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烟花?”

    众人走出房间,看着月亮升起的夜空中闪烁着美丽的烟火,这让人很开心。

    “普洛斯~”安琪拉笑着走到农场外,拉着普洛斯的手。

    而二老站在农场内,看着奇怪的一幕。

    该不会这小子是有备而来的吧?

    普洛斯看着烟花:“他们来了?”

    “谁?”安琪拉好奇的问道。

    普洛斯指着天空,忽然飞翔的几只飞龙映入眼帘,鲜花的雨忽然撒下,伴着夜空的烟花,落到了农场外!

    “哇!普洛斯,鲜花诶!”安琪拉笑着看着鲜花从自己身前飞过,芳香带着颜色,这是一场最美丽的夜景啊。

    “啊..嗯。”

    普洛斯拿出戒指,单膝跪地,扶着安琪拉的手。

    “嫁给我好吗?”

    “为什么?”安琪拉看着这一切,心里感动不已。

    没有哪个女生可以拒绝这一切吧,事实上安琪拉巴不得马上答应普洛斯,但是她想听一下普洛斯对自己求婚的宣言。

    “我.....我....我是普洛斯,现在想美丽的.....安琪拉小姐求婚,不管以后发生任何的事情,我都会守护你直到永远。疼痛我想为你分担,快乐我会分你一半,我摘下的果子全部给你,我会用我的一生来保护你。”普洛斯红着脸,紧张的颤抖了起来。

    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蓝宝石戒指,象征着忠诚的矢志不渝。

    “我愿意!”安琪拉流着泪,捂着自己的嘴高兴的说了句。

    她在等待着,这个让自己托付一生的人给自己戴上戒指。

    “谢谢你。”普洛斯给安琪拉带上了戒指,安琪拉抱住了普洛斯。

    普洛斯感受着自己肩膀上传来的重量和温暖。

    这是他一生需要守护的人,不会让你受到一点伤害。

    我是普洛斯,在这里发誓。

    两个人相依相存,老母亲的眼中流着泪,高兴的笑着。

    “安琪拉,找到自己的归宿了呢....老头子,老头子?你去哪儿?”

    “那烟花的灰进我眼睛里了,我回去洗洗!”老父亲擦着自己的眼泪,回到了房屋中。

    真是嘴硬心软啊。

    老母亲笑了笑,跟着回到了房屋中。

    烟花和花瓣的雨下了足足半个小时,才停了下来。

    而此时在暗处观察的调酒师和波奇,笑着看着他们回到了房屋中。

    “各位,谢谢了啊!”调酒师朝着空中喊了一声。

    “老大求婚怎么能没我们呢?走了,改天见。”约翰的声音传来,众人驾驭着飞龙回去了。

    “这次可是要被骂了啊,这烟花够的上一场烟火大会了,你这到底花了多少钱啊?”

    “不多,比起普洛斯的幸福来说,不多。”调酒师笑了笑。

    波奇责了一声:“真是个土豪!”

    调酒师笑了笑:“走吧,明天他们就走了,这也算是我们给他的一个礼物了。”

    .......

    等到约翰他们回到基地,所有人彻夜狂欢。

    “普洛斯求婚啦!”

    “普洛斯求婚啦!”

    “普洛斯求婚啦!”

    “大家嗨起来!”

    “哦哦哦!!”

    “等普洛斯回来一定要喊他发喜糖!”

    “该死!普洛斯竟然脱单了,可恶啊!我以为我比他更快的!”

    众人欢呼雀跃,司徒律和莉娜坐在窗外,感受着六七月份吹来的夏风,穿着背心短袖的,听着下面那群人的狂欢。

    “普洛斯去求婚了吗?”莉娜看着司徒律。

    “是啊,可厉害了,烟花放了半小时,我们撒花瓣撒了半小时....”司徒律甩了甩自己的手,现在手上都是花的香味儿。。

    “真好啊,要是谁能这么跟我求婚,我也会答应的。暗示~”莉娜盯着司徒律。

    司徒律啧了一声:“那撒的都是钱啊,那些光是我一个人背了三大萝,而且还不算我们出动了这么多人.....真是有钱啊....”

    “你就知道钱,俗气!”

    “废话,没钱我自己的养不起,还怎么养你.....不对,这话说的我跟你父亲似的?”

    “好哇你个司徒,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当我父亲?!”

    “哈哈!开个玩笑,哎呀,你真哪天碰上自己喜欢的人求婚你,作为亲友团的我肯定会帮你办好任何事情的。”司徒律笑着看着莉娜,喝了一口酒。

    酒精很快在司徒律的体内消融,适当的饮酒可以激发自己细胞的活性,这是司徒律现在一个新的爱好了。

    酒是好东西,是五谷之精,当然喝多了对身体也没啥好处~

    不过现在司徒律试了一下,自己原来滴酒不沾,现在也能喝个十几斤不倒了,再多,就不行了.....

    “我说你啊~唉,干杯!”莉娜拿着果汁。

    “干杯。”司徒律端起酒。

    一杯敬自由,一杯敬现在。

    连续喝了几杯,司徒律浑身发热,脸红通通的,不过一下子酒劲儿就下去了。

    说实话,司徒律其实现在很满意这样的生活节奏,但是也更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呐,司徒,万一有一天我对你撒谎了怎么办?”莉娜摇着杯子里的果汁,说道。

    “你骗我的少了啊你以为?”司徒律看着外面,靠着窗沿,说道。

    “我是说.....我有很大的事情隐瞒了你,你会怎么做?”莉娜小心翼翼的看着司徒律。

    “啊?什么事儿?”

    司徒律皱着眉,看着莉娜。

    “这个....”莉娜撇过头去,不说话了。

    小凤一吹,司徒律身体抖了抖。

    “还能怎么办,原谅你呗,我至于跟你较真儿啊?”司徒律笑了笑,倒是无所谓的说道。

    都是铁杆儿了,谁坑谁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那个....你柜子里的花冠被我....弄坏了....”莉娜摸了摸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啊?你说什么?”

    司徒律立刻站起来,死死的盯着莉娜。

    “咳咳,你说过会原谅我的啊....”

    “我!”

    司徒律扔下酒杯,冲到房间里,打开了柜子。

    “来,今晚大家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楼下热热闹闹的,约翰组织着大家喝的高兴完了。

    “啊啊啊啊!!!”

    “我艹?!”

    “哪儿来的狼崽子被撵出来了?”

    众人奇怪的看着外面,然后继续喝了起来。

    司徒律满脸悔恨的看着手里已经枯萎的花冠,准确的说只剩下花了,那些藤条都断了。。

    “我的.....花冠啊....我.....啊啊啊!”

    司徒律泪流满面,第一次尝到了心痛的感觉。

    这可是女神给我留下来的啊.....竟然被这么....弄坏了啊!!

    司徒律一下子失去了力气,瘫坐在地上,捂着眼睛哭泣了起立。

    莉娜小心翼翼的从门口探出头来,看着悲愤欲绝的司徒律。

    “别生气了好不好,你不是原谅我了吗?”

    “我TM!!”

    司徒律死死的瞪了眼莉娜,莉娜赶紧溜了。

    “呜哇哇哇哇!!”司徒律放声大哭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的老伤心了。

    司徒律抱着花冠,在地上撒泼打滚,哭的那叫一个惨啊。

    搞得门外的莉娜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了。

    这么恐怖的吗?不就是一个花冠吗,要做的话我又不是做不出来.....

    莉娜感觉好像这东西对他很重要,那天只是打扫房间的时候好奇看了眼,哪成想自己一摸就坏了啊....真的和我关系不大啊.....

    莉娜委屈巴巴的走到柜子里拿出一只烤鸡吃着,看着司徒律在房间地板上抽搐着,叹了口气。

    年轻的少年哟,女神是你遥望而不可及的啊。

    “唉,心理素质这么弱,我怎么会摊上这种人啊~”莉娜吃着烧鸡,说道。

    “嗯?你说什么?大声点儿我没听清?!”司徒律走出房间,一脸阴沉的看着莉娜。

    “咳咳,没什么没什么。其实司徒你也应该知道,喜欢一个人就去追啊!追不打拿着别人的东西yy有什么用?!别扯那些喜欢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你追她看她同不同意,不同意继续追,哪有那么多废话啊,对吧....”莉娜一拍桌子,看着点司徒律长篇大论的。

    我....

    好像有点儿道理啊。

    司徒律郑重的收好了花冠的残骸,丢到了树下,希望来年能长出美丽的花朵来。

    司徒律走过来,看着莉娜。

    “你...你想干什么?要发泄不满的话那边有个沙袋....”

    “你说....我这要真是去表白能有几分成功的机会啊?”

    司徒律苦着脸,看着莉娜。

    “以你现在的相貌和地位和任何的一切来说,不到一成。”莉娜立刻说道、。

    “嘶....这么真实的吗?”司徒律捂着自己的胸口,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