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雪丽丝回到家,第一时间走向了司徒律的住处。

    推开门,看到保姆正在带孩子,也没多说什么。

    保姆鞠躬,带着小茉莉走了出去。

    司徒律就这么躺在床上,气息时有时无十分的微弱,雪丽丝走过来站在司徒律的床边,皱着眉看着他。

    “已经这么严重了吗?”雪丽丝有些奇怪。

    明明就是一个生龙活虎的人突然之间变成了一个植物人,谁都会起疑。而且当天还发生了那些事,苍蔷薇的出现也极为的不合理。

    可有关于这个人,雪丽丝感觉自己知道的太少了。

    史托律的来历既然成了一个谜团,那么这个人涉及到的隐秘绝对是自己难以想象的。

    而且这个人为什么要到自己这里来?

    大角斗场....角斗士?

    莫非是有些人刻意的安排,但这种安排的理由何在?

    “如果之前这家伙说过,诺克萨斯打算清理一些东方边境的贵族,那么作为军方的人应该不会主动的说这话。而且这个人既然是抱着一个孩子来到这里,那么就不应该是一个士兵。”

    孩子不是主要,但是却能排除一些问题,比如说哪个贵族派过来的间谍啊,是不是诺瓦西家族的阴谋啊,这些之前见到史托律的时候雪丽丝也想过。

    但是一个人的性格是很难伪装的,这个人虽然外表看上去十分的冷淡,而且对周围的事漠不关心。但是其实他的心能够感受得到温度....

    雪丽丝回忆着司徒律面对小茉莉的时候,那个笑容如此的温柔阳光,肯定不会是间谍。因为这样做实在是太明显,而且漏洞太多。

    完全没有必要树立一个父亲的角色来潜入自己家中,这样只会显得十分多余。、

    那么这个孩子对于史托律来说,一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吧。

    而苍蔷薇的出现虽然疑点重重,但这个人虽然嘴巴毒,而且动不动就爱发火,但是面对这个孩子的时候也不会那样。

    那他曾经说过,史托律失去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人....

    “嗯?”

    雪丽丝忽然看到了司徒律身上佩戴的首饰,两个手环,一枚戒指。

    戒指的样式雪丽丝也没见过,但是他右手带着的那一条手环.....

    “雪丽丝?”黛丝忽然走了进来,小声的喊道。

    “黛丝?!”雪丽丝回过头啦,看着黛丝。

    “你在这里干什么?”黛丝奇怪的看着雪丽丝。

    “没什么,只是看望一下史托律先生....话说黛丝,你认识他手上的这种手环吗?”

    “手环?”黛丝奇怪的转过头去,眯着眼看了一下。

    “他左手带着的那条藤蔓手环上有着微弱的魔法律动,十分随和轻柔,应该是出自一位魔法师之手。上面.....有着一种祝福的语言,应该是很普通的祈福。”黛丝看了一下,点点头说道。

    “那他右手带着的呢?”

    “那个啊.....有些奇怪,这一条手环上.....是约定?什么约定?我怎么从来没见过这种语言?”黛丝皱着眉,蹲下来拿起司徒律的手仔细的观察着,但是那一条手环比另一条的魔力还要微弱,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不行,魔力太弱了。我不清楚这种手环的作用,但上面给我的感觉就是一种属于‘约定’、‘承诺’的语言,十分弱小,几近没有。”黛丝摇摇头,说道。

    “是吗,所以还是不清楚啊。”雪丽丝捏着下巴,沉思了起来。

    “雪丽丝你是担心史托律永远也醒不过来吗?应该不会的,只是说短期内很难醒过来了。。”黛丝无奈的说道。

    家里的情况她也清楚,现在没了史托律这么一个强大的武士,怎么和诺瓦西家族角斗啊?

    这可是关乎到雪丽丝很多计划的,赢了好处多多,输了,那就真的是满盘皆输了!

    “我只是有些奇怪....先离开这里吧。”

    “嗯。”

    说着,黛丝皱着眉看了眼面色苍白的司徒律,两个人走出了司徒律的住所。

    回到了议事厅,两个人坐在椅子上开始商讨起来。

    “如今想要对付诺瓦西家族,只能看那三个人的进展如何,我最近也在练习一项很强大的魔法,只要不出意外,应该可以收获不错的成果。”黛丝看着雪丽丝,说道。

    “唉。这个家就要靠着我们几个人撑起来,真的是难为你们了。”雪丽丝叹口气。

    “别这么说,雪丽丝。你才是我们的主心骨,要是没有你,我们还不知道能不能在这里立足呢。”黛丝叹口气。

    想她们从本家来到帝都,接手在帝都的产业之后,黛丝可是亲眼看着雪丽丝合纵连横,是怎么一步步爬到现在这里来的。

    虽然之前还在帝都最底层靠着大角斗场吃饭生活,但是总比之前家里的那些人需要依靠其他贵族留下来的残羹剩饭为食好。

    雪丽丝从一间小店铺,逐渐的有了自己的进货渠道,并且在大角斗场有了几家武器店铺,再到现在.....

    虽然感慨一场角斗就能带给他们这么多,但是这也彻底的把雪丽丝拖入到了帝都贵族的游乐圈之中来。

    依靠大角斗场,进行赌斗,赌上自己的一切来战斗。

    赢的人存活,输的人自杀。

    帝都的贵族层出不穷,来自于各个地方,但经久不衰的,也就只有那几个大贵族大领主而已。

    想要在他们其中夹缝生存何其难也,黛丝如何不能明白雪丽丝的用心良苦。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要天不塌下来,我雪丽丝就依然可以站在大家的面前。”雪丽丝笑着说道。

    “雪丽丝啊,但是你如果还是想之前那么做的话,我一定会阻止你的!”黛丝皱着眉,盯着雪丽丝。

    “你知道了?”

    “诶,为什么当时你要去和那个弗洛达加大赌注?明明那个时候你知道的,我们....不可能替你赢下那场角斗的.....”黛丝握紧拳头,还是心有不甘的说道。

    不甘心自己弱小,也不甘心雪丽丝那种自暴自弃的做法。

    “其实那个时候我的想法很简单哦,因为明知道要输,所以我不会坐视不理。”雪丽丝笑着,看着黛丝深深的吐了口气。

    “一个赌徒在得知自己即将赢到一切的时候,那绝对是听不进去任何劝阻的。那个时候我只是用我自己就得到了这么豪华的别墅和那一座豪华的店铺,这一下子就让我们的产业扩大了这么多,也方便了我们之后的经营管理。至少那一次,彻底的让我们在帝都的圈子里扬名。”

    雪丽丝看着前方,笑着说道:

    “如果再彻底一点,这一场我们能够正面打赢诺瓦西家族的话,那我们就彻底的踏入了帝都贵族的圈子之中,你知道这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但是那个时候,,,,,如果没有史托律,我们已经输了!”

    “不!”

    雪丽丝看着黛丝,一下子就否决掉。

    黛丝死死的盯着雪丽丝,眼中露出哀伤和不解。

    她为什么总是能这么冷静的利用自己能够利用的一切呢?

    “当时我只要随便说两句,你们一定会为了我拼到最后,我相信菲拉能杀死费德里,我甚至相信黛丝你能解决掉弗洛达准备的剩下的人!加上我能赌上的一切,那一场角斗,最后的胜利者,只有我!区别只在于,出现了史托律让这场角斗剩下了我很多的工夫,而最终的结果,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不会变。”雪丽丝看着黛丝,深深的说道。

    “你....为什么?明明那个时候不答应就好了,为什么非得这么做?”黛丝看着雪丽丝,叹了口气。

    “我没有时间了,鲍里斯也没有时间了。我可以让他在家族里不被别人欺负,但这也是暂时的。”雪丽丝看着远方,说道。

    “来到帝都我才发觉战争的开始必定会牵连到整个诺克萨斯这样一具庞大的机器,如果说本身诺克萨斯就是一具战争机器,那么这具机器已经收编了自己所有的武器,全部对准了德玛西亚。”雪丽丝看着黛丝,说道。

    “我为什么要这么拼命的在帝都站稳脚跟,那是因为我必须得到帝都的承认,得到诺克萨斯的承认,只有这样,我才能保全我想保护的一切。”雪丽丝看着黛丝,只看到了她眼中的疑惑和不解。

    雪丽丝叹口气,现在说这些估计她也不会相信吧。

    “这一场角斗会变得十分困难,弗洛达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不然也不可能把持诺瓦西家族在帝都的产业这么长的时间。凭借他的人脉和力量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选择只有角斗的方式才能在他嘴里虎口拔牙!”

    “没得选择,因为,我是雪丽丝。”雪丽丝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