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四十八章 苦命人
    林仲山抱着女儿刷一下站了起来,望着苏柒柒目含祈盼。

    苏柒柒接连掀开几块瓦片,轻柔缓慢地放下木梯,向下伸出一根手指晃动了一下,示意他们一人一人上来。

    林仲山内心狂喜随即又犯了愁,青青昏『迷』如何是好?

    苏柒柒见他抱着一个人事不省的孩子,了然,扔下绳子。

    林仲山背上女儿,沈氏忙不迭用绳子把女儿捆在他背上。

    二人一前一后爬上房顶,在她指导下有惊无险翻出牢房,几人速即躲闪进一条小巷子里。

    林仲山激动地扑通跪俯在地。

    沈氏热泪盈眶亦随他一起跪在了地上。

    “林大哥,你们这是干嘛?快点起来。”

    林仲山哽咽道:“大恩不言谢,此生必相报!”

    沈氏眼泪簌簌流,“姑娘救我一家于危难,恩重如山,当得此跪!”

    苏柒柒:“顺手而为,咱别整这些了赶紧出城要紧。”

    她对煽情这一套接受无能,天然排斥腻歪的东西。

    林仲山抬头观她面『色』不耐,顿时匆匆拉起沈氏一同站了起来,“如今城门紧闭,咱们如何出城?”

    “随我来,我晓得一个地方,城墙破烂。”

    县城不是白晃悠的.....

    几人疾步直奔城墙,此处城墙坍塌了一个缺口,只得50尺高。

    林仲山托着沈氏上了墙,把女儿递送给她,转头道:“小七你踩我肩膀上去。”

    苏柒柒摆手道:“我妹妹还在客栈呢,你们先走,出了城在五里外的树林里等着,明日咱们在那里汇合。

    她解下包袱递过去嘱咐道:“你们在林子躲好了,除非我来,不管听到任何动静千万不要现身,包袱里有饼和水囊,拿上赶快翻墙出城吧。”

    林仲山双目微红道:“成,咱们在树林里等你。”

    “嗯,快走吧。”

    苏柒柒转身先行离开了,回到客栈躺床上惋惜自个的木梯,好在她有先见之明,一次买了三。

    天蒙蒙亮。

    苏柒柒爬起来奔到便便家附近,在巷子里牵了头鹿出来,送到门口交给仆人,交代了几句话,趟上街再次添置了一些常用易折损物品。

    买了两匹马收空间里备着,给金『毛』买了10只鸡,狼肉被金『毛』嚯嚯光了,暂时吃**。

    一趟一趟下来累得够呛!

    粮食换铺子跑了七八回....

    上百斤的猪肉四五趟……

    杂货铺三四趟.....

    『药』铺两趟……

    劳资真是一个劳累命啊!

    好想拥有炫酷的技能呀!瞬间能使人沉睡啦,默念咒语自动收缴东西啦……

    吹口气能翻天啦……

    想想就美得冒泡!哎~仅限想象!

    巳时,苏柒柒领上两个孩子牵着骡子出城了。

    骡子背上驼了几袋粮食,一些杂物。

    小鱼坐在背篓里,一只手抓住她衣衫,一手吃肉包子。

    二蛋拿着根棍子一路走一路嚯嚯耍的呼呼生风。

    进城这两日,小鱼彻底成了一个吃货,以前只消吃饱就满足了,现在嘛,知晓了什么是好吃的,什么是填肚子的。

    就像她阿姐说的,好吃的叫美食,可以愉悦身心,难吃的叫猪食,只为填饱肚子。

    嗯~阿姐还说了,今后都给她吃美食!

    小鱼美滋滋地『舔』着手上的油,开心得很!

    三刻钟之后,三人到了城外树林。

    苏柒柒从背篓里把小鱼抱到前面来,让二蛋牵着骡子,进了树林。

    她小声喊道:“林大哥,是我小七,你们出来吧。”

    其实她一进树林就已洞晓他们的藏身之所了。

    林仲山抱着女儿和沈氏从一棵大树后走了出来。

    “小七,你终于来啦,我家青青发热久久不退,你能不能再帮帮我?”林仲山神『色』焦急不安道。

    “可喂她吃东西了?”

    “喂了点水,饼吃不进。”

    “林大哥,你别急,到树林后的坡下去,我买了不少伤寒『药』,咱们去下边燃火熬『药』。”她上前『摸』了『摸』青青额头,烧得滚烫,再继续烧下去怕是不好了。

    一行人加快步伐到坡下找了块空地,苏柒柒在骡子上拉了个麻袋下来往外掏东西,一块小毯子、一个小炉子,几包『药』、布巾、竹筒、水囊、包子.....

    林仲山和沈氏盯着她翻飞的手目瞪口呆。

    她清了一下嗓子道:“我在县城刚好添置了不少家什,正好用上哈。

    铺上毯子,让林仲山把青青放上去,吩咐沈氏把布巾浸透,敷在她额头上。

    二蛋捡了一大堆干树枝,燃火熬『药』。

    空地上『药』味弥散开来。

    青青额头上的布巾来回换了数回。

    苏柒柒递了几个包子给林仲山,二人不断道谢。

    “林大哥,你们别在谢来谢去了,有因才有果,这是你之前善意得来的果,你说是吧?”

    林仲山感慨道:“当初听你说买刀是为保护家人,颇为感同身受方才动了帮你的心思。”

    “哪成想,我一家三口因此有幸得了你的善义,『性』命得以保全。”

    苏柒柒无谓道:“凑巧罢了,本想去寻你再打几把刀,结果一去发现大门紧锁,问周围邻里,全一副不敢言的样子,估『摸』你是出事了,遂起了夜探牢房之心。”

    “仅一面之缘,你能为林某做到如此地步,实属罕见!我林仲山感激涕零,此后愿为你效犬马之劳。”

    “林大哥,言重了,咱们既然气味相投做朋友就成,不必整复杂了。”

    “对了,究竟所为何事入了牢房?”她好奇问道。

    林仲山悲痛忆昔道:“青青上面有个哥哥,从小饭量大,身子长得快,十四岁似十六七岁。”

    “去年征兵一个官兵想敲诈我银钱,非得说我谎报了她哥的年龄,前后足足让我掏了百余两,家底儿都被他掏空了。”

    “他亦是不满足,再次寻我索要银两不成,作势要拖我儿去战场。”

    “在争执拖拉过程中我儿被捅破了心脏,去了。”

    “当时,悲痛欲绝之下揍了他几拳,哪知,此人狠辣害死我儿子,毫无愧疚之心,反到对我怀恨在心。”

    “此次,藏铁过程中被他尾随,带了几个官兵抓我一家三口投入牢中,并判了斩首。”

    “我藏铁一向小心谨慎,哪曾想,此人贼心不死一直在暗处窥视等着抓我把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