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史托律先生,这是奴隶印记,请收下。”鲍里斯过来,拿给司徒律一个盒子。

    “奴隶印记.....”司徒律拿了过来,打开盒子一看。

    这里面装着的是一种刻印有特殊魔力的印记,应该就是贵族用来控制奴隶的东西。

    “只要滴上你的血,这些印记就会带有你的气息,然后这几个奴隶就不会背叛你了。”鲍里斯笑着说道。

    “是吗,但为什么是七个?”

    司徒律看着鲍里斯,鲍里斯愣了一下,挠了挠头:

    “我也不清楚,雪丽丝让我拿过来的。”

    雪丽丝....

    她是不是知道什么?

    “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鲍里斯挥挥手,离开了这里。

    司徒律倒是不清楚雪丽丝究竟知道些什么,但是这七个奴隶印记.....

    确实能帮上自己的忙。

    司徒律走过来,看着这几个麟人族的少女。

    确实长得很好看,耳朵很长类似于精灵,据说麟人族本来就是精灵的分支,而且她们的身上是有着魔法的亲和性存在。

    所以司徒律才会发觉刚才的骚乱是由这些人引起的,但具体是为了什么,司徒律还真不清楚。

    麟人族的少女们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惊恐的看着司徒律。

    “逃走的那个人是谁?”司徒律平淡的看着她们,说道。

    “我...我们不知道。”少女惊恐的看着司徒律。

    “说。”

    司徒律走过来,掐住那个少女的喉咙。少女在司徒律的手下不断的挣扎着,喘不过气来。

    “不要伤害贝娜,我说!”一个少女忽然站起来,颤抖着身体看着司徒律。

    司徒律把贝娜放到地上,平淡的看着她们。

    “那个人应该是苏菲,但是....我们不知道她怎么逃走的....”少女看着司徒律,眼神中带着慌乱和恐惧。

    “是吗。”

    司徒律看了她一眼,把盒子里的奴隶印记拿出来滴上自己的血液。

    “带上它。”

    司徒律把奴隶印记扔到这些少女面前,少女们颤抖着,拿着印记戴在了身上。

    很快印记在她们的左臂上画下了一个符文,司徒律有所感觉这些少女有种生死都在自己掌握,而且不会背叛自己。

    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我想,你们应该需要休息。”

    司徒律说着,走出房间不管她们。

    几个少女抱在一起,悬着的心渐渐回落。

    至少看起来这个人并没有打算伤害她们的意思,可是他到底要做什么?

    “苏菲会来就我们吗?”贝娜有些恐慌,因为现在她们变成了奴隶,任人宰割。

    “没关系的,苏菲一定会来就我们,然后我们就一起逃出去!”

    “嗯。”

    “一定要想办法拖住他。”

    “是的呢。”

    今天发生的事情暂告一段落,司徒律只是禁止那几个麟人族少女离开房间,而这时候司徒律来到了议事厅,找到了雪丽丝。

    “今天的业绩有所提升,做的不错。”雪丽丝坐在椅子上,看着在一边连连鞠躬的管事。

    “谢谢主人!我一定会让生意越来越好的!”

    “如果不是你也不用待在这里了,知道吗?”

    “是!”

    雪丽丝看到了司徒律到来,很快跟管事说完了之后,笑着走过来:

    “这不是史托律先生吗?请问您竟然主动找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呢?”

    “我倒是听说过麟人族是有着天生的魔法亲和力,她们知道大部分都会一些简单的魔法,也不乏强大的魔法师。”司徒律看着雪丽丝,这一路来诺克萨斯司徒律也听威尔他们说过很多关于这方面的事情。

    “是的呢。”雪丽丝笑着说道。

    “但是为什么会出现死灵魔法的存在?”司徒律皱着眉,看着雪丽丝。

    “哦?您知道那种魔法是属于死灵魔法的存在吗?”雪丽丝惊讶的看着司徒律。

    “看起来肯定不像是其他种类的魔法....”

    雪丽丝轻轻的笑着,想了一下:“事实上我对麟人族的了解不算很多,但是大致上我确实是见过不少贵族饲养的麟人族成为了非常强大的法师,这种法师通常会作为一个贵族家族里面隐藏的力量储备。”

    雪丽丝看着司徒律,笑着说道:“麟人族天生就具有魔法亲和性,但这也并不代表所有的麟人族都能成为强大的法师,所以在诺克萨斯,存在着一种十分速成的饲养方法。”

    “杀人吗。”

    “类似于这样,相信您带回来的那几个麟人族少女应该只是幌子,真正被看中的那位麟人族应该是落到了哪个贵族的手中。如果没猜错,那一位麟人族应该早就是哪位贵族的玩物了。”雪丽丝说道。

    “可就算如此,为什么要在城内杀人,这种动作实在是太蠢了。”

    “或许,这只是吸引某些人注意力的幌子呢?从今天死去的人来看,不少人其实暗地里都是一些贵族的人,那些人平白无故的不可能同时聚集在一个地方,如果只是为了购买麟人族,大可以向那些奴隶商人和佣兵发出赏金即可。”

    雪丽丝看着司徒律,沉思了一下。

    “你有没有听说过,帝都存在的古老传说?”

    。。。。。

    司徒律回到住所,看到菲拉在那里肚子训练着,走上前来。

    “师傅!我训练完了!”菲拉笑着看着司徒律,司徒律想了一下。

    “嗯,明天继续,今天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哦....”菲拉神情有些失望,落寞的走回去了。

    看着菲拉离开,司徒律转身走进房间之中。

    抱着小茉莉玩耍了一会儿,等到小茉莉睡着之后,看着天色将晚,夜幕拉开。

    司徒律偷偷的离开别墅,在街道的小巷之中来回穿梭,走到了一个狭窄的房间前,敲了敲门。

    “谁?”

    “是我。”

    “进来。”

    威尔打开门,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暗自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威尔奇怪的看着司徒律,点上一盏油灯,灯光摇曳,司徒律平淡的看着他。

    “我希望你帮我查一件事。”

    “喂喂,好歹你现在的情况也不好吧,下个星期可就是和诺瓦西家族的角斗了,到时候他们家的全部战斗力回来,那你可就麻烦了啊~”威尔看着司徒律,不解的说道。

    明明现在根本就不是管闲事的时候吧,你这么激动是干什么?

    “你别问这么多,我问你,今天市场那边发生的暴乱,你知道多少消息?”司徒律问道。

    “骷髅军杀人的事情吗?这件事的话....牵扯到不少人,你具体想知道些什么?”威尔想了一下,问道。

    “麟人族在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搅合帝都这烂泥潭的角色,只不过也就是一枚棋子罢了。”

    “目的?难道是为了帝都下面那些蕴含着黑暗能量的独石吗?”

    “你知道的不少啊~”

    威尔奇怪的看着司徒律,司徒律平淡的望着威尔。

    “emmm,总的来说,这件事你可以看成某些贵族为了增强自身的力量去对付另一些贵族,或者在直接一点,这是上面要求某些在帝都的贵族需要做出牺牲甚至于死亡,来让某些人获得利益。进而推动这些利益成为进攻德玛西亚的一大助力!”

    威尔咧开嘴,笑了起来。

    “距离西方边境最近的几个贵族....米多尔奇、莫利斯特、诺瓦西还有....安德烈斯。”司徒律眯着眼,看着威尔

    威尔脸色一僵,沉默着看着司徒律。

    “这几个贵族全部都要成为武器吗?”司徒律看着威尔,问道。

    “这.....就是我和你之间的事情了。”

    威尔忽然冷笑,看着司徒律:“很多事情现在我不想多说,因为说出来对你没什么好处。但你既然能从白天发生的事情推算到这一步....着实令我震惊。”

    “但现在,这是上面的意思。如果....我是说如果,这四个家族分别都占据着西方边境不少的领土,但对于一些不长眼的贵族甚至还敢要求我们的军队缴纳过路费,这是上面不能容忍的事情。”

    “今天发生的一些事情只是警告,等到之后你就自然会知道该怎么做了。司徒,我们现在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我不会欺骗你,这一点,请你务必相信我。”威尔说道。

    “是吗?”

    “是啊。”

    司徒律看着威尔,威尔也看着司徒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