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五十六章 友谊的小船儿翻了
    唉~苏柒柒温柔地拉起他手,轻拍道:“哥们,别太难过了,日后咱俩做个伴呗!朋友也可以做一世嘛!”

    “我估『摸』着吧,日后待我长大,必然貌美如花,你看着我养养眼亦是一件美事!再说了,万一你运气顶顶好,遇着神医了,治好不是梦啊!咱们活着吧,要始终对生活充满希望,别放弃……”

    耿景秋终于听懂了!然而,心情并未变得美丽。

    他气得脸红脖子粗!气得磨牙凿齿!甩开苏柒柒的手,薄怒道:“你是女子吗?嗯?女子有如你这般的吗?你脑袋瓜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污七八糟的东西?”

    耿景秋咻地站了起来,绊倒了椅子,气极踢开椅子指着她鼻子一通数落。

    我去,这哥们被戳着痛处,恼羞成怒了!!

    苏柒柒控制不住的想发火!尼玛,劳资好心劝你,惹一身『骚』咯……

    你特么不行,又不是劳资干的....

    上回下黑手没捶下边呀!冲劳资发火还有理了?

    耿景秋俊脸阴沉得能滴出水,拳头紧握手指泛白!张口欲言,然....话在唇边滚了滚又咽了回去。

    私话对着一个姑娘如何明说?话暧昧不明又解释不清....

    他感觉自己的人生从遇到她起就偏道了……

    第一次感受到这种五味杂陈的滋味,气得想挠墙!有一种想将屋顶掀翻的冲动!

    他作为一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被质疑那方面不行,特别愤怒,特别焦炙!

    而且,不仅仅是质疑,她是认定!!

    苏柒柒瞅着在屋内恼羞踱步的耿景秋,唇紧抿鼻孔呼气,心内mmp……居然骂劳资不是女人!

    好想拔腿走人哦……真不想伺候了!

    然鹅~不能啊!有求于人呢!

    唉~劳资的命真特么苦啊!

    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了,早知道不安慰他了!

    现在怎么办?看情形友谊的小船儿要翻了……

    算了,劳资忍你,劳资低头好了吧!

    她僵硬地咧咧嘴,语调绵软道:“景秋,那什么,议你私事是我不对,咱们不提这茬了,行吗?”

    耿景秋乐意吗?显然不乐意啊……

    不掰开『揉』碎了说个清楚他将寝食难安,手指着她,深吸一口气转而叹气,难以启齿....

    不行,非说不可!于是他怒拍了一下桌子从牙缝里『逼』出话来,狠狠喊道:“我没病!我行的!!”

    话落深觉羞愧难当,真想掩面而去……

    苏柒柒撇嘴,有病的人都说自己没病,不行也硬撑着头皮喊行!

    不过,她不能揭穿他,得哄着他,“是是是,行行行,你肯定行好了吧!别生气了啊!”

    “你何必如此敷衍我。”耿景秋观她神情,脸上昭然若揭写着不信二字。

    他感觉牙要碎了!

    苏柒柒心里刮起一股妖风......尼玛!你是想上天吗?咋就那么难搞呢?

    劳资好想撂挑子哦~手痒,真想锤他一顿算了!

    然鹅~我不能啊!我是要干大事的人,这点委屈都不能忍,干脆啥也别干了!

    她握了把草,尬挠了一下头,讪讪尬笑道:“那啥,天『色』不早了,不如我先回了,改日再来,你不会拒绝我吧?”

    耿景秋眼睛微眯,危光乍闪注视着她,欲言,你别来了,再不愿见你了!

    然....话到嘴边生生咽了回去,细长的眼角轻瞟窗外,启唇冷笑道:“天初明,天『色』不早了从何而来?眼瞎心盲了?!”

    最后几字咬得重重地意有所指。

    靠夭~好想捶他哟……苏柒柒心中涌起浪『潮』,泛起一股想将他按在地上摩擦的强烈欲望!

    钟德贵候在回廊目睹此情形急了,眼见要坏了,姑娘脸『色』阴晦,似要怒了!

    他大跨步进入屋内,笑『吟』『吟』道:“小七,早膳可合胃口,若有不喜,你跟钟叔提,我吩咐厨娘重做!”

    俗话说嗔拳不打笑面,苏柒柒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收起怒气勉强勾勾唇,“钟叔,没啥不合胃口的,我这人不挑食,你看,你能不能送我出去呀?”

    钟德贵暗窥自家主子一眼,见他脸上余气未散,笑道:“稍等片刻,吩咐厨房做了几样糕点,你带着路上吃,我这就去催催。”

    他心道,爷!老奴尽力了啊!自家主子好不容易铁树开花了……!唉……

    钟德贵站在厨房外唉声叹气,爷于女『色』方面体味不足,浅尝辄止亦无!

    经验欠缺,人家姑娘质疑你不行,你好好和人说呗,发什么火呀!

    估计是羞得吧?唉~脸皮如此薄,可怎生是好喔!!

    姑娘也是的!黑不提白不提,提这种事做甚!?

    也不知二人怎会扯到这般隐秘之事上的?难不成爷跟姑娘提亲了?然后姑娘问他行不行?

    钟德贵癔想挥发到了极致.....

    苏柒柒『摸』『摸』鼻子厚着脸皮坐到耿景秋身旁,手肘戳戳他手臂喃喃念叨,“消消气,别气啦!我跟你说哈,人吧不能老生气,容易老,你说你都二十二,再生气更老了咋办哟~”

    苏柒柒生来便不会安慰人,哪知道自己的话就是干柴火哟!

    玛耶!这怕是个傻子哟……

    尽心竭力的火上浇油!

    耿景秋气乐了....嚯地拂开她手,脸含霜挑眉横眼道:“既嫌我老,何必与我央学机关术?”

    本来吧,他知晓了苏柒柒将将才十三,莫名有些介意自己的年岁,风刀尖上竟言他老了……!

    呵呵!!

    是可忍,孰不可忍!

    然鹅~苏柒柒亦然,甩你把草!耐着『性』子揣着脸哄你半天,居然蹬鼻子上脸了!?

    哄你两趟已是劳资极限了!

    滚滚滚……爱谁谁吧!

    再有求于人,亦不可抛尊严!

    真是有求于人必受制于人!!

    不干了!不伺候了!劳资还是一个有个『性』的人呢!

    离了你球还不转了??大不了转慢点!算啥啊!姐吃苦耐劳一把好手!

    苏柒柒一声不吭甩手掉头就往外走,耿景秋瞬时傻眼了,愣在原地直勾勾盯着她背影越来越远……

    良久……他大喊一声,“铁山”

    铁山疾步前来领命,耿景秋随之吁了一口气,无力摆摆手,“退下吧!”颓然久坐不动!

    苏柒柒脚步极快到了石门,金『毛』屁颠屁颠儿跟在她身后全然不知,二人在闹哪样?

    石门从里打开倒是不难,她『摸』索了一会,开了门,领着金『毛』入了密道下了山。

    她一路琢磨着,金『毛』还是养在外边吧,养在空间里都养废了!养在外边,可以时常在树林里猎猎野物,『性』子也能野点。

    苏柒柒疾步行了半个时辰,入了林,下了坡。

    坡下五人正围在火堆旁烤肉熬『药』。

    小鱼见了她,迈着短腿就要往她身上扑,赫然一只老虎出现,小鱼惊叫道:“阿姐,快跑,有大老虎!”

    苏柒柒速即道:“小鱼,不怕啊,大老虎不咬人,它是咱们一伙的。”

    打了个手势让金『毛』卧倒,金『毛』大给面子乖乖地卧在地上摇尾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