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能偶然看到威尔,司徒律觉得还是很幸运。其实司徒律并不在意威尔的身份,当然也不想参与到他们之间的斗争之中。

    现在司徒律只想拿回莉娜的尸体,一定有办法可以让莉娜复生。

    走在大街上,司徒律就在光明使者神殿的周围闲逛,周围的人似乎也没注意到司徒律。

    “今晚就动手,然后把莉娜的尸体拿走。”司徒律看着高高挂在十字架上的头颅,惨白枯瘦的脸颊让司徒律的心一阵阵的绞痛,但是即使如此,司徒律也要想办法复活莉娜!

    一定会有办法的!

    看着天空中的飞禽忽然朝着莉娜的尸体落下,司徒律指尖凝聚真炁,一道无形的气体瞬间惊飞了那只飞禽!

    “希望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司徒律说着,看着周围。

    周围忽然又来了一批人,盯着自己。

    司徒律驻足片刻,就离开了这边。

    待到司徒律走后,在人群中观望着的人看着司徒律离去的身影,眼神微微一眯:

    “刚才的....是怎么回事儿?”

    “不清楚,但是这个人似乎能够掌控一种很奇特的能量,但并不是魔法,否则光明使者神殿的禁制绝对会被触发。”托里沉思着,脸色有些凝滞。

    他们追踪这个暴徒一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雄都,而且这个暴徒已经在这里来了两次,那就说明光明使者神殿一定是这个家伙的目标!

    而且这个人掌控着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不是魔法,但具体是什么,托里也不清楚。

    “这有点儿像从艾欧尼亚来的那些人,身体中蕴含着非常强大的‘能’,这种奇异的力量会让人变得很强大,而且有着很多不同的特性。”老大忽然说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我们还得早作打算,以这个家伙的战斗力来说,我们一拥而上估计也不是他的对手。而且我们没有攻击性质的‘神谕’....”托里想了想。

    大家很多人都是被特招进入安全特别行动队,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之中的人有和一些暴徒交手的力量。

    特别是类似于这种暴徒,估计就是那种传说中磨炼肉体掌握了‘能’的强大战士,除非是盖伦大人那样的强者,不然他们绝对不是对手。

    而且有关于攻击性的‘神谕’一般也不是那么容易获得,他们行动队之中有资格得到的,只有第三特别行动队。

    但是现在第三特别行动队为了抓捕长期在德玛西亚刺杀高级政要官员的诺克萨斯刺客,已经死伤惨重。

    第三特别行动队也大不如前。

    这该如何是好?

    贸然与暴徒开战,绝对是错误的选择!

    且不说他们有没有这样的战斗力,关键在于万一战斗过程中伤到了普通居民该怎么办?

    那可不是他们能够担当起的责任啊。

    托里有些为难,想要和实力这么强的暴徒动手,就需要一个非常完善的计划。可是贸然接近绝对会引起他的疑心,但又是为什么.....

    “这一点,我已经安排好了托里,不需要担心。”老大看着沉思的托里,忽然笑着说道。

    “嗯?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托里奇怪的问道。

    “等着吧,这个暴徒终究会为他犯下的罪孽得到应有的审判!”老大冷笑一声,看着司徒律离去的方向。

    走了一会儿,司徒律忽然发觉周围竟然没有人盯着自己了,稍稍有些警惕。

    “嘿,司徒?”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司徒律一楞,忽然转过头来。

    “绿茵?!”

    司徒律稍稍有些惊讶,她不是在密银城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的?

    司徒律有些惊讶的看着绿茵,也还是像自己想象中的女神一般美丽动人,款款朝着自己走来,笑着看着自己:

    “许久不见了,过得还好吗?”

    “还好,你怎么在这里的?”司徒律看着绿茵,好奇的问道。

    “出来玩啊,当然也是有工作的。”绿茵笑着看着司徒律。

    “什么工作?”

    “你被人盯上了,你不知道吗?”绿茵小声的说着,看了看周围。

    司徒律心里猛地一沉,依旧面带笑容,看着绿茵:“我又没有干什么坏事,为什么会被人盯上啊?”

    司徒律说谎脸不红气不喘的,绿茵疑惑的看着司徒律:

    “白崖城的事,不是你干的吗?”

    “如果白崖城没有我出手的话,会死更多的人。而且我基本上也算是阻止了一点诺克萨斯进攻的脚步吧?”司徒律反问道。

    白崖城的事情司徒律这两天也打听过,似乎是因为白崖城出现了一株巨大的黑色树木,覆盖整座城市鬼气森森,现在那附近根本没有活人。

    而且还听说诺克萨斯每天都会拉一批奴隶扔到白崖城之中,似乎在进行着什么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这如果发生在那些白崖城居民身上,司徒律不相信还有人会活下来。

    但是即使如此,诺克萨斯明目张胆的进行着人体实验的事迹,虽然受到了各方谴责,但哪有人真的敢站出来指责并且有能力阻止诺克萨斯的?

    没有,一个都没有。

    德玛西亚都自顾不暇,哪还有势力能够阻止诺克萨斯的动作?

    但是绿茵,出现的非常奇怪。

    司徒律小心翼翼,没有多说什么,但是也不会反驳什么。

    毕竟自己做的事如果真有心打听,那么德玛西亚一些隐秘的组织应该是知晓的。

    所以,司徒律在防备她,即使这家伙是自己心目中女神的模样,可是依然不能阻止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但是你现在还敢出现在雄都,是不是证明了你真的不害怕我们德玛西亚啊?你现在可是会被下一级通缉令,被判处叛国罪和杀人罪哦....”绿茵看着司徒律,笑着说道。

    “那又怎样?只要我想跑,我有十三种方法可以安全脱身。”司徒律冷笑,看着绿茵。

    “这么自信吗?”绿茵奇怪的看着司徒律。

    “就像现在,我只要绑架了你,想必盖伦会亲自过来把我送出德玛西亚,是吧,拉克丝?”司徒律笑了一下,看着绿茵,

    绿茵笑着的脸忽然一僵,瞪大眼睛看着司徒律:

    “你是怎么.....”

    “从你拿走我得到的那块水晶我就知道了,七种魔法,在德玛西亚还有谁能够掌握七种不同的魔法能量?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只有你了。”司徒律说道。

    毕竟好歹自己也是穿越过来的,能不知道德玛西亚的故事吗?

    反正作为妹控的盖伦肯定会把自己安全的送出德玛西亚,然后就会迎来一波恐怖的追杀。

    司徒律甚至在脑海里瞬间就想好了如何绑架绿茵....也就是拉克丝,然后离开德玛西亚朝着诺克萨斯逃亡的路线。仅仅是几秒钟,司徒律的脑海里就有了大致的计划雏形。

    “可是我并不认识你啊?”拉克丝惊讶的看着司徒律,就算司徒律知道拉克丝是盖伦的妹妹,但是为什么会得到一个会魔法的绿茵是拉克丝的?

    拉克丝估计想破头都想不明白,但是司徒律知道。

    “就算是在禁止魔法的德玛西亚,也有着不少的女巫和法师。那么德玛西亚该怎么处理这批人呢?杀了,还是放了?可是万一有一天敌人研究出一种可以彻底让禁魔石失效的魔法来,他们该怎么办?”

    司徒律看着宏伟广场上的嘉文一世的雕像,忽然一笑:

    “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个秘密研究魔法,对外却宣称十分厌恶魔法师到来的德玛西亚,有了一个秘密的法师协会。”司徒律看着拉克丝,说道。

    拉克丝震惊的看着司徒律,眼睛转了转,忽然说道:“你是从哪儿知道这些消息的?”

    “猜出来的,毕竟能在军方的眼皮子底下释放魔法的你,不可能身份这么简单吧?特别是知道你是拉克丝之后,我所有的疑惑就一下子都没了。”司徒律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