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司徒律走在大街上,边上跟着叽叽喳喳的娜切尔。

    “表哥,你怎么在雄都的?”

    娜切尔歪着头,不解的问道。

    “来办点事,话说回来,拉莫斯呢?”司徒律看着娜切尔,应该拉莫斯也会跟着娜切尔来到雄都才对。

    毕竟这小子对娜切尔可是很爱护的....

    “他去劳伦特家族了,说是拜师学艺。自从上次他被你打败了之后,回来就跟着劳伦特家族里的人疯狂训练,我现在都很少见到他了。”

    “是吗。”

    拉莫斯虽然心眼小了点儿,但是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毕竟是简卫家族之后的继承人,虽然这个家族对司徒律来说没什么归属感,而且现在的自己也不可能进入家族之中了。

    或许有关于自己和莉娜的事情已经被德玛西亚高层了解,那么自己的处境可不会太好。

    “说起来,表哥你会回家里吗?马上就是我的成年礼了。。。”娜切尔小心翼翼的看着司徒律,问道。

    “成年礼....”

    司徒律想了一下,也是,娜切尔也十六岁了,也变成一个名义上的大人,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负责了。

    贵族家庭会实行成年礼,邀请各方的朋友伙伴来到自己家族中见证小辈的长大,娜切尔应该也会和其他人一起进行成人礼,并且由长辈送上成年礼物。

    司徒律摸了摸脖子上的治疗宝珠。

    这是他死去的父亲亲手送给自己的,差不多自己拿便宜老爹也死了三年了吧....

    一次都没回去过是不是不太好?

    无关乎其他,亲情司徒律还是有的,只不过感觉不像以往那样伤感。

    “我会回去的。”

    “是吗!那我在家族里等你回来啊。”娜切尔笑了笑,惊喜的说道。

    “什么时间?”

    “下个星期天。”

    “好,那我先走了,你自己好好玩啊。”司徒律笑着挥了挥手,娜切尔也高兴的点点头,有些不舍的看着司徒律。

    “再见。”

    和娜切尔分别,事实上司徒律这次想着回去一趟,也只是为了看看自家的老爹老妈,不希望自己不在了,连跟他们上坟的人都没有。

    或许自己是他们最重要的人吧,但司徒律,渐渐的感觉不到温暖了。

    “周围跟着不少人啊。”

    司徒律瞥了眼,自己的身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聚集起了一些人,他们自然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做什么,司徒律也不打算做什么,只是走着走着,跟着记忆里的街道漫无目的逛着。

    以前司徒律来过雄都,第一次见到雄都的时候还是挺震惊的,毕竟司徒律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德玛西亚的主城,雄伟且辽阔。

    人们和蔼且有十分强大的凝聚力,丝毫不会介意帮助身边有困难的人。

    这让当时的司徒律受到了很大的触动,即使在现在,司徒律也能看到居民们分发着手里的食物喂着流浪的猫和狗。

    他们真的很善良,很大程度上司徒律也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

    只不过....

    司徒律走到了人员比较少的一边,这里是德玛西亚宏伟建筑的一处,光明使者神殿。

    在神殿的广场上,司徒律看着草地森林之间走过来的人和巡逻的士兵,也看到了十字架上被审判的罪人。

    一个明晃晃的头颅出现在司徒律的眼前,司徒律面无表情,撇开眼走了过去。

    莉娜.....

    莉娜。

    司徒律没由的,即使是宛若坚冰一样的心境忽然破碎,一股难以自制的悲愤和杀意弥漫在司徒律的身边。

    眼泪渐渐的从脸颊上流淌下来,司徒律没有回头。

    因为事情早已成为了定局,但是莉娜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对待...即使她做下的罪孽依然如此,司徒律也逐渐控制不住自己。

    回头,转身!

    奔跑,伸手!

    “莉娜!!”

    “司徒,冷静点儿!该死,心魔!”小九焦急的大喊着。

    只不过司徒律已经听不清任何人的话语了。。

    司徒律流着泪奔跑着,冲到了神殿的广场上,一下子想要跳起来拿下那颗头颅。

    “咳咳。”

    忽然,一个人影挡在了司徒律的眼前,司徒律被撞倒在地,艰难的爬起身来,司徒律满脸泪痕。

    “威...威尔?”司徒律惊讶了一下,看着眼前的人,意识稍微清醒了一点。

    “好久不见了,司徒。”威尔笑着,伸出手来把司徒律从地上拉了起来。

    司徒律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他还是和从兵营分别的时候一样,只不过不知道他为什么来到了这里。

    “先找个安静的地方叙叙旧吧,这里的事,等下再说。”威尔笑了笑,看着周围。

    司徒律点点头。

    两个人离开了这里,来到一家酒馆,司徒律和威尔坐在一边。

    “司徒,你变化挺大的啊....头发都染了啊~”威尔笑了笑,不过几秒钟之中笑容就渐渐消失,有些凝重的看着司徒律。

    司徒律变得更强了,至少比自己和他分别的时候看见的更强,而且,情绪十分不稳定!

    司徒律沉默不语,消沉的坐在一边,自顾自的喝着酒。

    酒精,竟然可以麻痹心里的痛苦!

    司徒律发现了这一点,并且猛地喝着酒,一杯接一杯。

    借酒消愁?

    更像是逃避的做法呢。

    “司徒,发生什么事儿了?”威尔看着司徒律,这个和自己一起出军营的伙伴似乎变得十分的消沉,他不知道在司徒律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儿。

    “我....我以为自己可以做到心如铁石的。呵,呵呵....”司徒律摇了摇头,不管的从嘴里倒着酒,借着酒精想要麻痹自己的心。

    原本宛如坚冰的心在颤抖,然后破碎,甚至有关莉娜的记忆都在渐渐消失.....

    “别喝了!你是个男人就站起来面对,别跟个懦夫一样逃避,这不是当初你对我说的吗?!”威尔直接把司徒律手里的酒杯抢了过来,放到了桌子上。

    司徒律的脸色发红,但却带着病态的苍白,看着状态很不对。

    “是啊,我也没想过自己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司徒律抬起头来,无奈的笑了笑看着威尔。

    他颤抖着手,捂住了心脏,眼泪从脸上再次流淌下来:

    “我这里,在痛啊....”

    司徒律流着泪,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捂着脸哭泣了起来。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司徒律趴在桌子上,狠狠的捶着桌子。

    似乎在发泄,似乎在怨恨自己的无能,似乎在.....

    想着莉娜。

    周围的人转过眼来,看着在酒桌上大声吼叫的司徒律。每天在这里大哭大笑的人也不少,酒馆里的人都很能理解。

    毕竟哪个人,没有点儿伤心的事情呢,喝了酒,不都现出原形了?

    威尔看着趴在桌子上的司徒律,叹了口气。

    等他发泄完,就应该会冷静下来了,这家伙总是很冷静的。。

    看着司徒律倒在桌子上睡了起来,威尔眯着眼看着酒馆中的几个人。

    那几个人点点头,一下子站起来,歪歪倒倒的碰着某几个人。

    “我艹!你推我干什么?”

    “我什么时候推你了?!”

    “你这家伙干嘛踩我脚啊!”

    “什么?!”

    猛地,酒馆里面忽然乱了起来,醉醺醺的酒鬼们拉着几个人走出了酒馆,一群人围在酒馆的大门口开始闹事。

    威尔直接站起来,扛着醉倒的司徒律朝着酒馆内部走去。

    出了后门,威尔直接左拐右拐的,去到了一间民居之中。

    走上二楼,威尔看着身后的普通居民。

    “把门锁好,如果有可疑的人立刻报告!”

    “是!”

    威尔把司徒律放到床上,自己坐在一边等着司徒律醒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