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二十一章 恻隐之心
    苏柒柒了然....“娘亲可是想给隔壁一些吃食?”

    “嗯,我寻思给一斤大米给吖吖熬粥吃,大人倒也罢了,一岁左右的小孩不吃点细粮不好养活啊...吖吖她爹以往也搭手帮过咱们,”黄氏感慨道。

    “行呀,你有什么想法直截了当说呗,一家人没必要遮遮掩掩!”苏柒柒见她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疑『惑』,难不成我做了什么事给她造成了阴影……?

    感觉自己很温柔呀....没『毛』病啊.....

    其实吧,黄氏近日在她潜移默化下逐渐变了……

    适应了她的行事做风,什么事不由自主就会率先征求她的意见。

    黄氏进屋舀了点米,“小七你看这么多行吗?”

    她点头道:“行,给小鱼吧,让她送过去。”

    “你送过去吧,小鱼不知道咋说。”

    苏柒柒思量着道:“成,再添几块糕点吧!”

    黄氏闻言拆开油纸取了十来块糕点放入篮子里。

    她手牵小鱼借着月『色』绕过院门,笃笃笃敲门,“刘婶,你睡下了吗?我是小七。”

    片刻,门内传来刘氏轻柔的声音:“没呢,是小七啊,你等等啊……我给你开门。”

    嘎吱声响起,刘氏拉开门甚为惊异,“小七咋这么晚过来了,快快进屋吧!”

    苏柒柒随她入了内屋,坐在炕上扫视周围道:“我今日去了趟县城,买了些零嘴回来,刚才听吖吖在哭,小鱼想给吖吖送几块糖。”

    玛耶,这家可真是上雨旁风啊......

    泥土墙裂缝『潮』湿,角落摆了两口木箱子,一张破旧桌子,真可谓是家徒四壁!

    刘氏难为情局促道:“吖吖这两日总爱哭闹,是不是吵着你们了?”

    小鱼在篮子里『摸』出油纸包道:“刘婶,吖吖哭可能是想吃糖了,我给吖吖糖吃她就不会哭了……”

    说着打开油纸拈了一块糖往吖吖嘴里塞。

    苏柒柒匆匆拦住她手道:“你别整块喂她,吖吖还小会噎到,你拿着让她慢慢『舔』呗。”

    小鱼吐吐舌头....“好的,阿姐晓得了。”

    吖吖『舔』着糖口水顺着嘴角流,挥舞着小手欲抓小鱼手中的糖,小鱼咯咯咯咯直笑,吖吖见她笑也跟着一起嘿嘿笑.....

    小孩子真是容易满足啊!

    苏柒柒把篮子递给刘氏道:“刘婶,娘亲备了点大米,给吖吖熬米粥,糕点吖吖怕是不能多吃,你和她爷爷吃吧。”

    刘氏推拒道:“这怎么行,我不能要,如今粮食紧张,你们家也不宽裕,我怎能收你们的东西呢,何况这还是细粮。”

    她观测刘氏神『色』不似作伪,觉着这人倒是一个有骨气之人!

    有一种人吧,不到绝境是不会朝人伸手的,宁可熬着也不愿依附他人!

    依靠是会上瘾,会形成惰『性』!

    她暗自感慨一番指指吖吖劝道:“吖吖瘦得都不成样了,刘婶我知道你咋想的,但是吧米呢是给吖吖的,她那么小,得有细粮将养着,你得为吖吖着想啊!”

    刘氏闻言目光落在吖吖身上,眼眶微红,咬咬牙道:“成,我厚着脸皮替吖吖收下了,我记你们的情!”

    苏柒柒不置可否梭下炕站起来道:“刘婶你去给吖吖熬点米粥吧,不早了我们回去了。”

    刘氏拉开门道:“我送送你们。”

    “就几步路,不必送,你赶紧熬粥去吧,不然晚上吖吖又得哭闹了。”

    青山村的夜晚除了蟋蟀声静谧祥和!

    天空上繁星点点....辽阔无边!

    银白『色』的月光洒在地上,照出两道身影,被月光拉长的身影并行在篱笆墙外!

    苏柒柒目视月『色』下的村庄思绪波澜起伏!

    她想独善其身,却动了恻隐之心....!

    在青山村呆的越久,越是难以做到无视,无视这些平日里善良可亲的村民,在灾难面前惊慌失措,丧失『性』命!

    她胸口憋闷,思忖着怎么在保障自身安危之余,不冲突之下,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明日找村长透透口风,试探试探再说吧!看情况见机行事吧!

    她入屋洗漱完,趴床上做了一套瑜伽动作,闷头睡了过去!

    第二日,天蒙蒙亮。

    三人在院子里例行体能运动,早饭后,她进菜园子施了一次肥,取了一包点心直奔村长家。

    之前在饭桌上和黄氏商讨过了,黄氏很是赞同。

    预知能力肯定是保留的!正好昨日她进了一趟城,有地方甩锅!

    村长家在品字型下方,穿过中间小道一直走到底就是了。

    路上村民陆陆续续出门做活,大家笑『吟』『吟』的互相打着招呼。

    田地紧挨着的结伴同行,一路闲扯家常。

    她到了村长家,见门虚掩,笃笃敲门几声,无人应,推开门缝探头张望。

    柳氏在院子锤米,见门缝里钻出一小脑袋,呵呵笑,放下活招手道:“是小七呀,直接进来呗,搁门外干啥。”

    她推门跨进院子,把油纸包递到柳氏手上:“柳婶我昨日进了一趟城,今日想着过来看看你,顺道找陈叔说点事儿。”

    柳氏瞧着油纸包嗔怪道:你这孩子,来看婶拿什么东西啊,等会拎回去给小鱼吃。”

    “柳婶甭客气了,我买了好些呢,陈叔呢?”她四处张望道。

    “你叔在菜地里,地里活干完了,伺弄菜地呢,你自个进屋坐会,我去叫你叔,”柳氏拉她坐凳子上风风火火出了门。

    片刻,陈祈福在柳婶一个劲的催促下回来了。

    苏柒柒站起来喊了声:“陈叔,我来找你说点事,没耽搁你吧?”

    陈祈福眉眼温和:“不耽搁,你有啥事找叔啊?

    “陈叔是这么回事,我昨日去了趟县城,在县城听闻了一些不利传言。”

    陈祈福坐直了身子:“是不是朝廷又颁布了新法令?”

    “陈叔猜得不错,是的,”村长是一个通透人,她一点题,就猜了个正着。

    陈祈福闻言眉紧蹙,上头又要整幺蛾子了?“你细细说来听听。”

    苏柒柒慢声细语道:“前两日我不是逮了几条长鱼嘛,昨日拿去县城换银子了,买鱼之人与那县大人关系密切,从他口中得知,五月朝廷要强制征兵征粮了!”

    柳氏端着水进来,听闻立马怒了:“这些天杀的就知道盘剥咱们,日子刚好几日又开始作妖了。”

    陈祈福满面愁容道:“去年使了银子让振平、振华躲过去了,今年怕是难了啊……!”

    柳氏惊慌失『色』道:“老头子可不能让振华哥俩去做兵痞子,去了多半是有去无回……我死也不会应的,你无论如何得想法子,不然你等就着给我收尸吧!”

    柳氏言辞激烈,一脸怒容。

    强征的新兵上战场等于送死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