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调查蠢萌下落的事情还在继续,司徒律不可能放着蠢萌不管,毕竟是因为自己蠢萌才被抓走的。

    “不好了不好了!”佣人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来到了议事厅。

    “什么事?”雪丽丝皱着眉,她现在正在和鲍里斯商量一些事情。

    “诺瓦西家族的人来我们这里了!”

    “什么?”雪丽丝站起来,沉下脸来略微思索。

    “是方普拉斯?”

    “不是,是那个人,诺瓦西家族的一位角斗士。”

    “一个人也敢来我们这里撒野?”鲍里斯皱着眉,站起来就准备走出去看看。

    “等等,既然对方来了,那我们也得准备一下,鲍里斯,你带着菲拉和黛丝走出去看看情况。”雪丽丝想了一下,说道。

    “嗯。”

    鲍里斯走出去,雪丽丝看着那个仆人:“来的人是谁?”

    “听说是叫古利特。”

    “古利特.....”雪丽丝皱着眉,之前在大角斗场很少看到过诺瓦西家族用过这个人,但是据说这个古利特的实力还是在那个费德里之上....

    “去请史托律先生来这里一趟。”

    “是。”

    雪丽丝沉思着,葱葱玉指敲着桌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这一边司徒律每天都会陪着这些麟人族少女吃法,并且在她们口中询问自己的一些问题,希望能够得到那个魔法师的所有情况。

    “请问史托律先生在吗?”仆人走过来,朝着房子内喊了一声。

    司徒律皱着眉,站起身来走出去。

    “什么事?”

    “主人请您过去一趟。”仆人点头哈腰的,看着司徒律。

    “嗯。”司徒律点点头,既然是雪丽丝邀请,那自己还是得去一趟。

    不过菲拉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刚才不都还在这里训练吗?

    司徒律想了一下,跟着仆人走到议事厅,看到了蹙眉不语的雪丽丝。

    “史托律先生。”雪丽丝看到司徒律来了,笑着说道。

    “有什么事吗?雪丽丝小姐。”司徒律点头,坐在一边看着雪丽丝。

    “刚才诺瓦西家族的人来这里了,所以想请您过来,这边跟你商量一些事情。”雪丽丝笑了笑,说道。

    司徒律面无表情,心中也是有些疑惑。当然这些问题都不大,只不过司徒律至始至终都感觉这个女人不简单而已,心里稍微有些防备。

    “过几天就是和诺瓦西家族的又一次角斗,那么雪丽丝小姐是怎么想的?”司徒律问道。

    “诺瓦西家族虽然是属于西部边境的贵族,但是作为他们的祖先却是在诺克萨斯建立之初就在帝都有着自己的势力。我们安德烈斯家族只不过是从十几年前才把产业落到了帝都,这每一步走的都非常的艰辛。”雪丽丝叹口气,说道。

    这也不难想象,都是贵族涉及到生意上的往来和贸易,必定会损害另一部分贵族的利益,那这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所以家族把帝都的产业交给了我和鲍里斯,那么我们也不能让家族的产业在这里受到影响,不说扩大贸易往来,但是也需要彰显一定的实力来守护自己的产业。”雪丽丝左手放到桌子上托着头,一双眸子盯着司徒律。

    看似惬意的模样,但雪丽丝心底里想的,可绝对不止这些。

    “大角斗场....所以是这个意思吗?”

    “诶~毕竟大家都是贵族,也不好明面上撕破脸皮在帝都内混战,那样的话也最终是个两败俱伤的结局,所以贵族的赌斗可不是普通的角斗士在角斗场厮杀然后让观众欣赏而已。”雪丽丝说道。

    所以这座别墅和外面的武器店铺,是这么个意思。

    司徒律点点头。

    “史托律先生实力自然很强大,但是我知道您应该十分的需要一些可以恢复伤势的草药,或者说那种由魔法诞生的炼金产物等等,这些东西据我所知的都能够一定程度上使得战士变得更强。”雪丽丝笑着说道。

    “所以?”司徒律看着雪丽丝,说道。

    “我不知道什么样利益才能打动您,但是您所需要的无非是一个良好的修行场所和优质的生活体验,这些对于我来说,并不难以给予。”雪丽丝意味深长的笑着,看着司徒律。

    “可到了某一个阶段,我自然会离开的。”

    “没关系,我现在就可以和史托律先生签下协约,只要您在帝都在我们安德烈斯家族之中一天,我们就可以为您准备您所需要的任何修行物质,力所能及那是当然,这也是我们能够做出的最大让步。可以说互惠互利的地步,自然,您也需要为我们打下一场场乃至全胜的战绩,让我安德烈斯家族在帝都扬名!”雪丽丝撑着头,笑着看着司徒律。

    “可以。”司徒律点点头,说道。

    “那有关于菲拉的训练这件事....”

    “我自己看着来。”

    “合作愉快。”雪丽丝笑着说道。

    轰!

    忽然,从外面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响声,司徒律眯着眼看着那边,雪丽丝站起来,冷着脸走了过去。

    既然达成了合作目的,那司徒律也就不好在多说什么了。

    “司徒,你这就把自己给卖了?”小九说道。

    “卖?这只是合作而已。”司徒律平淡的说道。

    “该不会你这家伙见色起意....”

    “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我不信任雪丽丝,她自然也不会信任我。当然,这种不信任不可能消除,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暂时搁置,既然都是互惠互利的事情,那我为什么不去做?”司徒律说道。

    事实上司徒律几次和雪丽丝交谈就已经发现她的心机城府实在是不得了,只不过作为一个掌权人自然没什么,好在这个掌权人能够看清形式,自己所能使用或者能够调用的力量都会想办法的用上。

    聪明?

    她可以说是一个天才。

    司徒律笑了一下,随即恢复平静。

    走出别墅来到外面的店铺,司徒律就看到菲拉举着门板大剑直接劈向一个人。

    那个人不躲不闪,手里一把细长的贵族剑单手一挥,直接弹开了菲拉的大剑!

    “够了!”雪丽丝走出来,冷眼的看着战场。

    “雪丽丝!这个人是来找茬儿的,让我杀了他!”菲拉一脸不满,望着那个人。

    这个拿着贵族剑的年轻人看起来不过三十岁左右,但是刚才那一击无疑让菲拉心里警惕万分。

    因为这个人嘴不仅臭,实力也很可怕!

    “哟,这不是我们美丽的雪丽丝小姐吗?诺瓦西家族,古利特,向您问好。”古利特拿着贵族剑,指着雪丽丝。

    雪丽丝脸色一沉,拿着剑对准别人,这是在挑衅!

    “该死的家伙,谁允许你这么无礼的?难道诺瓦西家族就只是这种货色吗?!”鲍里斯冷哼一声,指着古利特说道。

    古利特满不在乎的看着鲍里斯,笑了一下:“这次来我只是向各位提出角斗的申请,代表我们诺瓦西家族正式的超安德烈斯家族下发挑战帖。不知道哪里来的野丫头无礼的朝着我攻击,难不成这也是安德烈斯家族待人之道吗?”

    古利特的话针锋相对,气的鲍里斯脸色发青,菲拉就要冲上去打杀古利特,不过还好被黛丝拦住了。

    “哼,手下败将!”黛丝冷笑一声,走回店里看着古利特。

    “如果说你说的是费德里那个废物的话,他可代表不了我们诺瓦西家族,二公子手下能人居多,他也只算得上是最弱的那一个。但我看,这位似乎也是角斗士吧?看起来你还比不上费德里那个废物啊。要是说那个这几天传的沸沸扬扬的鬼面来了,兴许我还能提起一些兴趣。”古利特笑道。

    “你tm说谁?!”菲拉气的就要冲过去,不过被黛丝死死的拉住。

    “不不,你不要误会,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古利特冷笑着,看着众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