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九百六十九章 风缠所在
    不过让冰祭难以相信的是,随后而来的并不是什么所谓的救人之人的热情招待,而是身上的一线藤忽然化作织针一般,直接上下翻飞,将冰祭封锁在了一片一线藤中。

    南流月施展手段,救下冰祭,可不是为了真的救他,而是要在冰祭口中知道风缠的消息,否则南流月就算疯了也不可能救治风缠的人,更何况是在九火妖王胡妃萱的眼皮底子救人,这么危险的事,自然要从冰祭口中知道想要的消息。

    一线藤将冰祭完全锁住之后,南流月才显身出来,冰冷的看向这一头巨大的冰脊龟。

    “你。。你到底是何人?为什么要这么对付老夫?”冰祭脸色难看的问道,显然冰祭也没想到自己刚出狼窝又入虎口,而且冰祭是在想不出他自己到底什么时候这么受人注意了。

    “本座妖王洞护法木月,你这蠢货差点坏了我家大人的大事~!自然该杀~!”南流月装作脸色的狰狞的说道,此时南流月的表情配上恶毒狂那张丑陋狰狞的如意鬼面,显得极为可怕。

    “你是冰蛟王大人的人,老夫为何没有见过你~!?”冰祭神色凝重的问道。

    “我妖王洞的事情,岂会让你知道?”南流月故意不屑的说道。

    此话一出,冰祭露出思索的神情,但是很快便恢复正常。

    “既然你是冰蛟王大人的人,那你我是自己人了,为什么要这么对老夫?”冰祭神色诡异的说道。

    “谁叫你自作主张将我们交易的内容告知蓝仙儿,此女提前知道了事情的关键,只会给我家大人带来无尽的麻烦~!难道风缠就教你这么办事的吗~!”南流月故意恼怒的说道。

    “呵呵,原来道友恼怒的是这个事情,这个老夫倒真的是无意的,还以为冰蛟王大人已经将事情的始末全部告知了贵少主了,没想到居然是一场误会。”冰祭面色不变的说道。

    这一番话骗别人也就罢了,怎么可能骗的了一直在旁观的南流月,闲着冰蛟王凌霸天和风缠之间达成了一些协议,协议关键的一环就是冰蛟王凌霸天将蓝仙儿嫁给风缠,只是蓝仙儿显然不知道,也不愿意,而风缠则是故意让冰祭向蓝仙儿透露了这个事情。

    不过现在南流月还没法猜透风缠的心思,毕竟妖王洞和修道盟真的联合的话,对于风缠也是十分有利的,这么故意破坏,根本不符合修道盟的利益才对,除非这件事情有着远超双方结盟的利益,否则风缠不该做出这么不智的事情。

    “合则两利,希望风缠明白,否则,一个区区的修道盟,真的惹恼了我家大人,就算风缠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南流月冷笑着说道。

    “呵呵,道友有些话说的太大了,冰蛟王确实强大,但是我家风缠盟主也未必弱于他,你只看到的只是表面而已,不错,风缠盟主目前的修为时远远不如冰蛟王大人,但冰蛟王敢动我家大人吗?就算我家盟主站在冰蛟王面前送给他杀,他也未必敢杀,哈哈哈。”冰冷祭笑道。

    “你说什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单凭你刚才那句话,本座就该灭了你~!”南流月故意恼怒的说道。

    “哈哈哈,你现在确实能杀了老夫,但是不要说风缠盟主,就是贵上冰蛟王大人,也会让你给老夫偿命的,你信不信?哈哈哈。”冰祭狂笑道。

    听到这话,南流月忽然猛然一拳击出,向着冰祭的面孔打去,呼吸间就要将冰祭一拳打穿。

    但是冰祭全冰冷的看着南流月,而南流月也很配合的在冰祭面前忽然停住。

    “怎么?道友不杀了?!”冰祭讥讽的反问道。

    “现在杀了你会坏了我家大人的事情,否则你以为本座不敢少你~!”南流月故意恼怒的说道。

    “哈哈哈哈,既然不敢杀,那几速速将这藤蔓解开吧,老夫还有要事在身,不能在此多留~!”冰祭说道。

    “放你?你想多了~!老乌龟,本座可以告诉你,杀你是必然的,只是不是现在,只要本座困你几天,然后再制造一些你在其他地方出现的假象,然后再杀你,不迟吧~!”南流月反唇相讥道。

    “什么~!你~!你真敢破坏我们两宗的结盟~!”冰祭一惊道。

    “是你们出阴招在先~!”南流月冷笑道。

    “哼~!贼喊捉贼~!冰蛟王要是真有心将蓝仙儿嫁给我家盟主,怎么会不告诉他,凌霸天这么做只是为了拖延时间,想从我家大人手里拿到好处罢了,实话告诉你,我家大人的好处可不是这么好拿的。”冰祭冷笑道。

    听到这话,南流月不仅心中一动,猛然间响起死幽雷域的事情,笑着说道:“笑话,拿一些不紧不要的东西还敢蒙骗我家大人?罢了,看在你行将就木的份上,本座就让你死的明白,死幽雷域这种地方,岂是风缠这小儿能知道的?拿这些来糊弄我家大人?真是蠢货~!要不是我家大人对于风缠手中的东西有些兴趣,早就弄死这蠢货了,至于死幽雷域的秘密,我家大人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懂吗~!”

    果然,此话一出,冰祭顿时脸色大变,毕竟如果对方真的不在乎死幽雷域的秘密的话,那么杀掉他冰祭也就不是威胁,而是真的可以去做了。

    “呵呵,知道怕了?晚了~!老老实实等着结亲不好吗?不知足的乱动手,只会赔上你这蠢货而已~!”南流月冷笑道。

    “你~!你~!哼~!实话告诉你。。。你在激老夫?!”恼怒的冰祭本想说出什么,忽然警惕的说道。

    同时冰祭看向周围,高声道:“冰蛟王,出来吧~!你这苦肉计对老夫没用~!”

    这冰祭竟然认为南流月的一切手段是出自冰蛟王凌霸天的授意。

    只是话音未落,其脖子忽然被卡主,继而被捏的卡卡作响,而南流月则是面目狰狞的说道:“凌霸天会在这里?!你还真是蠢货~!”

    说罢,把手一挥,将冰祭沉重的龟躯,直接扔在了地上,发出巨大的轰鸣之声,但是这一摔,却让冰祭顾不得疼痛,心中惊喜起来。

    “原来你是为了自己?呵呵,木月道友,这就更好办了,凌霸天确实不够资格和我家大人背后的势力抗衡,如果不是有些事情需要借助冰蛟王的力量,我家大人根本不屑于与冰蛟王商量,更不屑于出此下策~!但是如果你可以帮助我们修道盟,那么老夫可以保证,道友得到的报仇,肯定远超你的想想。”冰祭自以为得计的说道。

    刚才南流月故意出口说出凌霸天三个字,为的就是要冰祭察觉他的不臣之心,或者说为的就是故意让冰祭抓住一丝漏洞,以引出南流月真正的目的:查出风缠的位置所在。

    现在很显然,鱼儿咬钩了。

    “哈哈哈,一个渡劫都不到的修士能给本座带来什么?!”南流月故意摇头道。

    “道友想去死幽雷域吧?虽然这个消息现在只在大成期修士中流转,但是以道友的地位,应该不难知道死幽雷域中出现了了不起的东西,不过道友没有把握得到这些东西,对吗?”冰祭循循善诱的说道。

    “你知道本座要什么?”南流月冷笑道。

    “当然,仙器、仙药、还有渡仙劫的方法~!”冰祭神情一凝道。

    “什么~!你说渡仙劫的方法~!”南流月惊诧道。

    “呵呵,当然是渡仙劫的方法,否则你以为老夫以渡劫后期的修为,为何会死心塌地的辅助风缠盟主?”冰祭笑道。

    “风缠有仙器、仙药、还有渡仙劫的方法~?!”南流月故意脸露贪婪的说道。

    果然,这么一来冰祭的戒心大降,向着南流月说道:“木月道友,你不知道老夫在风缠盟主那里看到了什么,当然老夫也不能说,但是老夫可以保证,如果你肯投奔我们,得到的报仇绝对比你在妖王洞得到的多得多,而且每一样都是你想要的~!”

    “风缠在哪?我要见他~!”南流月忽然说道。

    “告诉你你却去不了。”冰祭冷笑道。

    “这白冰原还有本座去不了的地方?就是孙岳的白猿谷,本座也能走上一趟~!那潜藏的刺客组织本座也能深入其中,还有什么是本座不能去的~!”南流月故意冷笑道。

    听到南流月提起刺客组织,冰祭点点头,终于相信了南流月的说法,他确实是妖王洞的护法,否则不可能知道刺客组织,不是在白冰原生存多年,是不可能知道白冰原上有刺客组织的宗门的。

    “告诉你也没什么,不过你真的去不了,因为风缠盟主此刻身在死幽雷域~!”冰祭忽然一字一句的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风缠在死幽雷域,这。。这怎么可能~!”南流月不能相信的说道,这一次,南流月是真的被震惊到了,死幽雷域可是绝地,风缠一个不到渡劫的修士,怎么可能在死幽雷域之中。

    这种等级修士,不要说进入死幽雷域了,只要靠近死幽雷域,恐怕就会顷刻间化作齑粉,毫无生存的可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