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鱼笼。

    这是一种捕鱼的工具,但对于司徒律来说,这还是他第一次动手制作的鱼笼,里面放了些鱼饵,不知道管不管用。

    第二天一早,司徒律来到河边,捞起鱼笼!

    扑腾扑腾!

    很多大鱼在鱼笼之中蹦蹦跳跳的,司徒律惊喜的看着这些鱼,赶紧放下鱼笼,把鱼全部倒出来。

    “这里还有些小鱼,拿回去炖汤吧,大鱼拿去给王大叔。”

    司徒律没想过这些鱼可不可以卖钱,他目的只是为了换一些新鲜的蔬菜和水果,这半个月以来司徒律嘴巴都快淡出鸟儿来了。得赶紧补充一下其他的食物。

    事实上要在小镇上生活,司徒律很清楚必须要和以下几个人打好关系。

    卖菜的王大叔;

    裁缝店老板的父亲李大爷;

    家具店老板的妈张大妈。

    只要和这些实体经济店打好关系,让后自己再表现的乐于助人一点,为人真诚一点,就算自己稍微有那么点儿请求他们也是会答应的。

    司徒律拿着鱼笼重新放好鱼饵,扔到了河边上。

    然后司徒律看着这几条鱼,拿了根绳子穿在鱼嘴上。

    细数一下大鱼也有五条,小鱼很多,司徒律拿着衣服装了一下,提着就走了。

    回到家,司徒律把小鱼先放到盆里,家里好歹多了些家具,凳子桌子,然后还有个白捡的木墩子。

    虽然不算多,但比起之前来真的要好很多了。

    而且还请木匠师傅把壁炉修了修,烟囱也能用了。

    这个家被司徒律打理的井井有条,司徒律很满意,毕竟自己能做到的都做到了,而且自己一个人的话真的很合适了。

    “司徒啊,今天没去工地吗?”亲切的李大爷走过来,颤颤巍巍的喊了声。

    “大爷好,今天工地没事干,我就没事儿了。”司徒律笑了笑,走过来拿出一条鱼。

    “大爷,今儿刚抓的鱼,天气凉了拿回去煲汤,养养身子。”司徒律把鱼塞到了李大爷手里。

    “这怎么好意思,你快拿回去,你自己生活都还挺困难的,这鱼我不能收!”李大爷倒是实诚,也不是客套。该收的收,不该收的说啥也不要。

    但是架不住司徒律跑的快啊~

    “大爷你就拿着吧,我还有这么多呢。”司徒律跑开,提了提手里的几条大鱼。

    虽然少了一条鱼,但是还得送呢。

    “张大妈,今儿抓了几条鱼,送您一条。”

    “哎呀,司徒你客气什么?!”

    “走啦走啦。”

    司徒律笑了笑,打好关系从日常生活开始。

    周围的人看在眼里,也就记在心里。虽然司徒律对他们来说可能算是一个外来人,但是品行和做人的态度上没有问题,乐于助人,勤奋肯吃苦,大家还是很认同司徒律的。

    不过虽然如此,司徒律把剩下的三条鲜鱼交给了王大叔之后,如愿以偿的获得了一些新鲜的蔬菜和水果。

    抱着这一堆新鲜蔬菜水果,司徒律脸都笑开花了。

    回家吃点儿什么好呢....不过家里没有油啊,调味料这些也没买,明天抓鱼卖了去买点儿吧。

    司徒律想了想,家里现在倒是不缺什么东西,不过食物这方面还是存在缺失,司徒律也没办法,怎么做才是最主要的啊。

    只要有了个目标,一切都会计划行事的。

    这就是司徒律。

    “哇!!”

    猛地,从小巷之中窜出来一个黑影朝着司徒律扑了过来!

    司徒律瞬间后撤一步,抱着自己的食物紧紧的不松开,面无表情。

    “啊!!”

    一脚,司徒律踢飞了这个想抢食物的小偷。

    “谁给你的胆子敢抢军人的食物的?没被打过是吧?”司徒律眯着眼,这可是他的命根子啊。

    “咳咳....你好狠毒。”那人撑起身子,捂着肚子,一副被毒杀的模样....

    诶?

    司徒律皱着眉,奇怪的看着她:

    “你是那天那个....那个....小破孩儿?”

    “我叫莉娜,要么叫我全名:修斯·布里奇·凰·EI·皇里·莉娜。”

    “停。我没兴趣知道你的名字啊,能走多远走多远,整快点儿的!”

    司徒律冷漠的看着莉娜,莉娜震惊的看着司徒律:

    “你这家伙变化太大了吧?”

    “别说你好像认识我一样。”

    “你不是挺乐于助人的吗?看到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清纯少女难道你不应该施以援助之手吗?”莉娜瞪大眼睛。

    “emmm,虽然你这话里有很多病句,但是我还是不想吐槽你,能走多远走多远,啊,别缠着我。”司徒律看着她,走过去没有管她了。

    “诶诶诶,救命啊,我要死啦。”

    “救命!

    “喂!”

    莉娜扯了扯嘴角,捏了捏自己的手指站了起来:

    看来不用点儿手段是不行了啊。

    第二天。

    司徒律正穿好衣服准备去工地干活,刚一开门,就看到一个人站在自家门口!

    “我艹!你干啥?”

    “救命啊,我要死了。”

    “滚远点儿!”

    司徒律赶紧出来把门关好,无语的看着她:

    “我再次警告你啊,别缠着我。别以为我是啥好人谁都帮忙,万一我要是把你咋的咋的了,你到时候可别后悔!”司徒律放下狠话。

    切。

    莉娜不屑的嘲笑了一下。

    “你那什么笑容?我还要去工地干活呢,别跟着我啊。”司徒律被这家伙弄的心烦意乱的。

    回到工地继续干活,正午时分,大家停下手中的活儿。

    嗯?

    那家伙在哪儿呢?

    不管了。

    莉娜伪装了一番,带着头巾,拿着路边捡来的破篮子,方面盖了一张黑漆漆的抹布,假装是给自己丈夫送饭的妻子。

    “请问你知道司徒律在哪儿吗?”

    “司徒律啊,他还在搬砖呢,平时中午大家休息他都不休息的,毕竟短工吗?多干点活儿多挣点儿钱。”找个工人吃着烤番薯,放了个屁。

    莉娜捏着自己的鼻子,看了看周围确实没在休息的地方看到司徒律啊。

    那我这计划不就失败了吗?

    “诶?你是谁啊?找他干啥?”

    “我是.....额...我是他.....”莉娜结结巴巴的,感觉说是他妻子自己很恶心,说是他妈感觉有些不尊重人,挺为难的。

    “啊!嗯,刚结婚是吧,别怎么不好意思,我媳妇儿刚结婚那会儿也是,不过最近她在家带孩子,就没给我送饭了。”工地大哥好像一副很懂的样子,笑着看着莉娜。

    “不是,我....”

    “等着啊,我去把他叫来。”

    看着工地大哥跑过去,莉娜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虽然是假装的,但是真要说是那个司徒律的妻子....

    呕~

    莉娜扶着木桩吐了一下,感觉有些反胃。

    “干啥干啥,推我干啥大壮?我一小时几个钱币呢,别耽误我赚钱啊。”司徒律的声音传来。

    “有人找你,快去快去!”

    “啊?”

    然后司徒律就被推到莉娜面前。

    “哟....”莉娜伸出小爪,打了个招呼。

    司徒律立刻冷着脸。

    “不打扰你们亲密了啊,我去吃饭了,”大壮会心一笑,马上回去了。

    边上的工人兄弟们看着司徒律,纷纷看着大壮:

    “那谁呀?”

    “司徒媳妇儿,长得倒是挺年轻的,看着还没十八的样子....”

    “我艹!”

    “我艹1”

    “司徒那家伙有媳妇,怎么没跟我们说过啊?”

    “他一天忙着干活赚钱呢,哪有时间跟我们瞎扯啊,不过好歹是个当兵的,有媳妇跟过来也很正常嘛。”

    工人们谈论着,看着他们。

    “你干啥?”司徒律冷着脸,看着一副村姑打扮的莉娜。

    “给....给你送饭。”莉娜伸手,拿着自己捡来的破篮子。

    嘶.....

    司徒律全身脏兮兮的,手上全是黑色的煤灰。挠了挠自己的额头,立马出现三根手指印儿。

    “你这家伙....能别来烦我了吗?在外面也就算了,我这忙着干活儿呢,算我求你了行吗?”

    “可我....”莉娜唯唯诺诺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最后一次警告,有多远走多远,别来烦我了啊。”司徒律转身,压下心里的火。

    “诶诶,别走啊。”莉娜一下子抓住了司徒律的手。

    “滚!”

    司徒律一把甩开莉娜,把她推到在地。

    莉娜瞪大眼睛,眼中含着眼泪,可怜兮兮的望了眼司徒律,立马就跑开了。

    “诶?”工人们看着这边,奇怪这两口子怎么还吵架了呢?

    “我走还不行嘛,不来烦你了!”莉娜喊了一声,哭着鼻子就跑了。

    司徒律更是握紧拳头,虽然知道自己这么说可能有些过分,但是....真别逼我生气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