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九百三十一章 天元暴怒
    谷天元的速度和南流月相比,显然还是更胜一筹,但是谷天元显然并不想太过引人注意,速度虽然极快,但是却外放的波动却不大,而且想要深入地下,谷天元也并没有那么方便,毕竟谷天元也不会土遁之法。

    所以南流月的土遁之法下,可以更加直接的向通凡林方向遁走,最然动作比谷天元慢了不少,但是却更直接。而且南流月并不是单纯自己冲去,元神波动间,已经给鳞甲霸皇蚁下达了立即逃走的命令,虽然鳞甲霸皇蚁也无法施展土遁,但是鳞甲霸皇蚁可是蚁族之皇,挖洞的速度并不比土遁满上多少。

    但南流月忽略了一件事情,他可以和灵兽元神沟通,谷天元也有手段和青傪子沟通的,飞行中的谷天元,猛然扔出一道灵符,正是传讯用的通讯灵符,虽然不如元神联系沟通那么方便,但是速度也是不慢的。

    而且青傪子实力不弱,鳞甲霸皇蚁还是幼生期,未必是青傪子的对手,再加上青傪子是土遁术的高手,所以一旦青傪子反映过来,鳞甲霸皇蚁就危险了。

    好在,鳞甲霸皇蚁一直没有传来危险的信号,让南流月安心不少。

    然而就在南流月,快要到达那深入地下的密室的时候,好运气似乎用光了,鳞甲霸皇蚁开始传来焦急的鸣叫,似乎遇到了不小的危机。

    心急之下,南流月也不禁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就算在地下,也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而且南流月可以感知的道,鳞甲霸皇蚁正在拼命的向着他的方向挖洞,而且越来越急,似乎随时都能被巨大的威胁杀上一般。

    两边的速度都极快,用不了多久,急速奔驰的两边就能碰面,此刻,南流月已经将服兽法珠扣在手中,他已经决定,只要一碰面,便会立即将鳞甲霸皇蚁收入法器之中。

    不过就在双方距离不足十里的时候,翁翁沙沙的震响之声便开始在地下传来,而南流月也立刻知道了危机的来源,果然就是青傪子,此刻青傪子的气息全开,就算身在地下,也能感知到其强大的灵力波动。

    青傪子的灵力波动越来越急,越来越快,鳞甲霸皇蚁的挖洞速度也提升到了极致,嗡嗡沙沙的声音不绝于耳。

    南流月心中一动,向着鳞甲霸皇蚁前来的方向急速遁走的同时,忽然将行进方向微微变动,偏离了碰面的方向,而且就在双方错过的瞬间,南流月把手瞬间挥动,隔着一层土层,直接将鳞甲霸皇蚁收入服兽法珠之内,而原本鳞甲霸皇蚁原本前进的方向上,鳞甲霸皇蚁就如同忽然消失一般,不断向前突进的洞穴,也戛然而止,在没有的前行的动力,让追击而来的青傪子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而另一边,南流月却没有丝毫停顿,收敛起息的同时,猛然向着最初发现芥子花的地下空间遁去,此刻如果直接遁走,很可能引起青傪子的注意,反倒是直接和其错过,回到原本的地方,让其意想不到。

    果然,南流月到达芥子花存在的地方的时候,密室内除了气息暴躁的谷天元,并没有其他人,而谷天元也并没有发觉周围有什么不妥,只是在认真审视着洞壁上的那被鳞甲霸皇蚁挖出的半尺大小的洞口,不断的进行试探,试图查出到底是出了什么情况。

    而南流月则是选择静静的在土层中闭目养神,现在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大的作为,逃遁则是最不合适的选择,直接遁走,根本就是去送死,在重华宗额范围内,根本没有人能躲避过谷天元的搜查,再加上南流月现在身份可疑,一旦盲目出现,必定会引起谷天元的注意,到时候说不定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而且青傪子既然将整个通凡林当做禁地和老巢,其一定在整个通凡林也有着不少的布置和手段,再加上他本身土遁术上的优势,相信能在地下避过青傪子的搜寻的可能性也极小。

    这样地面上有谷天元,地下有青傪子,等闲修士根本逃不出去,只有死路一条,只有南流月这样的选择才是最为合适的,至少可以必过此刻的大部分危险。

    三个时辰之后,洞窟内便再次响起了声音,青傪子回来了,显然失去了目标,青傪子道法再神奇,根基在深厚,也不可能在知客岛这么大的范围之内查寻到什么不妥,最多只能掌握整个通凡林罢了,这对于早已经先一步料到了青傪子的手段,选择了回到最危险的地方南流月来说,避过青傪子搜查再简单不过了。

    “抓到了没有~!”谷天元的声音响起道,声音中已然没有了之前的沉稳,焦急的感觉易于言表。

    “没有,那东西不知道施展了什么道法,突然间凭空消失了,我也已经全部搜查过了,整个通凡林范围内都没有感知到,而且也动用了所有手段,将通凡林内的所有布置全部启动,根本一点线索也没有。”青傪子的声音响起道,声音格外苍白,干枯无力,即使看不到他的样子,也能感觉到,青傪子此刻的脸色绝对不会好看到那里去。

    “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青傪子~!”谷天元强压着自己的怒火说道,话语中那种几欲爆炸的愤怒,让人不寒而栗。

    普通一声声音传来。

    “跪下有什么用~!我谷家三代人的手段,被你一招败坏了,你可知道你弄丢的是什么~!”谷天元恼怒道。

    “我知道,我毁了是重华宗的希望,谷天元,哦不,谷大人,饶命~!”青傪子哀求的声音忽然响起,原本和谷天宝见面时的那种高傲姿态荡然无存,完全是一副丧家之犬的语气。

    “毁了重华宗的希望?!嗯~!?放屁~!你是毁了我谷家的希望~!当年妖王金九杀的重华宗上下血流成河没有办到的事情,被你一个疏忽全部给毁了~!没有了这空间宝物,我怎么能轻易飞升仙界~!没有了这空间宝物,我谷家又如何家宗门~!你这蠢货~!毁了我谷家三代人的期望~!”谷天元愤怒的喊道,声音直通洞壁。

    “大人啊~!我该死,但是你杀我我也找不回芥子花,留着我反倒有用,那东西既然在地下消失,只有我才能找到啊~!”青傪子的哀求之声继续说道。

    “只有你?你可知道那东西是什么?!你可知道它如何毁掉我谷家几代人精心布置的仙元护甲阵~!?你可能感应到那宝物现在何处~?!嗯?!你一样也做不到吧~!蠢货~!我怎么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办~!”谷天元继续怒吼道。

    “谷大人,我。。”青傪子头上冷汗直冒。

    青傪子根本无法遁走,更生不出逃走之心,因为他之所以被谷天元信任,在这里看守芥子花,除了其本身有培育芥子花的本领外,更重要的是因为他青傪子是谷家的灵兽,谷家上代宗主的灵兽,上代谷家家主飞升前,为了传承,将灵兽环毁去,设置灵另一种更容易传承的生死禁制,这种禁制不用因为主人飞升而带走,但是同样可以生死操控。

    谷天元就掌握着他青傪子的生死,本来芥子花成熟之日,就是青傪子重获自由之时,但是现在显然一切都不同了。

    “你真该死~!”谷天元冰冷道。

    听到这话,青傪子冷汗直冒,只能冒险猜测道:“大人~!是蚁族~!刚才盗走芥子花的一定是一只蚁族,但是是什么样的蚁族并不能确定,但是如果不是魔兽,而是妖兽,此人就一定是修为不浅的妖修,能在我面前逃走还能消失不见,那就更少,至少也是大成,而且预先布置了阵法,只有这样才能逃出我的掌控~!”

    “蚁族妖修?!”谷天元皱眉道。

    “是的大人,一定是这样,但是天下妖族众多,这一点,我就无法判断了,但是大人您一定知道。”青傪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奉承道。

    “蚁族,妖族的蚁族,修为有成的只有三人,一人在积魔海海草岛上,本体乃是五级妖兽黑甲水蚁,修为不过分神初期;一个是北冰原冰王洞那头冰蛟的手下,本体是六级妖兽血线冰蚁的分身后期修士,最后一个,早就不在修真界出现,曾经被钟离道宣打的肉身崩碎,只能修炼散妖的,此人的本体也是五级妖兽八爪鬼蚁,这三个全部都不可能,修为就不对,而且他们也根本不可能出现在此地,一个妖族怎么可能轻易混入我重华宗~!”谷天元没好气的吼道。

    “这个,有可能是甘愿成为某些宗门修士灵兽后,被带入的。”青傪子分析说道,语气虽然颤抖,但是已经比刚才好多了,毕竟谷天元似乎听进去了他的建议。

    事实上,谷天元也察觉出事一个蚁族妖兽进入到了这里,但是什么样的蚁族能破掉他谷家精心布置的仙元护甲阵,让谷天元也不敢断定,青傪子这么一说,谷天元心中不免疑惑,但是修真界已知道的几个蚁族修士,根本都无法做到在青傪子面前盗走芥子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