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说起来司徒律其实很喜欢和莉娜相处,至少在同龄人当中莉娜虽然年纪小,但是做事踏实,骚话一套一套的,比司徒律还行。

    这种朋友不可多得,对于莉娜,司徒律觉得自己很宽容了,只要不是涉及钱的问题......

    “话说回来,你们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没有?”约翰笑着看着司徒律,说道。

    “我想去海边!”莉娜举手,兴高采烈的说着。

    “那就去海边看看吧。”

    白崖城的地理位置位于炼银山脉西南方,靠近德玛西亚的领地但同时也和诺克萨斯的领土接壤,所以诺克萨斯的商队来往非常密切,而在这里,虽说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不会爆发战争,但私底下的暴力事件层出不穷。

    如果是普通人倒算了,一旦关系的两个国家商队之间爆发冲突,白崖城商会就会立即出马,这也是白崖城商会为了避免在贸易之中出现任何的差池。

    商人的本质是什么?

    赚钱,以及怎么样赚到钱。

    白崖城的建筑风格受到了诺克萨斯的影响较多,周围的堡垒建筑很明显,但也有部分德玛西亚的风格,尖顶和圆顶的塔楼钟楼也是白崖城的象征。

    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除开那种属于白崖城商会的人员外,很多其实是来自于各个地方的商队在这里会有自己的产业。他们需要定期跟白崖城商会沟通缴纳房租,白崖城的房屋不会卖给不是他们的商队,但也有特例。

    不过这种特例很少见,除非是他们认为值得贸易的伙伴,而不是贸易的对象。

    贫富差距明显,生活在底层的劳工们每天都需要干非常繁重的活儿,而劳工的大部分是来自于奴隶。

    奴隶是没有主权可言的,他们会被商队用到死,榨干他们最后的价值之中,扔到海里,甚至根本不需要一个坟墓。

    大部分劳工都是诺克萨斯征战各地所带来的奴隶,所以很大程度上白崖城底层的人员全部都属于诺克萨斯侵略带来的奴隶。

    男的用到死,女人则是用来当做娼妓。

    当然。

    黑暗的一面从来都不会大大咧咧的摆在人们的面前供人观看,而司徒律也只是远远的看着那些奴隶被监管一鞭子一鞭子的打在身上皮开肉绽,流着鲜血,倒在地上。

    数三声不起来,直接扔到海里去。

    可恶!

    司徒律捏着拳头!

    “咳咳,走这边吧,去海边看看。”约翰咳嗽了两声,看到司徒律脸上阴晴不定,带着他们来到了海岸边。

    海岸边就是居民们游乐的场所,大热天的卖冷饮和租借泳圈冲浪板的小贩数不胜数,边上甚至还要临时搭建起来的餐馆,人声鼎沸,热火朝天。

    偌大的海滩上说不上人挤人,但是也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可以休息。

    “要不要换上泳衣去游泳?”约翰笑着说道。

    “不用了。”司徒律摇摇头。

    我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真的是来玩的吗?

    “走嘛走嘛,去游泳!”莉娜拉着司徒律,司徒律沉思着。

    还没注意,司徒律就被拉到了换衣间里,付了钱换上了泳衣。

    健硕的肌肉穿着衣服看不出来,但司徒律脱了衣服,完美的人鱼曲线以及强壮的身体一走出来,就引起了周围不少女性的注意!

    “那个人身材好好哦!”

    “难不成是个健身教练?”

    “要不要去搭讪一下?”

    周围的女性看着司徒律,眼睛放光。

    论好色这一点,好像男的女的都一样。

    “哟,司徒你这身材可以啊,不愧是牛犊子!”约翰眼睛一亮,司徒律的身材确实很完美,之前没脱还看不出来啊。

    “emmm”

    “司徒司徒!”莉娜在后面喊了一句。

    “啊?”司徒律转过头去,迷茫的看了眼莉娜。

    “那我们就先去游泳了~”约翰带着罗伊莎,走到了海水之中。

    司徒律看了眼莉娜,坐在沙滩上沉默了起来。

    莉娜:??

    莉娜奇怪的看着司徒律,自己可是换上了泳装啊,难道你不应该兴奋一点吗?!

    嘿诶!

    噗!

    莉娜直接冲过来退了一把司徒律,司徒律一下子没坐稳,直接趴到了海滩上!

    “我去!你干啥?!”

    司徒律坐起来,看着莉娜。

    “哼!就不理你!”莉娜哼了一声,自己跑到海里去和约翰他们玩儿了。

    司徒律叹了口气。

    我是怎么把你惹到了啊?

    不过那些事情都不重要,这次的任务总得有个目标,连要干什么都不知道,司徒律有点儿发懵。

    总觉得大家太安逸了,应该有点紧张感才对。

    司徒律双手撑着沙滩,身体放松抬头看着天空。

    烈日炎炎,所以大家才会选择到这里来感受微凉的海风,咸湿的空气中带着海腥味儿,大海总是让人迷恋。但.....

    是不是应该考虑之后的事情了呢?

    司徒律想着,以前只是想着能尽量在不打仗的情况下干满然后退伍,现在战争打响,很快我们就可能会与诺克萨斯的军队作战。

    到时候战争何年结束,那就不是司徒律可以知晓的了。

    至少每一次诺克萨斯的正式进攻起码都是从几年前做好准备,然后再次行动。而这一次诺克萨斯出动军团集体作战,明显是朝着德玛西亚来的。

    该怎么办呢?

    司徒律看着天空,想道。

    “哟,这不是史托律吗?好久不见了。”

    司徒律坐起身来,笑了笑:“堂哥?”

    “别叫我堂哥,你这个卑鄙的外家人,现在我们才是嫡系,而你只是被家族驱逐出去的破落户!”那个人和司徒律鼻子有点儿像,稍微带着那么点儿血缘关系。

    只不过司徒律对他们没什么好感,原来在家族里他们就没少欺负自己,不过那个时候司徒律可不是怂包,两方来来往往五五开,彼此都是讨厌对方的。

    司徒律站起身来,转身看着他们。

    几个简卫家族的年轻人站在自己这便宜堂哥的身后,嘲笑不屑的看着自己。

    他们至少有嘲笑自己的本钱,而自己,是个穷光蛋啊....

    “你来这里不止是为了嘲讽我吧?拉里斯?”司徒律笑了一下,看着自己的堂哥。

    拉里斯冷着脸,眼睛中闪过一丝丝阴狠!

    “小子,现在跪下来向我求饶,说不定大爷我会大发慈悲,赏你点儿盘缠,别到时候落得去跟那些卑微肮脏的奴隶一样靠身体求生活!”

    “这就不劳您担心了,没事儿的话请离开,我总觉得眼睛里有眼屎很胀眼啊~”司徒律苦笑着,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该死!你敢骂我?!”拉里斯冲上前来,恶狠狠的盯着司徒律。

    还别说,他比司徒律高,这么一看气势倒是挺吓人的。

    司徒律苦笑,捂着自己的嘴:

    “不好意思,我刚才吃了大蒜,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嘴臭味儿啊,跟吃了屎一样的。”

    “找死!”

    拉里斯挥起他的拳头朝着司徒律砸了下来,司徒律苦笑着,一脸惊恐,连忙后退躲过了拉里斯的攻击。

    “别跑!”

    拉里斯学过格斗术,每次吵架吵不赢自己都只会拳头相向,以前司徒律还真没啥办法被追着打,但现在.....

    “哎呀!别打了别打了,我知道错了,别打了!”

    司徒律一边惨叫,一边故作惊恐的躲着拉里斯的拳头。

    惹事倒不是司徒律所想的,但是自己没动手本来就看着是弱势群体,而现在司徒律表面上被拉里斯如往常一样追着打。

    但其实不然。

    司徒律很轻松的躲过攻击,但是想装的惊恐万分还是有点儿难度的,这也得演技爆发啊。

    拉里斯气急败坏,朝着司徒律飞踢一脚,司徒律连忙蹲了下来。

    真炁跳跃!

    拉里斯脚底的沙子忽然一松,拉里斯一下子踩不住倒在地上。

    司徒律连忙跑开,周围的人看了大半天,不由得笑了起来。

    “该死的家伙!有本事别跑!”拉里斯面红耳赤,怒视着造成这一切的元凶司徒律。

    “又不是我把你打倒的....”司徒律苦着脸,看着拉里斯。

    “该死!”

    “大哥没事儿吧?”

    “我们替你教训他!”边上的人立刻上来以表忠心,拉里斯脸色一黑。

    “用不着!手套呢?!”

    “哦哦,这...这儿。”

    拉里斯迅速穿上手套,然后扔到了司徒律的脚下!

    “我现在向你发起挑战,无限制!”

    “唔哟!挑战啊?”

    “有意思。”

    周围的人惊讶的看着他们,司徒律看着拉里斯,脸色发苦。

    你这人....怎么一点B数都没有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