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九百二十九章 运气好坏?
    只是,就在南流月快要回到重华宗知客岛的时候,知客岛上忽然涌出大片修士,全部向着一道身形追杀而出,南流月只看到,当先一人,是一身红袍,便被人群覆盖,被强拉着同样追击而出。

    而偏偏此时,其脑中忽然响起了鳞甲霸皇蚁的消息,这小东西居然直接开始撕咬那蛋壳阵法了,不知道是真的发现了青傪子的离开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渴望。

    匆忙间,南流月只能下达将芥子花带回的命令,不能再做多言,毕竟应付过眼前的情况才是最需要做的。

    领头追杀的修士,南流月也认识,正是镇天针和裂天刀樊无恨,前者和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在积魔海打过深入的交道,后者曾经在选徒会上大放异彩,都是重华宗的高手,而且多年不见,裂天刀樊无恨已经突破大成,进入到了大成期,虽然感知三改变可知道樊无恨只是初入大成,但是也已经不容小视。

    一群人追杀的那红色身形,南流月居然也感到一丝丝熟悉的气息,想了半天终于想起和当初的豆师童极为相识,但是却更加深沉。

    “难道是豆落觥?不会吧,嗜血魔宗之主,不可能亲在来重华宗行鬼鬼祟祟之事吧?”南流月不禁想道,显然,对来人的身份有些疑惑。

    不过此人的手段却极为厉害,一抬手,一把一尺长的匕首出现在其手上,匕首极为漂亮,白红渐变的,从把道尖,逐渐由白变红,

    匕首出现的瞬间,便以此人的手心为基点,刀把为轴,快速旋转起来,瞬间,犹如一朵荷花在其手上绽放,而恐怖是随后而来的,呼吸间,无数花瓣花影,如漫天花雨一般向着身后射去。

    镇天针元无用和裂天刀樊无恨,纷纷祭出护身宝物,匆忙抵挡,瞬间,当当之声不绝于耳,就算以樊无恨和元无用的修为,也被震撼的慢慢后退。

    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好运了,瞬间惨叫声开始响起,樊无恨和元无用身后的无数修士,不断有人受伤坠落,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红色身形之人不想将事情闹的太僵,这些中刀之人,虽然纷纷掉落海中,但是竟然无一陨落。

    不过镇天针元无用还是发觉了不妥之处,凡是中刀之人,似乎所有的灵力都被封住一般,不论修为多高,全部变成了凡人一般,再也无法动用灵力,虽然没有杀人,但是放任这么多修饰坠入海中,万一有妖魔兽前来,定然会极为引起大面积减员。

    “无恨~!别追了,快救人~!没有受伤的弟子,快点救人~!”镇天针元无用向还想继续追杀的裂天刀樊无恨喊道。

    “嗯?就这么放过那贼子?!我重华宗面目何存~?!”裂天刀樊无恨恼怒道。

    “我们不是对手,此人的修为极高,没有下手一定有原因,匆忙赶去只会徒增伤亡,万一此人恼羞成怒,恐怕真的会血流成河。”元无用说道。

    “你知道此人谁是?”裂天刀樊无恨皱眉道。

    “不是很清楚,不过此人身上的气息虽然诡异,更有妖异的气息,但是这一手道法和法器的运用,却能勉强才到几分。”镇天针元无用说道。

    “是谁?”裂天刀樊无恨追问道。

    “不能说,说了恐怕会引起大乱,更会破坏一些盟约,我会亲自向宗主禀告,至于结果如何,和此人的来意,还是请宗主定夺吧。”镇天针元无用说道。

    “这。难道还有什么秘密不方便我知道的?”裂天刀樊无恨迟疑道,显然有些疑惑。

    “无恨,你我之间还用多说吗?相信我,知道这是绝非好事。自从无声走后,我不想我们兄弟轻易犯险。”镇天针元无用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个。。好吧~!此事就此打住~!没有受伤的全部行动,救起其他人,我们回宗门~!”裂天刀樊无恨向所有人吩咐道,元无用提起陆无声,让樊无恨有些感触。

    “多谢~!”元无用叹息一声,同样转身救人去了。

    一场浩浩荡荡的追杀,竟然就这么草草结束,让人奇怪,不过南流月却感到高兴,这么一搞,他和巫马无伤之间的事情恐怕就更没有人知道了。

    跟随大部队回去之后,受伤之人被全部送往专门救治的楼阁外,南流月注意到,镇天针元无用匆忙离开,神色极为复杂,手中更是拿着一个特殊的盒子,盒子上的气息,隐隐和刚才遁走的那红衣身形相似,到底是什么东西,就不得而知了。

    当然南流月也不关心这些,装模作样的将受伤的修士送走之后,南流月就迅速离开,向着原本选徒会的比赛之地掠去,当初参加选徒会时,南流月就从谷落花口中得知,这知客岛上的一个件宝物无漏树,是重华宗第十代宗主被称作东华道君的故南山,从沉寂之林中移植而来的巨树,不但距今已经生长数万年,更是被练成了活的法器。知客岛上无漏树和岛上最高处的观云阁,并称为重华宗知客岛两大胜景。

    如果谷天元在重华宗的知客岛上,那么最有肯能呆的位置就是这两个地方,如果这两个地方没有,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在重华宗的本岛镇海岛上了,那个时候,南流月只有两条路可选,一当然就是就冒更大的险前往镇海岛,寻觅谷落花,这个危险系数自然不言而喻,第二就是立刻遁走,对方既然取出了长生之力,那么和可能已经将空灵贝送往谷落花之处了,也就是说谷落花很可能已经得到救治,留给南流月的时间并不多了。

    不过综合巫马无伤是从知客岛离开的,南流月认为谷落花就在知客岛的几率极大,所以刚刚脱离大队,南流月就向着无漏树的方向也就是选徒会比武擂台的方向赶去。

    相比较观云阁,南流月更倾向于无漏树。所以南流月选择了无漏树的方向,在确认周围没有人注意之后,在靠近无漏树的地方,南流月重新施展土遁之术,瞬间消失不见。

    几个呼吸的功夫后,南流月便来到了无漏树的下面,只是这次南流月失算了,无漏树既然已经被炼制出了活的法器,虽然还是草木,但是已经有了法器的禁制,凭借南流月自己的遁法,根本做不到无孔不入,只能老老实实的从门进入。这样一来,南流月就完全置身于险地之中了。

    只是,现在显然顾不得这许多了,幸好南流月的速度极快,动作更是如行云流水,能察觉南流月潜入进来的修士极少,就算是樊无恨那种初入大成,想要察觉南流月的踪迹也是极为困难的,毕竟南流月除了动作快外,还有敛息诀这个王牌手段,可以将自己的气息全部收敛起来。

    时间急迫,所以南流月的速度更是比平常快了几分,而且南流月还有更加独特的寻找方法,即使没有了空灵贝内的长生之力感应,南流月还有他独特的鼻子,比灵鼻兽也不差多少的强大嗅觉,当初南流月和秦放推算过,八王府的里虚等龙龟最大的送命之地,就在重华宗,而更大的可能是用来救助谷落花,所以南流月相信,只要谷落花还在,凭借他的嗅觉一定还能嗅到残留的龙龟血气。

    果然,就在南流月深入到无漏树不就,就隐隐嗅到一丝丝甜味,龙龟血的甜味,心中一喜的南流月立刻迅速向着味道来源追踪而去。

    不过无漏树内可不是一般的野外山洞,洞内虽然不至于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但是阵法不少,幸好南流月已经对于很多阵法都极为熟悉,才能无惊无险的深入其中。

    然而就在南流月感觉血气渐浓的时候,身后忽然想起了脚步声,察觉后的南流月只能占时放弃了前行,选择召唤出一块和无漏树很相近的草木,将自己连同一面墙整个护了起来。

    来人显然也比较急促,并没有注意道周围的变化,直接向着里面走去,随后传来了密室之门开合的声音。

    但是来人这么一闹,却无意中救了南流月一命,因为就在密室之门开合的时间,敏感的南流月瞬间变感知到了前方的灵力波动,也不由的感叹起自己到底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坏来。

    南流月确实选对了地方,前方的密室内确实有浓厚的龙龟血气,而且还有谷落花的灵力波动,但是更重要的是,除了谷落花外,那洞窟内还有另一个强大的波动,这个波动,南流月也极为熟悉,那就是曾经在积魔海附身谷落花的重华宗宗主谷天元,一个极品大成,可以轻松灭杀南流月的存在。

    找到目标自然极为高兴,但是有强敌环伺就让人不舒服了。

    一番思考之后,南流月还是决定,先探查一下消息,等候时机在伺机灭杀谷落花。

    所以短暂的筹划之后,南流月把手一挥,一点细小的绿芒飞出,向着密室的方向飞去,几个呼吸的功夫后,绿芒显化,律音草随即种在了那密室洞门之上。

    有了这东西,南流月相信,可以听到,密室内的任何动静,至少让他可以掌握,谷天元离开的时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