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三章 青山村
    苏柒柒牵着小鱼进了村,路边三三两两的小孩在嬉笑玩耍。

    村里房舍错落有致,行成了一个品字形。中间穿『插』着两条道供人行走,左边通山里,右边一直走是通往县城的路。

    苏柒柒眼睛四处瞟,就听见一阵“咕咕咕咕”声。

    低头问道:“小鱼,是不是饿了?”

    小鱼面带羞涩之『色』小声道:“阿姐,我不饿,早上出门时我喝了一大碗水的。”

    苏柒柒心里酸涩不已!可怜这么小的孩子时常吃不饱饭,以水充饥还如此懂事。

    她柔声道:“等回家阿姐给你做吃的,先忍忍。”

    小鱼知道回家有吃的眼睛刷就亮了起来。

    她看着乖巧的小鱼,精神抖擞起来。

    这发家致富迫在眉睫啊,争取早日带领小鱼和黄氏摆脱这糟心的现状。

    而且,苏小七的消失和自己有着莫大关系,扒拉出萝卜带着泥。

    一想到苏小七,她心底就充斥着浓烈的内疚感!

    苏柒柒前世出生在一个小山村,爸爸早年去当兵退伍回来在镇上『政府』工作,妈妈留在农村种田照顾婆婆。

    在她七岁那年,两岁的弟弟得病死了。爸爸便以此为由执意要离婚。

    八十年代重男轻女还是比较严重的,尤其是在农村。

    她妈妈是一个老实人,不多言,见识少。

    一直以来都很畏惧她爸,在她爸威『逼』利诱下,悲痛无奈之下只能同意离婚。

    哪知,她爸刚离婚就又新婚了……他的新婚妻子和他是同一个单位.....

    原来,那些理由都只不过是借口罢了。

    而她妈妈离婚不久发现怀孕了!多么悲伤的故事!

    苏柒柒法律上跟他爸。心跟她妈!

    新婚燕尔的人哪有时间和精力管她呢?轻描淡写的就把她甩回了农村,自此过上了猫狗嫌的日子。

    有时候她也会偷偷的跑去找她妈,每次被她『奶』发现都会挨骂,小婶每到赶集日就会跑去她爸和后妈那里告状。

    结果嘛,就是被一顿收拾....

    想起以前那些挨揍的日子就亏得慌....

    只怪七八岁的她力量弱,只能挨揍。

    后来嘛,长大了有了力气也不能说买张火车票啥的,回去就给他们一顿收拾吧……不占理还费钱。

    她的童年记忆里根本不存在什么所谓的美好。

    她的童年就跟猪拱了似的....

    她妈倒是想接她一起生活,现实却又不允许。

    第一:没有什么生活来源,她妈妈生了一个妹妹要养日子过得也很是艰辛。

    第二:她爸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人,他的思维模式就是,哪怕我没时间管你,你也得听从我的安排。

    身体里流着我的血,法律上你也是我养着的一条狗!

    狗屁不通...

    可惜七岁的她无力反抗!真悲伤!

    在那种支离破碎,满地玻璃渣的日子里熬啊熬....

    终于熬到了拿身份证的年龄。办上身份证的第二天,她带着从她妈那里拿来的二十块钱坐上进城的车就离开了。

    十六岁的她并没有第一次进城的忐忑,心情是愉悦的....自由是美好的!

    心里的破洞,瞬间就圆满了。

    终于摆脱了那个令人窒息的家,从此天空海阔....流浪!

    一个城市转辗到另一个城市,她去过云南、西藏、宁夏、重庆、厦门、温州、最后定居在上海。

    她卖过花、进过鞋厂、酒吧卖过酒、卖过水果、摆过地摊、开过串串店、开过服装店、开过美容院等等。

    她永远都记得挣到第一笔钱时,给自己买了件新衣服时的心情。

    当时,心情雀跃得心都快蹦出来飞上天了。

    那件衣服随她从南走到北,见证了她所有的一切,或伤悲、或快乐!一路随她颠沛流离!

    在她心里16岁以后的她是快活的,哪怕生活常常欺骗她,哪怕在期间有吃不饱饭的日子。依旧怡然自得笑嘻嘻地活着!

    在她心里,自由的活着,任何事都能自己做主,不看谁谁脸『色』过日子无比舒畅。

    唉——哪知,日子刚安定顺遂起来。

    一个梦便已是天翻地覆....!

    苏柒柒是一个接受能力,适应能力很强的人。

    她就像一颗杂草落在哪里都可以生根发芽,茂密生长。

    坚韧就如同与生俱来一般!

    她对于一切骤然而变的状况泰然处之,接受的多了就习惯了....!

    一个人生活了十几年,处理过各种各样突发事件。怼过骗子,揍过流氓,走过无数阴暗小路。

    也面对过拖着行李箱无家可归的凄凉……

    若是这些经历还不能促使她成长的话,可能坟头草都几尺长了吧?

    苏柒柒思『潮』起伏....陷在过去回忆里感慨万千!

    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她。“小七,去山边挖野菜回来啦?挖得可多?”

    她转过头,看见走过来一个抱着木盆的『妇』人。

    她沉『吟』片刻:“是梁婶啊,刚开春好些野菜都没长起来,没挖到什么。”

    梁氏笑『吟』『吟』道:“可不是嘛,再等上些时日就多了。哟~你这孩子咋地了,头上怎么受伤了?”

    她『摸』『摸』额头回道:“不小心摔了一跤,嗑到头了,没事养几天就好了。”

    “你这孩子怎么就不仔细些,这要是留疤了可怎么是好哟~“

    梁氏欲言又止....心里叹道;这要是留了疤以后还怎么说亲哟……这疤可是在脸上。

    苏柒柒初来乍到体会不出梁婶的担忧,面对梁氏的欲言又止一脸懵『逼』。

    她颠了颠背篓略显不自在,她一向不大喜欢和陌生人聊这些琐碎的话题,况且目前对原身是怎么和村民们相处的,还不甚了解。

    说话也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慎马甲就掉了。

    原身『性』格方面也没了解透彻,万一崩人设就不妙了。

    她目前尽量少说。多看,多听。

    于是她扯扯小鱼的手对梁氏道:“梁婶,我们一早便上山了,小鱼之前就嚷着说饿了。我们先回家去,得空了我们再说话。”

    她毫不犹豫地把锅甩给小鱼。

    “好叻~你们赶紧家去吧,明儿个得闲我过去和你娘亲说说话。”梁氏拍拍小鱼的手说道。

    苏柒柒拉着小鱼疾步往家走,再磨蹭下去谁知道还会来几个张婶、王婶、李婶。

    情况不明之下谨慎为好,走为上策……

    寻着原身记忆,走到了家门口。

    推开篱笆扎门,走进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