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准确的来说司徒律知道这艘商船很大程度上不会经过那三个海盗聚集的岛屿,所以司徒律只是在远方看到了那个海盗,测算了一下距离,直接跳下海,游了过去。

    烈日当空,司徒律朝着岛屿游过去,目测计算差不多就有十海里的距离,一万米多一点,差不多应该有两万米的距离。

    司徒律的身体当然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这点距离对现在的司徒律来说也是能轻松搞定。

    很快,司徒律看着岛屿越来越近,看到那边没有停泊的海盗船,上了岸之后立刻走到森林之中藏起来。

    海盗的窝点应该不在这边,这也是司徒律选择这里上岸的原因。

    走到丛林之中典型的热带雨林风貌使得这里的树干异常巨大,但是根系裸露在地表吸收营养,藤条和苔藓让这个森林显得很茂盛。

    只不过这样的森林之中并不适合人类居住,因为既要忍受潮湿燥热的气候,又要小心隐藏在森林里的毒虫,这是最麻烦的。

    司徒律直接跳上树干,宛如一只灵敏的猴子在丛林之间穿梭来往,朝着岛屿的另一边过去。

    “你打算怎么对付这群海盗?”

    “海盗吗,很简单,屈服于强大的实力,残忍无情又贪婪无比,所以对付他们并不需要太多的阴谋诡计,只需要在这些海盗之中找一个完全顺从我的,然后让他们袭击白崖城就行了。”

    司徒律说道,其实司徒律倒是想和海盗讲道理,估计那些海盗也不会听。

    识相的海盗自然会服从自己,司徒律不认为这群窝藏在岛屿内的海盗有什么特别厉害的人物。

    当然,狡诈的海盗可能会做一些出乎自己意料的事情,那么最简单的办法。

    从内部瓦解他们,本身海盗可不是什么会听指挥的士兵,他们贪婪,他们怕死,他们残忍,。

    司徒律只要做到比他们更残忍更贪婪,展现出自己强大的实力就可以了。

    不一会儿,司徒律就找到了聚集在这片岛屿上的一些海盗,这些海盗浑身散发着酒臭,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脏乱的环境和那团还未熄灭的篝火让司徒律有些奇怪。

    “难不成这些海盗昨晚在开聚会?”

    不一会儿有几个扛着弯刀的海盗骂骂咧咧的走过来,沿途踹醒的倒在地上宿醉的海盗。

    “别睡了别睡了!今天还要去巡逻呢!别睡了!”

    “狗杂碎,让你别睡了!”

    几个海盗骂骂咧咧的踢着脚边宿醉的同伙,部分海盗醒来就捂着嘴巴到边上呕吐了起来,弥漫在空气中的酸臭味让人难以忍受,但这对于海盗们来说早已见惯。

    毕竟这些海盗都是在刀口上舔血的生活,今朝有酒今朝醉,哪天保不齐死了还得喂鲨鱼,为什么不尽情的享受现在的时光?

    这对这些有今天没明天的海盗来说是共识,但看起来这些海盗还知道去周围巡逻,这是一件好事。

    “咋的了咋的了?红牙那群人打过来了?!”

    惊醒的海盗站起来,慌张的在地上找着自己的武器。

    “狗杂碎,给老子清醒点儿,老大才娶了个婆娘你诅咒什么呢?”

    “哦~那就好。”

    “不过那婆娘真好看啊,屁股大胸又大的,真不知道今天老大还能起来不,要是我,得干一天啊....”

    “现在那可是老大的女人了,别在乱说,万一让老大知道,可没你好果子吃!”

    “这不是说说嘛~~”

    海盗们的笑声传过来,司徒律藏在树林间看着他们。

    周围只有几间用木头搭建起来的房子,其中以那个二层小楼最引人注目,周围还有搭建起来的大棚,放着很多桶子以及一些抢来的货物。

    至于金钱倒是没有看见,想必也被他们藏得很好。

    不过这里的海盗头子似乎刚刚娶了一个女人,虽然想不出这个海盗头子能有什么浪漫的爱情故事,但是这也是个机会。

    司徒律身影一动,宛如迅捷的猎豹一般绕了过去!

    “什么声音?”

    听到那边传出来的细微响声,不少海盗看过去。

    一些鸟儿从树上飞走,海盗们撇过眼,反正总不可能有外人敢来他们这里的。

    海盗们因为昨晚的狂欢松懈了不少,这也让潜入小楼的司徒律省了不少事儿,感觉现在自己越来越会潜入一个地方了,都有些熟练了。

    司徒律蹲在围栏上,看着房间里面。

    床上躺着两个白花花的肉体交织着,两个人昨夜过去沉沉的睡着,司徒律看着他们,没有多说什么。

    这一小股海盗势力不足以让司徒律满意,司徒律想的是聚集在这附近三个岛屿的海盗全部都去袭击白崖城,那现在看来需要做出一点特别的手段。

    司徒律悄悄打开房门,看着里面的两个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既然已经知道我来了,怎么不起来,还在装睡?”

    “你这人胆子挺大啊,知道这里是我白手海盗团都敢进来,是想找死吗?!”

    那个男人站起来,一把手枪抬手瞄准了司徒律。

    枪支到是司徒律第一次见到,看着这个浑身赤裸的男人,平淡的说道:

    “你想不想整合这三个岛屿上的所有海盗为你所用?”

    “我没兴趣听死人说话!”

    嘭!

    子弹出膛的一瞬间,司徒律立刻抬手,浑身真炁暴动,子弹一下子击中了司徒律的手掌,但却被厚实的真炁包裹住!

    司徒律倒退几步,手掌合拢,抓住了那颗子弹。

    “你!”

    这人震惊的看着司徒律,司徒律眯着眼。

    “老大老大!”

    “怎么回事儿?老大你怎么开枪了?!”

    所有的海盗一拥而上,直接冲开房门看着站着的老大和一个陌生的黑衣男子。

    男子拿手缓缓摊开,一颗子弹落到了地上。

    嗯?

    诶??!

    诶!!

    “我艹,这是怎么....”

    “空手抓子弹?!”

    这些海盗听到枪声的一瞬间就冲了过来,然后看到一个陌生男人手里掉下来一颗子弹,不由得震惊的看着司徒律。

    这是人类吗?

    人类有这么恐怖吗?

    不得不说司徒律这一手不仅把这个海盗头子镇住了,连带着周围冲过来的海盗也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回答我,想,还是不想。”

    司徒律毫无感情的声音让这个海盗头子浑身发冷,也不知道是不是没穿衣服的原因,但是看到这恐怖的一幕,足以让海盗头子脑海里很多三观都颠覆了。

    这TM....

    听过空手接白刃,但是还没有听说过空手抓子弹的啊!

    “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我能帮你整合这三个岛屿上所有的海盗势力,让你们成为这一片地区最强大的海盗。想做,还是不想做,限你三秒钟给我一个答复、”

    司徒律伸出手指,看着海盗头子。

    “三。”

    弯曲一根。

    “二”

    再次弯曲一根。

    “一。”

    “我想!我怎么不想,我做梦都在想。可是你这个家伙别说好心好意来帮我,你到底为了什么?你倒是是谁,为什么非得做这件事?”

    海盗头子立马说道,当然他可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眼前这人不能招惹,但是他怎么可能相信一个个偷偷摸摸出现在自己新房里的有这么恐怖力量的人?

    虽然这家伙说的话确实挺有吸引力的,但是他可不相信这人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来帮自己啊。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可以称呼我为.....路飞。一个想要当上海贼王的男人。”司徒律想了一下,忽然笑着说道。

    “上海贼王?”

    “上海在哪儿?”

    周围的海盗们议论纷纷,司徒律脸色一黑。

    “是海贼王!”

    “哦哦....”

    “所以呢?你想当我们的头领?”海盗头子奇怪的看着司徒律,这个人这么强大,随便拉一批人来很快就能干成事儿的吧,为什么非得盯上自己?

    “我没那么多时间,今天我来是为了帮你这边先做好一切,所以我要你们立刻出兵,去到其他的岛屿整合所有的海盗!”

    司徒律看着他们,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