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四十六章 美人你好
    耿景秋见姑娘面『露』不耐速即轻嗯了一声。

    苏柒柒勾勾手指头,耿景秋疑『惑』不解?

    苏柒柒暗忖,怕不是一个傻子哦~

    她伸出芊芊玉手动作粗鲁拉住他衣襟往身边拽了拽附耳低声道:“隔墙有耳,离近点说话,既要合作商讨商讨如何找暗门,你怎么一点都不专业?第一次?”

    两人此刻靠的极近,女子独有的体香淡淡萦绕四周,耳畔糍糯的浅『吟』似水音撩拨的人心神不宁。

    耿景秋身子再度僵硬,呼吸微紊『乱』,耳根极速升温。

    这姑娘为何如此不讲究?!同时又气恼自己的异常反应,窘态隐现,面红耳赤薄唇轻启道:“姑娘可否先放手?”

    “哟~你会说话呀?你先一步可有发现暗门?”苏柒柒恋恋不舍地蹭了蹭男子衣襟松手嘀咕,“真软,真滑,夜行衣都是极品货,还来抢我饭碗!”

    耿景秋被姑娘彻底给整懵了!究竟是哪个地界出产的奇人?如此清新脱俗!超出了他的想象!越过了他的见识!

    苏柒柒觉得此男甚是愚笨,沉默寡言一问三不知,真真是侮辱了一身高端夜行衣,她翻了个白眼鄙夷道:“问你话呢?反应太迟钝了吧?脑子有问题?”

    耿景秋咬着后槽牙无言以对。

    苏柒柒差点控制不住出脚了,想想不熟怕人恼羞成怒坏了事,襒嘴伸手拍他胳膊道:“找暗门呀,傻愣着干什么?一人一边赶紧的,再磨蹭天都要亮了。”

    苏柒柒指指另一边示意他速度行动。

    习惯了发号施令的耿景秋鬼使神差般地遵照她的指令奋力寻暗门。

    在两人坚持不懈之下,终于在案底下找到了密道。

    撬开暗门二人进了密室,密室里一片黄澄澄,金光灿灿……

    架子上堆满了金银玉器,珠宝首饰应有尽有!

    苏柒柒感叹,啧啧~县大人真真是做到了穷全县,富一家啊!!

    耿景秋见姑娘搓着双手盯着金银珠宝眼睛眯成了缝,就差流口水了!

    忽地,撕咕噜,撕咕噜声频频响起。

    他心道,我还是低估了姑娘啊!财『迷』得如斯肆无忌惮!

    他觉得姑娘就像盛夏烈日下的凤仙花,迎着阳光恣意怒放!

    苏柒柒面对此景哪有心思顾其他哦~咽着口水手拿布袋一边装一边悄悄往空间倒腾,不满足,不满足,极度不满足!对不能一扫而光感到特别遗憾!

    耿景秋翻找到了账本贴身放好,目光不经意掠过架子,赫然,最上层摆放着一件熟悉之物,速急上前伸手欲取。

    然而,无果

    苏柒柒一把抓住他手目『露』凶光,不爽道:“你只能拿无关钱财之物,本子书归你,财物统统都是我的。”

    耿景秋俊脸薄红轻轻挣脱她手道:“姑娘,密室财物你也搬不完的,况且我只拿一件,为何不可?

    苏柒柒偏头眼睛眨巴眨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甭管我拿不拿的走,合作之前说好你为物,我图财,那么密室内的金银珠宝就悉数归我!我的东西干嘛要给你?你谁呀?敢拿我东西!别以为你长得美我就不会揍你了!”

    耿景秋噎成了一只狗,心塞气闷深吸一口气道:“姑娘我买总可以了吧?你估个价,这物件值多少?”

    苏柒柒瞟了一眼血玉,思忖估计老值钱了吧?可是让她估价,她不具备这个功能呀!

    唉~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好悲伤哦!

    老一套吧,她试探着举出三根手指。

    耿景秋:“三万两?要价太狠了吧?!”

    苏柒柒很想站如松,但是反『射』过于严重,事与愿违地微晃了一下下。

    耿景秋极其无奈道:“姑娘,这块血玉当初我母亲买来也就八千多两,你要价三万实在太狠了!与你直说吧,此玉是我母亲的遗物,我势在必得,给你1万两可行?”

    “啥玩意?你娘亲遗物?”苏柒柒仿佛看见一万两从自己怀里飞上了天

    她是一个有职业『操』守的女侠,男子不似说谎,明显银子收不下手了呀!

    多么地难过!太悲伤了!

    “唉算了,算了,你遇到我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积了八辈子德了!既是你娘亲遗物,拿走吧,赶紧揣好咯,别让我看见了。”她捂住胸口,心疼的无以复加。

    耿景秋百感交集,你说她爱财吧,毫无疑问肯定的!!

    他就没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爱财之人,世上爱财之人比比皆是,他人爱财之心皆收敛在内,她是赤果果地摆在脸上,豪不收敛,毫不在意他人眼光,让他有种错觉,爱财其实是一种高贵品质!

    但是吧这姑娘如斯爱财却又有自己的底线!

    他活了22年见识过各式各样的女人,如他母亲一般端庄华贵的,如姐姐们咏絮之才的。

    贵族内也不乏知书达理,蕙质兰心,八面玲珑的女子。

    唯独没有见过如此这般个『性』鲜明的!动作粗鲁,行事大方不扭捏,爽快直白!

    毫无一般女子的娴静,你还厌烦不起来

    她好像天生就拥有一种能使人爱恨交织的能力!

    啪一声背上挨了一巴掌,打断了他的思绪。

    “走了,跟个傻子似的,傻愣愣瞧我做甚?我有珠宝好看?视金钱如粪土?”

    苏柒柒一只手拖着一个麻袋,肘肘他腰又道:“你走前边。”

    两人爬上石阶,耿景秋顶开暗门,正欲探身上去,后颈部突感巨痛,来不及思索何故被下黑手,软啪啪地倒在地上。

    苏柒柒拍拍手挑眉,真是一个碍事的家伙……

    她几步跨下石阶,挥挥手不留一片云彩!

    连带架子一起方便快捷,免得收进空间还得费神打理,她扫空密室特别潇洒地留了一张条;我欲成仙,拿你磨刀。

    苏柒柒拖着男子爬出暗门,心里犯了愁拖走吧,容易暴『露』,留下吧……好像不大地道。

    她坐在地上双手托腮盯着趴在身旁的男子举棋不定。

    伸手『摸』『摸』男子身上的布料叹道,有钱人啊!

    掀开蒙面巾一瞅,美人鼻挺唇薄,『色』泽诱人

    啧啧~长得可真是人模狗样!祸害!

    她站起来端了杯凉茶,噗呲泼在男子脸上。

    耿景秋悠悠转醒,神『色』短暂『迷』惘瞬而转为愤怒!他内心是崩溃莫明的……『摸』着脸上的水和茶渣气的牙齿微颤。

    苏柒柒笑盈盈地说:“醒啦?你运气真好,遇见我这么讲义气的人,我搬好东西特意回来救你呢!”

    耿景秋一副曰了狗的消极神态,磨牙凿齿道:“呵呵—我谢谢你了,姑娘敢问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这般待我!”

    无原由一点预兆都没有就背下黑手!我到底做了多少缺德事才会遇到你啊?!

    “嗨,咱俩是临时伙伴,我怎么可能害你呢,这不是第一次嘛,据话本上说砍人脖子会致人昏『迷』,我一直特别好奇一时没控制住拿你试了试,你何必伤心呢,我不是没撂下你嘛!”她特别不走心的解释了一通。

    苏柒柒把面巾递给他语重心长道:“成大事者豁达一点,不要太在意细节嘛,结果是美好的就成,对吧?别扯了,咱们赶紧走吧!”

    呵呵呵呵—-耿景秋咬牙切齿胸闷一声不吭!

    能说什么呢?说多了气的是自己!

    两人一路沉默翻身出墙,耿景秋转身大步离开了,真怕呆久了血管炸了……

    苏柒柒在他身后撇嘴嘟囔,小气鬼!!

    到客栈已是寅时,她翻窗悄悄『摸』上床,闷头大睡。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越之种田逃荒路》,微信关注“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