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红发少女看着病恹恹的司徒律,虽然手里抱着一个孩子,但是那门板大剑拍下来,可没有什么仁慈的心里。

    她的眼神逐渐狂热,似乎有些异样的兴奋,脸色潮红。

    “死呢!”

    司徒律平淡的看着她,雪丽丝和鲍里斯皱着眉,毕竟刚才见过血,现在又在家里,感觉挺不吉利的。

    “哼!这小白脸被吓傻了吧,动都不敢动。”鲍里斯冷哼一声,一看这小白脸他就不爽,然后司徒律那态度就让他更不爽了。

    被拍死了也好,省的到时候我们输了!

    雪丽丝一双眼眸盯着司徒律,真的是被吓傻了吗?

    司徒律伸出手,看着红发的少女。

    “找死啊!”鲍里斯不屑的说道。

    嘭!

    鲍里斯说完,脸色忽然一变。

    轻轻的一声响声让周围的人顿时震惊了起来,司徒律的手掌稳稳的接住了红发少女的大剑,他的身体没有任何的变化,看上去轻轻的一推,红发少女瞬间后退几米!

    “嘶.....”鲍里斯震惊的看着司徒律。

    刚才....菲拉留手了?

    也不对啊,这小白脸怎么接下来的?

    众人震惊的看着司徒律,菲拉脸色一变,脸上的红晕退去,紧盯着司徒律,眼神有些严肃。

    “你就这点儿力量吗?咳咳咳....”司徒律平淡的看着菲拉,脸色一白,咳嗽了几声。

    “该死!”

    菲拉再次拿着门板大剑冲上来,朝着司徒律就是狂轰乱炸,司徒律不躲不闪,一只手轻而易举的击打着那把大剑。

    片刻后,红发少女微微喘气,眼神一凛,死死的盯着司徒律。

    “你这家伙....”

    “哇啊啊啊!!”

    “茉莉不哭啊,茉莉不哭啊,我在这儿呢,别哭了啊~~”司徒律低下头,笑着看着小茉莉。

    小茉莉睡熟中被吵醒了,哭的声音很大。

    司徒律安抚着孩子,没有在意周围人的变化。

    “菲拉。”

    另一个紫发少女抓着菲拉的肩膀,皱了皱眉,摇着头。

    “切。”菲拉有些不甘心,收回了大剑。

    茉莉很快就不哭了,司徒律抬起头来,平淡的看着他们。

    “我是来当角斗士的,不是来玩的。至于我该怎么做,你们告诉我就行。”司徒律看着周围,瞟了眼雪丽丝。

    “额...既然是这样....”雪丽丝伸出手,看着司徒律。

    “既然是这样,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打穿诺西瓦家族?”菲拉冷冷一笑,有些不服气的看着司徒律。

    司徒律转过头来,看着菲拉:“可以这样吗?”

    雪丽丝愣了一下,嘴里的话还没说出去就吞了回去:“规则上并没有说不允许一个人挑战一个家族....”

    “那就行。”司徒律平淡的说着,回到议事厅拿起自己的包袱。

    “请帮我安排一个房间,最好有张婴儿床。”司徒律看着雪丽丝,平淡的说道。

    “可以,我马上安排。”

    司徒律跟着下面的家丁走到自己房间之后,在场的人有些凝噎,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估计大家都看漏眼了,这个病恹恹的小白脸其实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战士,当然至于为什么这个小白脸儿这么强,那他们就不知道了。

    “可恶!这小白脸拽什么拽?!他是我们家的角斗士,我们养了他这么多年,最起码对于主人的尊重都没有吗?!”鲍里斯咬了咬牙,有些狰狞的说道。

    毕竟是贵族,特别是诺克萨斯的贵族是有着一种天然的优越感,像是这种家族培养起来的角斗士换句话说最多就比奴隶好一点,但也就是他们的家丁,为了他们家族赚钱的工具而已!

    该死的小白脸!

    鲍里斯十分生气,但是眼下也不得不忍住,毕竟这小白脸这么强,说不定还能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主人,这个人我在家族训练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过。”菲拉有些不甘心,但还是说了句。

    “你的意思是...家族在外招揽的人吗?”雪丽丝想了一下,说道。

    也不是没有这种情况,按道理来说这种招揽而来的战士一般很强大,而且脾气也大。什么人都有,但是家族既然敢把这个人派到这里来,就说明他的身份和实力都是不需要担心的。

    可就怕这种人别有用心。

    和菲拉、黛丝这样的家族培养起来的角斗士不一样,这种外面招揽而来的人,要么为钱,要么就是有其他的目的。。

    或者就是借着他们家族的名声躲避仇家也说不定。

    雪丽丝一瞬间想了很多,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大概...这是我见过的战士中属于第一梯队的那种,要知道菲拉的力量和技巧都是属于第二梯队顶尖的战士,就算是和军中常年征战疆场的将军也有对拼的实力。这个人,只能说更强,而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紫发少女说着,看着雪丽丝。

    “有那么强吗,黛丝姐?就那小白脸一脸肾亏的样子....”鲍里斯不屑的说着,看着黛丝。

    “小主可能对这种细微毫巅的力量掌控不是很清楚,菲拉你在被那个史托律击退的时候也没注意到吧?”黛丝看着菲拉,说道。

    “我只觉得这家伙的力量应该比我强,不然不可能这么轻而易举的接下我的攻击。”菲拉有些不满意的说道。

    “那是一种很强的格斗技术,我看到他手上有一种无形的能,能够瓦解并且击退你的力量。”黛丝点点头,严肃的看着菲拉。

    “‘能’?!他掌握了‘能’吗?!”菲拉有些震惊,问道。

    “应该是,但我也不确定,毕竟我也很少看到过有掌握了能的武士和战士,不是很清楚这种力量的性质。”黛丝想了一下,说道。

    “真的吗?!那个小白....史托律掌握了能?这样的武士怎么可能是我们家族能够招揽到的?!”听到黛丝口中说的能,鲍里斯震惊了,下意识的声音也小了很多,生怕被那个小白脸听见。

    那可是‘能’啊,一种激发了人体潜力的能量,这种可是千万人中都很少见到一个人的。。

    据说咱们的大将军就是一位掌握了能的高手,竟然.....

    鲍里斯有些震惊,同时也有些害怕,毕竟这样的高手想要杀他是易如反掌的。而且鲍里斯也不是没见过掌握了能的高手,那种高手真的是以一敌百,甚至以一敌千!

    “所以说这个人很强,但看他的样子这么高傲,想来是不屑于和我们一同作战的。。”黛丝说着。

    即使自己是个魔法师,但是也最多能够掌握一些基础的魔法,就算会的魔法中有一些偏门的魔法,也单单只能称之为一个‘魔法师’而不是‘大魔法师’。

    这期间的差距就像是普通人和一位掌握了能的武士一样,区别太大了。

    这种武士想要杀了自己这样的魔法师也不是很难,因为能的缘故,他们甚至能提前感知到威胁,进而只要被他们近身.....

    黛丝摇摇头,菲拉沉默着,有些不甘心,但是也很无奈。

    毕竟这样的高手坐镇家里,那么她们甚至都不用冒险去尝试那种药剂,一下子,因为这个人的到来所有问题都解决了。

    “看来,我们得好好的招待这位尊贵的武士大人呢。”雪丽丝知道了其中的利益要害,更是笑了起来。

    “我....现在去给他道歉来得及吗?”鲍里斯脸一垮,有些担心的说道。

    毕竟这样的武士,不管是去哪个势力都是坐上贵宾,要是那小白脸心眼小,记恨自己的话.....

    “到时候去给他道个歉就好了,不过,今天就先算了,明天角斗就要开始了,不如先期待一下明天的角斗,然后再做打算吧。”雪丽丝说着,心底里已经在筹划很多事情了。

    “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