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九百二十五章 团灭
    “太好了,想不到宗门会赐下这么好的东西,如此一来,我们此行就真可算畅通无阻了。”听完宋仁寿的话,白练惊喜道。

    “不会这么简单吧?孔雀压魂牌只什么样的宝物?会轮到我们几个外门执法弟子使用?能将如此重宝交给我们,此事本就不寻常。”费铁摇头道。

    “难道说孔侑之死真的有问题?我们只是去试探的弃子?”姜力一惊道。

    “不要胡乱猜了,既来之则安之,进去一切都知道了,现在胡乱猜测只会让我们徒增烦恼。”宋仁寿呵斥道,作为队长,最需要做的就是保持队伍的士气,一点事情还没做就士气低落的话,不要说任务必定失败,而且甚至性命不保。

    南流月并没有注意四人的对话,而是刹那的瞬间,本能的感觉到一丝危机一闪即逝,这种危机感来去极快,但是南流月却仿佛在危机中感知到了一丝强烈的诱惑,这种感觉说不清楚,但是却极为特殊。

    如果不是南流月体内的长生之力,而此刻又是故意装作木系修士,恐怕不会有此感觉,所以下意识,南流月收回部分精力,将眼前的事情提升到了警戒的位置。

    而且当执法小队的五人进入到了通凡林之内认真感知的时候,除了影影错错的魔兽气息,竟然丝毫没有察觉道任何不妥,刚才那一丝危机传来的地方也变的模糊不清,就算是南流月的感知能力,也不敢确定刚才的感觉是否真实存在。

    南流月在思考的时候,其他执法队修士,却感到了阵阵安全,作为队长的宋仁寿,已经祭起了孔雀压魂牌,孔雀压魂牌,盘旋在队伍之上,隐隐可以看到一只蓝色的巨大孔雀罩在其上,但是强大的威压却不断从这只看上去极为浅薄的孔雀身上放出,威压不远,但是却让人感觉毛骨悚然,若说此物可以逼退九级魔兽,绝对是毫无花假的。

    南流月也在其中,但是却又另一种感觉,自己被人监视了,那孔雀压魂牌上传来的不仅仅是保护罩,还仿佛可以洞悉其护住的一切一般,让南流月更加心生警惕。

    南流月可是来这里刺杀谷落花的,如果横生枝节的话,错过刺杀谷落花的时机的话,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只是怕什么,偏偏来什么,几人根据指示,就要到达所谓的目的地的时候,忽然真个天空都黑了下来,瞬间不见五指。

    这种现象根本不应该出现才是,毕竟这通凡林虽然是魔兽横生,但是实际上只是重华宗圈养魔兽的的地方罢了,这种地方突发的情况可能有,但绝不可能是这样一种情况,天地皆暗,犹如天变。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是震惊的,南流月就心中明悟,除了最初的惊讶之外,南流月瞬间便明白了天地昏暗的原因---阵法。

    几人不知道触发了什么诡异阵法,直接被困在其中。

    南流月悄然将灵力外放,准备探查这阵法的弱点,试图击破这阵法,毕竟对于阵法研究深刻的南流月,对于破阵还是有不少心得的。

    只是就在南流月暗自下手的时候,上方的孔雀压魂牌忽然起了变化,本来一直保护众人的孔雀压魂牌,忽然转化成漆黑,蓬勃的力量开始向执法小队之人压制而来。

    “原来是这东西~!”南流月眉头一皱,身形迅速模糊,转身间,已然消失在众人眼前。

    黑暗中看不清楚,但是如果秦放在这里,必然嫩刚看出南流月消失用的手法,越空影行图,这件广法仙尊的看家宝物,在南流月手中施展已经可算是得心应手,极为熟悉。

    南流月施展越空影行图的时间极短,选择跳跃的距离也并不算长,所以很快便出现在通凡林的一处空间内,果然已经脱离了黑暗天地。

    选择逃出的南流月立刻就准备遁走,开始自己的计划,然而就在南流月准备遁走的时候,猛然心生警兆,身体直下下坠,直接收敛气息遁入土层之中。

    而当南流月遁入土层之后,一个呼吸的功夫后,一道强悍的恶气息猛然在其上方略过,向着本来困住南流月的黑暗之地飞去。

    “是谁,这气息怎么会这么强大~!”南流月心惊不禁惊叹的想道。

    一番犹豫之后,南流月还是选择尾随这气息而去,毕竟事情太过反常,而这个强大气息南流月还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和谷天元的气息极为相似,如果真是谷天元的话,也许很快就能找到谷落花的藏身之所。

    不过当南流月悄然跟上之后,却察觉自己失算了,刚才那气息强大的修士,并不是重华宗的宗主谷天元,只是气息很像而已,不过也不怪南流月,这人不但气息和谷天元很像,就连样貌都和谷天元有几分相似,肯定和谷天元有不小的关系。

    但这些不是让南流月震惊的,让南流月震惊的是,此人所做的事情。

    此人来到困住宋仁寿等人的孔雀压魂牌之上,伸手一点,瞬间本来护住众人的孔雀压魂牌瞬间放出野兽般的气息,直接将所有庇护在孔雀压魂牌之下的所有修士,瞬间撕碎,如同被野兽啃食过一样,就和当初那所谓的孔侑一样,直接被碎尸一地,这任务从一开始就是必死的任务。

    看的暗中观察的南流月也极为震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需要一次性灭口五个洞虚后期和分神初期的修士,毕竟这些修士放在外面也是一方豪强了,这么在宗门内被直接灭掉,太过可惜了,就算是重华宗家大业大,洞虚期的修士也不是如此用来消耗的。

    不过这次南流月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一个修士的身形从地下钻出,看到南流月一阵冷汗,他还是首次看到沉寂之林之外的修士有土遁之法的。

    “青傪子~!谁叫你出来的~!”和谷天元长得极像的修士恼怒道。

    “谷天宝~!我的行踪,不是你能管得了的吧?除了你兄长谷天元,本座可以不听任何重华宗修士的命令~!”被称作青傪子的修士说道。

    “你~!你个蠢货,如果不是你意外泄露了那东西的踪迹,我何必出手算计一个执法队?一次性杀掉五名重华宗高手,岂是儿戏~!”被土遁之人称之为谷天宝的修士怒声喝道。

    “这与我何干?本座和谷天元约定好了,这通凡林就是我的道场,我自然可以自由活动,至于那宝物忽然自己现世,只是说明此宝快要成熟,有了自我的意识,如果不是被我即使发现并打散此宝的元灵,只要此物成熟,必然会自动逃离,那时候,你重华宗的万年心血就会毁于一旦,你不感谢本座,居然还敢怪我~!”青傪子毫不退让的说道。

    “你最好闭嘴~!否则。。”谷天宝怒道。

    “否则怎样?你还敢对我动手不成,别忘了本座的身份~!”青傪子冷笑道,丝毫不以为意。

    “好~!算你命大~!本座不和你一般见识,现在除了当初发现的那个之法弟子,凡是可能泄露我宗秘密的修士,全部被我抹杀了,此事就此打住~!不能再有差池~!”谷天宝说道。

    “这个不用你说~!只要谷天元答应我的事情做到,本座就不枉万年不去飞升~!”青傪子说道。

    “那是你们的事情,我只负责此事不被第四人知晓。”谷天宝说道。

    “好,既然如此,那你我就此别过~!”青傪子冷笑一声,转身重新遁入地下。

    等青傪子遁走之后,半晌的功夫后,才狠狠的向地面啐了一口,召唤出一直八级魔兽,钢牙狐面熊,才急速退走。

    八级魔兽钢牙狐面熊最为残暴,善于撕碎一切食物,而且一只成熟的八级妖兽,也足以灭掉一个洞虚期修士组成的小队,正好可以将所有的一切事情掩饰过去。

    听完这些,南流月心中一动,显然响起自己刚才感觉到的那一线充满危机的诱惑,不仅迟疑的向青傪子消失的地方看去,一番犹豫之后,南流月轻叹一声,转身向着青傪子消失的地方急速遁去。

    青傪子虽然敢和谷天宝这种等级的修士正面硬刚,又敢和谷天元定下协议,但是其修为在南流月看来并不算顶级,甚至隐隐感觉到,这青傪子只是初入大成的修士而已,那夸张的万年计划,和其修为根本不成正比。

    而这些很有可能代表,这青傪子也是草木妖修,或者是金石成怪,否则不可能修炼如此长久的时间,还只是这么点修为,而且青傪子是草木妖修,甚至是和沈天寿一样的参类妖修的肯能都极大,只有这样解释,此人的土遁之术才最为合理,也可以将一切解释通。

    但是放任这么一个修士在重华宗内,那就太过危险了,尤其是现在南流月已经很清楚的知道,谷天元和六翼妖王边蝉关系匪浅,这么一来,沉寂之林沈天寿一方的秘密,很可能会被此人探知,毕竟同为一族的修士,更容易互相相信,但是事实上,这么一来就只是代表着极大的危险,并无半点好处,所以南流月决定将这个青傪子悄无声息的灭杀掉,以除后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