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里斯威亚斯是白崖城商会的副会长,平日里深居简出,基本上很少见到她出来行走。

    司徒律藏在城堡的附近,没有接近也没有远离,这个地方守卫森严,但难不住自己。

    关键是里斯威亚斯这个人必须得调查清楚,贸然冲进去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司徒律知道很多事情可能就是因为这个里斯威亚斯引起的,但是现在司徒律也不得不加倍的小心谨慎。

    “副会长真好看的。”

    “是啊,哪个男人能受得了啊,那身材....”

    周围路过的人眼神里满是贪婪的看了一眼城堡,虽然深居简出,但是城堡内的副会长美貌可是传遍整个白崖城的。

    据说老一辈人都知道副会长从十几年前来到这里相貌就没有发生过太大的变化,依旧是那么的美丽动人。

    能和副会长相提并论的女子还是少数,不过司徒律也只是大概的听说过里斯威亚斯长什么样,具体的他也没见过。

    这两天一直徘徊在城堡之外也没什么收获,今晚司徒律还是打算进入城堡去调查一下。

    里斯威亚斯掌控了整个白崖城商会,但这也不代表杀了她能够让白崖城商会放弃投诚诺克萨斯,所以说如果能找到更好的办法,司徒律可不想走到最后一步,得靠武力来让他们屈服。

    这个世界虽然明面上武力可以解决很多事,但也改变不了很多既成的事实,司徒律深知,如果说非得走到武力解决问题的途径的话,那么也就是自己最后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了。

    “都快点快点!”

    城堡的后门走出了一支队伍,队伍之中拉着很多的货物朝着城外走去,司徒律没有细看,因为这几天从城堡内出来的商队有点多,进进出出的似乎和往常一样。

    毕竟这里是白崖城商会的总部,许多的商队都要和商会交易,并不是那么重要。

    “城内的大部分德玛西亚人已经离开,留在城里的居民依然很多。”

    司徒律叹了口气,如果这几天再不解决这件事,白崖城就会毁于一旦。

    没有什么人能够帮助自己,但是即使如此,司徒律也想尽量避免那种情况的发生。

    晚上,明月高悬,司徒律换上了夜行服直接从城堡的高墙下爬了上去,一个翻身落地,司徒律躲进了边上的花园之中。

    “什么声音?”

    巡逻的卫兵似乎听到了这边有什么动静,拿着火把朝着这边观望了一下。

    司徒律藏得很深,隐蔽了自己的气息。

    “你有病吧?哪有什么声音,走了,还得去仓库巡逻呢。”

    “明明听到有动静儿的....”

    等到卫兵离开,司徒律隐藏在黑暗之中,强大的感应能力让司徒律即使是在黑夜中也像白天那样敏锐,躲过许多卫兵的巡逻,司徒律翻墙直接进入到了城堡之中。

    城堡内灯火通明,油灯摇曳着火光,水晶反射着这些光线使得整个城堡宛如白昼。而华丽的城堡之内自然也有着不少的人,包括女仆,男仆等等,还有商会的办公人员,人数众多,司徒律站在柱子后面看了看。

    人太多了,想要进去调查的话还得多加小心。

    司徒律从石柱上直接爬到了城堡的阁楼之中,这个阁楼里面倒是没有什么人,看着像是接待室,没有人。

    司徒律悄悄的走进来,推开门缝稍微看了眼,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很快走出接待室。

    这个年代不存在什么监控器之类的东西,有的话也不是白崖城能拥有的,那应该是属于魔法的一种。

    司徒律也不清楚这个城堡内会不会有魔法师,毕竟这种人是最难缠的。

    “你说...”

    嗯?!

    司徒律立刻躲在一个房间门后,斜着眼看着走廊里。

    “为什么最近德玛西亚人走了那么多啊,诺克萨斯人也不来我们这里,搞得现在我家生意都不怎么好了。”

    “毕竟享乐是德玛西亚人才有的观念,诺克萨斯那么大的地盘去哪儿不好非得来我们这里?”

    “说是这么说,但是这人也太少了,我家的产业最近生意一直都在下滑,而且针溪郡那边还封闭了港口,来往的商队也少了很多啊。”

    走在走廊里的应该是两个白崖城商会的成员,白崖城商会本身就是一支大型的商队集合体,所以各家的产业也很多,主要就是那几个部长为领头羊。

    司徒律潜伏在门后面,等着他们离开。

    “你说会不会是部长和会长他们有什么计划啊?我那天听从码头回来的人说,是安德鲁斯部长想要篡权,要杀了里斯威亚斯副会长....”

    “你可别瞎说!”

    其中一个人十分的惊恐,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确认没有人了之后才松口气。

    “这件事不能跟其他人说的,万一出了什么事你可担待不起。”

    “整个商会都知道的事情为什么不能说啊,虽然安德鲁斯想要篡权这件事本身就不好。但是我们真的投靠了诺克萨斯,会得到应有的保障吗?”

    “这种事也不是我们该操心的,里斯威亚斯副会长来了这么多年,现在又是诺克萨斯即将出兵攻打德玛西亚,我们....唉,很可能早就被算计了。你自己想想,被里斯威亚斯副会长拉拢的部长有多少?整天跟在副会长身后转悠,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那些部长对里斯威亚斯副会长服服帖帖的。我们都是跟在部长后面讨生活的,不听他们的意思,我们怎么在商会里混下去啊。”

    都是商人,谁还不明白某些人肚子里的花花肠子。

    排挤、打压、拉拢、分化.....

    这些常用的手段即使是一般人都会用更何况这些比猴子还精明的商人?商人更懂得联合和排挤,所以白崖城商会就是这么来的。

    但是好在他们的会长是一个很精明的人,在大家共同利益的集体中充当着领路人,带领着白崖城商会走过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

    即使大部分人都被里斯威亚斯以各种各样的手段拉拢到自己的阵营来,即使现在的会长声势弱小,但大家从心底里都是尊敬老一辈的会长的。

    威望有时候可不是靠手段可以得到的,这需要时间的沉淀。

    “也不知道帕尔多奇会长是怎么想的,副会长根本就是狼子野心,想要吞并整个白崖城商会送给诺克萨斯啊!”

    “小声点!这话要是让别人听见还得了啊!”

    “怕什么,咱可是会长那边的人啊!”

    两个人离开,司徒律从暗中缓缓走出来。

    看起来商会内部不是不知道里斯威亚斯的事情,但是因为所有的部长都在她的掌握之中,用了这么多势力的支持难怪里斯威亚斯能够这么轻易的控制整个白崖城商会。

    底层的人即使有怨言,但是也不敢多说,生怕受到商会的排挤,那样对他们的事业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而现在来看,唯一能和里斯威亚斯抗衡的,就只有一个人了。

    商会的徽章,帕尔多奇。

    但是能不能说动他,司徒律心里没底。因为明面上虽然还是帕尔多奇把控着商会,但是暗地里所有的商会部长和成员站在了里斯威亚斯的一边,如果这么做,无异于也是逼的里斯威亚斯尽早篡权夺位。

    “不过还是得去找帕尔多奇,询问一下他的意见。”

    司徒律隐藏在城堡之中,见人来救立刻藏好,听到女仆和侍卫的对话,也快速的确定了帕尔多奇的住所,从城堡的另一侧翻出来,司徒律走到西面的一所住宅之中,看到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

    老人正坐在桌子面前,小口小口的饮着酒,看起来好像很惬意的样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