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正如司徒律所想,整个拉克斯塔克并没有出现寄生兽,所以其实在这里的人民有些听闻过那种可怕的怪物,但很少有人真正的见到过。

    寄生兽的来源极有可能出现在北极地那边,但想要山脉过去,仅凭脚力应该是很难办到的,而且听闻那边正在打仗,所以现在过去也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但是也不可能不去。

    司徒律站在艾希的会议室门前,想问一下那边的情况如何了。

    “艾希大人?”

    司徒律试着敲了敲门,但是艾希并没有在这里。

    司徒律走下来,想了想。

    要不还是自己跟着地图过去看看情况,如果战争结束了,正好也可以去那边调查一下。

    “艾维尼亚大人来了!”

    “是艾维尼亚大人!”

    拉克斯塔克的人民兴奋的跑出城外,司徒律抬头,看见了天空中那位冰雪化身。

    冰晶凤凰,艾维尼亚!

    司徒律知道艾维尼亚是站在艾希这一边的神明,所以也跟了过去看了看。

    艾希此时正站在城外,艾维尼亚缓缓的从天空中落下,积雪被她的翅膀扇动,但又瞬间平复下去。

    艾维尼亚收摄了自己的力量,但司徒律也是第一次正面看到为数不多的神明之一。

    “欢迎回来,艾维尼亚。”艾希笑着看着艾维尼亚,艾维尼亚低下头,看着艾希。

    “最近没出什么事儿吧?”

    “和往常一样。”

    “我在那边的山头看到了一只飞龙,没有袭击你们吗?”

    “那个....可能是友好的飞龙吧。”艾希笑了笑,转过头来扫视了一眼,正好看到了司徒律。

    司徒律浑身一震,果然艾希是知道了的。

    虽然艾希没有明说,但其实司徒律也发觉艾希察觉了自己的身份。不过她能允许自己在拉克斯塔克生活,想必也是因为那枚徽章的缘故。

    最起码自己的目的只是为了了解寄生兽的来源,并不是到这里搞破坏。

    “那就好,这个给你。我从哥哥那里拿来的宝贝。”艾维尼亚说着,把一枚戒指递到了艾希手中。

    艾希看着这枚戒指,戒指上散发着无与伦比的气息,这种气息甚至渐渐的有些影响到了自己的血脉。强大的魔力在戒指上沉浮着,艾希有些惊讶。

    “这是神器吗?好强大的魔力。”

    艾希看着这枚戒指,说道。

    “不清楚,但是应该是不错的东西,好歹也是奥恩哥哥打造出来的。”艾维尼亚笑着,她也不知道这枚戒指具体的作用,但是上面沉浮的空间魔力很强大。

    反正艾维尼亚自己肯定不用这种武器,所以给了艾希。

    艾希笑了笑,收下了戒指。

    “北极地那边,战争还在继续吗?”

    “瑟庄妮和沃利贝尔被奥恩哥哥打跑了,所以那边现在没什么事儿了。”艾维尼亚说着,看着艾希。

    “那就好。其实有机会我的确想亲自去拜访一下奥恩大人的,但最近弗雷尔卓德好像隐隐的有些危险降临。”艾希说道。

    “是指那种可以寄生在人类身上的怪物吗?确实很麻烦呢,源头倒是被奥恩哥哥封印了,但是现在的话也不知道多少人被寄生了。”

    艾维尼亚和艾希在这边交谈的事情,周围的人欢呼雀跃,艾维尼亚是他们的神明,守护着他们经历了一次次的危险和磨难。

    司徒律第一次见到艾维尼亚,眼前的它和自己游戏里看到了还是不太一样,至少体型和蠢萌差不多大,但是蠢萌可完全比不上它啊。

    司徒律看着艾维尼亚飞走,艾希挥手送别,大家也跟着挥手送别,艾维尼亚回过来看了眼,消失在天空中。

    这时艾希回到了城里,而司徒律走到艾希那边,看见了她。

    “艾希大人。”司徒律叫住了艾希。

    “有事吗?”艾希转过头来,看着司徒律。

    “我想去一趟北极地,所以....您能告诉我现在那边是什么情况吗?”司徒律看着艾希,说道。

    “北极地那边的战争已经结束了,但过去的话估计也得不到太多有用的消息了。那个黑洞已经被奥恩大人封印,所以现在.....”

    “不管怎样,我还是打算过去看看。”司徒律点点头,说道。

    如果能拜访一下奥恩,说不定就能了解到更多关于寄生兽的事情。当然这不一定能成功,本来奥恩这种隐世的神明就不爱搭理任何人,要是自己过去,估计连面儿都见不上。

    “好吧,我也不多留你了。”

    艾希笑着,看着司徒律。

    司徒律点点头,有些事要和艾希说清楚,然后才能离开。

    司徒律回到瑞丽雅的家,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了。

    “史托律准备走了吗?”爷爷走过来,看着司徒律。

    “是啊,爷爷,我要走了。”司徒律笑了笑,拿着东西走出家门。

    “再见了。”

    司徒律挥挥手,没有过多的话语,只是微笑着离开。

    “再来这里的话,回来看看老头子我啊。”爷爷笑了笑,挥手送别。

    本来自己就是寄居一段时间,随时都有可能走的,所以司徒律心里也没什么负担,该做的事情自己一直都在做,至于老人和瑞丽雅的话,只是过客而已。

    要说不舍.....

    司徒律看了看头顶阴沉沉的天空。

    “爷爷还没教我怎么钓鱼王呢。”

    司徒律笑着,走出了拉克斯塔克。

    夜晚。

    拉克斯塔克的夜晚温度逐渐下降,甚至比白天还冷。

    瑞丽雅提着东西回到家中,看着爷爷坐在椅子上烤着火,望了望周围:

    “史托律呢?”

    “走了。”爷爷轻轻的叹了口气。

    毕竟像史托律那样勤劳吃苦肯干的年轻人已经很少了,不过他和大部分的年轻人都一样,不想老死在部落之中也情有可原啊。。

    “走了吗?”瑞丽雅倒不是说不舍,不过他竟然来和自己招呼都不打一个,真是过分呐。

    不过那样的强者去到哪里都不是他们需要担心的,能和泰达米尔大人激战那么久的战士一定也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物吧。

    “我先去做饭了。”瑞丽雅走到厨房,爷爷一个人坐在火炉边,看着燃烧的火焰喝了一口药酒。

    他的身体比以前好多了,这得多亏史托律的药。

    至少哮喘不怎么频发,感觉也比以前更有精神了呢。

    “瑞丽雅,你说你要是能把史托律揪在手上,那多好啊。”爷爷笑着说道。

    “说什么胡话呢?那家伙就是在咱家寄居一段时间,到时间了肯定会走的呀!”

    “但你没有发挥作为一个女人的魅力啊,没把那小子迷得五魂三道的....”

    “爷爷!你真的以为我嫁不出去是不是?改天我嫁人了看你一个人怎么办?!”瑞丽雅有些生气的说道。

    什么叫我女人的魅力啊,那家伙自己也不喜欢好不好?为什么得去倒追啊?

    “要是你嫁人了,我这辈子就再也没有什么遗憾了。”爷爷笑了笑,松了口气。

    他甚至开始幻想瑞丽雅嫁人之后,自己还能撑个几年的话,说不定能见到重孙子,那就更好了。。

    “又说胡话了!”

    “咳咳。”

    爷爷咳嗽了两声,喝了口酒打起精神来。

    这样的话是不是太贪心了点呢?

    “汪汪汪!!”

    咚咚。

    门外想起了一阵敲门声,而接着邻居家的狗叫唤了起来。

    “大晚上的谁呀?!”瑞丽雅在围裙上擦了擦自己的手,老人站起来,走到门前。

    嗅嗅。

    一个猩红的味道瞬间激起了老人的意识,老人立刻转头,莫名的危险直接让他醉醺醺的脸立即惊恐起来!

    “瑞丽雅,快跑!!”

    嘭!!

    “啊啊啊!!!”瑞丽雅惊恐的大叫了起来。

    门一下子被踢开,老人被门板压在了地上,瑞丽雅震惊的看着那个人,手里抓着邻居家的狗。

    邻居家的狗被他捏死,扔到了地上,老人从门板下爬出来,抓紧了那人的腿。

    “快跑啊瑞丽雅!”

    “爷爷!”

    “快走!”

    瑞丽雅惊慌失措,立刻爬上灶台,直接翻窗跳了出去。

    “咳咳咳!”

    老人过于激动,抱着那人的腿咳嗽了起来。

    鲜血忽然从他的腿上流淌到了爷爷的手里,爷爷抬头一看,瞳孔微缩:

    “史托律?”

    一把刀光,砍下了爷爷的头颅。

    鲜血铺满了地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