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顺着下水道,一行人立刻出城,不多做停留,一路跑到了白崖城外的山坡上才敢稍作休息。

    “哈....”

    “咳咳!”

    “逃出来了?”

    众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围的人,虽然大家或多或少挂了彩,但是都还活着,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司徒律松了口气,慢慢的把普洛斯扶下来,站在一边警示着周围。

    “应该没事了,司徒,这次....多亏你了。”普洛斯叹了口气。

    差点儿因为自己,大家都会陷入绝境了啊。

    “是啊,司徒,没想到你竟然会出现在那里?!”

    “真行啊,你可是救了我们大家啊!”

    众人劫后余生,说不出的轻松看着司徒律。

    司徒律望着白崖城方向,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即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

    “普洛斯,你到底还有什么没跟我们说的?!”

    司徒律看着普洛斯,普洛斯面无表情,大家互相看着对方,不知道司徒律为什么会发火。

    普洛斯捂着自己的腰,站了起来看着众人:“大家,我们来白崖城的目的是什么?”

    “难道不是调查白崖城和诺克萨斯的关系吗?”

    “这一切这么显而易见,我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回去报告就好了吧?”

    众人的脸上粘着血污,身上还挂着彩,一些伤得轻的还在给伤得重的人包扎,不过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看着普洛斯。

    “这次,我们将联合针溪郡驻军,白崖城驻边军队,毁灭白崖城。”

    普洛斯轻轻的说着,众人瞪大眼睛。

    “普洛斯....你在开玩笑吧?毁灭?是杀了白崖城商会的人吗?”

    一个人不可置信的望着普洛斯,他没有说话,平淡的站在这里。

    “喂喂,就算要对白崖城商会出手,那也应该是暗部的事情吧?或者直接请出名的刺客组织出手不是更好吗?呐,对吧普洛斯?”

    “包括在白崖城的德玛西亚人、城镇居民,乃至奴隶,一个不留。”普洛斯说着。

    司徒律握紧拳头,咬着牙死死的盯着普洛斯:

    “这就是你让我们带家属过来的原因?!”

    万万没想到,众人震惊的看着普洛斯,或者说连普洛斯也是刚刚才想到这一点,深深的叹了口气。

    “普洛斯....”众人沉默无言,每个人都是轻轻的摇头,低着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而和他们鲜明对比的是司徒律,司徒律知道自己被骗了!

    被普洛斯,以及上面那些人的计划蒙骗....不,或者说这可能就是龙禽骑手会面对的事情,沉默无言的大家已经让司徒律得知了很懂信息了。

    即使装作开心的去参加活动,每个人脸上的笑容也太自然了。

    连莉娜都知道他们执行的任务可能不是那么的简单,而且需要出动这么多龙禽骑手,到底是什么任务能让德玛西亚顶尖的兵种出动?

    真的是领导发善心集体出来旅游?

    连莉娜都知道不可能的.....

    这么关键的事情.....司徒律深吸了一口气,自己竟然现在才发觉。

    司徒律之前是不知道他们具体是要执行什么任务的,但是去参加什么所谓的活动,那根本就是在骗人啊!

    “这是....第几次了?”

    司徒律沉默着,望着普洛斯。

    “第三次。”

    周围的人忽然笑着,替普洛斯回答了一句。

    “三次啊....都是这样吗?”司徒律看着众人,众人沉默不语。

    这是他们无法回答且无法规避的问题。

    默认。

    众人沉默的声音让司徒律摇了摇头,使劲儿的摇了摇头。

    “你们....这是在被被人威胁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啊?为什么不提出抗议?不提出申诉?”司徒律看着大家,心里有着诸多的疑问。

    “额....”

    众人想要回答,普洛斯慢慢的转过身来,望着司徒律:“你知道大家的龙都是怎么来的吗?”

    “我知道,很多人都是通过驯养飞龙幼崽建立羁绊,然后才....”

    “不。”普洛斯摇摇头,看着司徒律。

    “大家的龙,都是上一辈龙禽骑手留下来的哦,上一辈的很多人,都是他们的亲人。”普洛斯望着司徒律,众人轻轻的点头。

    “很少有人向你这样可以单独的驯服一头成年的双足飞龙,而现在所有的德玛西亚龙禽骑手,都是上一辈人物留下来的遗产,而由我们来继承。”

    “这份遗产可能你感觉不到,但是这些龙,除了是我们的伙伴之外,更是有着上一辈人物留下来的思念。我的鲜红,曾经追随者我的父亲战斗,直到我的父亲死亡的那一天。约翰的龙,是他父亲战死之后主动飞回来,带着他父亲留下来的半截长枪.....”

    “我们是龙禽骑手,龙是我们的伙伴,也是我们对先人的思念。但是它们不属于我们,而是属于整个德玛西亚。只有为德玛西亚效力,我们才有着龙禽骑手这个身份。你可以理解成我们为了自己去做这样的事,但是现在.....”

    普洛斯慢慢走近司徒律:“我们所有的选择只有一样,服从。”

    “怪不得蠢萌不怎么喜欢吃龙禽之巢的饲料,还说那里面有什么上瘾的物质......”司徒律主动推开,摇着头看着普洛斯。

    现在,莉娜在军方的手中,也由不得司徒律去做什么事儿了。。

    一头飞龙可以带来多大的破坏力?

    不算很大,正规的军队都不会害怕一头双足飞龙的侵扰。

    但是一支双足飞龙的骑兵团呢?

    “我能问一句为什么吗?至少....为什么要对普通人出手?”

    “这个城市即将沦为诺克萨斯的领地,而且大部分的德玛西亚人已经从城里退出来了,虽然还有少数看守产业的德玛西亚人,近几天也会陆续的撤离....”

    “那些德玛西亚人......是你们....”司徒律瞪大眼睛,面带苦涩的看着普洛斯。

    普洛斯面无表情,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我们已经暗地里通知过他们了。”

    所以.......即使发生了那么惨重的伤亡也不关咱们的事儿了吗?

    但是你为什么又要去给那些惨死的德玛西亚人报仇呢?

    司徒律苦着脸,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司徒,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个城市是诺克萨斯进攻的号角,一旦让诺克萨斯人占领了白崖城。无疑于西方和北方的重要商业码头被诺克萨斯遏制住。而白崖城对于德玛西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里是我们唯一进口矿石的码头,就算从雄都出发前往北方到达凝霜港和弗雷尔卓德交易,但弗雷尔卓德的生产力低下,还不如我们本国生产的矿石多。”

    普洛斯看着司徒律,捂着腰的手渗出了血液。

    “这种情况下,我们该怎么做?”

    作为矿场资源缺乏的德玛西亚一旦失去了白崖城这个重要的商品中转点,那么对于本国的矿石产业绝对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再想通过海运到达恕瑞玛运送矿石的成本将翻倍提高。

    这一切,都不是战备情况下的德玛西亚可以接受的。而且还要找打一条相对安全的航线.....

    “难道我们就不能拉拢白崖城吗?”

    “没时间了,整个白崖城商会已经全部倒向诺克萨斯,那个副会长,是诺克萨斯派出来潜伏在白崖城商会的探子,这么多年,已经差不多掌控了白崖城商会的百分之七十.....”普洛斯摇摇头,表情也是很无奈。

    诺克萨斯可能很久之前就在策划这件事了,但具体的动作,肯定是当初白崖城商会即将破产的时候出手相助,为的就是等着一天吧。

    “难道......只剩下鱼死网破这一条路了吗?”司徒律皱着眉头,他不相信绝对,只相信可能。

    只要有一丝丝可能性,那么这件事就值得去做!

    这样的话,大家就不必承担最大的责任,屠戮无辜的普通人了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