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个星期过去了。

    司徒律再次面对一头战鬼,早已不像之前那样打的身受重伤,现在的司徒律更像一个合格的猎杀者,面对着体型是自己十几倍的战鬼,一枪下去!

    “噗呲!”

    鲜血流淌,战鬼逐渐风化成为沙粒,留下来一块巨大的黑石。

    黑石被帕奇吸纳,吐出来半块透明的药石,交给了司徒律。

    “你的进步太大了。”帕奇望着司徒律,说道。

    “是吗?唯手熟尔。”

    司徒律得意的笑着。

    “别这么自信,不过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全部收集完所有的阵旗,你确实很厉害。”帕奇点点头,看着司徒律。

    这一个星期,司徒律没日没夜的猎杀着大鬼和战鬼,在它们的巢穴中搜集完了所有的阵旗。

    而此刻,司徒律他们终于找到了最后一杆阵旗,拔出来,三百六十根阵旗手机,回到山洞,打包带走了所有的战旗。

    “这一次,先休息一下,明天我们就走上顶峰,去九龙鼎的阵法中心。”

    帕奇这么说着,话语里也满是兴奋和解脱,似乎马上就能离开这里了。

    “嗯。”

    司徒律收回千机,放到腰间,靠着墙壁闭目养神。

    现在司徒律浑身气血冲天,宛如一头猛兽一般散发着很强大的气息,这也得力于易血境稳固之后,司徒律浑身气血澎湃无比。

    而现在,司徒律要思考的是怎么修行易筋境。

    易筋境和易血境不同,虽然都属于内技法但对于能量的需求反而不如易血境,可以这么说。

    易血境是内技法的地基,而司徒律现在所需要的是把全身所有的精血融入到经脉之中,当然这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不可能像易血境这样直接可以“换血”,而需要以自身精血长时间的蕴养经脉,达到质变的程度。

    其实在精血流经的时候或多或少也会强化自己的经脉,但易筋这里指的不是身体内部所有的经脉脉络,而是身体各处十二正经和两条天地经脉。

    手三阴手三阳,足三阴足三阳,这是十二正经。

    蕴养十二正经需要依靠身体各个器官与之呼应,对应每天的十二个时辰不同修行,所以条件很苛刻,蕴养的程度大不相同。

    根据内技法中描述的气血行走图司徒律可以修行易筋境界,前提是得在每天的规定时间修行,这也导致了其实十二正经修行的速度都不相同,什么时候能把十二正经蕴养完毕,就可以开始天地经脉的修行。

    这所谓的天地经脉司徒律倒真不是很明白,不过简单来说天地经脉也可以称作奇经八脉,但在内技法的归类之中,把任督二脉化去,因为蕴养十二正经就会把连同外界和内部的任督二脉一同蕴养。

    任脉多次与手足三阴及阴维脉交会,能总任一身之阴经,故称:“阴脉之海“。

    督脉多次与手足三阳经及阳维脉交会,能总督一身之阳经,故称为“阳脉之海“。

    而十二正经的修行必须通过任督二脉,所以不需特地再去处理,反而是既不属于器官,也不关联体外的奇经六脉反倒是需要特别的蕴养。

    过程步骤很繁琐,但是也不得不去做,因为经脉的运行涉及到自己体内的气血流通,就像一个发动机之中的各种管道不能出现任何的破损,而且材质越好,发动机工作的效率越高。

    量变会引起质变,易筋境达成之后司徒律的气血流动就会快的超乎想象,而且经脉的强韧也能更好的促进体内循环发展,各种地方再无堵塞和破损的担心,那么司徒律的力量也将再次踏上一个台阶。

    内技法着重于体质的修行,不是每个人都能达到内技法所描绘的高度,但司徒律踏入了第一个台阶,那么易筋境就不是那么难以踏入,只是说所需的时间很长,这是肯定的。

    闭目修行,司徒律活跃着气血流通经脉,内力包裹着身体各处的经脉,通过精血的滋润护持着一些细微弱小的经脉逐渐强韧,这是一个水磨工夫,急不来也急不得。

    不过易血境能怎么快完成也是加快了司徒律的修行速度,在司徒律的计划中要不是没有这次的事故,还不一定到什么时候才能换血成功呢。

    药石的力量能帮助司徒律强韧自己的经脉,不在担心精血过充盈活泼会损伤经脉,药力内力同时护持住,经脉的蕴养速度也不慢。

    只不过司徒律不敢一口气吃成个胖子,所以按部就班,这种事不用急的。

    睁开眼,一天过去,虽然没有黑夜,但是时间观念司徒律掌握的很好。

    不过司徒律停下脚步,忽然从怀里掏出一个黑匣子,确认了自己身边帕奇不在,还用灵魂感知试探了一下。

    嗯。

    司徒律慢慢的打开了这个黑匣子,这些天司徒律不是没有想过打开匣子,只是帕奇跟的紧,完全找不到空闲的时间。

    而且司徒律本能的告诉自己这个东西绝对不要在帕奇的面前露出来,所以司徒律藏得很好,差点儿自己都快忘了还有这东西了。。

    慢慢的打开这个黑匣子,司徒律死死的盯着,以免产生什么强大的反应之类那不就暴露了吗。

    不过没有期待的开宝环节,司徒律只是看着黑匣子里面装着一张纸。

    对,洁白的纸张。

    “西元历3012年,追捕逃犯波利斯提·帕奇·TV的过程中,本人阿尔法帝国第三骑士团团长弗洛斯不小心与他的舰船相撞,落入了贝达黑洞之中。”

    “贝达黑洞不具有湮灭物质的效果,但强大的反物质结构使得我们漂泊了许多年最终落入到一个时空裂痕里。”

    “第一年:这里是九龙药鼎!失传已久的九龙药鼎!”

    “第五十年:我开始想方设法的和外界接触,通过九龙药鼎的变化,我知道外界有人正在使用九龙药鼎进行着炼金,但我无法跟他们交流....该死!我发现了帕奇....”

    “第二百年,我被他俘虏了....”

    “第三百年,帕奇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引动了九龙药鼎的异变,和外界的人有了联系....”

    “同年,他从药鼎中找到许多精纯的药石,和外界之人交易,外界之人许诺帕奇只要帮助他们掌控九龙药鼎就放他出去!”

    “第四百年:哈哈哈,那傻瓜被骗了,那些人只不过是想利用他,结果帮着他们掌控的九龙药鼎反而被永远的困在了这里面!”

    “第五百年,他完成了他的复仇,也因此变成了一个怪物...”

    “第六百年,没有了外界的能量注入,世界开始有了枯萎的迹象。”

    “第八百年:我要死了,结果忽然他放开了我,把我一脚踢到了山下。”

    “我死了,借着还能找到的东西制作了黑匣子和遗书,如果有人还能再次见到这个黑匣子....千万别是帕奇,我希望能带我回家,哪怕只是这一封书信。”

    帕奇,果然不简单啊。。。

    司徒律眯着眼,把这张看似遗书和日志的东西放到了怀里,这个黑匣子里还有一块转动的怀表,上面显示的时间已经是5000年了。

    也就是说从3019年开始他们流落到这个九龙鼎的空间内至少有一千年的时间了吗?

    有点恐怖啊,而且帕奇真的把自己当做成了一个怪物。

    得想想清楚。

    司徒律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尘,走到山洞之外。

    大包小包的阵旗早已不见,帕奇站在山洞的口,望着司徒律。

    “走吧。”

    “嗯。”

    司徒律眯着眼望着帕奇,心里有了计划。

    不管这次会变成什么样,如果没有猜错,这一切都是帕奇的谎言而已,也根本不存在什么阵旗....

    他有着出去的能力但是不能出去,而需要我来帮他?

    司徒律转了转眼珠子,大脑的转速快的惊人。

    他在想办法,既能得知帕奇的真实想法,又能出去的一个方法。

    如果自己猜的没错,那么接下来自己的问题中,帕奇一定会撒谎!

    “帕奇,山上真的有控制九龙鼎的阵法吗?”

    “所以才需要这些阵旗啊。”帕奇说道。

    但是真是假,就得完全靠自己来判断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