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们这次来到白崖城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调查这件事。”

    普洛斯说着,看着大家。

    所以果然很奇怪啊,为什么非得带上家属来白崖城呢,真的要是执行什么危险的任务,那么这样做岂不是自缚手脚?

    司徒律等人望着普洛斯,普洛斯淡淡的说道:

    “白崖城商会近期的动作很奇怪,原来以往在整个白崖城召开的所有活动中机会都能见到白崖城商会的人员出席,不管是大型活动还是小型活动,但现在许多活动中已经看不到白崖城商会的身影,而这些活动依然在继续着。”

    “那么首先我来讲讲为什么要让大家去参加这些活动的原因。”

    普洛斯说着,看着众人。

    “整个白崖城之中,还有多少德玛西亚人,大家知道吗?”

    众人摇头,普洛斯并没有让莉娜她们回避。

    “整个白崖城,所有的德玛西亚人不管是商店还是产业,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失。不管是被抢劫盗窃,还是说来自于各个方面的挤压,德玛西亚商队在白崖城的产业逐渐的萎缩。”

    “而起初,举办这些活动的目的,就是为了德玛西亚人。”普洛斯说着,望着大家。

    “什么意思?”

    “所有在白崖城举办的活动并非为了增加白崖城的产业声望做铺垫,虽然这也确实达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更多的,每年来白崖城旅游的德玛西亚人不少,乃至现在德玛西亚到此旅游的人口也在逐渐增多,差不多接近几万的日流量。”

    “可是这些活动都在照常展开,说和诺克萨斯有关系....”司徒律沉思着,开口问道。

    白崖城的繁华不是开玩笑,而在大街上确实也随处可见德玛西亚人,那么这样的话到底白崖城商会是想干什么呢?

    “除开所在白崖城的德玛西亚商队和产业受到损失之外,到今天为止,已经有超过一百名德玛西亚人在这里失踪了。”普洛斯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什么?!”

    “这怎么可能?”

    “消息可靠吗?!”

    众人震惊的看着普洛斯,来之前大家也不是没对白崖城有过了解。白崖城商会控制着整个白崖城,虽然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管地不管人,但是从来没听说过在白崖城德玛西亚人会有失踪的情况。

    “消息绝对真实,为此我们的几个兄弟受了伤。而且国人的莫名失踪不是第一次了,在以前,白崖城商会就利用各方关系压下了这些消息,导致我们根本没有听说过。”普洛斯说道。

    “那该怎么办?”

    “普洛斯?”

    众人看着普洛斯,白崖城可能即将面临一场大清洗,或许彻底倒向诺克萨斯,或许会产生新的格局,但这对于他们来说,绝对算不上什么好消息。

    因为白崖城对德玛西亚甚至西方各大势力太重要了。

    万一这个地方倒向诺克萨斯,不仅是德玛西亚商业的一次打击,更是诺克萨斯或许进攻德玛西亚的号角吹响!

    司徒律眼睛一转,想到了很多事情。

    白崖城之所以这么重要说白了就是德玛西亚向外输出货物的中转地以及对内购买外地产品的重要地方。而德玛西亚虽然是农耕国家,但是矿产资源极为匮乏,大部分的矿石依靠进口。

    而最重要的港湾,就是白崖城!

    无论是地理位置还是商业活动,乃至于商道的开辟,都是德玛西亚如此重视白崖城的原因之一。

    而现在白崖城忽然要倒向诺克萨斯,这对整个德玛西亚来说,都是一场数得上的灾难!

    “所有人,立刻分成两队,约翰带领一部分人加上家眷们立刻返回针溪郡待命!剩下的人,继续潜伏在白崖城探听消息。”

    “是!”约翰没有质疑,立刻开始准备起来。

    司徒律心里忽然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这种预感来的极为强烈,总觉得这次的事情从出发到现在有很多很多的谜团,普洛斯没有说清楚,或许连他都不知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莉娜收拾好东西,坐上马车,望着司徒律:

    “那....我先走了。”

    “嗯,路上小心,别忘了我教你的东西。”司徒律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莉娜。

    “嗯。”莉娜点点头,坐上马车,由约翰带队,离开了白崖城。

    司徒律脸色阴沉,回到了旅馆之中。

    他是被留下来的其中之一。

    。。。。。。

    莉娜坐在马车里,心神不安。

    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会让我们来这里呢?很奇怪吧?

    莉娜搓了搓自己的双臂,抱着自己看着闭眼休息的约翰和罗伊莎。旁边还有几个人,都是熟悉的人,和司徒律曾经一起训练过的战友。

    “呐....约翰,为什么这次行动会带我们出来啊,这难道不会影响到你们的工作吗?”

    约翰睁开眼,笑着看着莉娜:“没事的。”

    罗伊莎也是笑着看着莉娜:“对啊,没事的莉娜,别担心,不会出事的。”

    他们两个人温柔的安慰声让莉娜忽然感觉到一阵阵的不安,这种不安不知道来自于哪里。

    太奇怪了。

    明明大家前一刻还是那么开开心心的样子,但是为什么忽然就会变成这样?

    莉娜是个很敏感的人,对于周遭气氛的转变有很深的感触,正是这种感觉,让莉娜十分的不安。

    但是现在,自己即将离开白崖城,也不可能去找司徒给他添麻烦啊~~

    “真的....没事儿吗?”

    “对啊,没事儿的。”罗伊莎笑着,拉着约翰的手。

    “我会把大家安全的送往针溪郡,然后你们就在那里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做,等我们回来就行了。”约翰笑着说道。

    咔嚓!

    “杀啊啊!!!”

    喊杀声忽然从四面八方传来,莉娜惊恐的尖叫了一声:

    “啊!”

    “别担心,我出去看看。”

    约翰笑了笑,罗伊莎过来抱着莉娜,莉娜满脸惊恐,但是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她不怕,只是这种奇怪的氛围让她非常的不安就是了.....

    还有,他们是被伏击了吗?!

    莉娜不敢看外面,马车停了下来,周围的喊杀声越来越近了,随着约翰的出去,周围响起了剧烈的战斗声。

    战斗持续了十几分钟,时不时的还能听到外面传来的惨叫声,鲜血的腥味儿逐渐的飘散开来,莉娜脸色一白。

    “没事的啊,约翰会帮我打跑敌人的。”罗伊莎安安静静的拍着莉娜的背,莉娜浑身颤抖,看着罗伊莎:

    “为什么....你不怕?”

    “怕当然怕了,但是我更相信约翰。所以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对你来说,这样的行动可能是第一次吧。”罗伊莎温柔的笑着,目光注视着莉娜。

    莉娜在她的眼中看见了平静,似乎是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一样!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罗伊莎抬起头来,看着外面吗:“我们现在能做的,只能在后方安安静静的等待他们的归来。或许回不来了,但是你要知道,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

    “如果有一天,他们陷入无边血海的地狱,能拯救他们的,只有我们了哦。”

    罗伊莎笑着,嘴里说着不清不明的话语,莉娜不是很懂她在说什么。

    但是司徒....

    “司徒他....不会出什么事儿吧?”莉娜看着罗伊莎,问道。

    “至少他的任务没有完成之前,我们是看不到他们了。司徒是个很善良的人,也很强大,但是他还不足以跟上约翰他们的脚步。”罗伊莎说着,外面的打斗声越来越小,鲜血的腥味儿也越来越重。

    “作为一名龙禽骑手啊,很多时候都要为德玛西亚,去干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啊。”

    罗伊莎这么说着,浓重的血腥味忽然冲进了马车里。

    莉娜瞳孔微缩,看着杀气腾腾浑身是血的约翰,仿佛看到了地狱的恶魔一样,完全换了一个人。

    “约翰?”

    约翰身上的气势瞬间回落,即使是脸上满是脏污,手上满是血腥,也继续的笑着看着罗伊莎。

    “我回来了。走吧,其他人我不担心,只是司徒的话,还需要经历一些事情啊。。”

    约翰笑着,看着莉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