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九百零六章 锤炼肉身
    痛苦来的极快,但是也消失的极快,波动般的痛苦加强,在疼痛到达顶峰的时候却忽然消失不见,继而麻痒的感觉再次传来,然后重新攀至刺痛,疼痛、巨痛,肉身撕裂等等,循环一遍,而后疼痛消失,然后再来,周而复始,不停不歇。

    秦放知道,每次疼痛皱起都是一个周天的运转,每一次都是在为通天神目神通祭练基础,这是可是及强大的神通,不仅仅需要肉身锤炼,元神也需要不断的筑基,这样才不仅仅是肉身多了一眼,而是真正的打通神通。

    不过知道归知道,痛苦却一点不会减少,而且随着功法的运转,秦放的痛苦柑橘越来越强烈,一种将人逼疯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但停下就是放弃,即使再痛苦,秦放也不敢有任何松懈,而是投机取巧般的趁着痛苦缓和的瞬间,恢复神智和灵力,争取将所有的一切都做到最好,所有的消耗都控制在可控范围之内。

    但即使是这样,整个过程也太过于痛苦了,就算秦放这种元神非常强大,仍旧忍受的极为艰难,其头上也开始慢慢渗出汗珠来。

    不过好在秦放始终能将真个过程控制在承受的极限范围之内,保证自己不会因为这个基础撕裂让元神受伤。

    秦放在修炼通天神目的时候,南流月也开始了他的修炼,不过他要做的是炼化玄龟果以及辅助的腐骨渡厄丹和青霜养骨丹,以求将肉身等级再次推进,争取可以打破肉身壁垒,进入到肉身境界的坠龙大陆第七层次开元境。

    玄龟果的服用方法很简单,生吃就可以,为了安全,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意外,南流月直接将一白一黑两枚玄龟果,一起服用,吞嚼下咽。

    只是秦放还没来得及将腐骨渡厄丹和青霜养骨丹一起服下,瞬间就感觉到了两股不同的力量忽然在体内爆开,向着四肢百脉急速游走。

    震惊的南流月来不及再做其他动作,直接将腐骨渡厄丹和青霜养骨丹这两枚丹药也一同吞入腹中,开始炼化过程。

    然而这一次南流月莽撞了,虽然玄龟果清香四溢,药力鼓动,但是他不该这么快就吞下腐骨渡厄丹和青霜养骨丹的,因为,这两枚丹药同时下腹之后,一点分开的样子没有,两种丹药竟然彼此缠绕旋转,并随着旋转开始带出一阵阵药云,然而药云却浓而不化,和玄龟果那种直接化开流向四肢百脉完全不同,似乎无法流转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方法不对?~!”感知到身体的变化,南流月不禁震惊想道。

    事实上,避水金晶兽鳞洪虽然知道腐骨渡厄丹和青霜养骨丹和用来提升玄龟果的妖力,但是避水金晶兽鳞洪毕竟没有服用过玄龟果,只是服用过腐骨渡厄丹和青霜养骨丹而已,两者之间如何不想影响,鳞洪根本不清楚,只是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认为而已。!

    南流月现在显然不知道自己无意中就被避水金晶兽鳞洪坑了一把,但是经验丰富的南流月却知道他必须想办法,不然恐怕真的会错过这两种不同的宝物。

    所以感知到腐骨渡厄丹和青霜养骨丹彼此缠绕化开,但是却不想肉身推进的同时,南流月变心中一动,开始将散发通往四肢的玄龟果力量往腹内聚集,想要将玄龟果的力量,融入到药云之内。

    虽然只是权益之计,但是南流月选择显然是正确的,因为就在腐骨渡厄丹和青霜养骨丹药云中聚集的玄龟果力量越来越多的时候,整个药云忽然明亮了起来,本来有些泾渭分明的腐骨渡厄丹和青霜养骨丹药云,竟然开始以玄龟果为媒介,不断地融合起来。

    而且随着融合的而不断增多,散发的玄龟果力量开始凝结成液,呼吸间散发着柔光的漆黑汁水便在南流月腹中形成,而且越来越多。

    但是南流月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些汁水,在翻涌着强大的力量,力量之强已经让漆黑的汁水开始开始由本来柔光向着越来越强的亮光法阵,最后姜然隐隐如爆裂一般,轰然炸碎,瞬间将无数漆黑的汁水,向整个内服抛出。

    这一次,如无数蚂蚁撕咬的感觉瞬间从整个身躯上传来,让本来感受力量的南流月差一点哀嚎出来,被万蚁撕咬的感觉绝对不是好受的,但是一点点的力量爆裂带来的,可不仅仅是肉身的感觉,而是确确实实肉身在进行这细小的炸裂,只是这种炸裂极为细微,而且在黑色之水的环绕下,很快便再次恢复,恢复的肉身强度也比之被炸毁之前,好上不少,而炸裂却随后又来,修复也是紧随而至,反反复复。

    这种感觉虽然比秦放元神撕裂过程好上不少,但是那种麻痒疼痛,却更加难以忍受,几次都让南流月由衷要放弃的感觉,还不如直接疼痛让人舒服。

    好在南流月连百年孤独都能忍受,这些反复的痛苦麻痒,也可以硬抗下来,只是不知道需要多久结束而已。

    秦放和南流月先后进入修炼,整个风雷府中便沉静了下来,周围的一切也随着伏老大的离开,而便的死气沉沉,除了偶尔会有魔兽经过,可以说不仅仅是风雷府内,就是整个坠龙大陆一层都开始陷入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沉静。

    这种沉静是避水金晶兽鳞洪所喜欢的,没有动静也就没有危险,所以鳞洪也能安静的开始睡眠,当然是警惕性极高的睡眠。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洞府的门打开,但是出来的既不是秦放也不是南流月,而是白山娘,这一次白山娘身后还有已经恢复过来的白十三。

    两人出来时吓了一跳,毕竟避水金晶兽鳞洪的强大是显而易见的,而且鳞洪的肉身也非常庞大,这么一只巨兽忽然出现在风雷府内,让不知情的白山娘和白十三都有些震惊。

    好在很快,两人便习惯了,虽然不知道鳞洪的来历,但是鳞洪上品超级魔兽的等级两人是能感知到的,尤其是白十三,已经进入大成期的她,感知更为敏感,只是,即使是白十三,也无法参透鳞洪的修为,只是感知到了强大的压力。

    “不用想了,本王是秦放的灵兽~!”避水金晶兽鳞洪眉眼不抬,身躯不动的说道。

    “什么~!”白山娘和白十三同时震惊道,虽然知道这避水金晶兽定然是一伙的,但是听到是秦放灵兽的事情,还是让两人吓了一跳,毕竟秦放能这么一个强大的魔兽,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

    “见过灵兽道友~!”白山娘率先说道,毕竟修真界强者为尊,避水金晶兽鳞洪的修为已经足以轻松灭掉他们两人。

    “本王鳞洪~!”避水金晶兽鳞洪继续趴着说道。

    “是,见过鳞洪道友。”白山娘恭敬道,很清楚避水金晶兽鳞洪的意思,不想被人叫做灵兽,这也是所有灵兽的通病。

    “你们自己活动吧,秦放和南流月两个小子在修炼,估计时间上不会少,有什么事情,本王已经将这一切的经过全部刻录在了这枚玉简之上,你们想知道,可以自己看,好了,不要打扰本王。”避水金晶兽鳞洪说道,说话间,一枚玉简从鳞洪背上飞出,直接落在了白山娘手中。

    后者接过玉简,向着鳞洪一躬,随机带着没有说话的白十三,再次进入到了密室之中。

    避水金晶兽鳞洪显然对于白山娘和白十三的态度也算满意,并没有在做什么,而是继续选择进入酣睡。

    山中无日月,寒暑不知年,修真界的修士修炼,根本无法用常人的眼光去衡量,少则几年,多则就无法剩数了,就算一次千年也是在正常不过了。

    秦放和南流月进入修炼密室之后,根本就没有出来过,而风雷府中,只有白十三会偶然出来,看看情况,白山娘也许久不见,只有避水金晶兽鳞洪始终如一的守在大厅之内。

    鳞洪到是对白十三有了不少想法,在避水金晶兽鳞洪看来,秦放和南流月不枉去救此女一回,这女妖确实重情重义。

    不知道多久之后,南流月的密室之门忽然间打开了,丰神俊朗的南流月从中走了出来,看其样子,和进入之时没有任何变化,修为也只是增加了少许,距离渡劫后期还有不小的距离。

    但是避水金晶兽鳞洪看向南流月的眼光也生出了异样,因为魔兽天生眼里比一般修士强大,在避水金晶兽鳞洪眼中,南流月身上灵气内敛,不易察觉的微弱灵力缠绕其身体外,如通宝镜流淌,没有一丝外泄,如果这是敛息诀的原因也就罢了,但是显然不是,让避水金晶兽鳞洪感觉到了南流月身上定然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至少坠龙大陆的炼体七层有望了。

    “月道友,可是成功了?”避水金晶兽鳞洪站起身向南流月问道。

    “呵呵,幸不辱命,也算是勉强成功了,但是距离真正的坠龙大陆炼体七层的传说境界,还差的远呢。”南流月微笑着点头道,虽然口中谦虚,但是显然已经有了飞跃的进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