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什么化血池还可以考虑一下,毕竟小九说自己会炼制,那就不用司徒律费心了。

    但是那什么炼天血精就太过分了。。

    “一般来说,活过五十年的动物体内都会产生血精,这种血精对普通人来说算得上是延年益寿的宝药。我想炼制化血池的目的之一,也是为了丰富你的体内大藏,等你开始修行肉体成圣法门的时候,打下坚实的基础。不然你可鞥受不了~”小九说道。

    “大藏....什么东西?”

    “这个你可以理解为你本身的自愈能力,类似于激发肾上腺,但是完全没有任何副作用。通俗来讲,一个人体内的大藏越丰厚,那么这个人的体质也就会越好,而且不容易生病,出了点儿小伤也能很快的自愈。”

    “哦哦。”

    “而要肉身成圣,第一步就是要完全开启你体内的大藏,以自身大藏为基石,塑造一副更加强大的躯体。而在这之后,就需要迅速的弥补体内气血的亏损,否则落下病根,你这身体就废了。”

    “开九妙神环,凝三才之根?”司徒律想起了炼体实用教学大全里的一句话。

    “对,这九妙神环分别是生、死、休、伤、杜、景、惊、开九大神环,然后凝聚天、地、人也称之为精、气、神三才之根,斩破三才根,撞断九神环,方得圣体。”

    司徒律沉思了一下,大致的和自己了解的差不多,不过这么玄幻的事情司徒律也还没真正的考虑到这些,肉身成圣还得渡过三灾,去五难,凝真丹,打破胎中之迷.....

    哎哟我的妈呀。

    这么一细想感觉这法门很不得了啊.....

    “三灾五难会在你九环修行完成的时候接踵而至,而之后则需要凝真丹开启天地人三才神根,最后靠着一往无前的勇气斩断三才神根,撞破九妙神环,方能进入胎中之迷阶段。只要打破胎中之迷,你这肉身就能变成独一无二的圣体了。”小九说道。

    还是挺遥远的事儿吧....

    “眼下还是想想怎么弄这个化血池的事情吧。”

    “这个世界很好,活过几十年的动物肯定不少,化生而灵的凶兽魔兽也多,只不过在人类频发生活的地带很少见。像在这片大海之中,肯定有存在久远的生物。”

    司徒律想了想:“那我也下不了海去找那些生物的麻烦吧?”

    “说的也是呢,总之看运气吧,一般来说那些凶兽即使隐居山林也会有不少消息传达出来,就看你运气怎么样了。只要有足够多的血精,炼制化血池对我来说易如反掌。”小九说道。

    emmm。

    那,先这样吧。

    。。。。。。

    白崖城的早间和平日里没什么不一样,只不过今天白崖城出动的人员有点多,似乎是哪家商队被袭击了。

    “好惨啊!”

    看着正在收拾路边的队伍,这是白崖城的守卫队,是由白崖城商会管辖的。

    “这些德玛西亚人虽然挺高傲的,但是也没坑过我们,怎么死的这么惨啊....”

    “呕!!”

    周围的不少人干呕了起来,刺鼻的血腥味儿在晨间很让人反胃,撞着胆子来看的人不少吓得脸色苍白。

    大片大片的血肉飞洒在路边,残肢断臂更是随处可见。掉下来的头颅露出了白色的脑浆,鲜血的腥味儿无不刺激着在场的人,打心底直冒冷气。

    太惨了....

    被杀的人一个全尸都没有留下来,守卫队很快回收了这些尸体之后,离开了这里。

    之后这里被封锁起来勘察现场,司徒律和普洛斯他们也没能进得去了。

    普洛斯面无表情,但看得出来普洛斯很生气。

    “今晚,大家潜伏在这周围。一旦出现任何人,格杀勿论。”

    普洛斯淡淡的说着,司徒律的眼角猛地跳动了一下。

    要杀人了吗.....

    司徒律深吸了一口气,普洛斯忽然看着司徒律:

    “司徒,你可以不用来,去另一边的码头潜伏着观察那边的情况,一旦有事发生立刻回来向我报告。”

    “是。”

    司徒律并非喜欢杀人,但是普洛斯看起来是动了杀心,身上隐隐的杀气让自己都有些心惊。

    我可以为了自己的命去杀了别人,但是如果是无意义的杀人,那就太.....

    司徒律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当自己为了生存杀了第一个人的时候开始,司徒律就已经明白了。

    自己早就沾满了血腥,何故惺惺作态?

    区别只是在于司徒律十分反感去杀普通人而又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的人。

    或许有一天自己也会被别人杀死吧,但在那之前,司徒律一定会拼命的反抗。

    就像在军营的时候那样。

    到了夜晚,司徒律他们全体出动,悄悄的掠过小巷,普洛斯带着人前去白天出事的地方,而司徒律则是一个人前往码头。

    司徒律知道,这是普洛斯可能知道司徒律有点反感杀人,没有强迫自己过去。

    所以把自己派到一个无关紧要的地方呆一个晚上而已。

    司徒律蹲在一个房顶之上,浑身穿着黑衣,活生生像个斥候或者刺客一样。

    司徒律遮住了自己的脸,蹲在房顶一动不动,看着夜晚依旧火热的码头。

    码头是从来不会休息的,因为有很多的商队在这里上货卸货,从白天到黑夜,没有什么时间这里是安静下来的。

    奴隶背负重物步履蹒跚的脚踏声,监工们尖酸的怒骂声,以及,鞭子抽打在肉体之上的惨叫声.....

    奴隶,是没有权利死去的。

    他们只会被商人们榨干,然后才能死去。

    司徒律眼神冰冷,握紧拳头咬着牙。

    你能看到那些奴隶骨瘦如柴,不乏这样的小孩子背着比他们还大的麻袋,里面塞满了沉甸甸的货物,几乎压垮了他们的身体。

    那些监工更是看不得奴隶慢下来,一鞭子鞭子的打在他们的身上,一些小孩和妇女首先就受不了了,倒在地上痛苦的惨叫着。

    这是什么?

    人性啊......

    “怪不得诺克萨斯这么招人恨,相比较高层腐败的德玛西亚,果然还是最为直观的感受更让人愤怒!”司徒律冷着眼。

    司徒律可从来没觉得德玛西亚高层有多么精明,不然查理斯那样的人是怎么当上镇长的?

    当然你也可以说司徒律太过偏激,但是司徒律可是从家族里出来的,能不知道那些上层贵族之间的龌龊吗?

    司徒律对这个国家有好感,因为他们对待人民不会像这样的方式,但同时这个国家从骨子里的贵族文化也在腐蚀着内里。

    诺克萨斯虽然喜欢战争,但是在那里的人民反而呈现两种极端,一种是强大可以得到尊敬的人,一种是知道强大了就可以得到尊敬的人。

    战争不分好坏,只有结果和战胜者一方胜利的宣言。

    但这和普通的人民又有什么关系?

    果然,司徒律还是很讨厌诺克萨斯。

    也幸好穿越的时候没有在诺克萨斯重生,不然自己铁定会变成一个只知道用拳头说话的莽夫。

    司徒律这一刻,站了起来,随着黑影慢慢的朝着码头摸索过去。到达了集装箱附近,司徒律隐藏在密集的集装箱之中。

    “过两天要来一笔上好的货物,这是给诺克萨斯人的,一定要注意警戒防守,不能松懈!”

    一个监工跟一群监工说着,好像是一批贵重的货物即将抵达这里了。

    司徒律耳朵一动,听得清清楚楚。

    “什么东西啊头?”

    “就是啊,那群诺克萨斯人可嚣张了,一句话说的不好就要杀我们的样子!”

    “真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送礼给他们!”

    “别吵!那些东西本来就是从艾欧尼亚走私过来的,死的倒是不担心,关键是那些活的东西,很危险,注意一下。别到时候脑袋是怎么掉的都不知道!”监管的老大骂了一句,监管们窸窸窣窣的说了声‘是’。

    “别偷懒啊,最近千万不要去招惹那些诺克萨斯人,今天那些死了的德玛西亚人....你们懂我意思吧?”监管老大冷笑着,说道。

    “真的是诺克萨斯人干的?”

    “八九不离十,当初那家商队就是因为和诺克萨斯的商队起了冲突,你看现在,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真狠啊!”

    “反正最近就不要去惹那些疯子,知道吗?等两天之后,诺克萨斯的大人物也会到这里来接收这批货物,但时候整个码头都会被封锁的。”

    “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