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九百二十八章 反杀
    即使被算计,南流月也不想这么空手而回,至少要套出些东西才行,否则只是白白丢了一个空灵贝而已,至于被困住,南流月到是没有放在心上,巫马无伤的修为在他面前只是送死,至于这个魔气纵横,看不出修为的魔道修士,就算战力极高,南流月打不过,也有绝对的的信心逃走。

    “这么牙尖锐利,那就是绝非野修无疑了?呵呵,这么快就露出马脚了?四大宗门中想杀掉谷落花的恐怕不在少数,但是敢下手的,只有腾化宗的钟离道宣吧?钟离衍娇一介女流,钟离衍兀是个废物,腾化宗想要继续称霸修真界,杀掉谷落花才是最好的选择?对面?!煞乾~!”巫马无伤向南流月说道,话语间已然认定了南流月是钟离道宣派来的杀手。

    “呵呵,巫马无伤,任你巧舌如簧又如何?和魔门贼子一起祸害本宗弟子的罪名是少不了的,还有你这恶贼,一个魔门弃徒吧?让我猜猜,四大魔宗虽然口碑为人不耻,但也名门正宗,魔道功法精纯,而你这贼子,一看便知道不知道在哪里学来的不伦不类的道法,一身魔气杂而不纯,犹如杂毛野鸟,你最多也就配和这叛贼策划一点蠢计,碰上本宗真正的长老必定死无葬身之地~!”南流月冷笑着说道,言语间充满嘲讽。

    南流月对于巫马无伤已经知道的很多,他想知道的是那神秘的魔修,一个修真者宗门内出现一个魔修本就不正常,更不要说此人还和谷天元有不小的关系,这对于南流月来说,是需要认真对待的。

    “小辈,不用试图激怒本座,更不要妄图知道本座的来历,毕竟只要杀了你一切都结束,不过如果你说出你身后的指使之人,本座到可以饶你一命~!”默契纵横的修士说道,话语中听不出任何悲喜。

    “笑话~!你一个杂毛修士,还敢对我这么说话,莫非真以为我重华宗无人~!”南流月冷笑一声,手上忽然多了一面令牌,重华宗外门执法弟子令牌。

    这枚令牌不但代表者身份,还可以在捏碎的时候,向宗门传递消息,虽然不是言语和景象,但是却足够做到示警,可以让宗门知道他在什么位置遇险,方便救援。

    “没用,宗门令牌穿不透这化虚无行阵~!”巫马无伤冷笑着说道。

    “这就承认了?果然叛徒都是蠢货~!一个长老级别的修士,居然这么蠢,难怪会背叛我重华宗。”南流月仿佛根本不受巫马无伤和魔气升腾的修士所动一般,继续说道。

    “问不出,杀了吧~!”魔气升腾的魔修冰冷道,显然不愿意在这事情上在多做纠缠。

    “但是,仡佬,这事情不弄出清楚,我怕。。”巫马无伤分辨道。

    “随你~!本座已经困住了这人,从现在开始我便和谷天元没有关系,此人的生死与我无关,而本座也再不和你重华宗有关。”魔气升腾的修士说道。

    说完竟然真的不再估计南流月的状态和巫马无伤的心思,直接向着远方飞去,瞬间消失不见,不过这“仡佬”所展现出来的修为却是大成无疑,只是并不算顶级大成,就算和豆仙风相比都差上不少。

    “谷天元使用此人,恐怕不是因为此人的修为吧。”南流月心中安叹道。

    “罢了~!没有仡佬,你也逃不出本人的手心,说出来,我也能保你不死~!”巫马无伤冷静了一挥后说道。

    “巫马无伤,我很好奇,没有了空灵贝,你怎么和谷天元交代呢?”南流月说道。

    “你以为还在你的控制之下吗?”巫马无伤嘲笑道,说完把手一抬,一个魔气纵横的珠子出现,珠子当中,就是南流月感知到的那一点点长生之力。

    “原来如此,看来还真小小看了重华宗,没想到居然有手段可以取出空灵贝内的东西。”南流月轻叹一声道。

    看到这点长生之力,南流月就知道自己的任务,很可能失败了。

    “我重华宗的强大岂是你这野修懂的?当然如果你说出背后之人,我可以保证,你不但会毫发无伤,还能真正加入我重华宗,而你的身份也会绝对保密,不会被人知晓,事实上今次的任务,只有我和仡佬知道,所以你只要说出背后之人,那你已经在宗主那里立了一功。”巫马无伤说道。

    此话一出,短时让南流月心中一亮,刚才他还认为任务失败,但是现在却重新燃起了希望,因为如果灭掉巫马无伤,在极短的时间范围内回到重华宗的话,就没人知道是自己在暗中出手对付谷落花的了。

    巫马无伤奉命诱出暗中之人,只是猜测,如果没有暗中之人呢,毕竟现在巫马无伤的搭档已经走了,而且很可能不会再回重华宗,如果除了这两人并没有知道他被诱出的话,那么机会就来了。

    “你的意思是谷天元并不知道是谁暗中下手?哈哈哈~!”南流月故意嘲笑道,意图试探谷天元是否知情。

    “宗主大人运筹帷幄,要办的事情多如牛毛,有疏漏也不算什么,你说出来不就好了?而且我也可以告诉你,你这借刀杀人的手法根本就是雪中送炭,空灵贝已经被宗主大人送去谷落花真正所在之地,现在少主的伤势恐怕已经恢复了~!”巫马无伤向南流月肆无忌惮的说道,显然已经认为南流月是瓮中之鳖,翻不出浪花了。

    “什么~!空灵贝已经被用了~!”听到这话,南流月当真吃了一惊,如果这样,那他就真的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不但没有杀掉谷落花,反而帮助其恢复了伤势。

    “呵呵,这难道不是正该如此吗?宗主大人的智慧岂是一般人能猜透的?”巫马无伤笑道。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你就可以死了~!”南流月冷笑一声,忽然一拳打在了化虚无行阵之上,强大无比的冲击之力,瞬间引动阵法强烈震动,接着第二拳,第三拳,速度又快又急。

    十几拳下去,化虚无行阵瞬间崩碎,化作一片虚无。

    “什么~!这怎么可能~!你怎么。。”看到被击碎的化虚无行阵,巫马无伤不能相信的惊呼道。

    “一个区区的三级阵法,还是强化困阵的阵法,只要有足够的攻击,击碎并不难~!”南流月狰狞道,言语间直接打断巫马无伤的话道。

    三级单一属性的阵法本来还算不错,但是却用错了对象,坚固强化的阵法,确实可以克制无数修士,但是偏偏对于南流月这种肉身强大到修真界顶级,坠龙大陆炼体七层的强大肉身,来说,只是坚固够厚的蛋壳一样,砸碎只是时间和速度的问题,失去韧性的坚固,在强大攻击力面前,就是脆弱~!

    “不可能~!你一个洞虚期的修士,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攻击,仡佬在阵法上的造诣,就算六合道宗都为止汗颜,他曾说过,这化虚无行阵,就是炼体的大成期修士也无法攻破,怎么可能在你这小小修饰面前破碎~!”巫马无伤难以相信的说道,他已经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住了。

    “那是你以为的~!”南流月冷笑一声,身形陡然欢动,瞬间消失在巫马无伤面前。

    而巫马无伤一惊之下,瞬间便想遁走,南流月的速度太快了,根本不是洞虚期的修士可以做到的,所以巫马无伤下意识的就像逃离。

    “你走不了~!”南流月冷笑一声。

    果然一切都是徒劳的,南流月的实力太强了,巫马无伤这么一个渡劫初期的修士,在其面前根本连躲避都无法做到,更不要说反抗了。

    呼吸间的时间,巫马无伤的脖子已经握在了南流月手中,没有任何意外。

    而且就在握住的瞬间,南流月单手发力,一股巨力,直接将巫马无伤送入昏迷,其实南流月完全可以一抓,直接将巫马无伤的头颅抓爆,但是却选择了将其击昏。

    因为向巫马无伤这样谷天元心腹,其共生符在谷天元的手中可能性极高,杀掉巫马无伤根本无关紧要,反而真正的让南流月失去杀掉谷落花的机会,毕竟一旦引起谷天元的注意,那么南流月想回到重华宗,根本是不可能的,现在黑衣魔修遁走,如果再将巫马无伤困在一个秘密之地,那么短时间就不会有任何危险了。

    所以南流月直接将巫马无伤打晕,而后一边召唤出无数藤蔓将其修为封住,一遍将巫马无伤的肉身直接沉入海底的泥沙之中,虽然没有杀掉巫马无伤,但是等他醒来也绝不好受,而且南流月将巫马无伤的储物发我和令牌等东西全部扔到了另外的地方,相信,就算巫马无伤还有手段,也难以短时间内挣脱束缚。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南流月才以最快的速度返回重华宗,准备再次寻找机会去杀掉谷落花,毕竟就算谷落花伤势有就,也不会这么快恢复,还有机会将其斩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