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 > 第七十四章 我有一串尾巴
    苏柒柒转头笑笑摇着手指头道:“不松,一晚上都熬过来了,不急一时,等你桥头几位兄弟回来吧。对了,看在咱俩聊得还算投言的份上,我拿200两银子给你们应急吧!有个头疼脑热的也不至于去现抢对吧?”

    她感觉自己十分善良!

    土匪头头也觉得她挺讲义气的……是个明理人!

    事后想想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想了一圈整不明白,懒得想了。

    骆琰看明白了,姑娘是拿人家的银子做自己的人情,收买人心啊!而且做得非常理所当然,一股子浑然天成的自然感!

    是个人才!!

    苏柒柒在行囊里掏了200两银子放地上,“再见了啊各位兄弟,但愿后会无期!”

    『毛』峰在路上悄悄问道:“玉呢?”

    随之而来的是一巴掌!

    “甭问那么多,我自有办法运走。”苏柒柒瞟了他一眼神秘问道:“你知道为什么有人会活不长死的快吗?”

    『毛』峰无知地摇头。

    “因为他知道的太多了!”她做了一个『摸』脖子的手势。

    『毛』峰打了冷颤闭嘴赶路。

    一群人来到木桥处,苏柒柒放开一人脚上的绳索目送他上了山,才招呼几人缓缓地过桥。

    正午,几人安全下了山。

    苏柒柒忍住心痛『摸』了10两银子递给柳云,“你自个回县城,我有要事在身便不送你了。”

    柳云望着银子并不接遂之跪了下来,“求姑娘收留,如今我哪敢回县城啊!官兵必然在四处抓人,出事当夜我不见了踪影,官兵铁定认为我与土匪是一伙的,回去必无活路。”

    哦去~是不是我太善良的原因?为什么见了我就往上贴呢?自带蜜?人家收的是俊男,轮到我不是大叔就是歪瓜裂枣,现在美人也来凑热闹了……

    画风不对啊!不该是这样的!!

    苏柒柒内心是严词拒绝的!不干不干!

    柳云跪在地上窥视她一眼,观她表情不爽始终沉默,泪水涟涟俯地哽咽道:“望姑娘可怜可怜我吧!我已是走投无路了,原籍离此地上千里,十岁便被卖到了玉羊县,家人早不知去向!我打小吃过无数苦定然不会让你失望的。甘愿为姑娘当牛做马!日后若觉得我是个拖累,不成事尽管赶我走。”

    柳云心中对苏柒柒甚是钦佩,一日来感触颇深,原来女子可以这般活!可以如此恣意为所欲为!!她一早便打定了主意,哪怕今日并非无路可退亦要跟着她。

    自由从古至今都是令人心生向往的!!

    哎~这些人怎么尽挠人家软处呢……

    “行了,起来吧,既然你们几位非要跟我混,咱们说说规矩吧。”巴巴巴巴......

    主题恒古不变,别腻歪婆婆妈妈,啥啥都听她,瞎来会被捶死!

    几人忙不迭连连点头应好。

    “走吧,磨磨唧唧天都要黑了。”苏柒柒尾巴又多了几条,她突然意识到好像每次搞事,都会冒出人来死乞白赖要抱她大腿,贼烦.....

    搞事需谨慎啊!!

    在离耿景秋秘密山庄不远处,苏柒柒停下脚步找地方安置几人,指着一块岩石道:“你们砍点枝桠在此处搭个窝棚住上几天,我得去办一件重要的事,不方便带你们。”

    『毛』峰:“小七,你不会撂下咱们吧?”言毕速即跳开,怕挨揍!

    苏柒柒扬手落了空不开心道:“我既应了,便不会食言,熊大大留给你们,你觉得自己有熊大大值钱吗?”

    熊大大喝了灵泉水自成一家,她事后又悄悄喂过一回,现在熊大大各方面直追金『毛』,金『毛』虽说灵泉水喝的多,但它不是一个人,还有虎宝宝在帮着吸收呢。

    几人听闻她会留下熊大大安下心来,不再担心被甩开了,亦不怕野兽出没了。

    苏柒柒在金『毛』背上拿了个包袱递过去,“里面有盐和干粮,熊大大会去打猎的,干粮配上肉够你们吃10来天了,水源自己找。”

    原先打算将金『毛』一起留下的,考虑到金『毛』可能最近要生了,带在身边安心些。

    安置妥几只尾巴,她穿过树林直奔秘密基地。

    钻入密道,伸手拉铃连通视频....

    石门上方一个洞口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问:“可是小七姑娘?”

    苏柒柒退后两步朝洞口跳了跳,使劲挥手道:“老伯,是我,是我!”

    洞内人确认了人之后,石门缓缓打开了。

    她带着金『毛』闪入门内问:“老伯,耿景秋他们在吗?”

    老伯:“在的,不过今日有客来,此刻爷在栈道亭内招待客人。”

    “啊!有客人?应当不大方便吧,不如老伯带我去偏房等着吧。”她寻思好像事不凑巧哈,来的不是时候。

    老伯:“爷吩咐过了,姑娘来不必通报可直接进庄,你瞧管家过来接你了。”

    苏柒柒向老伯道了谢,招手喊管家道:“钟叔,你咋知道我来了?”

    钟德贵瞧着她欣喜道:“洞外有动静庄内也是知晓的,我算着时日呢,估『摸』是你到了,赶紧出来迎你了!”

    “钟叔太客气了,听闻你家主子来客人了?是男是女啊?是不是美人啊?”她挤眉弄眼道。

    钟德贵失笑,“不是美人,一位来自都城的故人,小七姑娘不是外人,不碍事!我领你过去吧。”

    他心道,何止不是外人啊!主子自上次和小七姑娘不欢而散后,半个多月来无一次展颜,前几日别别扭扭吩咐鸿飞跑去姑娘家寻人!估计要不是害羞怕是都亲自前去了吧!

    钟德贵根据观察主子似有枯树发芽的迹象,甚是欣慰!

    同时对苏柒柒的到来显得异常热情。

    苏柒柒对他的内心世界一无所知,只觉得管家人真好!

    “钟叔,我就不去栈道那边了,鸿飞呢?你领我去寻他呗。”她琢磨着早点见鸿飞多学几招不好吗,何必跑去亭子里吹风浪费时间。

    钟的贵:......

    揣着老脸睁眼说瞎话道:“小七姑娘,鸿飞不得空,不如先去亭内可好?”

    人家不得空,哎.....

    苏柒柒失望道:“成,去亭子吧。”

    二人一虎沿着蜿蜒卵石路往栈道方向而去,栈道亭内坐了两位玉树琼枝,清新俊逸的男子。

    亭外立着两名黑衣男,神态谨慎,不苟言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