微微后怕道。

    “是元神夺舍?!”南流月问道。

    “嗯,应该是,不过好在这家伙的法器选择的不算太对,这越空影行图的卷轴威力虽然被其发挥到了极致,但是显然锋利不够,根本无法真正伤到我,只能刺破一点头皮。”秦放点点头道。

    “怪不得我感觉不到生机,原来这头颅是真的死了,那广法仙尊的元神不是凭依头颅而活而是靠着越空影行图活着,接物而活,这种手段确实诡异,还好吉人天相,否则真是阴沟翻船。”南流月后怕道。

    “确实危险,不过就算广法仙尊成功了,应该也有机会翻盘,你我的元神坚固程度,根本不是广法仙尊可以抗衡的,这家伙这么急着夺舍,一来是被我们逼急了,另一方面,应该也是快支持不住了,只能等待到就会就急忙出手了,没有考虑好对手的情况。”秦放想了想后说道。

    “大意不得,这家伙只是运气不好,试想一下,如果这次他出手的对象是丰痕或者佘脂,这两个家伙可能幸免吗?”南流月摇头道。

    “这倒是,如果是丰痕和佘脂被这越空影行图攻击之下,元神定然受伤不轻,再加上广法仙尊这老奸巨猾的家伙元神冲撞,道真有可能被其夺舍成功。”秦放点头承认道。

    “所以我们万事还是不能大意,修真界一着不慎恐怕就是万劫不复。”南流月沉声说道。

    “嗯,明白了,不过现在也可以确定,广法仙尊这家伙是真的死透了,这越空影行图,月少你老人家就笑纳吧。”秦放笑道,笑着把手一挥,无主越空影行图便向着南流月飞去。

    后者同样一挥手,想要将越空影行图送回。

    秦放急忙摆手道:“月少,我有混沌胃袋,将来练成的独立空间,远比越空影行图离开,这法器还是你留着合适。”

    “这个。。你可是因为这个受伤不浅。。”南流月又遇道。

    “你我兄弟,还分这个,难道我还要给你扎出一个血口,你才感觉满意?”秦放摇头道。

    “好吧,那我先收着。”南流月点点头,不在拒绝。

    “好了,分赃完毕,下面就是真正的修炼时间,月少~!我有宝物,可助你我进入坠龙大陆的炼体六层,你信不信?”秦放忽然话锋一转的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