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两位干的不错。”波奇率领着手下打扫着战场,至少这件事会在城市的居民之中流传出去,为了安抚人心,他们现在要做的只能是尽快的将密银城之中所有的寄生兽肃清。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很多人变成了寄生兽,到头来还要依靠奥尔贝丽的术来找出那些潜在的威胁。

    “不用客气。”司徒律笑了笑。

    以一敌三的身影在这些士兵的眼中绝对算得上是非常厉害的人物了,司徒律收好千机,转眼看着奥尔贝丽。

    奥尔贝丽没说什么,静静的站在一边。

    “那我也该回去了,明天晚上再见。”

    司徒律摆摆手,沿着堤坝准备回城。

    波奇他们跟在后面,奥尔贝丽望着司徒律,微微一笑。

    “真是个天生的战士呢。”波奇望着司徒律的背影,缓缓说道。

    “这种人是最可怕的。”奥尔贝丽望着波奇,说了一句。

    “什么意思?”

    “因为当这种人发疯起来,是没有人能制止得了他的。”奥尔贝丽诡异的笑了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波奇皱着眉,诚然司徒律的战斗力强大的惊人,或许可以和雄都的禁军士兵相敌甚至更强,但从他的言行举止来看,绝对不是那种喜怒无常的人。

    至少他还是德玛西亚的士兵,是他们的战友,这一点波奇不会怀疑。

    很快,波奇率领着护卫队回到了军营,而波奇眯着眼在床上躺了会儿,天刚亮,城外河堤的火焰也逐渐的熄灭。

    波奇走到了酒馆之中,大清早的,看到调酒师站在吧台内,笑着看着自己。

    “还钱!”

    “我没钱。来杯扎啤,要冰的。”

    调酒师冷冷的端了一杯水,放到了波奇的面前。

    “!”

    “瞪什么瞪?不还钱以后你要能在我这里喝到一滴酒,我名字倒着写,跟你姓!”

    调酒师冷笑着看着波奇。

    “啧,怎么这么小气呢。”波奇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放到桌子上。

    “查清楚了吗?”

    “还没有,看起来这也不像是那些弗雷尔卓德商队的问题。更多的线索只能指向弗雷尔卓德,但确定不了,关键是这种怪物的来历本身就非常奇怪,从协助者的口中得知的消息,弗雷尔卓德在不久之前从天空打开了一道异维度之门,之后才出现的这种怪物。”调酒师淡淡的说道。

    “异维度之门?那是什么东西?”

    “类似于魔法之类的吧。”调酒师说道。

    “不明白,反正今晚上需要封锁整个城市,然后尽量在不伤及人民的情况下解决掉那些怪物。”波奇看着调酒师,说道。

    “好的。”调酒师点点头。

    “说起来,你找到那个司徒律的信息了吗?”

    “据我现在得知的消息看来,司徒律生活在维洛斯,去年刚刚成为一名新兵。从他的任何生平事迹来看,没有太大的问题。”调酒师说道。

    “是吗?难道真的是个天生的战士吗?”波奇喃喃道。

    “但是说起来,他在厄文德尔那段日子值得考究。他在修行上似乎得到了那里的约德尔人的教导,在驯化一头双足飞龙的那天毁了镇政府,与此同时,厄文德尔的镇长也死了,虽然死得其所,但这件事似乎还被上面的人压了下来。”调酒师说着,拿出了一些资料,交给了波奇。

    “厄文德尔,我记得是那位大人的故乡....嘶!这件事为什么会被压下来?!”波奇瞪大眼睛,一拍桌子看着调酒师。

    “照他们的话来说,只要不生事就是最好的,毕竟现在国内虽然很和平,在外敌的压力下能够众志成城,但这也并代表一些人的素质就是那么高。况且以我的观点来看,既然犯事的人已经死了,那么这件事不必在多加宣扬。”

    “那些女人就不可怜了吗?!TM的畜生!!”波奇死死的抓着手中的资料,怒火迟迟没有平息下来。

    “你就是脑子一根筋,等你之后冷静下来再好好想想吧。”调酒师无语的看着波奇,说道。

    这人有点儿小聪明,偷奸耍滑的;可是这颗赤子之心确实是很高尚的,至少在他的眼中是容不下任何沙子的。

    “哼!我就是没心情跟你们这些人玩什么阴谋,这样的人,我巴不得他死个几十遍!!”波奇目眦尽裂,十分的生气。

    或许是同情那些悲惨遭遇的女人,但在波奇心中坚守的这份正义与荣耀让他知道,即使是德玛西亚,也有着这样的败类存在!

    这是最最让他生气的!

    “别这么愤世嫉俗,别忘了你的身份,只是个护卫队长,哪有什么话语权啊。”调酒师笑了笑,像是嘲笑,也是无奈,望着波奇。

    “我!我知道!艹!”

    波奇一拍桌子,气的他直接走出了酒馆。

    调酒师收回杯子,慢慢的擦拭了起来。

    。。。。。。

    忙活了一晚上,司徒律走回旅店,明天才走。

    毕竟自己的假期就到这儿了,今天还得先赶回去报告一下情况。

    “司徒司徒?你去哪儿了,怎么现在才回来?”莉娜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看着司徒律。

    “走吧走吧,今天还得赶回军营呢。”司徒律这么说着,事实上司徒律觉得这里应该不需要自己了才对,毕竟大部分的寄生兽也被引了出来,剩下在城里的应该没有多少了才对。

    司徒律帮着莉娜拿着东西,两个人慢慢朝着西城区那边走去。

    穿过喷水广场,司徒律望了望周围。

    今天人比较少,除了一如既往的小贩和商店之外,来往的行人少了很多,整个城市看起来很压抑。

    也难怪,毕竟城里有怪物,而昨晚的战斗差不多城里也传遍了,家里少人的人家不敢出门,在街上又怕再次遇到那样的怪物,真的很危险。

    “大家都好阴沉啊。。”莉娜望着周围,说了句。

    “走吧,回军营。”

    司徒律这么说着,提着东西来到了西城区,出了城,慢慢的走在山路上。

    过往的弗雷尔卓德商队似乎被十分严格的排查着,而司徒律只是顺带看了眼,没有多说什么。

    “不好意思,请等一下。”

    绿茵的声音传来,司徒律猛地回头,笑着看着她。

    “你...你好。”

    绿茵笑着跑过来,看着司徒律。

    “你这是要回去了吗?”

    “对对...对啊,我觉得今天的话应该也用不着我了,所以我还是回军营报道吧,抱歉没提前跟你说啊。”司徒律摸着脑袋,不好意思的看着绿茵。

    嗯???

    看着司徒律这一脸紧张面红耳赤的样子,莉娜顿时皱着眉,十分奇怪的看着他。

    “没事的,其实我也很感谢你的出手相助....”绿茵看着司徒律,看了看莉娜,笑了笑。

    “这是我给你的礼物,不知道你....”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司徒律立刻拿起了绿茵手上的盒子,打开来一看,正好是一个手环。

    司徒律笑嘻嘻,十分的惊喜。

    这可是女神送我的礼物啊,嘿嘿嘿....

    “喂喂,你怎么笑的这么恶心啊?”莉娜不满的看着司徒律,先不说这个好看的女生是从哪儿来的,为什么自己送他手环一脸要死的样子,对方送一个老脸就跟菊花开了一样啊?

    难不成....

    “哦,你该不会就是司徒律说的什么女神....呜呜!”

    莉娜还没说完,就被司徒律一把捂住了嘴。

    “咳咳,有事儿找我,我一定帮忙啊!”

    “嗯,这个手环是我亲手做的,愿你得到大自然的庇佑。如果离我很近的话,我也可以感应到的。”绿茵笑了笑,很有礼貌的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

    “好的好的!慢...慢走啊....”司徒律老脸一红,笑着僵硬的挥了挥手。

    虽然心里很舍不得,但是....

    我TM竟然得到了女神亲手做的手环啊!!

    诶嘿嘿~

    “啊呀!”司徒律猛地松开了自己的手,一个牙印在自己的虎口上。

    司徒律十分不满的看着莉娜:“你咬我干什么?”

    “哼,舔狗!”

    莉娜一哼,甩头就走。

    “谁是舔狗啊?”

    司徒律追了上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