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九百三十二章 不死都难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有绝对的目的性,而且很清楚我们谷家有芥子花,更要清楚芥子花就在这几日成熟,而且,还要有准确的时机把握,挑选你不在,我又无法短时间赶回的空档,这么一个人,难道好找吗?你说能做到这些有谁?”谷天元冰冷的说道。

    “这个。。能做到这些的只有大人,天宝大人,还有。。还有我。”青傪子咬牙道。

    “不错,只要我们三人,才能做到如此把握,剩下的,就算躲在秘境不出来的那几个老不死的,也不知道这通凡林内的秘密~!你是我该怎么想~!?”谷天元恼怒道。

    “这个。。这个。。大人。。还有一些人可能知道~!”青傪子忽然灵光一闪的说道。

    “还有人?!”谷天元神色一变的说道。

    “有,当日芥子花临近成熟,忽然崩裂了仙元护甲阵,让其气息直达通凡林,被一个名叫孔侑的外门执法弟子巧遇,事发突然,为了及时修补阵法,遏制消息泄露,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将孔侑杀死,而是耽误了近半个时辰,封住了芥子花的气息后,才赶出去,将其灭杀~!”青傪子说道。

    “这个事情为什么不早点说~!”谷天元恼怒道。

    “大人,您正在治疗少爷,所以我私下将这事情告知了天宝大人,天宝大人知晓后,为了避免那半个时辰中有其他外泄,将孔侑所在的外门执法小队,全部诱骗到通凡林,统统抹杀了。但是毕竟有了消息泄露的可能,如果真是有准备的话,那么一定是在孔侑被杀之后,所以大人只要传令将孔侑被杀之后,进入重华宗宗门的修士核查一遍,便可知晓。”青傪子说道。

    “希望你这次的推断不会有错,如果本座找不回芥子花,那一定将你做成参汤~!”谷天元狰狞道。

    说罢,传送阵的声音想起,显然离开此地,开始去布置拦截之事。

    “哼~!谷天元你个小儿,想把本大人做成参汤?!我呸~!当年你爹都没这个本事,这许多年,难道真以为本大人为你看守芥子花?哼~!你这杂种去死吧~!”青傪子恶毒的诅咒道。说话间,灵力波动开始传出。

    这种灵力波动极为特殊,忽高忽低,犹如锉刀的感觉,而且随着这灵力波动的开始,青傪子不时会发出一丝丝痛苦的哀嚎。

    这些声音传到南流月耳中,顿时让南流月察觉出了不对,因为这种声音他似乎经历过,那就是当年处理体内噬灵符和长生树元神在其体内碰撞的时候,隐隐挺高的声音,那种痛苦的感觉还历历在目,那么青傪子在做什么,就再好猜不过了,青傪子很可能在拔除自己体内的禁制,而这个对于南流月来说简直就是送上门的机会。

    所以察觉不对后的南流月,悄无声息的便遁入到了原本培育芥子花的空间之内,进入之后,南流月才感到了自己的灵兽鳞甲霸皇蚁的可怕,原本的空间内,厚重的仙元护甲阵,可不是简单的被啃出一个洞,而是几乎将整个仙元护甲阵啃食干净了,而青傪子就在中间的位置上。

    此时一副诡异的景象,正展现在南流月棉签,青傪子此刻盘膝而坐,但是其双目内开始不停的涌出黑气,黑气中在其头顶凝结出一个个符文,符文越来越多,但凝结的却越来越慢。

    而南流月则看出,这些符文代表者的是禁锢和操纵,以及渐渐凝结而出的抹杀,三种符文被逼出体外,就是青傪子的想法。

    但是这些符文不但根深蒂固,而且每一个都和元神息息相关,切合其中,一个不好就是元神崩碎的结果,但是显然青傪子已经多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准备,其手段可以说是极为精彩,竟然可以不伤一点元神,就将这些根深蒂固的符文羁绊慢慢逼出,可谓精彩绝艳了。

    “看来生命悠久,可以长存天地间的草木妖秀,对于元神的领悟都有其独特的手法,沈天寿创出了九悟元功,这青傪子虽然不如他,但是这手法也绝对不容小视,看来灭掉此人的决定是对的。”南流月不禁暗暗想道。

    青傪子虽然和谷天元不是一心,但是现在整个通凡林的禁制很可能都控制在其手中,可算是南流月逃走的一个祸根,于公于私,南流月都必须将青傪子杀掉。

    碰上南流月,可以说,完全是青傪子的不幸,而在施展手段逼出禁制的青傪子遇到南流月,那简直就是酱肉送到口中一般,和送死无异。

    南流月只是看了看眼前的景象,简单思考了几个呼吸后,把抬手将仙器钟鼓塔招出,掷在半空,此刻青傪子元神外露,用钟鼓塔袭击,和用刀砍豆腐一般,轻而易举。

    咚~~!钟鼓塔鼓声震动,瞬间原本还在不停外出的黑气就开始了扭曲,而青傪子的脸上则是露出了极其痛苦的表情。

    不过这个痛苦的过程并不长,在南流月接二连三的催动下,咚咚咚~!的鼓声不断响起,几个呼吸,已经将青傪子的元神震散,可以说,从古到今,杀掉一个大成期修士,从未有南流月这么简单的。

    失去了元神之后,青烟冒起,但随机烟气消失不见,一个一尺长的青色人身出现在了地面之上,这就是青傪子的本体。

    “原来是九级妖兽级草木青王参,怪不得土遁之术也这么厉害,果然也是参族的妖修。”看着青傪子的本体,南流月点点头道。

    但是南流月却没有出手将青傪子的本体青王参收起,因为就在青傪子元神散落的时候,那本来被其逼出体外的符文,忽然如流水一般,再次全部回到青傪子的本体之内,也就是说,这些青傪子虽然死了,但是青傪子体内的禁制却没有消失,如果拿着青王参,那么很可能会被谷天元发觉,甚至跟着青傪子的本体追杀而来。

    所以南流月并没有收起青王参,而是选择快速离开,现在这密室附近的土层中,并不能确定是最安全的地方了,青傪子已死,那么谷天元很可能会知道,但是地下除了青傪子施展道法的气息,还有仙力波动,钟鼓塔的仙力波动,如果谷天元来的快些,难免会起疑,那么南流月在留在这里,未必会十分安全。

    所以简单思考后,南流月变急速向着自己在知客岛的大门赶去,当然还是选择的地下行走,已经知道了整个通凡林都有禁制,南流月不会傻到在通凡林上飞行,更何况,很可能会碰到回杀而来的谷天元。

    南流月的速度很快,而且在走到一般的时候,谷天元那强大的气息果然呼啸而过,让南流月暗自庆幸猜对了对手,而且既然谷天元过去,那么在某种程度上,南流月算是安全了,所以等出了通凡林的范围,南流月便将速度降低到了洞虚后期的程度,开始不紧不慢的向着大门飞去。

    既然煞乾的身份还有用,自然是不要引起最大的注意,慢慢离开来的更加合适。

    南流月正在慢慢逃走的时候,发一遍却迎来了一次考验,秦放并没有冒险跟着钟离道宣而去,而是看准了钟离道宣到离开的方向后,迅速向着蓝姑的衣冠冢方向飞去。

    那地方虽然在无尽沙海的边上,但是为了避免被人打扰,南流月布置了幻阵,阵法的波动可以骗过很多人,但是未必能骗过一心报仇的钟离衍娇,如果被其追踪到,祸及蓝姑的衣冠冢的话,那秦放就百身莫赎了,毕竟薛史的元婴残渣还散落在那衣冠冢前。

    为了确保安全,秦放必须回到兰姑的衣冠冢那里,将所有的痕迹消灭干净,甚至秦放都有为兰姑迁坟的想法了,毕竟只有在沉寂之林,沈天寿的地盘范围内,才可以算的上是真正的安全。

    只是秦放显然小看了钟离道宣,就在秦放飞离不久,钟离道宣就悄然出现在了秦放的身后不远的地方,不知道钟离道宣用什么手法,将自己的行踪潜藏的一点不漏,让匆忙飞行的秦放也无法察觉。

    不过一个悄然不知,另一个却极为震惊,因为钟离道宣显然也没想到秦放这个渡劫中期的修士的速度居然会这么快,比之一般的新晋大成都要快上不少,让他本来只是起疑的心思,开始重视起来,因为秦放展现出的实力已经让他有些警觉了,这些警觉和他想知道的事情本身无关,只是单纯的因为秦放本身展现出的实力。

    秦放和钟离道宣两人的速度都是极快,整个无尽沙海虽然范围极广,但是想要跨过这个范围,并不会花费太多的时间,可以说危机已经在秦放不知不觉间悄然降临。

    然而就在秦放飞行速度够快,快要到达兰姑衣冠冢附近的时候,天空中忽然闪过一道光芒,一道传讯灵符飞刀秦放上空。

    看到这个场景秦放一愣,随机把手一招,灵符便飞到秦放手中,继而龙神子的声音响起道:“一切小心,钟离道宣比你想象的还要狡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