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九百四十一章 死里逃生
    作为追杀者,钟离道宣的实力高过秦放太多,如果不是秦放肉身过于强大,让钟离道宣几次失算的话,秦放恐怕早就饮恨当场了,所以杀掉秦放在钟离道宣眼中,是必然的事情,但是就是这么一个手到擒来的事情,最后关头竟然又出问题了,这问题还很严重,严重到钟离道宣自己也不知道是否真的将秦放手刃当场。

    当然如果真的秦放真的死了,那消失也就消失,并不算什么,但是如果秦放没死,那么就真的麻烦了,不但秦放身后的势力沉寂之林会和重华宗闹翻,而且单是一个秦放,一个前途无量的秦放就足够腾化宗头疼的了,入股秦放不择手段的对付腾化宗,除非腾化宗始终保持一个大成期的高端执法队,那定然损失惨重。

    钟离道宣的担心当然是有道理的,在距离钟离道宣百里之外,忽然闪现一个骷髅戒指,戒指陡然化作红雾,红雾消散,肉身被洞穿的秦放忽然显现了出来,但是这次出现的秦放脸色虽然惨白,但是眼神坚定,显然秦放并没有被杀掉,而是真的逃离了。

    不过逃离的秦放也不敢胡乱洞,出来的瞬间,秦放便将自身直接沉入地下,同时闭气敛息,将自己完全隐藏了起来。

    其实真的算起来,秦放已经被杀了,但是秦放有件意想不到的仙器,鬼复生,不过秦放原本不想使用这件法器的,但是秦放也没想到钟离道宣手中居然有一件地级的仙器,秦放的肉身确实强大非常,至少在修真界没有几个人能弄伤他,但是仙器尤其是攻击为主的仙器,就有满烦了,而这个仙器的级别能达到地级仙器的话,那就更加危险了,而这一样一件仙器在顶级大成手里,尤其是仙力通化已经快要完成的大成手中,那么就是真正的危险了。

    所以秦放被杀一次并不冤,他和钟离道宣的实力差距,以及法器的差距太大了,大到了秦放肉身不能弥补的地步,所以依靠鬼复生逃过一劫的秦放,只能选择闭气敛息,收敛起一切,等候机会。

    而且鬼复生的使用副作用似乎比秦放想象的要大,就算秦放也感到阵阵头晕,选择躲避才是最好的选择,而且危机并没有完全结束,一旦钟离道宣再次察觉他的位置,那秦放或许会真的就此死去,而钟离道宣显然不是轻易放弃的人。

    秦放正在闭气联系慢慢恢复的时候,南流月一边也做出了决定,他要动手对付英络婳,但不是杀死英络婳,而是要将英络婳击退,只有这样,才是最完美的解决方法。

    被击退的英络婳不会再追赶秦放,而且有这么一层关系,于公于私英络婳应该不会在怀疑他,毕竟,于私如果被一个渡劫中期的修士击败,英络婳的面子未必挂得住,说出去的可能性不大,而于公来说的话,秦放扮演的修士可是洞虚后期,秦放展现出渡劫后期的修为,再加上变化的脸孔和装扮,英络婳应该不会认为他是那个逃遁的煞乾,所以做好的办法就是和英络婳动手,但是却只能让她只伤不死。

    相通一切的南流月抬腿迈入阵法之中,午火真龙阵内,作为阵法控制者的南流月,可以最大程度的借势,借用阵法的威力压制英络婳,从而更从容的战胜英络婳。

    进入到午火真龙阵内,南流月把手一挥,本来一直撕咬英络婳的骨球护笼的独角厌龙骤然飞回,围绕着南流月盘旋飞舞。

    而另一边英络婳也终于有了喘息的时间,把骨球护笼一招,重新正面面对南流月。

    “英道友,我这阵法如何?”南流月双手倒背,从容不迫的看向英络婳道,这个时候南流月越平静,就会让英络婳越疑惑,也就更有利于南流月击伤英络婳。

    “你到底是谁~!”英络婳冷声道。

    “看来英络婳道友终于看清楚了,我并不是你想找的人吧?”南流月说道,神态极为从容,但是配合上那不断绕体飞舞的独角厌龙的话,此刻南流月有一种说不出的霸气。

    “的确不是,但为何本座的千化鬼身法会将你的消息传递给本座?道法可不会说谎,那煞乾定然和你有不小的关系。”英络婳冰冷的数道。

    “煞乾?”南流月故意沉吟道,半天后才向英络婳摇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此人的名字我根本没有听过,而且此人也和我无关。”

    “那么真的要打一场了?”英络婳说道。

    “道友真要如此吗?在我的阵法里,任你有多少手段,也绝不是我的对手~!”南流月故意冷笑道。

    “哈哈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你不过一个渡劫中期的修士而已,蝼蚁般的存在,就算你偶阵法相助,难道你就真有能力和本座这样的大成对抗了?!真是痴人说梦~!”英络婳哈哈笑道,毕竟任谁看来,一个渡劫后期的修士在大成期修士面前,确实只有死路一条。

    “那你就试试吧~!”南流月叹息一声,把手一挥,海岛巨斧瞬间出现在其手中,瞬间强大至极的罡风灵力急转,无数旋风猛然出现在南流月手握的巨斧之后,巨大的风力依然鼓动着南流月向前疾飞,而南流月则是顺势将巨大海岛巨斧,以全身的力量,爆发出极大冲击之力,向着英络婳笔直的砍去。

    这一击可以说是南流月力量的大成,不但有肉身的力量,还有罡风化作的飓风鼓动,再加上海岛巨斧本身的重量,可以说这一击不但又快又急,而且威势十足,只看威势,就可知道,计算是大成期修士也绝对不敢应当的。

    果然,感到来势凶猛的英络婳脸色微微一变,连忙把手一挥,一件长有九张面孔的怪异盾牌忽然出现在其面前,将英络婳的整个身躯挡在其后。

    这盾牌上的九张面孔,忽然齐齐吟唱,防御型极强的咒法忽然闪动在盾牌之上,显然这个盾牌也是用怪异手法炼制,居然可以自动加持临时的防御,让本就坚固的防御更上一城楼。

    但是南流月的海岛巨斧可不是这么好挡的,巨斧本身的重量,再加上南流月肉身强大无比的力量,就是顶级大成也要小心应付,更不要说英络婳了,所以这一斧子下去,只听到钪的一声巨响,怪异盾牌就连同躲在其后的英络婳一起被打飞了出去,虽然这不可能真的伤到英络婳,但是却可以让她足够震惊。

    果然,下一刻,飞出去的英络婳跳转一下,便化去了南流月的重击,但是就算没有受伤,英络婳却首次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因为刚才她的盾牌之上出现了一道明显的印痕,巨斧斩击的印痕,这印痕已经将盾牌上的三张面孔斩成两半,虽然没有一击而破,但是这盾牌的防御威力绝对下降不少,如果子再来一次的话,英络婳也没有把握是否可以挡下南流月那巨斧一击。

    “你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居然连我的九哭盾也能斩开~!”英络婳恨声道,九哭盾的防御威力极大,是足以挡住大成期修士的攻击的宝物,如今却被一个渡劫中期的修士斩坏,确实让英络婳极为恼怒。

    听到这话,南流月说道:“确实有些麻烦,那咒法加持上又软又滑,难以砍断,否则这一下足以砍断你这所谓的九哭盾了,怎么样,还要打吗?”

    如果能不战而屈人之兵那就更好了,所以南流月语气虽然傲慢,却给英络婳留了后路。

    “哈哈哈哈,只不过斩开了区区一个九哭盾而已,就这个就能吓住本座,难道你真以为你这渡劫修为不同凡响吗?”英络婳冷笑道,说罢,再次挥手,一个莲花状的法器扔出。

    这法器通体漆黑,一出现,莲花心处九个空洞就开始喷发出浓郁的黑气,而且这黑气凝儿不散,九股黑气,有的化作刀刃,有的化作绳索,有的化作针刺,有的化作猛兽,竟然瞬间化作九中不同的东西,向着南流月狰狞而来。

    “好手段,但是你忘了这死在我的阵法中了~!”南流月嘲笑一声,围绕其身的独角厌龙猛然飞出,向着九股黑气迎去。

    巨大的独角厌龙全身火气缭绕,猛然爆发出滔天气势,硕大的巨口,狰狞的向黑气咬去,一口就吞下了这九股黑气。

    “呵呵,本座这黑心莲可不是这么好吞的~!”看到这个场景,英络婳不怒反笑道。

    果然,下一刻,火红的独角厌龙忽然全身发黑,继而轰然坠落,没有一丝征兆,更没有一丝挣扎,而坠落之后,黑气再次传出,继续凝成九种五品野兽,向着南流月冲去。

    如此情景让南流月一惊,心中不禁暗探,大成期修士,尤其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大成期修士,每一个都不是这么好对付的。

    心经之下,南流月食指点动,一条心的独角厌龙出现,再次迎向英络婳,而南流月自己则是忽然闪身,瞬间消失在阵法的漫天火焰之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