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好人呢?

    司徒律坐在船上屏息凝神,一种奇异的能量缠绕着自己,宛如实质性的黑色气体但却完全让人感觉不到。

    这是情绪,是念头,是司徒律的想法。

    隐藏在心底里那不甘平凡的愤怒以及对自己的自责还有想要一切的欲望。

    这或许在小九的口中称之为‘心魔’,但是司徒律从来没有感觉这么清醒过。

    原来浑浑噩噩的活下去并不能改变什么,因为自己的善心想要帮助其他人反而使得他们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错的是我,不是这个世界。自以为是能够做到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结果却承担不了这份罪孽.....”司徒律轻轻的说着,魔念被司徒律彻底镇压,以前司徒律就发觉过自己的异常,特别是在那次莉娜被抓走之后。

    那样的自己才是真正的像个魔鬼一样.....

    但现在,司徒律不会了。

    从发梢到末端,直入根须,司徒律的头发完全变白,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波动。就像是一尊万古不化的玄冰,散发着寒冷和无情。

    “你!司徒你竟然!”小九震惊的看着司徒律,眼见着司徒律竟然靠着吞噬‘心魔’使得灵魂逐渐纯粹,灵魂开始变得逐渐有了实体....

    恐怖!

    破灭魔念,太上无情!

    司徒律竟然无意间突破了魔障,更是把魔障化作了自己的力量,彻底的压服心魔!

    “我感觉前所未有的好,或许我之前就应该这么做的。”司徒律笑了笑,只不过笑容里看不到一丝丝的情感。

    淡漠,凉薄。你可以用任何无情的词语来形容现在的司徒律,而司徒律也知道现在自己的状态。

    彻底的变冷了,司徒律,不再迷茫,也不再动情。

    “你这种方法.....倒是修行的好苗子,我以前看错你了,只认为你学东西倒是挺快,但是没有与之对应的心境。”小九叹息一声,看着司徒律。

    以杀人唤出心魔,然后凭借意志彻底镇压吞噬.....

    倒不是说以往的司徒律优柔寡断,但是存在于他内心的善良和正面的情绪让他这个人都看起来阳光灿烂,是个活泼的少年。

    可是现在,他却像是一块不会融化的坚冰,彻底的坚定了信念不再动摇。

    很难说这样的变化是坏事,但对于小九来说,他是不怎么清楚司徒律的变化会如此之大,而且如此的剧烈。

    “我要去雄都,我知道莉娜肯定在那里。”司徒律轻轻的说道。

    “万一暴露了怎么办?”

    “不会的,就算....莉娜变成一具尸体,我也会把她救活!这个世界很神奇,一定会有办法,一定会有办法的!”司徒律说着,前所未有的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凭什么司徒律会对莉娜有着这么强大的执念?

    因为他自己啊,都不知道.....

    “听说了吗?刚才有人在码头杀了人,现在托比西亚的驻军封锁了码头,不让我们走了。”

    “是吗?那该怎么办?我还想去雄都的。。”

    “主要这次那个暴徒竟然敢当街杀了执法队的人,这可是把整个托比西亚都闹翻天了啊!”

    “啧啧啧,哪个莽夫敢这么做呢?难道就不怕引起军方关注,最后不也得被杀死吗?”

    司徒律在船上坐了一会儿,夜晚很快到来,码头上的军队和商人居民们更是闹翻了天,下面闹哄哄的,军队毫不客气的闯入船只上搜寻着暴徒的踪迹。

    可是司徒律即使被不少人看见了,但是司徒律隐藏在商船之中,还能收敛自己的气息,军队的人来这里调查了几次都没发现异常。

    待到第二天一早,码头也不得不被商人们的抗议下开放,司徒律再次跟着船只一路朝西,前往德玛西亚雄都。

    而这时,从雄都赶过来的特别行动队来到了托比西亚,只不过一个晚上的时间搜集证据,调查周围人员,彻底的确立了嫌疑人的画像。

    “队长,这个暴徒身手估计不在我们之下,战斗力肯定是达到了60、70以上,不然这些手持火器的执法队员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被杀。”一个人拿着那些死去的执法队员手里的枪支。

    膛线开了火,但是最多也就开了一发子弹,而在这一发子弹的时间里暴徒竟然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内杀了所有人,这是什么概念?

    “有没有可能是诺克萨斯派来的恐怖分子?”队长皱着眉,看着面前的人。

    托里虽然战斗方面不行,但是查勘判断这些方面可是好手,就算是自己也是远远不如他的。

    托里皱了皱眉:“不大像,真要是诺克萨斯派来的恐怖分子,那么如此引人注目那就不应该杀了人还继续躲藏起来。现在差不多到了第二天,期间也并没有发生其他的事件。”托里说道。

    “我觉得,应该是冒险者吧,毕竟冒险者之中也没几个好人存在的。”

    “但这么光明正大的杀人,是不是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与其这么说,还不如想想办法尽快抓住这个暴徒才行。否则这个家伙继续呆在德玛西亚一天,群众的生命就会受到威胁。”托里想了一下,抬起头来看着队长。

    “队长,我们需要向上面申请使用‘神谕’,否则很难在人群中找到这么一个实力极为恐怖的暴徒!说不定还要配合第二第三行动队,一起解决他!”托里皱着眉,看着队长。

    队长沉思了一下,拿出一块圣洁的晶体,散发着洁白的圣光,让人不由自主的感觉到温暖和希望。

    “先用‘神谕’找到那个暴徒,毕竟确定位置了之后我们才好行动。尽量不要特意招惹他,铺开大网,一定要安全彻底的抓住他!”

    “是!”

    托里惊喜的一笑,没想到老大这么给力,‘神谕精粹’都弄到手了。

    这种传承与光明使者神殿之中代代相传的‘神谕’是依靠群众日夜祷告的信仰,加上一些奇怪的手段制成的。

    就托里来说知道的神谕有三类。

    攻击、防御和辅助。

    虽然神谕种类不算很多,但是其功效大致也就在这三个方面,他们安全特别行动队除开执行一些特别危险的任务之时,很少会动用神谕的原因之一也是因为神谕制作非常困难,一个月他们小队都不一定得到一个。

    更何况现在是自己手里这块神谕精粹.....

    “照亮!”

    托里直接拿起神谕精粹,放到执法队员的尸体前,神谕精粹忽然爆发一阵精光,在那晶体面上折射出一个人影。

    人影似乎刚刚走下码头,看了看周围忽然转过头来!

    “嗯?!”

    托里瞪大眼睛,难不成这个人发现了?

    但是那个人随之走进城市之中,神谕的镜面一直折射着这个人的身影,不曾消失。

    “这是....雄都!不好,这个暴徒竟然去了雄都!”老大一惊,看着暴徒周围身边的景象,那不就是雄都的所在吗?!

    “不行,这件事得尽快联系第二、第三小队,立刻前往暴徒所在地,监视这个人,以免对普通群众造成威胁!”老大皱着眉,说道。

    “是!”

    随即,他们又拿出了一块属性为‘传讯’的神谕精粹。

    。。。

    司徒律走在大街上,虽然之前忽然传来一股被人紧盯着的感觉,但是司徒律并没有发现周围有什么人盯着自己。

    难不成是错觉吗?

    司徒律走在雄都的宏伟广场上,这里人山人海,大部分人几乎都是来这里参观和旅游,广场上不存在什么小摊小贩之类的,倒是有临时搭建起来的舞台,马戏团成员在卖力的表演着。

    不过这一切,和司徒律关系并不大。

    “史托律表哥?!”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司徒律转头一看。

    是娜切尔。

    娜切尔惊喜的看着司徒律,司徒律笑了笑:

    “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雄都住几天,顺便过来玩玩,史托律表哥你也在啊?!”娜切尔高兴的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