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九百二十二章 无心引祸
    果然,如同南流月和秦放所算计的一样,最外面一层的长生之力,很快就再也感知不到了,继而作为核心力量的第二道长生之力备受压迫的感觉开始传来,一股强大的力量在绞杀着坚韧的长生之力,这股力量极为奇特,虽然一直在绞杀,但是这种力量却不是直来直去的那种抹杀,更像是吞吃,贪婪的吞吃,犹如觅食的野兽,极其贪婪的扫荡这自己能发现的一切食物,而这食物就是长生之力。

    “这是什么手段?难道有人的灵力有是活的?这怎么可能?!”南流月神情有些凝重的想道。

    灵力有属性不假,但是如果灵力是活的那就太不可思议了,但是如果不是因为灵力是活的,如何有这种吞吃的力量?这些太不可思议,完全与常识相悖。

    南流月不知道的是,此刻的空灵贝正被安放在一个阵眼之上,三股不同颜色的灵力从一个状如野兽的阵法上腾起,形成一只无法形容的奇怪凶兽,此兽犹如长有羽翼的鲨鱼,却生有蛇一般的芯子,不断舔舐着空灵贝,每次舔舐都会带走一点点微不可查的长生之力,确实犹如活物。

    不过南流月既然已经制定好了计划,所以即使事情诡异,南流月也并不慌张,毕竟他和秦放不但计推演过成功,甚至推演过失败,那就是空灵贝被察觉动了手脚,甚至是被人抓出,南流月和秦放也有另外的计划,只是比不被发现艰难的多的多。

    稍微平复下感知之力后,南流月便按照巫马无伤的安排方式,开始了自己在重华宗的外门执法弟子之路,犹豫是特殊情况,所以这一路走的并不算太顺畅,尤其是第一步,在执法阁,虽然即将成为执法阁外阁的一份子,但是南流月没有受到任何特殊待遇,相反被刁难了不少,尤其是当对方听到南流月是直接成为外门之法弟子的时候,负责审查的重华宗弟子更是露出了隐不可查的嫉妒之色,硬是敲诈了南流月一份不少的灵识,才勉强开始审核。

    一番折腾下来,竟然耗费了近十日,让南流月不仅心中有些恼火,因为这些时间的消耗的同时,他感知到自己留在空灵贝内的核心长生之气已经快要消失殆尽了,这段时间不要说认真探查消息了,就是知客岛,南流月也没有机会了解。

    不过也不是全部没有收获,一番审核和身份评定之后,南流月终于得到了重华宗外面之法弟子的身份,而且是知客岛的外门之法弟子,而负责统领南流月的居然也是一个老熟人,当年选图会上的评审之一,当年主持过南流月选图会比斗的大胖修士霍盾,南流月对于此人的印象极差,当年此人有很多机会可以救下不少参加比斗修士,但是却没有任何表示,南流月虽然不是什么烂好人,但是却本能的对于霍盾极为讨厌。

    成为执法弟子,必须去拜会自己的顶头上司,也就是外门之法长老,好在霍盾因宗门执法事情外出了,不然南流月还要忍受自己的厌恶,在霍盾面前演戏。

    但是霍盾外出,不等于没有任务交代,但好在作为初入执法队伍的修士,接到的任务救治巡视知客岛,不过并不是一人,而是一对,霍盾手下的外门执法队,对于这个任务,南流月倒是十分期望,毕竟可以名正言顺的探查知客岛,窥一斑而知全豹,哪怕熟悉了知客岛上的部分布置,对于今后在重华宗内行动都是十分有利的。

    不过做戏也要做全套,虽然接到任务,但是还有两天的时间准备,利用这两天的时间,南流月特意去了一趟真正作为弟子必定要去的传功台,领取了一本适合木系灵力修士修炼的法诀,浑天原木诀,不过名字虽然霸道,但是威力只是一般,比起真正极品的功法来说,修炼慢上不少不说,威力也不够强大,但是相对于一般野修的功法来说,已经是天壤之别了,这就是宗门修士的优势,也是无数野修想要混入宗门的原因。

    这边南流月已经按照计划,混入重华宗,等待空灵贝被送到谷落花手中,另一边秦放已经完成了自己吸引注意的计划,南流月进入重华宗之后,秦放接连洗劫了两处万灵楼市坊,屠戮数十人,成功的将南流月的事情掩盖了下来。

    做好一切,认为没有其他问题之后,秦放才从新按照计划,飞入飞雄州,沿着最为熟悉的老路,向着无尽沙海快速飞行。

    此时秦放的修为已经到了渡劫中期,隐隐有限渡劫后期进发的趋势,肉身修为更是已经可以称得上冠绝修真界,实力深不可测,在加上本身天雷灵力的属性,速度之快,让人咋舌。

    很快秦放就来到了无尽之海边上,兰姑的衣冠冢边,这一次,有了南流月的支持,秦放在没有给薛史任何机会,直接在兰姑的坟头,将薛史的元婴生生捏爆。

    手段不但残忍,而且速度极慢,在薛史恐惧、后悔、恶毒的眼神中,秦放硬生生将这个过程延长道一炷香的时间,让薛史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绝望,那种元神清晰,但是却无法逃脱,生生等死的神情,让请有一种极大的解脱感。

    尤其是最后捏爆薛史元婴的时候,更是如此,而秦放最后的手段,就是挫骨扬灰~!

    “干娘~!小月这次去灭杀我们的仇人去了,这次机会难得,错过恐怕很难再有机会,而且月少去比我去更加合适,所以月少只能前去,希望娘您原谅月少无法亲自为你报仇,不过虽然借我之手将薛史杀掉,但是最后一击,是我用小月的灵力做的,最后这几个头是月少给你磕的,您别怪罪他,等他回来让他在这里陪您一年~!”秦放想兰姑的衣冠冢认认真真的磕了几个响头后说道。

    说完这些,秦放并没有在说别的,而是将从飞雄州上买来的兰姑生前最爱吃的东西,全部满满当当的摆上,静静的坐在墓碑边上,向兰姑述说这几年的经历。

    一日的时间后,兰姑的衣冠冢已经被打扫完毕,阵法也修复了一番,而秦放则是再次离开。

    只是秦放不知道的是,在腾化宗,一个玫瑰色的楼阁之内,无数珍宝被砸成粉碎,更是有数道身形被打的血肉模糊,奄奄一息,而这一切的中央,一个面貌俊美,但是神态却极为狰狞的女修,正咬牙切齿的看着手中一小堆黄色的粉末,共生符的粉末。

    “妍娇,发泄过了,忘了吧。”一个声音响起道,如果有四大宗门的修士在此,定然会震惊,叱咤风云的腾化宗宗主,钟离道宣竟然会如此和颜悦色的和修士说话。

    “不行~!爷爷~!薛郎死的太惨了~!我要替他报仇~!”状若疯狂的钟离衍娇执着道,眼中满是仇恨,甚至悲伤都被挤出眼眶,剩下的只有仇恨。

    “不值得,妍娇。”钟离道宣轻轻摇头道,位高权重,能如此说话,钟离衍娇已经是受到了格外的关照了。

    “您看看这共生符,薛郎死的是粉身碎骨,这不仅仅是断去了孙女最后一丝念想,而是在打您的脸,我已经放出风声,任何人如果敢杀薛郎,都是和我腾化宗做对,更是做出重赏,此人居然毫无顾忌的说杀就杀,而且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折磨薛郎一炷香的时间,此人置我们腾化宗于何地?!此人根本就是挑衅我们,爷爷我们怎么能这么放过此贼子~!”钟离衍娇哭声道。

    “罢了,再跟你最后一次机会吧,共生符给我。”钟离道宣轻叹一口气说道。

    “谢谢爷爷~!”钟离衍娇眼中闪过一丝精芒,顾不得已经散乱的头发,连忙将共生符的碎末交到钟离道宣的手中。

    钟离道宣轻叹一口气,口中轻轻念诀,而后把手一挥,一道灵力从手中升起,无数共生符的碎末随即升起,已经接近灰烬的共生符,竟然这灵气中慢慢重组,一张完美无瑕的共生符在几个呼吸的功夫内已然恢复过来,重新化作一张纸符。 .. .78z.

    “去~!”钟离道宣轻斥一声,共生符陡然向远方飞去。

    “去吧,一天的时间,位置所指,就是凶手所在。”钟离道宣说道,话语中有无尽的无奈。

    “谢谢爷爷~!”钟离衍娇一声感谢,陡然飞射而出,向着共生符的飞行方向匆忙赶去。

    看到钟离衍娇飞离,钟离道宣再次探口气道:“李道陵,跟着她~!”

    话语落下,一道黑影猛然射出,跟随者钟离衍娇的方向飞去。

    不过看着这一切,钟离道宣却是再次叹一口气,因为他知道,那共生符虽然在其道法之下暂时恢复,并向着目标飞去,但是其实只能支撑一天的时间,一天之内钟离衍娇想要找到杀掉薛史的人根本不可能,而且其实钟离道宣不愿意钟离衍娇找到对方,刚才共生符恢复的过程中,钟离道宣已经察觉杀掉薛史之人的手段极高明,如此手段,即使钟离衍娇的修为已经进入大成,也未必没有危险,而薛史那个小东西,也确实不值得他钟离家族的修士为之疯狂,只是钟离道宣没有办法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