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艹...刚才,那个鬼面放到了拳王?!”

    “真的吗?我掐你一下看是不是做梦?”

    “掐你自己!”

    观众瞬间沉默,然后议论纷纷,不少人开始破口大骂拳王没用,想必就是那些赌的很大的人。

    鬼面?

    似乎从主持人口里说出来的外号成为大家对角斗场上站着的司徒律的称呼。

    “哇!”

    “好厉害!”

    菲拉和黛丝兴奋的说道,毕竟拳王可是掌握了能啊,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被史托律放到了?!

    好厉害!

    鲍里斯眼中闪烁着惊喜和憧憬,而一边的雪丽丝意味深长的笑着。

    此时司徒律十分的淡然,毕竟这样的对手似乎完全比不上赵信那个级别的英雄级人物,就算刚才那一拳确实让司徒律感觉到了危险,但是....

    破绽太多了啊....

    费德里从地上站起来,捂着自己的腋下,鲜血竟然很快的就被止住,司徒律皱了皱眉,这种变态的恢复力在这种人身上倒是不怎么奇怪。

    不过自己的攻击应该是刺破了大动脉的,为什么止血的速度会这么快?

    能?

    司徒律点点头,或许这种人天生就是战士,毕竟如此强悍的体魄即使放到战场那也是以一敌百的存在,司徒律平淡的看着他。

    “吼.....”

    费德里低沉的吼声逐渐传来,就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野兽,从那发间穿过来的阴狠目光死死的盯着司徒律。

    “去给我查查这个人的来历!”

    一边,坐在一间豪华客厅之中的年轻人阴沉的看着场上,看着边上的方普拉斯。

    方普拉斯满身冷汗,颤抖的说道:“二少爷,这个人的信息我们查过了,似乎是刚刚才从外地进入诺克萨斯,之前的消息根本没有多少...”

    “没有?什么都没有我要你这个废物干什么?!你以为你的小命能值一百万还要那一座店铺?!”年轻人阴沉的看着方普拉斯,说道。

    “是!我马上派人去查....那少爷,现在是不是要让费德里回来,毕竟他一个人,似乎不是那个鬼面的对手....”

    “屁话?!老子花了那么前培养他?要是杀不死他自己死在角斗场好了,也不用跟着老子回去了。”诺瓦西家族的二少爷说着,阴沉的看着角斗场上的情况。

    在他们的房间里,是配备有类似于高空中那种现场投影的魔法的。。

    方普拉斯连连赔笑,二少爷阴沉的狞笑:

    “就算打不赢,他拿命也得个老子把他杀了,否则....他全家都得陪葬!”

    说着,司徒律在场上一次次击倒拳王费德里,已经刷新了在场观众的三观。

    “我艹,这个鬼面是哪儿来的狠人?”

    “完了,我连裤头都输了啊!!”

    “这么神秘的强者怎么会出现在安德烈斯家族里的?难不成是安德烈斯家族的秘密武器吗?!”

    所有的观众议论纷纷,周围一些贵族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些情况。

    “你能打败他吗?”一个中年人坐在房间里,看着角斗场上的战斗。

    “是!少尉!”旁边一个面容俊朗的年轻人顿时行礼,说道。

    “别这么紧张和严肃,现在是过来看戏的。”少尉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他们,是诺克萨斯军政方面的人,自然诺克萨斯军队之中也有贵族的存在,恰好,这个少尉就是其中一员。

    “不出意外,应该是七三分。我三他七。”边上的年轻人皱眉,说道。

    “你这么看得起那个鬼面?!”少尉有些惊讶,毕竟对于自己的保镖,少尉可是很清楚他的实力的。

    “我能击败费德里,但也需要花费一番功夫。您看这个鬼面基本上全程都是在戏耍费德里,我做不到。”年轻人很直接的说道。

    “玄龙呢?”

    “不清楚,因为这个人,从来没有使出全力,他和玄龙大人,估计差不了多少....”年轻人皱着眉,严肃的说道。

    “是吗....”少尉笑了笑,眼中闪烁着金光,继续优雅的看着场上的战斗。

    而此时,角斗场上的战斗逐渐落下了帷幕,司徒律看着倒在地上不起来的费德里,稍微有些失望。

    毕竟是一位掌握了能的战士,但是自己只看到他的格斗术之中蕴含着这种力量,然后就是身体的恐怖恢复力,这或许就是他能的特质。

    但对于司徒律来说,太弱。

    “给老子站起来啊,拳王,你tm至少让老子保本啊!”

    “该死的,给老子站起来啊,没用的废物!”

    “鬼面!鬼面!”

    观众席上顿时嘈杂了起来,不少观众被司徒律强大而又淡然的身影吸引,兴奋的喊了起来。

    而剩下的怒骂声,也就是那些赔本和输光了的赌徒。

    赌徒不值得同情,同样,作为角斗士的费德里也是。

    “雪丽丝雪丽丝,师傅好厉害!”菲拉惊喜的说着。

    “是啊,我也没想到竟然.,...嗯?”雪丽丝笑着,看着场上忽然瞳孔一缩,立刻走近。

    那是....

    “狂暴药剂!不好!费德里要动用药剂了!”雪丽丝皱着眉,说道。

    狂暴药剂....那可是价值一万到十万的珍贵药剂,药效就那么几分钟但是对于他们这些靠着大角斗场吃饭的贵族来说,是必备的战略品啊!

    费德里手中的那一支药剂,恐怕还是超过五万的狂暴药剂,药效持续的时间甚至可以达到一个小时!

    “药剂?!”

    司徒律皱着眉,看着费德里毫不犹豫的把药剂扎进了自己的手臂上。

    瞬间,费德里全身就像是烧红的烙铁碰到了冰冷的水,呲呲的响着,身上冒出白色的烟。

    这是雾化的汗水,而这时费德里从地上一下子跳起来,眼睛发红,死死的盯着司徒律,身上的肌肉不时的跳动着,爆炸般的力量在他的体内积蓄着。

    “我艹!有钱啊,几万的狂暴药剂就这么用了?”

    “再不用,估计得被那个鬼面玩儿死啊....”

    “不过就算是这样,诺瓦西家族开的盘...不知道赚了多少了....”

    诺瓦西家族开的盘就非常吓人了,赌费德里多少时间能解决敌人,而且赔率非常大,从来那些压输的人都没有赢过,但是这一次....

    也不知道哪个赌徒压了三千的赌注在费德里输上,而这个盘的赔率....

    是一赔一百啊!

    三千后面加两个零.....

    三十万!

    二少爷的脸色十分的难看,想到自己收的所有赌注还没赌输的够赔的,二少爷的脸就十分阴沉。

    所以他才能不在乎他们家最强的打手死不死,只要自己不亏就行!

    不过司徒律没有多说什么,看着费德里这么不顾生死的朝着自己扑来,忽然有些理解这家伙。

    不管是为了什么目的站在这里,都是为了杀死眼前的敌人才来的吧。

    所以。

    “你做好赴死的准备了吗?”

    司徒律撤身一步,左手为拳。

    真炁不在流动,司徒律看着那一个比沙包还大的拳头朝着自己杀来,一拳对上!

    嘭!

    空气爆出一阵阵涟漪,司徒律感受到了他身上的极致杀意,不甘和后悔,以及种种的欲望和念头!

    这时司徒律的心魔猛然一动,司徒律再次用力!

    二段!

    力道瞬间贯穿费德里,这股恐怖的力量瞬间闯过他的手臂,一直吵着他的心脏狂暴的流去!

    “嘭!”

    一声巨响,从费德里的心脏处直接爆炸,费德里的手臂瞬间绵软,随着他的尸体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心魔吞噬了司徒律手上的黑线,壮大着自己的本源。

    “美味美味,如此不甘纠结恐惧,夹杂着杀意的负面情绪实在是太美味了。”心魔宛如一个美食家,美美的点评着。

    角斗场,一阵寂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