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司徒律这一天走到山里,一面打听着附近许多部落的情况,一边采药钓鱼,每天过的倒是挺休闲的。

    除了有时候得回去汇报一下情况之外,这个把月挺安逸的啊。。

    这次进山是为了躲蛮王,时不时就来找自己和他打一场,司徒律可真是怕了他了,你真要打等我易筋了之后再打,司徒律想着就能有点儿还手之力了。

    司徒律的速度很快,不多时,司徒律的脚上运气内力,猛地起跳,在树林间穿梭荡漾,一下子穿破树叶,跳到了树顶。

    双脚站在一根细细的针叶上,雪层从树上落下去,司徒律站在树顶看着天空,一副高手气息。

    “进步很快啊,几天就把‘轻云影’领悟了,说不定接下来你就能学会‘紫电龙纹’了。”九龙鼎惊喜的看着司徒律。

    轻云影是一种武技,简单来说可以算是身法,这种身法依靠的是对于身体的掌控已经元力的释放。

    不过司徒律选修的都是那种不怎么依靠元力,然后也不是那种一掌可以摧山填海的武技,估计司徒律到死都用不了这么恐怖的武技。

    所以司徒律学的都是那种路边大路货色的武技,这种技法更依靠身体和元力的配合,司徒律没有元力有内力,但这种武技消耗的内力恐怖的一。

    所以现在司徒律只是学的个轻功身法之类的,这消耗的内力估计得大吃一顿才能弥补回来,这完全没有办法,根本支撑不了长时间的战斗。

    “你这真没那种仅仅依靠力量就能使用的武技吗?”

    “不是没有吧,但是那种武技对你力量的掌控要求非常高,一不注意你自己就会先受伤的。”九龙鼎说道。

    “那我还是看看吧,试试能不能学会。”

    司徒律这个把月如饥似渴的跟着九龙鼎学习武技,功法他是不指望了,自己根本练不成。

    “那,除了身法之外,你可以选修一下这些武技,虽然都是路边摊的货色,但也有一些好东西的。”九龙鼎说着,传递给了司徒律一些武技的修行方式。

    司徒律就在山里慢慢的修行,有时候也不会觉得无聊,读一读脑子里那些实用大全增长一下见识总是可以的。

    司徒律深吸了一口气,握紧拳头,一拳砸在大树上!

    轰!

    大树应声倒下,司徒律很快就掌握了一门螺旋劲力的拳法,因为这门拳法和普洛斯枪法中的一招很相似,司徒律用着也习惯。

    “学的挺快的啊。”

    事实上司徒律只是看了一些武技的修行方式就差不多会了,一用出来效果也还可以,不必深入的研究。

    “不是很难操作的技法我学的都还可以....这门什么‘天雷劲’是什么鬼?”

    司徒律回忆着脑海中那门《天雷劲》的修行法门,有些奇怪。

    这门天雷劲倒是没有任何地方需要使用元力,纯粹靠力量来修行,可是怎么样才能达到‘虎豹雷音,筋骨齐鸣如炸雷’呢?

    这是怎么修炼的呢?

    “这门天雷劲是一种古老的武术流派遗留下来的武技,只知道具体的好像就是通过感应天雷来修行这门武技,然后达到一种拳劲如雷,讲究的是一招轰碎敌人,是一种极为强悍的爆发型武技。”

    九龙鼎说道。

    “有人炼成过没?”

    “有啊,我的好几任主人都会用,而且这天雷劲只要你学会了,你的力量有多少,这门武技的能发挥出来的杀伤力也就越大。我的主人有一个肉身成圣,一拳用天雷劲真的从体内爆发出天雷滚滚,轰碎了一个星球的。”九龙鼎说道。

    我.....

    看起来门槛倒是不高,但是这上限高的有点儿恐怖啊。

    。。。

    弗雷尔卓德最高的一座山脉是在极北,靠近那片无人踏足的海洋,那里是弗雷尔卓德气候最为恶劣的地方,没有什么生命可以在那里存活。

    但现在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战场,凛冬之牙的部队在山脉之外扎营,一个个雄武的士兵站在风雪之中无畏严寒,把守着唯一进入这座山脉的路。

    事实上这里距离拉克斯塔克翻过山脉就能抵达,但现在作为非常时期,凛冬之牙的部队来到这里,似乎正在和一个生命对峙。

    “沃利贝尔。”

    一个骑着獠牙巨兽的强壮女人,手上拿着一把完全用寒冰打造而成的战锤散发着寒光,看着身边的一只巨兽。

    这是一头穿着战甲的北极熊,雪白色的毛发看起来很温暖,但他的身上隐隐的闪烁着炽烈的雷光,仿佛天生就是雷霆的操纵者一般。

    在他的身边也有着许多这样的北极熊,穿戴着战甲,站在女人的旁边。

    “瑟庄妮,面前就是古老神明的奥恩,是个很强大的敌人。”这只名为沃利贝尔的北极熊说了一句,瑟庄妮看着那一座仿佛熊熊燃烧起来的山峰,整个山峰在冰天雪地中呈现燃烧般的红色,顶上冒着烟。

    那是弗雷尔卓德一位古老的神明,久远到甚至比弗雷尔帝国存在的时期更加久远——沃利贝尔的原话就是这样。

    “那又怎么样?统一弗雷尔卓德的路可不是艾希那小丫头嘴上说着和平就能完成的,值得我信赖的,只有力量!”瑟庄妮看着那座山峰,眯着眼握紧了手中的战锤。

    如此说来,现在的她是要与一位神明为敌——或者说逼迫那位神明交出自己想要的东西,更好的话是加入自己的联盟!

    但这么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强大如沃利贝尔这样的熊人族也会感觉到对手的强大,她只是一个人类,即使拥有着寒冰血脉。

    没有人可以战胜瑟庄妮,或者说没有人可以战胜瑟庄妮的意志。

    她是一位在北极地生活了很多年的弗雷尔卓德人,当大多数弗雷尔卓德人屈从与环境的恶劣,她视之为磨炼,直到痛苦化为力量;当饥饿来临,她看成鼓励。冰霜会化身成强者淘汰掉弱者,但她,是冰霜的盟友!

    她是瑟庄妮,北地之怒瑟庄妮。

    当然,司徒律看到肯定要说一句野猪骑士瑟庄妮的......

    通过了弗雷尔卓德严酷的试炼,她成为了一名不折不扣的强者,变得冷酷无情。在她的追随者之中,要么是拥有忍耐恶劣的勇气,要么就是拥有随时赴死的权利。

    而她们现在虽然是即将面对一名古老而强大的神明,但在她的追随者眼中,并没有畏惧和后退,所有人追随者瑟庄妮来到了这里,只为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那就走吧。”沃利贝尔率领着自己的熊人族前进,他是唯一一个熊人族之中获得了古老的神圣的风暴之力,这也是熊人族领袖的证明。

    沃利贝尔是瑟庄妮这一边的,而他自然也会帮助瑟庄妮,这种帮助不是无偿的,但是沃利贝尔深知,一个可怕的寒冰恶魔终将会席卷弗雷尔卓德,曾经爱好和平的熊人族在他的带领下重新找回了上古时期的凶猛好战。

    没有战争的到来,熊人族就无法领悟到和平的珍贵。

    至少在这一点上,沃利贝尔率领着熊人族南征北战,以迎接即将到来的恶魔。

    现在为了对抗恶魔,他必须面对奥恩,那位古老而又强大的神明。

    “吼!”

    沃尔贝里朝着山峰一吼,所有的熊人族跟着朝着那座山怒吼,声势滔天,甚至连天空终年不散的阴云在此刻也停止了降雪。

    从大雪落幕的那一刻开始,山峰中走出来一位黑色山羊角,浑身仿佛如岩浆一般簸动散发光热的巨人。散落的山羊胡子扎成了小辫,手上拿着一把巨大的铁锤。

    他的身高不过十米左右,但是随着他一出现,整个大地的积雪瞬间融化成水,流下下方的河流之中。

    即使站在这么远的地方,瑟庄妮和沃利贝尔也感受到了那股仿佛源于地底岩浆炙热的气息。

    奥恩!

    “是谁在这儿吵....是你吗?沃利贝尔?!”奥恩上前一步,死死的盯着它。

    “我的哥哥,奥恩,这次我不是来找你打架的。”沃利贝尔站起来,看着奥恩。

    “哈哈哈,我暴躁的弟弟仅仅为了些凡人就能杀到我这里来找我麻烦,竟然不是来找我打架的?”奥恩盯着沃利贝尔,看起来这两兄弟的关系并不怎么好啊。

    不过,狗熊和奥恩竟然是兄弟关系啊。。

    在一旁的瑟庄妮也有些微微惊讶,以前只是听说过这样的传闻,没想到是真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