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瓦罗兰大陆探险指南 > 第69章 调酒师
    虽说再次见到寄生兽有点震惊,但现在毕竟是在城里,司徒律看着周围的人跑了不少,但也有暗中观察看热闹的人民群众。

    倒是管不了那么多了。

    “库库库。”

    触手发出极为奇怪的响声,两只触手刀锋朝着司徒律袭来,司徒律转身一躲,腿部运力!

    嘭!

    猛地,司徒律宛如炸弹一般弹跳起了自己的双脚,只是几秒钟之内横跨十几米的距离,来到了寄生兽的前方!

    手掌猝不及防的放在了触手怪的胸口处,它的身体就像是受到了极为重大的打击一般,胸口凹陷进去,从后背喷出一股鲜血洪流!

    寄生兽倒了,司徒律皱着眉看着它。

    解决一只寄生兽倒不是那么难,但关键是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这样的怪物。

    奥尔贝丽说过弗雷尔卓德最近确实有不少这样的怪物在弗雷尔卓德,但是现在来看,好像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回事啊。

    “司徒司徒!没事吧?”莉娜赶紧跑了过来,担心的望着他。

    “没事,这种怪物看着挺吓人的,其实不厉害。”

    司徒律望着地上的寄生兽尸体,只要击碎它们的心脏,它们就会死。虽然司徒律不是很清楚寄生兽的来源到底在哪儿,但看起来这样的怪物混杂在人群当中,确实难以分辨。

    “多....多谢了。”安琪拉走过来,脸上的惊恐还未消退,也是挤出一个笑容看着司徒律。

    “以前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吗?”司徒律望着安琪拉,问道。

    “有过一次。”

    “是吗。”

    司徒律沉思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没事吧?”莉娜看着安琪拉,问道。

    “没事没事,多亏了这位先生。”安琪拉笑了笑。

    “你还是赶紧回家吧,这里我们来处理。”司徒律看着安琪拉,说道。

    安琪拉点点头,重新拿好自己的篮子,转身就走了。

    离开这里不大可能,密银城里的守卫兵也很快的到了这里来,虽然不是一个编制但好歹自己也是德玛西亚的士兵,说明了身份之后,守卫兵们也没有让司徒律跟着他们一起去做笔录之类的。

    “我是密银城守卫军的指挥官,你可以叫我波奇。”波奇望着司徒律,说道。

    “你好。”

    波奇是个红头发的中年人,蓝色的瞳孔还有泛黄的胡子,都挺引人注目的。

    司徒律点点头,看着士兵们处理着现场,几个人一起走到了一家酒馆之中。

    “调酒师,来三杯啤酒。”波奇望着吧台的调酒师,似乎因为外面的暴动,今天的生意并不是怎么好,一个人都没有。

    “得付账啊。”调酒师放下擦着的杯子,倒了三杯啤酒给他们。

    “事实上如你所见,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止发生一次了。”波奇猛地喝了一口啤酒,砸了砸嘴。

    好歹你也是在工作之中吧?

    司徒律奇怪的看着波奇,不过这位调酒师也挺心大的啊,外面可是来了很恐怖的怪物哦。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家酒馆的老板,你可以叫我调酒师。”调酒师笑了笑,但这个很明显是职业不是名字吧。

    “哦....你也是军方的人?”

    司徒律点点头,奇怪的看着他。

    “算是吧,普洛斯你应该认识吧?”

    “你怎么知道的?”司徒律可没跟这位调酒师说过自己的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

    调酒师笑而不语,看着一边的莉娜似乎不喝酒,很快倒了一杯果汁给莉娜。

    莉娜开心的抱着果汁喝了起来,调酒师继续擦着杯子。

    “以后来密银城有什么不懂的事情都可以来问我,只要不是涉及到什么机密。”调酒师笑着看着司徒律。

    哦....

    类似于特工之类的人吗?

    “这种怪物起初是在弗雷尔卓德商队中的奴隶出现的,接着这几天其实在城内也发生了几起碎尸案件。估计就和这种怪物有关。”波奇喝着啤酒,说道。

    “嗯,我在弗雷尔卓德的时候也遇到过这样的怪物。”司徒律点点头,说道。

    “弗雷尔卓德啊,果然是从那边来的吗?”

    波奇沉思了一下,也没继续说什么。

    “那不如今天就这样,密银城很大,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比如城外的水库那边,阳春游泳的人也不少,不如去看看?”调酒师笑着看着司徒律他们,说道。

    “好吧。”司徒律站起身来,莉娜放下果汁,跟着司徒律一起走了出去。

    很懂事嘛。

    调酒师笑了笑。

    “说起来这个司徒律挺厉害的,我们调查了一下周围目击者的口供,无一例外,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没有害怕这种怪物。而且听说还是在一招之内就杀了怪物。”波奇放下空的啤酒杯,说道。

    “哦?我不是很清楚诶~”调酒师惊讶的望着波奇。

    “具体来说,他只用了一招,直接击碎了怪物的心脏,力道很大,直接透体而出。”

    “是挺厉害的。”

    “那么,接下来的工作就交给你了。”波奇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就往外面走。

    调酒师擦着杯子,忽然想起了什么。

    “你TM没给钱呢!”

    “溜了溜了。”波奇一下子窜出酒馆,无奈的调酒师叹了口气,翻了翻白眼收拾着吧台。

    另一边,司徒律和莉娜继续走在大街上,走到东城区,很快就要走出密银城了、

    这边的街道依旧很繁华,虽然群众之间流传着各种各样的传言,大家也知道喷水广场那边发生的事情,可是日常的生活肯定还是会持续下去的。

    除非是遇到战争大家不得不背井离乡,不然人民的生活是不会有什么改变的。

    稀稀拉拉的水声透过人声鼎沸的街道,在外面是一条巨大的河流,密银城主要的水利设施也在东城区这边,位于高山岩石之上建造的城市因为有了商业的贸易来往所以才会如此的繁华。

    而作为重要的水利设施,密银城很大一部分地区是不被普通人开放的,所以从东城区出门,就可以看到一条巨大的河流拦截。

    修筑的堤坝上行走着来往的商队和人们,进进出出,这个堤坝是东城区唯一来往的道路。

    “哇!这条河好宽啊!”莉娜望着河面,这比他们在厄文德尔看见的河流宽的不止一倍。

    几乎是望不到对面的河面起码有上百丈宽,就算坐船去对面都不知道得多久的时间。

    走过堤坝,往北边走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水上乐园,当然基本上也没啥游乐设施,除了租借泳衣和游泳圈之类的,就剩下一些水床放到了河面上。

    “我们去游泳吧!”莉娜欣喜的看着司徒律。

    “无所谓。”

    司徒律摆摆手。

    两个人换好泳装,莉娜跟个脱缰的野马似的直接跳到了河里,像个小鸭子似的扑腾着水。

    “好凉快啊!司徒司徒,快来啊。”

    “别玩得那么嗨啊。”司徒律无语的看着莉娜,走到河中央,内息和水流保持平衡,这样自己就不会沉下去。

    其实这是很简单的一个运用方法,周围没几个人,司徒律慢慢的浮起来,双手和河面保持平衡。

    忽然!

    司徒律的手方法按在了地上一边,身体离开水中缓缓的朝着上方,司徒律竟然双手撑着水面,倒立了起来!

    “我艹!你干啥呢?!”

    “修行啊,说起来你对内力的运用方式太粗糙了,试试你行不行?”司徒律倒立着,缓缓的放下了自己的身体,重新躺在水面上。

    “我.....不行。”莉娜把手放在水面上,可是根本撑不起来,甩了甩头上的水珠,无语的看着司徒律。

    “那试试这个。”

    司徒律的身体缓缓沉下水,莉娜游下去望着司徒律。

    司徒律眨着眼看着莉娜,没有呼吸,而莉娜在司徒律边上游了一圈,奇怪的看着他。

    很快,司徒律重新游到了水面上,莉娜也起来换了口气。

    “噗哈!!你刚才再做什么?”

    “调整体内的内息,这样体内形成一个循环,就可以在水下不用呼吸也能自如的行动。不过我这点儿内力,最多坚持一个小时。”

    呼吸是不可能完全不需要的,这是硬性需求,虽然司徒律现在可以用内息来调整,但司徒律还没变态到可以分解水中的氧气。

    “哦哦....是这样吗?”

    莉娜似懂非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