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司徒律在最近的几个月里表现良好,渐渐的也开始适应了高强度的训练,正因为现在司徒律知道自己的处境,所以才不得不加紧努力的提高自己。

    这是一片充满着魔法和科技的世界,各种各样神奇的事物自己都还没来的去看两眼,总不能上了战场就死了吧。

    “诺克萨斯的军队双线作战,一边入侵艾欧尼亚,一边在和我们开战,真佩服他们有这本事。”威尔砸了砸嘴,好不容易得到了晚上休息,威尔这家伙就睡不着觉了。

    “别想了,诺克萨斯怎么打也不会打到我们这儿来,但是.....”

    司徒律翻了个身,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

    “国家开始征兵,就证明前线也开始吃紧。估计在等不久,我们就要上战场了。”

    “那多好啊,建功立业,我还想去无畏先锋军团呢~那里才是我们德玛西亚最最厉害的军队啊。”威尔满是兴奋的说道、

    这孩子,怎么就不懂得战争的残酷呢?

    虽说司徒律穿越之前也没经受过什么战争的洗礼,可万一上了战场,不小心领盒饭了,那该怎么办?

    虽然身子骨一天天硬朗了起来,但是到现在自己还是一个战斗力不过十的渣渣啊。

    “听说你的战斗力提升了?”司徒律说道。

    “是啊,已经到十了,如果再给我一段时间的话,大概很快就能上三十,那样就能去前线作战了呢。你也得快点儿啊,万一达不成目标,会受到很严重的惩罚的。。”威尔翻过身来,看着那边的司徒律。

    “我知道啊。”

    测算战斗力,以各种指标作为水平线,现在司徒律的战斗力刚刚才到达四,也就是说现在自己已经被拉开非常大一节了。

    因为同时期来的新兵大多数都已经超过了十的战斗力,而司徒律现在完完全全的成了吊车尾。

    司徒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弱,或许自己本身就不适合战斗吧。

    “要是达不成,说不定还不用去战场了,在后方给你们养马也挺好的。”司徒律叹口气。

    三个月,现在已经过去两个月了。

    一般来说新兵的训练三个月之内战斗力没超过十的人,都会受到惩罚,具体是什么惩罚,司徒律不清楚。但是挺教官还有些老兵的意思,好像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

    “你这人啊,明明自己根本就不适合战斗的,还那么拼命的训练....这可不是打击你啊。”威尔感慨了一句,但是又怕司徒律多想,所以连忙补了一句。

    “我知道。”

    司徒律的身体微微发颤。

    高强度的训练已经让自己的身体有了很多的损伤,包括前几天从十米的高墙上摔下来,左手还被摔得骨折.....

    唉。。

    第二天。

    “各位朝气蓬勃的士兵们,今天作为你们的“成人礼”,我们会根据你们这两天的表现把你们分配到各个地方,希望大家认真的对待这一次考核,这将是决定你们人生的一刻。”教官一如既往的站在高台,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们。

    没人敢说话,但是对于今天的考核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

    “我们将把你们分成几个小队,最后能拿到任务物品的小队回到这里来。”教官说着。

    “是!”

    大家齐齐回应,声势浩大。

    很快在教官的分配下,各自组成了十人小队,大家重新站好,威尔和司徒律分开了。

    “出发!”

    “是!”

    背着行军包,大家齐齐跑向山脉之中。

    而这时,教官回到了军营之中,来到了一个房间里面。

    “哟,布里奇。”教官笑了笑,看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穿着军装,很随意的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屏幕,这好像是用一种魔法呈现的显示屏,上面有各个小队的情况。

    “你好。怎么样,这一届的新兵有没有合适的?”布里奇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

    “都不怎么样。”教官坐在一边,拿着板夹开始记录各个小队发生的情况。

    “是吗。”

    “嗯。说起来这件事跟上面说过了吗?”

    “已经批准了,不过你确定要放几只东西在里面?”

    “反正又不是我说的。”

    “很过分诶,好歹,那些孩子可没见过真的血啊。”

    两个人阴沉沉的笑着。

    。。。

    “所以说只要找到任务物品,带回去,就可以了吧?”

    “嗯。”

    “可是再怎么看,除开一份地图以外,根本没有其他的指引这些好吧。”

    司徒律默默的跟在队伍的后方,没有多说什么。。

    “真累人啊,该咋找啊?”

    几个人围在一起看着地图,司徒律没有打算上前的意思,注视着周围希望不要用什么意外情况才好,毕竟要是真发生什么危险,逃命要紧。

    他们走的有点儿快,司徒律努力的跟在他们的后面。

    “洛伊、小新。”

    “什么事儿保德?”

    “嗯。”

    保德努了努嘴,斜着眼看着后面东张西望的司徒律。

    “哦....”

    三个人意味深长的一笑,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别看了,这山我们都跑了几百次了能有啥危险的?”边上一个人走过来,拍了一下司徒律。

    “哦。”司徒律点点头。

    这人叹了口气,拍着司徒律的肩膀:“你有时间看看风景,不如想想怎么找到任务物品才好。”

    “是啊。”

    又一个人走过来。

    “反正你肯定也找不到,不如帮我们一个忙,我们负责找出任务物品,你稍微帮我们轻松一下。”

    又一个人走过来。

    三个人围着司徒律,司徒律看了看他们,右手捂着自己的左手:

    “如果....我以帮得上忙的话....”

    “那就帮我们背一下行军包,这玩意儿还挺沉的。。”

    “谢谢啊。”

    “帮大忙了啊。”

    三个人把行军包放下来,扔到了司徒律的脚边,然后三个人笑着走过去和大部队会和。

    啧。

    司徒律扯了扯边上一根树枝,挑起四个包慢慢的跟在队伍的后面,也没说什么。

    很简单嘛,那三个人肯定认识,然后看自己好欺负呗,很正常的事情。

    虽然有点儿生气的说,但是这样一来摆好自己的位置,如果到时候真的发生什么意外的话,跑路也不是不可能的啦。。

    “玛德,再怎么想也很恼火啊!”司徒律咬咬牙,跟在队伍后面眯着眼看着那三个人。

    他们有说有笑的,似乎根本没有把这一场考核当做什么重点。

    也就是自己没啥本事,所以不能生气,再怎么样也不能生气。

    那种情况下,估计自己只要说个不字,那些人肯定会过来压自己一手,嘴硬的话说不定还会被打一顿。

    跟在大部队后面爬山,身上还挑着四个行军包,司徒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左边肩膀已经颤抖的不行了。

    司徒律换了一下肩膀继续挑着,虽然知道这次考核很重要,但是司徒律没想过自己能有本事找到那什么任务物品,对自己来说如果这个队伍里有聪明人能很快找到那东西离开这里,那就再好不过了。

    “说起来,明明是跑了两个月的山脉,为什么还要给一份地图呢?”司徒律没看到过地图,地图在他们手上,所以也不知道为什么。

    虽然之前一直没有进过这山里来,但是在外面围着山跑了差不多两个月了,总归是有点儿熟悉的。。

    四下寂静的山脉之中没有人烟的存在,或者说这个军队本来就在深山老林之中训练,所有周围基本没有人烟。但是这里应该也不会有什么猛兽之类的。

    应该....吧。

    “吼!!!”

    一声巨吼,响彻整个山脉!

    林间的鸟儿彻底的被惊吓飞走,黑压压的一片掠过司徒律的头顶朝着山脉外逃离而去。

    “什么声音?”

    “好像是从那边传来的!”

    队伍里有个人指了个方向,大家好像很有兴趣想要过去看两眼儿的意思。

    别去啊....

    刚说没什么意外情况就来了,肯定不是啥好事儿啊....

    “喂,跟上啊。”保德喊了一声。

    “嗯。”司徒律只能点头答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