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恐怖的杀意袭来,司徒律没有任何的想法,手上的动作就宛如条件发射一般,全身放低,单手持木棍往上一举!

    “司徒!”

    莉娜捂着自己的嘴,尖叫了起来。

    嘭!

    普洛斯瞪大眼睛!

    木棍上传来的力道一下子让普洛斯弹开几米远,落到地上之后震惊的望着司徒律。

    为什么....

    力气反而比之前更大了?

    普洛斯不清楚,但是司徒律就不能停手了。

    因为一停手,自己就真的会倒在地上了。

    一手。

    重击!

    啪!

    司徒律一改之前怂的不行的战斗方式,主动出击,而这一击竟然把普洛斯生生击退几米远,甚至倒退了几步才稳住自己的身形。

    场面的变化快的有些超乎所有人的想象,他们不明白明明是下杀手的普洛斯为什么转眼过来就被司徒律击退,而且现在看来完全是司徒律反攻的号角已经吹响了啊。

    “我艹!”

    “我艹,这犊子不得了....”

    众人震惊的看着司徒律,而普洛斯也是看出了点儿门道。

    这种搏命的方式.....好像是....

    普洛斯不敢确定,但在司徒律起跳的一瞬间,普洛斯瞳孔微缩,反而没有逃避,下意识的举起自己的木棍!

    啪嗒!!

    普洛斯的脚直接陷进地里,双手握紧木棍直接弹开了司徒律!

    而司徒律不偏不倚,正好落到了普洛斯的身后!

    “返!”

    司徒律转身挥出木棍,这一棍在众人的眼中几乎是看不见的。

    因为他们只看见了司徒律落到地上的一瞬间,而根本没发觉到就在司徒律落地的一瞬间双脚拉开,转身挥出木棍这些动作。

    而在他们眼里,只看到了普洛斯瞬间就被再次打飞,飞出了训练场砸到了墙壁上!

    众人震惊的看着司徒律,然后望着被击飞的普洛斯落到地上。

    司徒律撑着木棍,慢慢的滑到了地上来。

    痛,而且好累。。

    司徒律眯着眼,倒是没昏迷过去,但是体内真的一点力量都不剩下,只能依靠治疗宝珠慢慢的恢复自己的力气,保持还有意识。

    “我....草了,司徒赢了?!”

    “好像是的啊....”

    “不对吧,你看普洛斯不是站起来了吗?”

    众人纷纷看着从墙壁下站起来的普洛斯,普洛斯难以置信的望着倒在训练场的司徒律。

    那一招是....

    普洛斯眼睛放光,轻轻一笑。

    “哇瑟,普洛斯还能站起来啊?那一下看起来打的不轻吧?”

    “普洛斯是谁啊,不过那个司徒真厉害啊,都成那样儿了还能反击,太厉害了吧。”

    “是啊是啊。”

    场外的众人惊讶的看着司徒律。很明显,能和普洛斯打成这样的人整个龙禽之巢可没有,而司徒律算是第一个,有些令大家刮目相看。

    “司徒司徒!!”

    莉娜可就不管那么多了,直接跑过来看着倒在地上的司徒律。

    背上虽然被重重的击打了一下,但司徒律没有朝着普洛斯的腰上进攻,因为这样的话普洛斯也不敢保证那一击自己的腰会不会受重伤,但反之只是背部的话,反而减轻了不少伤势呢。

    即使是隔着战甲,现在普洛斯的背后,一道扭曲的棍痕和自己的衣服、背上的血肉粘在了一起,可想而知司徒律这一击到底强大到了什么程度。

    普洛斯像个没事儿人走过来,望着躺在地上的司徒律。

    “医务室,扶着司徒走。”

    “哦哦....普洛斯你没事儿吧?”

    “没多大事儿,但是要处理一下。”普洛斯点了点头,痛苦对于自己来说不算什么,他更惊讶于司徒律的临阵爆发。

    实在是恐怖。

    普洛斯都不记得上一次面对这样的敌人是什么时候了,但好在司徒不是敌人,他是自己的战友。

    哪有战友强大自己不高兴的道理。普洛斯笑着,至少这一次他挺开心的。

    输了?那也没什么。

    司徒律被架了起来,莉娜担心的跟着他们,一起来到了医务室。

    处理了一下司徒律身上的伤口,慢慢的,司徒律就躺在药水味儿很重的医务室里睡着了。

    而另一边,普洛斯摘下头盔,先脱下来腿上的护甲,然后慢慢解开臂甲,最后慢慢的解开胸甲。

    刺啦!

    血液瞬间从普洛斯的悲伤流淌下来,衣服混杂着一部分血肉从胸甲下直接撕扯下来。而现在普洛斯整个背都变得乌紫,看的约翰等人心惊肉战。

    “普洛斯你.....真没事儿?”

    “没事儿?皮外伤而已。到时候帮我把战甲拿去修理一下,麻烦了。”普洛斯看着约翰,约翰点点头。

    普洛斯也是个猛人啊,直接撕扯下来的胸甲上连着背上的血肉和衣服,现在一声正在处理普洛斯背上的伤口。打了几针麻药,普洛斯渐渐的昏迷了过去。

    等到晚上,普洛斯苏醒过来趴在床上,短时间内估计要用这种姿态来睡觉了。

    啧啧,有点儿疼啊。

    普洛斯爬起来,摸着胸口的绷带。

    “诶诶,别乱动啊,撕扯到伤口怎么办?”护士在一边焦急的看着普洛斯。

    “我还没那么脆弱。”普洛斯穿好衣服,他也没有在逞强,至少这点儿皮外伤对他而言真的不算什么。

    “司徒呢?”

    “他在隔壁,已经醒了,医生再给他做检查。”护士说道。普洛斯点点头,走出病房来到隔壁,看见了躺在床上的司徒律。

    司徒律瞪大双眼,医生检查了一下之后记录了一下。

    “没事了,明天就可以出去了。”

    “哦,谢谢啊。”司徒律笑着点点头。

    “指挥官。”司徒律撑起身子,看着普洛斯。

    “没事,叫我普洛斯就行了。”

    “哦哦....”

    普洛斯就穿着一件外套,司徒律就看到了他身上缠绕的绷带,有点儿担心的问道:

    “没事吧?我下手是不是太重了....”

    “你可别把我想的那么弱啊,只是皮外伤而已。”

    “啊...哈哈,就是嘛,要是你一早就认真起来,我肯定打不赢你的。”司徒律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尴尬的笑了笑。

    普洛斯轻轻一笑:

    “那套枪法里,是存在杀招的。只是说我理解的和你理解的,完全不一样罢了。”普洛斯忽然说道。

    “我知道,你是想逼我一下子是吗?我觉得当时你也还没有用全力,所以随时都收的住。”司徒律望着普洛斯。

    司徒律倒是没认为普洛斯真的想杀了自己,但是那确实是杀招,自己不反抗的话,保不齐会出现什么意外。

    总不能真的拿命赌吧?

    不过想着,司徒律还是有些生气的。

    毕竟万一自己真的没点儿保命的本事,普洛斯那一击真的能杀了自己的吧?

    所以最后的反击,司徒律可是连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恨不得真的一棍子打死他呢....

    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

    “算不上逼吧,我只是感觉你还有后手而已,如果没有的话,那一棍应该会落到你的肩头或者背上之类的地方。。”

    所以我还是要吃下这一击吗?

    司徒律无语的看着普洛斯,早知道自己就不留情了。

    “是...是吗,这让我无从反驳呢。。”

    “不过,你这最后的招数,是跟谁学得?”普洛斯望着司徒律,问道。

    “跟一个长官学的。”司徒律看着普洛斯,难道他知道积力三叠吗?

    “积力三叠.....我以前只是在军中听说过这一击,这应该是几十年前那位老将军留下来的格斗术了,没想到你竟然学会了。”

    “诶诶.....哦,是吗?”

    司徒律想了想,毕竟波比的老师加朋友,那个人是德玛西亚的一位领军人物,很出名的,所以军方流传下来也应该有他的传记之类的信息。

    不过司徒律也没打算隐藏,就算没有积力三叠,当时自己又不是真的没办法逃了。

    数一下,至少面对那样的绝境,司徒律还有三条可以避开的方法。

    “好好休息吧,这次你出去猎狩的话,可以增加一天的时间。”

    “诶诶?真的吗?”

    “不过这两天休息好了,就出去玩吧,去密银城那边逛逛,熟悉一下环境吧。”普洛斯笑着,看着司徒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