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司徒律回到了白崖城,此时的白崖城和往常一样,虽然路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很多,出城的人增加了之外。

    带着帽子,披着披风,司徒律慢慢的走在大街上,思索着该如何解决这件事。

    “白崖城商会即将倒向诺克萨斯,不是某个商会成员的提议,而是整个白崖城商会的主意。”

    就是这一点,让司徒律觉得很难办。

    先不说诺克萨斯即将带来的威胁,只要白崖城正面宣布不会出现任何偏差的问题,那么这场战争也会得到相应的调整,说不定这个城市就会因此保留下来。

    无辜的人民不是战争所必须的陪葬品,毁了白崖城对于诺克萨斯和德玛西亚来说算是两败俱伤,说起来德玛西亚还要伤得多一点。

    因为这样的话德玛西亚就会失去一个最重要的港口,而对于诺克萨斯来说,称不上最坏的选择。

    处境无论如何都对德玛西亚不利,司徒律也不难想象为什么德玛西亚非得孤注一掷毁灭整个白崖城。因为比起诺克萨斯掌握白崖城商会,还不如直接毁灭了这个地方来的好。

    破釜沉舟,算不上最好的办法,但是确实最好的挽救手段。

    “但即使是这样,也不是那些普通人该去陪葬的理由啊。。”

    司徒律走在大街上,看着周围。

    一张张笑脸倒映在自己的眼前,忽然一片战火焚烧了这一切。

    哭喊着的孩子趴在自己父母的血泊中,随之而来被爆炸炸死;繁华的城市一夜之间就会沦陷,变成一片废墟.....

    这是很恐怖的一件事。

    “表哥?史托律表哥?!”

    一个熟悉的声音喊着自己,司徒律转过头来,看到了自己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表妹。

    娜切尔兴奋的朝着自己跑来,站在自己的面前:“表哥!”

    “鼻涕虫!”

    “人家是娜切尔啊,笨蛋!”

    娜切尔嘟着嘴生气着,样子很可爱。

    司徒律只是笑了笑,继续往前面走着。

    娜切尔跟着自己,小脸微微红润,时不时的偷看着司徒律。

    表哥变化好大啊,明明在小时候就是那种文绉绉的书生,为什么现在看起来这么英气,而且这么强,竟然打败了拉里斯表哥.....

    好帅啊~

    小女孩的心思里没想那么多,只是感觉在看到那个自己熟悉的人之时,和小时候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而且....

    本身在唉娜切尔的心目中,这个表哥可是帮自己打跑了恶狗,而且十分聪明的人,现在变得这么英勇,变得这么帅气....

    挂在脸上的微笑未免也太迷人了吧?

    娜切尔红着脸,小心翼翼的看着司徒律。

    “要看就看呗,偷偷摸摸的干什么?”司徒律瞥了眼娜切尔,笑着说道。

    “才没有呢!自恋狂!”娜切尔反驳道,小脸红扑扑的。

    “哈哈。走吧,请你喝冷饮。”

    司徒律笑着,在周边的小店里买了两杯冷饮,递给了娜切尔。

    “谢谢。”娜切尔接过冷饮喝了起来,望着司徒律。

    司徒律转过头来看着娜切尔:“怎么了?我的脸上真的有花吗?”

    “没有,我只是觉得表哥你变化好大,原来被那些孩子欺负的时候只会哭着鼻子叫嚣让他们等着,现在竟然能打败那么厉害的拉里斯表哥了啊!”娜切尔惊讶的看着司徒律。

    “这都是....被逼出来的啊。”

    司徒律叹了口气。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很多时候明明自己只是想安安静静的生活下去,哪儿成想会遇到这么多麻烦啊?

    哇....

    娜切尔的眼中闪着小星星,明明自己差不多大的表哥,为什么能透露出这么成熟的气质啊?

    真的在离开家族之后,变化好大好大啊....

    娜切尔的眼中闪着小星星,对司徒律一半是崇拜,一半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这种感觉让娜切尔非常的脸红,想要更加了解司徒律。

    “那....表哥,你离开家族之后都去干什么了啊?”

    “拉里斯没告诉你吗?”司徒律奇怪的看着娜切尔。

    家族里应该有人知道自己去参军的事情的,但是看起来知道的人并不多啊~

    “没有~”娜切尔摇摇头。

    “我曾踏足山巅,看到白雪皑皑的山峰上,缥缈的云雾之间闪烁着银色的龙翼;我也曾到达过低谷,见到过矮矮的但是却聪明绝顶的约德尔人。我在一个小镇生活了接近半年,看到了......”

    司徒律想着自己在厄文德尔的日子,那一段日子可谓真的是平静的令人怀念,可是自己也不会老是待在一个地方,毕竟自己的梦想是游历整个大陆啊。

    娜切尔眼中闪着星星,愈发的觉得自己的这个表哥实在是太成熟了,太有魅力了。

    “真的吗?那...那也能带我去看看吗?”娜切尔有些兴奋的说着,祈求的目光看着司徒律。

    “这个的话....我好像答应了其他人啊~”司徒律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笑了笑。

    “哦....”娜切尔消沉下来,有些失望。

    还以为史托律表哥会答应自己呢......

    “娜切尔!”

    拉里斯的声音传来,愤怒的怒吼让周围的人频频侧目,娜切尔眼睛一怔:

    “拉里斯表哥....”

    看着前面气冲冲走过来的拉里斯一把拉走了娜切尔,司徒律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平淡的看着他。

    生气?

    不至于,只是单纯的讨厌一个人而已。

    “那我先走了,娜切尔。”司徒律笑了笑,挥挥手转头就走。

    “哦,再见...”娜切尔看着司徒律离开,招了招手。

    “你这家伙....不准接近娜切尔!”拉里斯阴沉着脸,望着司徒律。

    “等你有打败我的实力再说这话吧,不然听着很搞笑啊。”

    司徒律走远,留下了这句话。

    拉里斯握紧拳头,脸上的愤怒呼之欲出!

    他是多么希望自己能一拳打倒这个家伙,然后把他摁在地上狠狠的打着那张笑嘻嘻的脸!

    该死!

    “不准再见他,知道吗?!”愤怒的拉里斯望着娜切尔,大声的吼道。

    “拉里斯表哥.....”怯生生的娜切尔只能点点头,吐了吐舌头。

    又生气了啊~自从被史托律表哥打败之后就一直这个样子....

    发觉有人跟踪自己之后,司徒律左转右转的走进了一个小巷子之中。

    “人呢?!”

    “不见了?这里是死胡同啊!”

    “那两位能说说是谁让你们跟踪我吗?”

    司徒律悄然的出现在两个人的伸手,双手抓着两个人的肩膀。

    “咔嚓!”

    两个人瞬间想要反抗,但是那只手上传来的力量差点儿捏碎了他们的肩膀,甚至他们还听到了骨裂的声音!

    “饶命!”

    “我们只是拉里斯派来调查你的,并没有恶意...啊啊!!”

    司徒律毫不犹豫的捏碎了那个人的肩膀,抓着另一个人,看着在地上惨叫的人。

    “你应该知道我和拉里斯关系不怎么好才对,所以你说这话我一点都不相信。”

    司徒律笑了笑,松开了这个人的肩膀,轻轻的拍了拍他,走过来看着他:

    “给你一个说实话的机会。”

    “护卫部部长,部长想见您一面....我说的是实话,并没有打算对您做什么错误的事情,这是我们的诚意!”

    这人脸上流淌着冷汗,看着笑嘻嘻的司徒律就像是在看一个恶魔一般。

    “护卫部部长.....白崖城商会?”

    司徒律好奇的看着他,这人点了点头。

    “安德鲁斯部长想见您一面,为此,叫我们来试探您的实力。”

    “试探?”

    “您是我们部长看中的人,不管如何,请跟我们去见一面安德鲁斯部长。。”

    司徒律笑了笑:

    “理由呢?”

    “这将是一个非常良好的合作开始,我们部长有意聘请您这样强大的战士,希望您能给个薄面。”

    “但我....可不喜欢在别人的呼来喝去中工作啊,这让会让我恼火,非常恼火。”司徒律笑了萧。

    “您的实力越高,越能得到部长的重视!这是根据您的实力来进行判断的!而且合作完成,我们也会有丰厚的报酬....”这人连忙说道,生怕司徒律一个不注意杀了自己一样。

    这个人,真的有杀气,杀过人啊!!

    吞了吞口水,胆战心惊的看着司徒律。

    司徒律阴沉着脸沉思了一笑,忽然笑道:

    “可以,我就跟你们去见见那个会长,看看你们到底是怎么个合作法!”

    “呼....请这边来.,”

    “这个人呢?”司徒律指着倒在地上惨叫的人。

    “不用管他,会有人处理的,您请这边,对于向您这样强大的战士,我们部长可是仰慕已久....”

    司徒律跟着这个人,没有注意的时候,司徒律竟然引起了某些人的关注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