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波比长官,长官!我回来啦!”

    司徒律站在哨塔下吼了两声,但是里面没有人回应司徒律。

    出去了吗?

    司徒律低下头,赶紧跑到家门口!

    “莉娜,莉娜?在家吗?”司徒律拍着门。

    但是家里没人回应自己,司徒律打开门自己走了进来。

    家里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司徒律就先脱下来自己的铠甲,扔掉了那一身臭烘烘的衣服,拿了一身新衣服走到浴室。

    而在小镇中,这几天你能看到一个忙碌的身影,她经常出入于镇政府,但是又被很快的赶了出来。

    莉娜垂头丧气的,黑着眼圈,眼睛红红的,看起来几天没有睡觉了。

    她盯着前面镇政府的官员,官员撇开眼睛,无奈的看着她:

    “都跟你说了,我们现在哪里有能出入弗雷尔山脉的救援队,而且你那个朋友几天没回来了吧?要是发生什么不测,那不是白跑一趟吗?”

    “可是....他一定不会死的,请你们救救她!”莉娜红着眼,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或许少女的眼泪让这个人良心受到了触动,但这真的是没办法的事情啊。。

    四处奔走,莉娜花光了身上带回来的那颗空心草的钱币,而得到的结果,就是这样。得不到能去弗雷尔山脉救援司徒的救援队,她该怎么办?

    “我求求你了....”

    莉娜含着泪,低下头鞠躬。

    “你别这样,我真的没办法啊....”

    周围的人看了过来,搞得跟自己是弄哭这个小姑娘的犯人一样,关键这和自己真的没啥关系啊。。

    “谁说的?”

    忽然,从镇政府里面走出来一个人,面带微笑,大腹便便,是厄文德尔的镇长,理查。

    理查面带微笑,看着低着头的莉娜:

    “你要知道,想要派遣专业的救援队需要非常大的资金,而小镇上关键是没有这样的救援队,所以得去外面求援。我倒是有人脉可以帮到你....”

    理查笑了笑,眼中闪过一丝丝狡猾。

    “请你务必帮帮,镇长大人!”莉娜眼睛放着光,抬起头来激动的看着他。

    嘶.....呼....

    理查面色潮红,身体微微一抖,仿佛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

    “咳咳,这也不是不行....”

    这个眼神,这张脸.....太好了啊!绝望中忽然充满希望的眼神,啧啧,太好了啊!

    理查心里暗暗的想着,脸色恢复正常,咳嗽了一下。

    “但是你得支付一定的报酬,你要知道,请他们来我是得付出一定的代价的。”

    “这个....我以后会努力赚钱还给您的,请您能尽快派遣救援队过来吗?”莉娜哭丧着脸,她身上也没钱了啊,这该怎么办才好。。

    不过要是能找回司徒的话,他一定会想办法的,到时候我们两个一起还钱,一定可以还清的。

    “这个数额过大,我怕你会跑啊。”理查眼中满是担心和警惕的看着莉娜。

    “不可能!我会还清债务的!”莉娜一下子摇摇头,表示自己不会跑的。

    “这样的话,你得签下协议才行,如果到时候定期之内你还不轻债务的话,我这边也很亏损的啊。。”理查脸色有些难看,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我....”

    莉娜看着理查,眼中满是焦急。

    他想干什么?

    但是必须得救救司徒啊!!

    莉娜狠心,一咬牙:“我会听您的安排的!”

    “好,那个谁,去拟定一份协议过来。”理查笑着看着身边的人,那个人点点头,略带同情的看了眼莉娜。

    小姑娘....被骗了啊。。

    唉~

    这事儿你情我愿,没人可以多说什么。

    很快理查收到了那份文件,满意的看了两眼,走下来交给了莉娜。

    “只要你签字,我就立马让救援队进山寻找你的朋友。”

    “哦....好的。”

    莉娜看着这份文书,虽然尾项上面有一个还不轻债务得指定到镇长规定的地方工作以还清债务这个项目很令人质疑,但现在莉娜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诶诶!莉娜,莉娜?!你在干啥!”司徒律忽然从小镇那边跑了过来,莉娜正要签下自己的名字,忽然就听到了司徒律的声音。

    “司徒?!”

    莉娜一下子转过头去,直接扔掉了自己手上的协议和笔,一溜烟儿跑了过去。

    我擦....

    司徒律皱着眉看着那个面色发黑的镇长,感觉事情有些不对。

    但接下来,司徒律就被一个身影抱住了身体!

    “司徒!!”

    莉娜高兴的直接跳到司徒律的身上,捂着司徒律的头夹着司徒律的腰,司徒律一下子抱住了莉娜生怕她摔倒,两个人当众做着这个比较羞耻的动作。

    “你干哈呢,下来!重死了!”司徒律感受到了周围人那种奇怪的目光,脸色一红。

    “不下来!万一你又跑了怎么办!”

    莉娜高兴的死死的抱着司徒律的头,感觉司徒律比以前更加强壮了一样。

    “下来!”司徒律双手直接掐着莉娜的腰,跟抱小孩儿似的把莉娜放了下来。

    莉娜眼睛红红的,流着泪,高兴的看着司徒律。

    司徒律看着莉娜,挠了挠自己的头。

    怪不好意思的,看到女生哭就。

    司徒律摸了摸莉娜的头:“没事儿,我回来啦,而且我马上就能驯服一头双足飞龙了。”

    司徒律笑着看着莉娜。

    “嗯。回来就好。”莉娜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高兴的看着司徒律。

    生活是一道菜。至少在莉娜的童年宛如糖果一般甜蜜,在那个时期就像苦瓜和着蜂蜜水一样味道怪异,但现在。

    有了司徒律的生活每天都像是在吃大餐,没有了他,感觉每天都在吃馒头咸菜。。

    不像之前那样追求生活品质的美好和高贵,现在的莉娜更开心的是,能和司徒律再一次吃完饭了。

    而且终于不用自己做饭了!

    真好呢~

    “回家你得做一大桌子菜,而且我要吃零食!”莉娜笑着看着司徒律,抱着司徒律的肩膀,两个人依偎在一起。

    当然司徒律只是拍了拍莉娜的背,他可能不清楚自己在她的心里有多么的重要,但是再见到莉娜,自己也很开心呢。

    还以为自己回不来了啊。。

    “好!走吧,我们去买菜。”

    “先说好,我身上可没钱了啊。。”

    “不是,空心草呢?”

    “用光了。。”

    “啊?你这几天靠吃零食活下来的吗?!”

    “才不告诉你呢!”

    司徒律一边质问着莉娜钱花到哪儿去了,两个人一边又走到卖菜的地方准备买菜做饭。

    唯独留下风中黑脸的理查和那个官员,官员小心翼翼的捡起那份协议和笔,准备把协议扔了。。

    “该死的!这家伙怎么回来了?!”

    “弗雷尔山脉....他说他还驯服了双足飞龙?”

    “不可能!真有那样的人为啥军队不事先通知我?”理查眯着眼看着那边走过去的两个人,眼睛注视着莉娜,闪过了贪婪。

    我一定要得到她,该死的新兵!

    理查冷笑着,缩了缩头,走回了温暖的镇政府。

    莉娜和司徒律走回了家,司徒律开始做饭做菜,莉娜就躺在一边等着吃饭。

    饭做好了,司徒律和莉娜开始吃饭,两个人没有多说什么,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司徒律在路上差不多都把这几天的经过讲完了。

    但是自己好像还不知道这几天莉娜在干啥啊。。

    “对了莉娜,我驯服双足飞龙之后就会离开这里了,你打算怎么办?”司徒律直接说道。

    莉娜刚把嘴里的东西一嚼,愣在那里看着司徒律。

    过了几秒钟莉娜再次动口,吞了下去嘴里的食物。

    “跟着你可以吗?”

    “倒也不是说不行,但是你总不能一辈子跟着我吧?你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我看能不能带你去。毕竟我还是在服役期间,不可能什么时候都跟你在一起的。”司徒律说道。

    对于自己来说,莉娜是个难得的朋友,威尔也是,不过大家都分开了,司徒律倒是挺舍不得这个地方的,但是也不得不走啊。

    “那就行了,你去哪儿我去哪儿吧,反正我也没什么地方想去的。”莉娜吃着饭,低着头说道。

    “随你吧。”司徒律回了句。

    等到自己服役完毕,大概等到后年的时间可以退伍了之后,司徒律就打算去各个地区游历一番,到时候做个旅行商人也不错的。

    司徒律这么想着,但是完全没有想过莉娜的这句话。

    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也没什么地方想去的....

    那换个意思,是不是说你在的地方才是我想去的地方呢?

    司徒律可从来没这么想过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