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九百二十七章 月少中计
    感受到这些,南流月心中忽然一惊,猛然间心头一喜,因为南流月忽然想起,当日在坠龙洞内,鳞甲霸皇蚁啃食那鸟笼法器的场景。

    当时鳞甲霸皇蚁也是这么一种状态,甚至给南流月传达的信息都几乎一样,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蓝甲霸皇蚁很可能能将这阵法吞吃掉,而且这阵法还会对鳞甲霸皇蚁的成长有极大的帮助,否则鳞甲霸皇蚁不会露出如此急不可耐的信号。

    一番思考后,南流月强行将鳞甲霸皇蚁的念头按下,如何拿到芥子花不仅仅是拿到的问题,还有更重要的如何逃走,毕竟这芥子花如此珍贵,一定有预警或者警戒的手段,一旦出了问题,恐怕重华宗第一时间就会全面封锁,因此,必须有逃走,或者找人背锅的必要手段,不但作为一个刚刚进入重华宗的外来修士,南流月绝对会被划入嫌疑人名单之内的,尤其是明明应该团灭的执法小队中,单单他没有死,更是值得怀疑。

    南流月现在刚刚好处于三不管的地步,谷天宝认为他已经死了,重华宗修士则不会这么快知道南流月所谓的“死亡”消息,在一般修士,或者说见过南流月的修士看来,他是活的,而南流月留下的共生符,那边,谷天宝不会亲自去查看,而负责共生符的修士,也不可能直接能汇报到谷天宝那里,毕竟这个事情谷天宝要避嫌。

    而且,共生符管理的修士未必知道南流月被分配到了这必死的五人组中,现在五人团灭,南流月自然也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隐形人员,短时间内,绝对可以横行无忌,没有任何后果。

    当然若是谷天宝等知道内情的修士,发现了南流月的共生符没事,那才是一切危险的开始,而这个时间,在南流月看来,至少还有三五天的时间,而这个时间内,正是南流月所需要的。

    这边南流月刚刚强行按下自己以及鳞甲霸皇蚁的内心渴望,他埋藏的那一丝长生之力就让他生出感应,原本的那些吞吃撕咬之力,已经消失不见了,南流月留下的那一丝力量也没有被发觉,而且南流月忽然感知到,作为宿主的空灵贝正被人带着高速移动。

    两厢相比之下,南流月果然下定决心,先顾谷落花一遍,至于芥子花,已经知道了地方,和快要成熟的时机,自然也不能放过,短暂思考后,南流月将鳞甲霸皇蚁留在了土层之内,并吩咐鳞甲霸皇蚁除非等待青傪子离开后,才能试着吞吃阵法,否则绝对不能露出任何马脚。

    好在此地是通凡林,魔兽的气息极多,鳞甲霸皇蚁本就在幼生期,所以其气息虽然等级不低,但是只要不是故意激发,波及的范围并不大,这样即使那青傪子发觉了鳞甲霸皇蚁的存在,也只会认为是通凡林内的蚁族魔兽挖洞下来罢了,不会联想到有人图谋芥子花一事上,而且有了你强大阵法的守护,青傪子的万年无聊时间,青傪子恐怕不会太过在意周围的魔兽气息,毕竟想要冲破这厚实的蛋壳守护阵法,根本不是短时间可以做到的事情。

    在这鳞甲霸皇蚁虽然是幼生期,但是其毕竟是上品超级魔兽,即使是幼生期其战力和自保的能力都不弱,所以留下鳞甲霸皇蚁南流月也不用担心,大不了打不过跑就是。

    至于南流月自己,则是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向着空灵贝移动的方向快速追赶而去。

    但是飞着飞着南流月就感觉不对劲了,这空灵贝竟让向着知客岛上的重华宗宗门飞去,看样子应该是要离开知客岛,重华宗主岛,也就是宗门的根本重地叫做镇海岛,其外围是,骆峰、白河、层浪、落雪、连天、幕鱼、井芒、知客,等护宗八岛,每一个都极为庞大,而主岛镇海岛,更是犹如小型大陆,极为广大。

    如果空灵贝被带出知客岛,那南流月恐怕就真的失去目标,而且机会减小不多,毕竟如果是护宗八岛还好,南流月外门执法弟子的身份都可以进入,但是如果在镇海岛,那就真的需要看命运了,如果南流月能蒙混过关,那就畅通无阻,如果不行,就只有远距离激发长生之气,将谷落花直接弄死了,但是这个却需要及时把握对方使用空灵贝的时间,困难不小,这也是秦放和南流月推算出的最坏一步。

    当然这些是没有算进去盗取那芥子花的最坏一步,如果偷出芥子花,危机只会更大。

    不过很快,南流月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他忽然感觉到,那空灵贝虽然被人拿出了知客岛,但是也没有向其他重华宗的岛屿飞去,更不要说去重华宗的门派核心驻地镇海岛了。

    那拿着空灵贝的修士,竟然反其道而行之,向着远离重华宗的方向飞去。

    “难道谷天元那老狐狸,将谷落花安放在了重华宗之外?重华宗的内部反弹之力这么强大了吗?身为宗主的谷天元居然护不住自己的孙子?”南流月不禁想道。

    毕竟以谷落花元神上的伤势,在重华宗内部修整才是最为合适的,有了宗门的庇护,重华宗孙子一辈的佼佼者,根本不该有危险才是。

    不过南流月显然顾不得这么多了,如果重华宗内部争斗这么激烈,其实对于南流月和秦放更加有力,只要谷落花不在重华宗内,那么杀掉他的机会就会极大的提高了。

    所以空灵贝指向位置向重华宗势力之外飞行,让南流月心中小小的惊喜了一把。

    带着空灵贝的那人的速度不慢,甚至可以说是极快,半天下来,已经飞出去不知道多少距离,而南流月也不知道跟出去多远,南流月又足够的耐心慢慢等待。

    不过那携带空灵贝的修士却显然等不及了,很快,此人就降落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小岛之上,小岛不大,长满了海柳树,远远看去,到是十分讨喜。

    那人落下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快速向着海柳树林深处掠去。

    等那人进入海柳树林,渐渐消失的时候,南流月也来到了道友之上,向着海柳树林飞去,凭借南流月自己得天独厚的嗅觉,南流月完全可以察觉到对方的行进路线,尤其是这道友上只有海柳树,味道单一,有了生人到此,自然极为显眼。

    只是,事情往往难以预料,就在南流月追击进入到一个稍微空旷一点的地方之后,猛然间感到一丝危机,随机,脚下地面忽然颤动,周围瞬间生出一个淡蓝色的护罩,将南流月整个封锁了进去。

    “不好~!中计了~!”南流月忽然醒悟暗叹道,就在南流月被困住的同时,他忽然感觉和长生之力暗中的联系消失不见了。

    “果然是你~!”一个声音想起道。

    这个声音南流月极为熟悉,正是带他进入重华宗,办理宗门手续的重华宗长老巫马无伤。

    “原来是你,确实没想到。”南流月叹息一声,既然被发现,并被困住,南流月的形象自然被看清,也不必在遮遮掩掩,至少语气上已经对等。

    “我本以为你真是谋求发展的野修,给了你一个不错的机会,但是没想到暗中下手的果然是你,你埋下那一点生命之力到底是想做什么?”巫马无伤冰冷的看着南流月问道。

    南流月此时才恍然大悟,也明白自己的失误在哪里了,巫马无伤能替谷天元来收取空灵贝,其和谷天元的关系绝对不会那么简单,自己在其面前的表现,恐怕早就成为嫌疑之一,而当谷天元一遍发觉空灵贝有问题的时候,为了避免真正的危险,自然要故意招摇一番,将暗中的势力诱惑出来。

    “无伤,不用和他废话了,杀了他就可以了,只要没有了暗中操纵之人,那点游离不定的气息,成本了气候~!”另一个声音想起道。

    这个声音南流月没有听过,但是此人却是谷天元背后出现的那个仡佬,那魔气升腾手臂的主人,此人一身魔气,显然并非正道修士,此人能堂而皇之的出现在重华宗内部,尤其是谷天元的身边,本就不可思议了,现在居然出现在追杀南流月的现场,自然让南流月十分疑惑。

    “巫马无伤道友,你盗窃了我献给宗门的空灵贝,现在又想联合这魔修想要对付同门,你这无耻做法,难道不怕宗主大人察觉,将你灭杀吗?还有你这魔物,我重华宗堂堂修仙者四大宗门之一,正道的翘楚,你在这里算计我,就是和整个重华宗为敌,只要我能将你的消息传回宗门,暗害宗门弟子的名声和此后的追杀你是逃不掉的~!而我煞乾,就算因此被杀,也绝对是宗门的楷模,一个只身去抢回宗门被盗宝物,却惨被杀害的高义修士~!”南流月冷笑着向巫马无伤说道。

    言语中南流月居然将自己拨乱反正,直接说成了宗门英雄一般,直接气的巫马无伤浑身颤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