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九百六十八章 和亲勾当
    知道自己所处位置的南流月,飞行的速度不算快,为了将气息全部收起,南流月的速度有意的放缓了速度,当然这个速度放缓是相对的,对于很多修士来说,这速度依旧是迅疾无比的。

    一路行来,还算顺利,因为白蜡湖果然和传说的一样,湖面上下都是一片死寂,根本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湖面上虽然寒风凌冽,反倒比湖面之下多了一份生气一般,至少还有呼啸的风声。一般的修士在这里行走,就算意志坚定,也难免会发疯,心性不够的,就算骤然发狂也不是不可能的,这也从侧面说明,为什么白蜡湖范围的很多修士都很疯狂和偏执,相比之下,好勇斗狠黄道罗真的是在正常不过的修士了。

    不过在这里对于南流月来说并不算什么,南流月可是在坠龙大陆上走过一朝的,坠龙大陆那里可是有太多地方都是一片死寂了,那些地方比之白蜡湖的环境和生存条件更要恶劣,至少单单灵气的差别,就可以吊打白蜡湖。

    南流月的飞行和周围的环境一样死寂,在这种状态下,南流月已经悄无声息的飞行了三天的时间了,不过就在南流月认为一切都会平静渡过的时候,他飞行的正前方忽然传来了强烈的灵力波动,是争斗的灵力波动。

    本来浙西对于南流月来说也不算什么,最多南流月避过或者短暂绕开就好了,但是当灵力波动被其感知,以及逐渐传来的气息被其嗅到之后,南流月的脸色却有些微变,因为这气味和灵力的波动,南流月见过,正是当年在积魔海遇到过的白冰原妖修,真是本体是八级妖兽冰脊龟的妖修冰祭。

    此妖可算是老牌妖修,虽然远比不上沈天寿纯在的那么久远,但也是老而成精的修士,一直在白冰原修炼,虽没做过什么大事,但确实有些年头了,本来是一直不问世事,一心潜修,但是不知道什么愿意,却跟随了秦放和南流月的死敌之一的风缠,并加入了风缠在白冰原建立势力修道盟。

    察觉是冰祭,南流月不禁微微一愣,短暂的思索后,南流月还是决定先摸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冰祭和风缠的关系不一般,很有可能是最早追随风缠的一波修士之一,如果能从冰祭这条途径上,追查到风缠身上,那就完美了,孟家一族的血案必须被了解,风缠必须死。

    打定主意的南流月很快便来到了争斗的现场,不过只能选择远远的避开,现在南流月所处的位置是白蜡湖,湖水并不是土层,在这里土遁之术根本无法施展,南流月只能凭借简单的幻术将自己隐藏,这种隐藏手段并不算高明,只要争斗的双方稍加注意就可能暴露,所以南流月并没有靠近查看。

    当然南流月的敛息术还是非常厉害的,相信争斗的双方也察觉不到。

    但当南流月认真查看双方的时候,却大吃一惊,争斗的双方南流月居然都认识,其中一方自然是南流月感知到的属于风缠一方的冰祭,而另一方南流月居然也认识,居然是当年在积魔海见过的蓝仙儿。

    此时蓝仙儿的修为并不算高,最多不过分神初期,但是其手下两人,一个渡劫中期的瘦高修士,和一个渡劫初期的矮壮修士,却将冰祭逼的连连后退。

    这两人中,瘦高修士双眼通红,身材足有一丈开外,但是出奇的是手臂异常宽厚,每次出手都有极强的黑风伴随,攻击也异常迅速,一看就是风属性的妖兽化形。

    另一个矮壮修士,和瘦高修士恰恰相反,五短身材,模样到是不错,但是出手却极为狠辣,且有一股绿气萦绕,竟然是木属性的妖修化形,这在白冰原的妖修中就极为稀少了。

    这两人显然配合已久,攻防有序,虽然两人的修为都不如冰祭这多年老乌龟,但是配合之下,冰祭也有些相形见绌,支不开台面。

    不过当南流月细心看了一会后,便知道,这冰祭似乎有所顾忌,所以出手每每留下足够的防御手段,才会在极短的时间内便陷入苦斗。

    “老乌龟,回去告诉那个风缠~!在敢窥虚本姑娘,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蓝仙儿的声音想起道。

    “少洞主,两家的婚事可是冰蛟王大人首肯的,不管老夫的事情啊,老夫只是按例前来送聘礼罢了。”冰祭口中苦笑着说道。

    “滚~!舅舅不可能答应此事的,这其中定然有蹊跷,本姑娘刚刚回来,等我问清缘由在去灭了你修道盟~!”蓝仙儿恼怒道。

    “冰蛟王大人已经答应了,少洞主再去问也是多余的。”冰祭摇头道。

    “滚,你还是乖乖给我死吧~!”蓝仙儿恼怒道。

    两人短暂的几句话,却让暗中偷听的南流月一惊,风缠竟然打起来蓝仙儿的注意,这可是要和冰蛟王勾结起来,而且从冰祭的口中可以知道,冰蛟王凌霸天已经同意了,这显然不是空穴来风,一旦这个同盟结成,不但秦放和南流月报酬更加困难,就是同在白冰原上的白猿谷也为受到不小的威胁。毕竟同为白冰原三大势力,白猿谷在强大也不可能同时对付妖王洞和修道盟。

    “冰蛟王大人的旨意,少洞主恐怕不能违背,而且现在令师。。那么少洞主恐怕更没有拒绝的可能了。”冰祭故意说道,言语间的意思显然指明,蓝仙儿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以依靠的地方,只有嫁给风缠一途。

    “是吗,我师父受伤,你这老乌龟就敢欺负我?!哼~!墨风、涂安木你们两人给我弄死这老乌龟,本姑娘今晚就要和王八汤~!”蓝仙儿叫嚣道。

    “是~!”“是~!”

    瘦高和矮壮两个修士齐声用到,手上的攻击手段也越发的凌厉起来,就算是冰祭比两人修为略高,也不敢再有保留,开始运转冰气,迅速将自己保护起来。

    不过就在冰祭将自己保护起来的时候,异变再起。

    “呵呵呵。。这就够保护你自己的吗?老王八?!哼~!诅咒本宫可是要死的~!”一个娇媚的声音忽然在冰祭脑后想起道。

    此话一出,冰祭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不单单因为这声音传来的方位极为诡异,他冰祭根本察觉不到,更重要的是,冰祭听出了这声音的源头,九火妖王胡妃萱。

    “师父~!”听到这个声音,蓝仙儿惊喜道。

    下一刻,漫天红云出现,而冰祭则感觉后颈一热,一道血箭向外直奔红云飞去。

    血箭飞的又快又多,冰祭的身躯在肉眼可见的苍白。

    如此动作,自然吓的冰祭顾不得其他,猛然冒出白气,将身躯遮挡住,下一刻,一个巨大的冰脊龟出现,直接将身躯没入白蜡湖之中,竟然想借助白蜡湖的特殊属性遁走。

    而漫天红云中传出一声饱嗝,继而胡妃萱的声音再次传出道:“想走~!你走的了吗?!”

    下一刻白蜡湖忽然犹如沸腾,本来结实的湖面,忽然全部化作清水一般,甚至隐隐冒出热气,方圆百里,瞬间化作汪洋,强大的红云直接将冰脊龟的身形轰了出来,开始向着冰脊龟吞咽而去,这一下压实,冰祭定然会成为火云内修士的牙祭。

    不过就在红云压来的时候,冰祭的脚下忽然传出无数一线藤,直接将冰祭困住,下一刻,猛然向白蜡湖深处拽去,呼吸间便消失在了红云中妖修面前。

    “嗯?!”红云中传来了一声疑惑,随机巨大的灵识传出,但是却一无所获。

    “这老乌龟还真有些手段,这种情况居然还能从本宫手中逃了。”娇媚的声音微怒道。

    “师父,是你吗师父~!徒儿好想你~!”蓝仙儿的声音忽然传来,听的红云中的声音一顿。

    “徒儿,好久不见~!”娇媚的声音叹息道。

    下一刻红云散尽,九火妖王胡妃萱的样子显现了出来,不顾此时,胡妃萱给人的感觉却十分奇怪,明明就站在眼前,但是却让人总感觉眼前的修士并不真实。

    “师父~!”蓝仙儿泪眼婆娑的喊道。

    “徒儿,为师要走了,百年内恐怕都不能和你相见,这幅身躯是为师幻化而出的,并不能长久,你好生等待吧。”胡妃萱叹息道。

    话音落下,红云散尽,胡妃萱也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如此场景顿时让蓝仙儿有些不知所措。

    半晌之后,蓝仙儿才恶狠狠的向着高瘦和矮壮两个修士吩咐道:“今天的事情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能告诉,包括我舅舅,明白吗~!”

    “属下明白~!”瘦高修士和矮壮修士连忙应答道,眼前的这姑奶奶的心情可不是一般的不好,一旦惹毛了此女,就算两人修为已经渡劫,恐怕也得不到好果子吃。

    这一边蓝仙儿转身带着手下离开,另一边一身惨状的冰祭却被一线藤拖行了至少百里,才堪堪停下。

    这百里拖行,看似简单,但是其中的滋味只有冰祭自己知道,而且虽然看似救了自己,但是对方的目标显然不简单,所以冰祭被拖行百里之后,并没有做出太多反应,而是等着救他的人露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