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瓦罗兰大陆探险指南 > 第3章 悄无声息的杀戮
    “我发现你这人一点都不合群啊。”

    “额....”

    保德走过来和司徒律走在一起,抱着头看着天空。

    我合不合群跟你没多大关系吧?

    “要知道我们今后可都是战友了啊,互相扶持才是最好的。”保德点点头,说道。

    “。。。”

    “你说话啊。”

    “哦,对的。互相扶持互相扶持。”司徒律赶紧接了这个人的话茬。

    “啧。唉~你这人太没意思了啊。”保德叹口气,自顾自的又走回了大部队中。

    司徒律赔笑,看着他回去之后,立马冷下了脸。

    不可否认这家伙说的话很正确,只不过自己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要不是被亲戚逼得来参军,司徒律绝对会选择一种比较养老的方式在这个世界活着....

    吵吵闹闹的大家朝着吼声的方向走去,众人有说有笑的。

    “要是遇到狮子老虎之类,你说我们能打赢吗?”

    “找个棍子来!”

    “这么多人吓都吓跑它们了。”

    “万一是狼群怎么办?”

    “你没听过狼吼啊?”

    众人有说有笑,以为是什么野兽在吼,要是遇到了说不定年轻气盛的还想跟它们干一架。

    只不过这天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阴沉了起来,像是要下雨了。

    很快,大部队走到前面停了下来,司徒律跟着过去,瞳孔微缩,眼睛瞪大大的!

    “呕!!!”

    骨头连着血肉翻出了白花花的血丝,被吃空的人类胸腔以及折断的四肢随处可见。血液洒在地上,树上或者是草丛里,上面还有一些大的不像话的脚印.....血肉还冒着一丝丝热气,那些破烂的布条大致还能看出来,是他们的军服。

    怪物!

    司徒律捂着自己的嘴,扛着的行军包一下子掉了下来,扶着一棵树在一边干呕。

    司徒律脸色发青,努力的想把看见的东西从自己脑海中除去,但是越这么想,脑海里全是那片血肉尸骨的模样!

    “这....这山里有怪物?!”

    “完了完了,这怪物该不会还在附近吧?!”

    立刻,小对人就乱了起来,相比之下司徒律还在一边干呕着,看起来更不像话!

    “大家安静点儿,说不定也不是什么怪物,可能是某种猛兽之类的,大家最好别慌,万一怪物重新出现,我们这么多人好歹还能抵抗一下!”队伍里有个人说话,大家看着他,稍微都安静了一些。

    司徒律还是扶着树在一边干呕,脸色铁青。

    “那现在怎么办?这死的人肯定其他小队的....”

    “回去吧,跟教官报告这件事,让他尽快停止这次考核!大家都训练了这么久。”

    “是大飞他们!”

    一个人见到了一个袖章,擦了擦血迹看清楚了上面的名字。

    “大飞?!”

    “大飞....也死了吗?!”

    大飞是新兵中比较有名的人,格斗术非常强,基本上新兵之中没有人可以打赢她的。就算是教官他都能过两招.....

    但是他死了,变成了这堆尸骨中的一员。。

    “完了完了,赶快回去跟教官报告一下吧。”

    “嗯,我们快走吧。”

    大家急急忙忙的往后走,司徒律也稍微好了点儿闭着眼挑起胆子,转身就走。

    司徒律的后背凉飕飕的,基本上已经被冷汗吓湿了,一大片水渍。而且现在脸色虽然好了点儿,但还是一点铁青,看不到一丝红润。

    死人了.....

    司徒律早就知道自己会看到这一幕,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啊....还以为会上了战场才看到这一幕的啊....

    这么想着,司徒律捂着自己的嘴,又开始干呕了起来。

    “你能不能有点儿用啊?别看到那种事就只知道呕吐啊。”保德走过来,脸色虽然不好,但比起司徒律可是好了太多太多了。

    只能说司徒律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两个人生都开始动摇了吧.....

    “嗯。”司徒律铁青着脸,稍稍冷静了一下。

    说起来自己还以为自己能承受得了这种场面,但是....果然自己很弱很弱啊。

    “快走吧,等下那怪物追过来,说不定就得死了....”保德说着,走在司徒律的前面不远处,两个人跟着小队。

    司徒律的脸色逐渐好转,虽然现在脑子回想起来还是有些害怕,但是情绪稳定下来的话,感觉也能承受得了了。

    “要下雨了,大家快点儿走。”

    小队的人喊着,现在的天空已经阴沉的让人有些毛骨悚然,寂静的森林再也听不到鸟儿归巢的鸣叫,只有众人走过山路,踩踏树叶和小草的声音。

    “喂,走快点儿。”保德喊了一声,看着身后挑着行军包的司徒律。

    司徒律点点头,稍微加快了脚步。

    轰!

    一声炸雷,直接劈到了山巅,一棵大树猛地开始燃起了火焰。豆大的雨滴随着雷声消逝,一瞬间就落到了大地之上!

    “再走快点!”

    小队的人开始小跑了起来,朝着之前回来的路跑回去。

    “快点儿走啊,等下掉队了就麻烦了啊。你怎么这么磨蹭啊?!”保德小跑起来,皱着眉看着身后挑着四个行军包的司徒律。

    司徒律挤出一个笑容:“诶,马上来。”

    “快点儿,我在你前面给你领路。”保德瞥了眼司徒律,跑到司徒律前面给司徒律领路。

    司徒律面无表情。

    这就是人吗?

    一副我为你好的样子,却从来不想着别人到底需要什么,是因为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摆出一副自己非常了解你的样子,然后用自己的想法强加于别人的身上,只要对方按照自己说的做了,所以对方肯定是个懂事的人,一个合群的人,一个.....

    和大家都一样的人?

    这种人常常很开放很活泼,做事井井有条,从来不会认为自己会有什么错误。

    然后呢,见到别人和自己做事的方法方式不同,就强制性的认为对方不适合这份工作,不适合这个群体。

    然后就会用很多很多的方式想方设法的让对方融入到自己的圈子之中,融入到集体之中来。

    这种人。

    讨厌!

    司徒律十分的讨厌这种人。

    司徒律挑着行军包慢慢的小跑起来,尽量跟着保德的步伐。

    但是司徒律的体力还是下降的很快,因为一路走过来走过去的,加上又看到了之前的那一幕,司徒律的体力已经快要到达临界点了。

    “你跑快点儿啊,我都快看不见前面了!”保德这么说着,朝着司徒律大吼。

    “。。。”

    “说话啊!回答我啊!”司徒律再一次的吼了一声。

    “诶,好的。”

    司徒律回了一声,面无表情。

    愤怒倒是说不上,只能说司徒律十分讨厌这样的人,或许就是因为性格不合,但是司徒律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这么讨厌过一个人。

    司徒律挑着行军包跟了上去,不过这个时候保德已经跑到了山腰去,应该已经和小队汇合了。

    司徒律慢慢的走下去,还没走多远,司徒律看到了站在林间的保德。

    保德一动不动,司徒律站在这边停下脚步。

    雨下得越来越大了,山林的空气新鲜了很多,雨水似乎洗掉了山林的尘埃.....

    但为什么空气中隐隐约约传来了一股.....

    血!

    保德一下子坐到在地,天空中一道惊雷!

    借着雷光,司徒律浑身发麻。

    寂静无人的森林之中,内脏血肉挂在树枝上,树下是还未蚕食干净的骨架,众多尸骨摆在那边。一场血腥的杀戮盛宴就在自己的前面悄无声息的展开了,而因为自己走得慢,所以躲过了一劫?

    鲜血的味道即使是下雨也遮盖不住,一大股血腥味直接冲到了司徒律的脑子里。

    司徒律一动不动,浑身发麻的站在原地,慢慢的放下了行军包,背上了自己的行军包,掉头离开了这里。

    “啊啊啊啊!!!!”

    保德惊恐的嘶喊声传了过来,司徒律冷着脸,面色发青,看了眼那边着火的山顶。

    只有去那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