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在厄文德尔的日子短暂而又充实,这几个月司徒律彻彻底底的融入到了这个地方,虽然有些不舍,但是自己终究还是的离开这里。

    某一天,司徒律在镇上和大家如往常一样打完招呼,回到家里,开始收拾家里的东西。

    “锅碗瓢盆这些放到箱子里来吧,吃不完的食物放到外面,应该会有人拿走的。”司徒律收拾着这个家。

    这里的一切都是司徒律自己慢慢的赚钱得来的,在厄文德尔的日子说不上好,但是这几个月以来,司徒律感觉自己真的是成长的太多太多了。

    有时候想着走就走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再次回到这个房子的门口,才发觉自己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收拾好衣服,司徒律穿戴上自己的铠甲,看着已经收拾完毕的莉娜。

    莉娜穿着自己送给她的皮革,提着旅行包,那里面大多都是一些衣服而已,司徒律望着她也没多说什么。

    “走吧。”

    “嗯。”

    司徒律走出门外,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自己即将离开,只是默默的过了河,望了一眼那个哨塔。

    “再见,长官。”

    司徒律比了一个军礼,很快和莉娜走到了森林之中。

    “蠢萌!”

    司徒律站在森林的空地上喊了一声,一个巨大的身影遮天蔽日,朝着司徒律俯冲而来!

    “人类!”蠢萌不甘心的看着司徒律,眼中满是仇恨。

    “叫我主人。”

    司徒律望着蠢萌,很平淡的说着。

    气海内那个椭圆形的金色火球孵化出了一个小小的双足飞龙的模型,这个模型和眼前的蠢萌基本一致,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但好像动了这个模型蠢萌就不得不听命于自己。

    真好啊。。

    蠢萌低下自己的头一言不发,司徒律跳了上去,伸手拉起莉娜,两个人一下子滑到了蠢萌的悲伤。

    “走咯!”

    “吼!!”

    巨大的吼声惊动了沉睡中的动物一样,似乎蠢萌也不想离开这个生养自己的家园,腾飞起空,司徒律和莉娜再一次飞入云间,看到了那蔚蓝色的天空。

    “司徒,我们要去哪儿!”莉娜感受着自己耳边呼啸而过的气流,死死的抱着司徒律的背。

    “去龙禽之巢,那里是军方的一处基地。”司徒律让蠢萌朝着自己来的那个地方飞去。

    只是几个小时,他们就走了马车差不多要一个月的路程,这就是双足飞龙。

    绝顶的空中战力,也是德玛西亚非常重视的一个兵种。

    司徒律驾驭着蠢萌一路朝着龙禽之巢飞去,很快,司徒律就看到了那位于平原上的一个大碉堡。

    巨大的圆顶建筑差不多也接近两百米高的高度,而这座建筑是双足飞龙居住的巢穴,所有在龙禽之巢的双足飞龙都是住在这里。

    “吼!”

    “吼!”

    两只双足飞龙忽然从那座建筑之中飞了出来,而司徒律让蠢萌停在半空,很快那两只双足飞龙来到了同一个高度,两只飞龙上面各自坐着一个士兵,那就是德玛西亚的龙禽骑手。

    “有人?”

    “你们好!我是维洛斯兵营第三十二期新兵,编号37251,司徒律,完成任务归来!”司徒律站起来做了个军礼,对方立刻回了个军礼。

    “下来吧,让你的龙飞到那里面去,先给你们安排住处。”两个龙禽骑手带着司徒律飞了下去,进入到龙禽之巢。

    龙禽之巢里站着一个守卫的士兵,里面有很多很多巨大的巢穴修筑,司徒律坐了下来,让蠢萌去到一个洞穴先安安静静的。

    司徒律和莉娜走出龙禽之巢,很快他们身边围起了一堆人。

    “新兵?”

    “驯服了一头野生的双足飞龙?!”

    “有、东西啊。”

    “名字呢?”

    “司徒律,来自维洛斯。”

    “好家伙,我也是维洛斯的,约翰。”

    “这你媳妇儿?”

    大家笑着和司徒律打着招呼,都穿着战甲,司徒律也看不到他们究竟长什么样子。

    大家似乎有些高兴有新人加入,但很快就被另一个人赶走

    “干活去干活去!都围着干什么?”

    “切~”

    大家散开来,司徒律看着他们,似乎莉娜的存在并没有引起什么争议,好像是习以为常,不过还是得问一下才行。

    “那个....”

    “我是普洛斯,这里的指挥官。”普洛斯摘下自己的头盔,司徒律看着他。

    他是一个典型的欧洲人脸庞,蓝色的大眼睛和金色的长发,看起来很帅气。

    “司徒律,这是莉娜。”

    “你好。”莉娜点点头,站在司徒律身后。

    “我们这个基地虽然很大,但是没有多少人,所以日常的起居还是得依靠自己来打理,而且关于做饭和衣物以及生活用品军方会给我们团提供,不够了自己去仓库领取就行。”

    普洛斯重新带好面具,带着司徒律一路走到了之前司徒律来的这个地方。

    “文书拿出来。”

    “是。”

    司徒律把文书交给了普洛斯,普洛斯走过去扔给了那边正在办公的登记大哥。

    “喂,不懂礼貌吗?”那个人抬起头来,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别废话,赶紧的。”

    “切。”

    “这家伙是管仓库的费德里,以后缺什么东西找他拿啊。不过他挺抠的,所以最好对他不要太客气了。”普洛斯说道。

    “你这家伙懂不懂礼貌啊,我可是全都听到了啊!!”

    费德里不满的看着普洛斯,签下一张文书交给了普洛斯。

    普洛斯转手签了个名字,然后交给了司徒律。

    “虽然我们这里不禁止家属进来,但是之后想要出去的话必须报备,回来的时候我们也得搜查。而且有很多地方都不能去,家属的话,只能在家属区域内活动,一旦引法什么危险,后果自负。”普洛斯说道。

    “哦哦,好的好的。”

    司徒律点点头。

    很快,普洛斯带着司徒律他们在这个碉堡之中转了一圈,然后带着司徒律他们去到了自己的宿舍。

    这里是修建的一所巨大的套房,司徒律被分配到了一间三室一厅的房子里,房间里很温暖,而且铺设的设备非常齐全。

    家具火炉应有尽有,而且厨房干干净净的,浴室和厕所分开,这个家比原来司徒律的那个家好得多。

    “我还是觉得原来的家好一点。”

    莉娜说道。

    “整理一下吧,估计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要住在这里了。”司徒律说着,开始收拾起了这个新的住处。

    把这里当成自己家未免太过喜新厌旧,可是司徒律早就离开了自己的家,到了哪里都无所谓。

    只是丽娜稍微有些惆怅而已,收拾好了房子,领取了所有的生活用品,司徒律还得到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战甲和武器。

    一把军工制作的精湛的长枪,只不过这把铁枪的造型更类似于戟,所以司徒律还是认为这把枪挺实在的。

    司徒律把武器放到了客厅里,战甲穿戴在身上也没有什么不合适的。

    这种全方位护住身体的战甲很薄,但是出奇的重。这一套战甲起码有一百五十斤左右,而且这把枪也就差不多一百斤,加在一起就是两百斤。

    虽然以现在自己的力量可以很自如的运用,不过属于龙禽骑手的作战方式司徒律还是不明白,毕竟自己只是从步兵走过来的,哪儿知道空骑兵的作战方式啊。

    “好了,我要出去训练了,你就在周围逛逛吧,顺便熟悉一下环境啊。”司徒律拿着长枪,走出了家门。

    “嗯,早点回来啊。”

    “尽量吧,现在可是在军营里啊。”

    司徒律笑了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